enquiry@lwrc.hk 2719 0120

Untitled林熾參(Sam)一路好走——-天堂有你喜愛的金光跑道

去年12 月,會友林熾參(阿Sam)在大埔練跑時突然暈倒,經送院後搶救無效,阿Sam 離我們而去了,他終在自已喜愛的跑道上走完了自己的生命道路!在天堂他仍會歡樂地奔跑,因這是他最愛的運動。今期會訊再刊登他在2019 年接受訪問的內容,好讓會友們對他的人生有更多的認識,並以此文紀念他。「我是在2010 年年中,經朋友介紹和鼓勵加入樂華會大埔訓練班,正式跟随羅老師練習跑步的,自加入大埔訓練班後便很有親切感,會友們猶如同處於一個大家庭內,關係密切,大家都有共同的興趣和目標,至今我們已相識有十多年了,我們的感情沒有變。」他是林熾參,他這樣介紹自己跟大埔會友們的關係。

早跟樂華會友相遇於吐靈港

「以前我在大埔居住,所以每周日晨早都會和大埔會友們於吐露港單車徑跟羅老師練習,後來雖然搬去將軍澳居住,至現在於沙田居住,我都會定期返大埔練習,雖然搬離了,但我們的關係依然密切,感情也不會沖淡。」林熾參對在大埔訓練班與會友們共同練習的時光十分珍惜,很重視這份感情。
他表示,其實他跟羅老師等樂華會友很早便在大埔吐露港單車徑見面,他家住大埔又熱愛「三項鐵人」運動,因此周日經常到吐露港練習,在同時同地他必遇到羅老師帶領樂華會會友們練習長課,見得多了便禮貌地互打招呼,雖然如此也算不上熟絡,始終仍未到互知對方姓名的階段,直至2010 年年中,有朋友問他為何不跟隨羅老師主時的樂華訓練班練習,因為他們的訓練班是免費的,自此他便正式加入大埔訓練班,成為了樂華會的會員了。

由「三鐵」改玩「長跑」

普遍而言,我們認識的跑友一般都是由跑馬拉松後再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但林熾參則相反,他最初是「玩」「三鐵」的,後來才由「玩」「三鐵」改為跑馬拉松,,相信這是較特別的例子。為何會有這個轉變的過程?林熾參樂意地和我們分享。他在讀書年代也是一位好動的學生,喜歡運動,但並非跟現在跑馬拉松有直接關係的田徑比賽,而是跟大部份同學一様喜愛踢足球,他形容自己是「波牛」一名,直至畢業後到社會工作,仍經常相約一班球友踢波。
2002 年香港遭到沙士蹂躪,整個社會都陷入死寂的氣氛中,市面百業蕭條,這種氣氛讓林熾參和他的朋友們很不舒服,特別是一向都好動的他,終於有朋友提出去揾些節目玩玩,於是在機緣巧合下遇到了有學習拯溺的課程,並考取了不同級別的拯溺章,在學習拯溺的過程中,他認識了一些經常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朋友,在相互影響下便開始了他的「三鐵」運動生涯。 0香港「三鐵」運動員李致和剛好在哪段期間的比賽成績突出,屢次在國際賽中攞獎,這樣也推動了香港的「三鐵」運動,激發起「三鐵」愛好者的熱情,這也是林熾參愛上三鐵運動的原因,作為「三鐵」傑出運動員的李致和是有影響力的,當年他們又幸運有機會到重建前的香港體育學院練習,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雖然成績未届前列水平,但也可以取得組別的第三、四名。他說:「由2003 年開始至2008 年我都以『玩』『三鐵』比賽為主,它跟長跑是不同的比賽,使用的肌肉也不同,初期游完水上岸後因要轉踩單車,這是用另一組肌肉的,當初是很不習慣,騎上單車上也踩不動,踩完單車又要轉跑步,這便要用另一組肌肉,三項運動有不同的變化,這是『三鐵』吸引之處,我的跑步是較差的,因而便要花多些時間去練跑步,跑得多了竟逐漸地愛上了,當然因跑步有進步嘗到甜頭也是加速他愛上;跑步的原因。」

天水圍10 公里是跑步處女賽

「玩」「三鐵」也離不開跑步,跑步是「三鐵」其中的一項,跑步成績也影響了他的「三鐵」成績,這是環環緊扣的,因此在參加「三鐵」比賽時他也有參加一些跑步比賽,他回想起自己第一個參加的正式跑步賽是2005 年的nike天水圍10 公里挑戰賽,他以45 分完成,對於這個成績他感到滿意,有了第一次跑步比賽的經驗和嘗試,也自認跑得不錯,也加快發酵了他內心對跑步的原始興趣,並推動了他開始選擇參加一些大、小型的比賽,而不單單只「玩」「三鐵」了。林熾參特別強調了當年(2008 年)關始便參加「樂華盃」,至2019 年仍未有終斷過,他表示感到自豪,這也是他跟樂華會的一種緣份吧。2006 年他第一次跑渣打全馬,他形容這次跑全馬是膽粗粗去報名的,他以為自己既可以跑半馬,理應可以應付全馬,結果他是嘗到了苦頭,他在又行又跑中以4個多小時才能完成這首個全馬,這對於經常參加「三鐵」比賽的他來說當然是不能接受的,但也讓他認識了何為「馬拉松」。

