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By

gggwn
疫情肆虐香港跑手望「馬」郤步每年的 12月是馬拉松比賽的熱鬧日子,但今年因疫情肆虐,所有比賽停擺,會友們只能舉行「私房賽」和「齋操」,對香港跑友而言是十分遺憾的,因香港至今仍無法控制疫情,無法出外參加比賽,反觀鄰近香港的澳門、大陸和台灣的馬拉松比賽已告恢復,但參賽者必須有健康證明和嚴格遵守防疫守則才可上線。 每年的 12 月首個周日是澳門馬拉松舉行的日子,在疫情下今年也不例外,據悉也有本會會友已成功報名,如何成行則有待他們在比賽後介紹一下成功參賽的方法。據澳馬方面要求,每位參賽者必須持有健康證明報到,在出賽前也必須出示健康碼,雖然澳門馬是我會會友們每年都參加的賽事,但因防疫限制今年只能郤步了。 今年會慶聚餐宣布取消 受到疫情衝擊,今年會慶的舉辦日期雖然一改再改,5 月份當疫情稍為緩和時以為可以舉行,但第三波再來又把原先準備好的日子打亂,直至現在出現第四波疫情,於今年內舉辦更是無可能了,在此會方正式宣布:「今年的樂華長跑會會慶大聚餐宣布取消,請會友見諒,我們明年(2021 年)再見!會友們請保重身體,長跑長有,待會慶再聚!」 跑山注意安全 沒有比賽會友們都專注於個人操練,絶不偷懶,一般都是跑街、跑運動場或單車徑,有些會友則喜歡跑山訓練。在此會方温馨提示各位會友,跑山時要注意安全,最好不要單獨前往,可邀約一、二位相熟跑友一齊練習有個照應,如此跑得開心又安全,又可免郤家人和朋友的擔心,祝各位享受千山在我腳下的快樂。 中國馬拉松最瘋狂的一天 由於疫情受到控制,近年馬拉松運動蓬勃發展的大陸已恢復舉行比賽,當然在規模上有別於以往,因參賽者先要進行免疫隔離,因此沒有了外國跑手參賽,港澳台跑手也未能參加,成為大陸內地跑手爭雄的天下。 近年大陸積極推廣馬拉松,因此水準方面也有所提升。剛過去的 11 月 29 日堪稱馬拉松超級比賽日,3 場重磅賽事,包括上海馬拉松、南京馬拉松和成都馬拉松同日開跑。初冬時期天氣適合比賽,跑手都交出了令人驚喜的答卷。 上海馬拉松由賈俄仁加、李芷萱分奪冠軍。上馬今年規模精簡到 9000 人,只保留了全馬項目。儘管本次賽事未邀請海外跑者參賽,但仍匯聚了大陸的精英跑手,賈俄仁加展現了良好的競技狀態,跑出了 2 小時 12 分 44 秒的個人最好成績,他是業餘跑手,沒有入選過專業隊,拿到上馬冠軍 15 萬獎金。 李芷宣獲得女子冠軍,以 2 小時 26 分 39 秒的成績,距離去年名古屋創造的 PB 僅差 24 秒。同日舉行的南京馬拉松前 4 名都跑進 2 小時 10 分,都達到參加明年東京奧運的標準,是中國男子馬拉松的第一次。第一名彭建華 2 小時 08 分 50 秒位列中國馬拉松歷史第三,距離紀錄只差 35 秒;亞軍楊紹輝...
Read More
「我是糖尿病患者,跑步是治療我糖尿病的最好方法,只有堅持跑步才可以控制我的病情不會惡化,因此跑步是我治療的養生之道,是我生活不可缺少的部份,等於每天都要吃飯一樣是不可缺少的,現在我的糖尿病控制得很好,身體也健康強壯,有人笑我對跑步的熱愛尤如中了『毒』,這種對身體有益處的『毒』我樂於享受。」以上是屯門區會友,任職旅巴司機的劉一鳴(一鳴哥)對堅持長跑運動的深切體會和肺腑之言,很有說服力。 偶然發覺是糖尿病患者 任職旅巴司機的劉一鳴工作緊張忙碌,主要工作是要接送早、午、晚三班的工人上、下班,晨早 6 點開工至晚上 10 時才收工,長時間的工作食不定時,坐着開車的時間長又缺少運動,因此體重超磅達 170 多磅,身體健康潛伏危機並亮起了紅燈。 在一次偶然的身體檢查中讓醫生吃了一驚,原來檢查出他的糖尿指數超大標,醫生要他立即進行醫療,除了在飲食方面要改善外,更強調的是要求他做運動,於是便安排他到屯門醫院做物理治療,其實所謂物理治療是要求他上跑步機跑步而已,可惜每周一次的物理治療效果不明顯,因此醫生要求他能常做運動。面對如此情況劉一鳴決心要做運動治病。 決心做運動治病 剛開始時他除了積極行山外又參加健身,可是實際情況是有出入的,開旅巴是他的職業,經常要駕車走勻港九新界,因此他便因利乘便,車開到哪裡便在哪裡泊好車後落車跑幾分鐘,起初因不習慣是辛苦的,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大網仔把嘗試跑去西沙灣的迴旋處,但這只有約 2公里的路程他需要走走停停,花了半小時才能完成,這只是單程計算,在回程又花了半小時足足花了 1 個小時才返回自己泊車的位置,雖然如此他郤很有滿足感。 堅持跑步後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他嘗到了甜頭,體重下降了,糖尿指數也不再標升,未够一年已減了 30 磅,如此明顯的效果讓他得到很大的鼓舞,糖尿指數得到有效的控制,這對堅持跑步的決心更矢志不移了。 跑友推介紹認識樂華 在一次沙田跑步中他認識了一位樂華會友,對方感到一鳴哥對跑步很有熱誠,於是建議他參加跑會提升跑步的能力,因而便向他推介樂華會,一鳴哥此時開始在網上留意樂華的動態,直至有一次他自網上知道樂華會將舉行太平山頂大匯操,他認為如以非會員的身份參加應不會被拒絶? 於是在屯門出來的巴士上認識了同是家居屯門的會友廖志明和阿 Ben 梁國雄,在兩人的陪伴和帶領下他完成了太平山頂大匯操,他說:「這次跑得很過癮。」為了享受更多跑步的樂趣,更加「過癮」,他便加入了樂華會。 為工作方便選擇了九龍灣 因家住屯門的關係他曾到屯門鄧肇堅運動場出席屯門會友的訓練班,但開車返抵屯門後在時間上跟不上大隊操練,未能取得如期效果,於是廖志明建議他參加九龍灣會友的「烈陽神功」,經過多次嘗試結果是九龍灣的「烈陽神功」在時間上很能够配合他的工作,在九龍灣方便泊車訓練場地又「就腳」,因此他便選擇了九龍灣作為練習基地。 願為樂華會做小事 一鳴哥稱他雖然在會慶時是在屬於九龍灣區的,但家居屯門的他仍不忘為屯門會友們服務,不少屯門會友都十分感謝他在會慶完畢後,用旅巴送會友們返屯門,這讓會友們節省了不少時間,也間接地讓更多會友可以出席會慶,為會慶的成功舉行作出了貢獻。一鳴哥表示這些可以讓會友方便的只是小事一,不足掛齒。還有是當會方邀請川內優輝來港比賽當天,他聯絡旅巴接載屯門區的會友到大尾督做義工,會長方生很感謝他為會方出力使比賽成功舉行。 跑馬的第一感覺是辛苦 他自 2010 年開始參加比賽,他說:「當年我參加的比賽都是循序漸進的,由 5 公里跑起,第一場 10 公里賽事是「中興盃」,之後跑迪士尼 8公里,黃金海岸 15 公里、北潭涌半馬,同年也跑了第一場全馬賽事中國沿岸馬拉松,我唔知道原來這場賽事咁甘。」艱苦的中國沿岸馬他拚搏了 5 個多小時終於返抵終點,他對跑馬拉松的第一個感覺是—–「辛苦」,因而決定絶對不再參賽了,但跟大部份跑友一樣,原來跑馬拉松的「苦中作樂」是一種享受,在 2011 年他不但再參加了中國沿岸馬拉松,還參加了渣打全馬,對於此種辛苦他樂此不疲,十分享受。 跑步 10 年終有收穫 一鳴哥表示,他跑步跑了 10 年,在去年總算是有點收穫,是緣去年參加了一個長跑系列賽,比賽總共要跑 3 場,2 場 10K 及 1 場半馬,計總成績達到大會標準就可得獎。...