跟羅老師練跑成績大提升

自2010 年開始加入羅老師主持的樂華大埔訓練班後,他很高興看到自己的馬拉松成績有顯著提升。2011 年渣打全馬以3 小時10 分完成,當時他只跟羅老師練了半年,在2014 年的渣馬更跑出3 小時06 分自己跑渣馬至今的好成績。他說:「在羅老師的指導下,是我跑馬拉松的幫助很大。 羅sir 對同學們的訓練很細心和認真,也嚴格,在他的指導下,我的跑姿有很大改進,這才可以提升成績。羅老師觀察很細心,為觀察我們的跑姿是否正確和在跑動中有走樣,

他在吐露港練習的過程中不時跑前跑後地去觀看我們的跑姿,有時是踩單車跟進,發現我們出錯便即時指正,羅老師的教導花了不少心血,所以我們都很感謝他和尊敬他。」由於工作關係,林熾參表示他未必能跟足大埔訓媡班的訓練時間表,尤其他要輪班工作,日夜班交替更換,因此他主力是參加周日上午的吐露港練習,而晚上周四和周二在大埔運動場的練習則較少參加。未能到大埔運動場參加夜課,他會在下班後於沙田跑10 多公里,或者在公司的健身房內跑跑步機,至周日的吐露港單車徑練習則成了他的練跑重頭戲。

羅錦輝老師主持大埔訓練班內容豐富多樣,練習距離長、短結合,林熾參樂意向我們介紹,有興趣的會友也可以參加或者用作參考。訓練路線由大埔大王爺廟向沙田方向走雙橋來回有17 公里,羅老師不時要求大家回程時要高速跑,如在渣馬前羅老師會加「料」和加大練習量,尤其是走上梅子林哪段是很「甘」的,若只走一轉梅子林回程有21 公里,梅子林這段上斜的路段有難度也有挑戰性,羅老師有時會增加強度,便要求我們多走多一、兩轉,雖然跑得辛苦,但效果好,我們都得益。「我平日堅持每天跑十幾公里加上周日的吐露港練習,我相信已等於儲了里數和有了練習長課的效果了。」

感謝太太默默支持

林熾參跟大多數愛跑的跑友一樣遇到同樣的處境,因太投入而花了不少時間去練習,當然會忽視了家人和家庭生活。他說很感謝太太對他的默默支持,以前練「三鐵」每天早上5 時起床練單車,由大埔踩去大尾督,回家後要匆匆沖涼後便上班,有時會很晚才下班,見太太和兒子的時間少了,現在練習跑步也一樣要花時間,所以他會盡量抽時間來陪太太,例如去逛街市,行超市,睇一場電影等等太太都會很高興,雖然她沒有開口,但已領略到太太對他的支持,尤其是有比賽時,太太會問:「是否需要幫你保管行李?」林熾參表示:「聽到這句說話己領略到太太的支持,讓我可以安心跑步了。」以前對「三鐵」和長跑的投入感是百份百的,結婚後有了小朋友便要毅然放棄自己的興趣,必須抽更多時間出來陪兒子建立密切的親子關係,可以說是無心插柳地培養了他和兒子的共同興趣──打乒乓球。現在他兒子已大學畢業到社會工作了,當兒子5、6 歲時,剛好是香港「乒乓孖寳」在雅典奧運會上取得銀牌的時間,在學校內同學中也掀起乒乓熱,他由陪兒子一起打乒乓球到後來愛上了打乒乓球,一打便幾年,他還參加了公司和社區的比賽呢!林熾參稱這算是「意外收穫吧!」

「我很羡慕跑友們可以經常出外跑馬拉松,但我的原則是不能只顧自己而放棄跟家人一齊出外的機會,不會單獨出外旅遊而讓家人留在香。」林熾參解釋他很少跟會友們出外跑馬的原因。至今他只參加了兩次由大埔會友組隊的出外跑馬,是2012 年的台北國際馬拉松和2014 年的台南馬拉松,這兩次外遊跑馬讓他印象深刻,因大埔會友間在旅程中過得很愉快,關係又密切和融洽了,還有這兩次到台灣跑馬剛好配合到太太的工作時間,一家人渡過了歡樂時光,不但如此,遇有讓他開心的是在台南馬拉松中他跑出了3 小時05 分的馬拉松個人最佳成績,獲得全場第七名,收穫了獎盃、獎金。

對馬拉松的展望

他的希望是可以長跑長有,避免受傷。他說:「我奢望的是在原有的成績上稍有進步,這是我最大的心願了。」他認為跑步可讓身體健康,跑完一場馬拉松能達到自己的目標,在心靈上的滿足感是我和相信大部份跑友都十分享受的。 跑步又可以增進感情,雖然現在心態已比以前平靜,但會要求自己保持這種滿足感的心態跑下去,在樂華不少會友都跑到6、70 歲,但他們仍堅持下去,他們在長跑長上為我樹立了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