Read More
「我的跑齡不短,但不像其他會友般百分之一百地投入,所以長期以來也沒有突破,也曾經在跑道上消失過幾年,大約在 3 年前才再重回跑道,先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也有到斧山跟生菓成教練練習,直至疫情爆發後才再暫別斧山,不過仍堅持到九龍灣出席『烈陽神功』,跑步仍然是我的最愛選擇。」會友都喜歡稱呼他做「飛仔達」的何子達現職是一位髪型師和顱骶治療師,是樂華長跑會的早期資深會友了。 「我是喜歡涉獵多方面興趣的人,無疑也影響了我對堅持跑步的專一性,這也是有得有失的,也因此影響了我跑步的成績和突破的可塑性,但也豐富了我的人生閱歷,讓我得到不會是單一性的,事實上人生的選擇不單只只有跑步,還有很多可以選擇的,但選擇它是我的至愛。」 與樂華的緣份跟職業有關 由於這種性格,讓他幹過幾個行業,他是六段位的跆拳道運動員,也是教練,對設計有興趣,亦曾經把他跟畫會到街上寫的習作讓筆者看,他也曾在大昌公司做過汽車音響的技師,雖然做過幾個行業,涉獵過的範疇並非我們經常接觸到的,但「飛仔達」最回味和難以忘懷的是早年在樂華會跟第一代教練李天強在體院操練的日子。他說,當年在周三、五晚操練後都會到體院附近的食肆聚會「吹水」,日子久了大家便培養出融洽的友情,這段日子過得快樂又難忘。 回顧他參加樂華會的操練,這跟他早年做髮型師的職業和他愛打跆拳道有關。他起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年資比起加入樂華會參加李天強教練訓練班的時間更長,記憶中他是在 2005 年開始跟樂華的體院訓練班的,他強調在此之前由於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關係,才啟迪了他的跑步之旅,這風馬牛不相及的項目跟跑步又有何關係呢? 他透露:「我現在的職業是髮型師和顱骶治療師,在多年前我任職房屋署文員職位,每天對着沉悶和死板的工作,當年也深知這份職業不適合自己的性格,但做房屋署是政府工,以當年的制度在退休後可以領長俸,這是呢份工對我最大的誘因。」 為理想而改行 當年他跟時下的年青人一樣,喜歡追求流行時尚,喜歡嘗新追求自己的理想,因此便萌生轉行的念頭,但要轉行必須要經過激烈的思想交戰,是要追求理想還是要一份穩定又有長俸的職業?對他而言只能二選一。他對髮型設計很有興趣,決心向這方面發展,在機緣巧合下他有機會拜著名髮型師 Kim Robinson 為師,此位髮型師是不少歌影明星如梅艷芳等的御用髮型師,經過 3 年的努力,他終於成為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髮型師了。 出度之初在尖沙咀工作,由於師傅是外國人,因此當年他服務的對象以外籍人士為主,「飛仔達」自言對了解和掌握外籍人士的髮質有把握並成為了專長。 做髮型師下一步便要創業,這也是他為自己定下的方向,因此他決心向外闖,到處找適合的舖位,地點應選擇較多外籍人士聚居的地方,自然地便想起西貢,在友人的協助下,他決定紥根西貢,就於西貢鄧肇堅運動場對面找到一個細小舖位,展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也打開了樂華長跑會這扇門。 因打跆拳道而去跑步 再把鏡頭推前,由重返早年他家居沙田講起。由於興趣使然他也加入了同區的「樂華跆拳道會」。他說這間跆拳道會跟樂華長跑會絶無任何關係,他似乎跟樂華注定有緣,因在沙田他參加的「樂華跆拳道會」,皆因會長是家住樂華故便取「樂華」為名,這跟樂華長跑會的起源相似。 純粹為了興趣去學跆拳度,此門運動在學校積極推廣多時,因此已培養出不少青少年運動員,他們在小學階段已接受跆拳道訓練。「我成 25歲才加入,他們都是我的師兄,教練才大我兩歲。」「飛仔達」有點不好意思地。不過他的堅持終於讓段數不斷升級,並成為跆拳道教練。踓然現時因種種原因已放下教鞭,但他仍然等待機會重拾教職,為圓自己的心願而努力,「我是不會放棄的!」他說。 由於要打跆拳道,要比賽,在過程中他深覺體力不足,為加強體能訓練以滿足打跆拳道的需要,於是在自由時間他便走過對面的鄧肇堅運動場慢跑。某個周日,他在運動場上見到一班十分專業且好「勁」的跑者在跑道上,感到此班人速度如風般飛快,著的跑衫和跑鞋跟自己的完全不 同,「飛仔達」趨前詢問想知道更多,在人群中的方生回說,「因我們剛比賽完,所以在此跑步,我們未必定期逢周日在此跑步的,要看是否有比賽。」話題打開後,方生便推薦他如有興趣可於周三、周五晚到沙田體院,去找一位叫李天強的教練,他在當地主持訓練班,有興趣可以加入一齊練。」 難忘沙田體院跑友 經過衡量後,尤其他當年家居沙田,去參加李天強的訓練班十分就腳,因而便跟樂華長跑會結緣了。話得說回來,在體院跟李天強教練練習,提起一班樂華早期會友的名字如生菓成、已故的荷蘭妹、林樂榮、阿樊、豪爺等他都十分相熟,十分回味哪段日子。3 年前他突然出現在九龍灣「烈陽神功」時,也只有資深的方生、豪爺等認識他,在場的會友都不知道他在樂華會有如此的資歷。 談起資深會友,他跟林樂榮最相熟,也尊稱他為大師兄,原因是在體院操練時,他是跟林樂榮的步速跑城門河的,當年其他師兄跑城門河只需 37、38 分鐘便完成 10 公里,「我無法跟到他們的步速呀!」2017 年在林樂榮的組織下他們十多人到台灣參加「台中匠愛馬拉松」,玩得很開心,這也是他惟一的海外馬拉松賽。他回憶起當年在體院練習的會友平日喜歡上他的髮型屋或剪髮,或「吹水」,又聚餐,十分融洽,想起這些日子「飛仔達」喜形於色,不能掩蓋心中的喜悅。在體院操練便有比賽的慾望,因此哪段時期是他參賽最多的,都是跑本地的半馬比賽如渣打、美津濃、nike 等。自 2010 年始他因跟太太一同創業開始淡出跑道,經過幾年的拚搏,事業終於上了軌道,太太是美容師,他是髮型師,因此這種融合發展十分適合,現在他更多了顱骶治療師的身份,事業上十分穩定。 他表示雖然在跑道上逐漸淡出了,但他仍會關注樂華的動態,知道逢周二、四在九龍灣有「烈陽神功」,這些時段十分適合他現時的工作,因在上、下午和晚上都有够時間不會影響自己的工作,這也是他出現在九龍灣的原因。他說越來越喜愛九龍灣現在的 5 公里速度課,因越來越熱鬧,大家都十分重視練習,既有競爭又有驚喜,各人不分彼此盡自己的水平發揮,是繼會方十分成功的各區晚上訓練課外另一成功的訓練班,當然希望九龍灣越來越熱鬧。 「我的職業」 「我的髮型師工作已積累了十多二十年的人際脈絡了,客源也相對穩定,太太的美容生意也相對穩定。」他解釋何謂顱骶治療?這是跟按摩不同的治療,它的治療手段是讓你舒緩、減壓,放鬆,不同於按摩以指壓的方法去舒緩肌肉…,尤其是現在大家都受到疫情影響,心情不多不少低落,顱骶治療便很有針對性。 近期香港的疫情讓各行各業生意都受到打擊,以他的行業計受影響的程度相對較低,因為他服務的對象包括髮型,顱骶治療面對客人的方向都是一致的不會面對面,反而太太從事美容工作要跟客人面對面的交流,這便有較大影響。 不管如何,我們祝願他的事業受到疫情的影響最小最低,事業蒸蒸日上,並不要忙到不能跑步,記得要堅持到九龍灣「烈陽神功」呀!。
Read More
潘永成 謝偉雄成功挑戰自我 雖然因疫情的影響香港本地的賽事都停擺了,但也有不少跑友實行自製賽事,或者參加線上馬拉松賽以保持狀態。其中一項是上月本會兩位會友潘永成和謝偉雄成功完成了一項超級三項鐵人賽,或者是對他們實力的測試更貼切,因為挑戰的距離是在正式的三鐵距離上的加強版,他們兩人要完成 10 公里游泳,踩單車九龍新界一圈共150 公里,走麥徑 100 公里,結果他們挑戰成功,完成目標。 潘永成是本會的資深會友,在馬拉松賽的成績突出,曾經進行過環台灣島跑的壯舉,也曾獲得本會的「最佳進步獎」;至於謝偉雄是在近年才開始參加本會活動,是九龍灣「烈陽神功」的常客,也常於暑假期間帶學生出席「烈陽神功」,會友們曾在電視上看過一則有關抗疫的公益廣告,在廣告中駕着滑翔傘在空中翱翔的主角便是謝偉雄。 據他表示,今次能够與潘永成成功完成挑戰十分開心,當時身心疲憊,有想過放棄,尤其是在晚上或早上都出現幻覺,精神幾近崩潰,只能憑意志撐到底,結果挑戰成功,也在自己的人生履歷表上寫下難忘的一筆。 潔儀師姐凌晨 4 時起步完賽紐馬 上期會訊介紹過波士頓和倫敦線上馬拉松在香港跑友中掀起了一陣熱潮,為會友和跑友們「餓跑」之苦。上月本會陳潔儀師姐也以 3 小時29分完成了紐約馬拉松線上跑, 吸取了上次跑倫敦線上馬拉松的經驗,因在倫馬她早上七時半才起跑,至後段已烈陽高照,在最後 5 公里出現抽筋現象,因此今次她作了較特殊的安排,決定提早於凌晨 3 時起床準備,準凌晨 4 時起跑,而跑的地點選擇圍繞沙田城門河自跑 5 圈。她說由於當天是星期一公眾假期,沙田城門河的單車徑必定人頭湧湧,因此便決定凌晨起步避開單車人潮,以免被警察檢控。 今次她太早起步也難有支援,在單獨自跑下自備了 9 支飲品和運動飲料以支持 42.195 公里的路程,根據她的部署是在適當地點放下飲品以方便作補充,師姐想得周到,在晨早 7 時前清潔工人未開工,放在路旁草叢的飲品不會被清潔工人清走,可事實上也有被清理走的,幸好對完賽計劃影響不大,最終完成了比賽。陳潔儀師姐對於馬拉松的執着和態度實在很值得我們學習和鼓掌。 疫情過後報復性開跑 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努力控制中,反觀大陸內地、台灣和鄰近的澳門基本已把疫情控制下來,因此以上三地的馬拉松賽事可以說自 10月份開始便報復性地開啟,不少馬拉松賽已開始接受報名並鐵定按時開賽。 先是大陸內地的賽事,大部份都相繼爭先復賽,如我們熟悉的上海馬和廣州馬分別在 11 月29 和 12 月 13 舉行,11 月 29 日還有成都馬拉松,只要大家上網查詢一下便搜尋到不少內地比賽已展開和報名中了,例如西安馬拉松、無鍚馬拉松等都舉行了,而在大陸對岸的台灣馬拉松比賽也陸續恢復和經已舉行,例如有一場名為長榮航空半馬賽事已於上月 25 日在台北舉行,而在台南的古都馬拉松亦已完成,至於澳門馬拉松則如常在 12 月第一個周日舉行。 為防疫情擴散,以上的馬拉松賽事都進行了嚴密的疫情監控,報名跑友先要呈報健康證明書保證沒有新冠症狀,比賽前後要戴口罩等等。可惜因香港疫情未受控,因此有些比賽只限當地跑友參加,香港跑友如要參加必須進行 14 天隔離,證明沒有新冠症狀才可以出賽,或者我們只能望梅止渴,在香港勤加練習或參加線上跑,待參賽大門打開後即可上線。 2021 年波士頓馬拉松比賽將推遲...
Read More
「我只是一位很普通的會員,馬拉松也沒有成績,會訊訪問我讓我感到意外。」梁贊深(深哥)對於自己為何受到青睞態度十分謙遜。樂華會會友都有自己跑步的故事,樂華也非跑壇內的精英跑會,其實深哥加入樂華已有 10 年光景,對此他是深有體會的。最近他退休了,閒餘時間較多,他除了是斧山訓練班中一位勤奮的同學外,最近又加入了樂華「九龍灣烈陽神功」的行列,在周二、周四的速度訓練課中跑得很開心,這又要感謝教練成哥的無私教導,日日夜夜都帶跑。 放棄足球選擇長跑 深哥是為了改善自己的脾氣而選擇了長跑運動的。他說:「參加了長跑特別是跑馬拉松後,讓自己的脾氣收歛了,事事不會火爆勞氣,也可以在跑步時有冷靜思考問題的空間,跑馬拉松改變了自己,改善了自己的脾氣。」他又說,跑馬拉松最大的挑戰是自己,快、慢可由自己決定,你跑得快有人比你更快,「山外有山」是他跑馬拉松的觀點,這樣你便會跑得開心、舒服。 選擇跑步的原因是跟深哥自少便參與和熱愛的足球有關,最終他決定放棄自己最愛的運動而選擇了跑步運動,他說至今他再沒有踢過波了,也沒有後悔,只有一條心去跑步。 自少便在球場浸淫,踢波兼經常比賽,踢過區際賽獲得過新界區冠軍和全港第四名,也讓他有意參加職業足球做一名職業足球員,也曾去投考職業球隊,但想深一層以踢足球為職業的話,對將來的生活沒有保障,最終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在 2007 年他決定放棄足球,上網找跑步的資訊,並參加了第一場正式比賽—–黃金海岸 15 公里。他說足球比賽容易發生磨擦,容易跟別人「霎氣」,加上自己年紀又漸長,因此他便忍痛「掛靴」,當年的決定獲得深嫂大力支持。由於長期都有踢波做運動,為保持身體健康和運動量,深哥選擇了參加長跑運動。 在網上找到成哥踪跡 之後兩年他以跑 10 公里為主,平均成績是 40 幾分完成 10 公里。回想起當年跑第一場賽事 15 公里,賽後都覺得辛苦,香港跑馬拉松仍未成風氣,所以當年也不知馬拉松是其麽? 獨自跑了兩年,也希望可以提高成績跑得更好,深哥於是上網找可以報名的訓練班,他找到了樂華長跑會晚上在斧山有訓練班,剛好可以待他周三於 7 點收工後上斧山練習,他便按網上的電話致電成哥,得到的回覆是,成哥很歡迎他上斧山「一齊玩」,又不用入會不用交學費。如此這般他便開始了在斧山練習的日子,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樂華會的一員。 深哥 2007 年開始參加長跑運動以來至今也有十多年的跑齡,他說自己跑步的理念十分簡單:「我不會去爭錦標,但愿可以成功地跑完一場馬拉松,尤其是近年可以與太太一齊外遊跑馬,又旅遊又跑馬,在旅遊之餘等如是賺了一場馬拉松。」深哥和深嫂很喜歡跟斧山同學們相叙的時光,例如周三上斧山跟成哥訓練,又可以大家一齊「吹水」,享受成哥的生菓餐,氣份很是融洽。 近年斧山同學們也經常組織外遊跑馬,深哥、深嫂都參與其會,開開心心地去旅遊和跑馬拉松,實在是快樂生活也。 跑了十多年馬拉松,深哥雖然沒有有系統地統計過跑了多少場,但應該有超過 50 場了。「我喜歡與太太外遊兼跑馬,所以跑全馬都以海外馬為主,香港除了跑渣打馬拉松外便沒有跑其他馬了。 去年年初幸好新冠肺炎疫情仍未肆虐,他獲得東京馬拉松的資格,以 4 小時 10 分完成了這六大經典馬之一,他說算是完成了一個心愿跑了一隻經典馬,不過他最喜歡的馬拉松是大阪馬拉松,而最開心的是與大班斧山同學參加布吉馬拉松,大家度過了一個愉快又熱辣辣的假期。 首爾馬成功 PB 或者可以細數一下深哥跑過的海外馬,包括日本東京、大阪、北海道、函館;台灣台北、田中、太魯閣;泰國布吉;內地則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廈門等。   入會初期因跟方生不太熟悉,所以早期的海外馬都是跟太太自行報名,以跑馬拉松和到當地旅遊為目的,當年報名較容易,所以多以自由行的形式,包括跑廈門馬拉松,2009年他與太太去遊北京兼跑馬拉松,跑完之後在終點遇到一大班樂華跑友讓他十分興奮,原來當年樂華組織了大軍前往跑北京馬拉松,還到內蒙古遊玩,之後深哥和太太便加入了樂華外遊跑馬大軍之中,第一次是跟樂華會去跑韓國大邱馬拉松,又到過台灣跑太魯閣、跑緑島等等,都可以見到他倆的身影,後期樂華出外跑馬他們都是成員,他們對樂華的歸屬感也越加濃烈了。 深哥的馬拉松 PB 也是在海外跑的,2014年他與會友們跑首爾馬拉松,以 3 小時 50 分03 秒完成並創造了自己的全馬 PB。但遺憾的是受到腳傷的困擾,傷患疼痛會隨着路程加長而加劇,又有疫情肆虐,也未知何時可以再跑全馬。 深嫂也加入跑馬行列 深哥、深嫂和兒子都是樂華會會員,讓深哥感到自豪的是深嫂在他的影響下也參加了長跑運動,且成功地完成了人生第一隻全馬,經常跟深哥和樂華會友外遊跑馬,在耳濡目染下深嫂也受到感染,會友們跑畢馬拉松後的成功感,大家在賽後都談得興高采烈,在旅遊中大家開懷地吃吃喝喝,於是深嫂決定嘗試加入這個行列中去,跟深哥上斧山跟成哥練習, 剛好又遇上一班談得投契的會友,2016 年深嫂跑了人生第一場比賽是日本千葉半馬,在享受到跑馬拉松的樂趣後,2017...
Read More
疫情肆虐感無奈 新冠肺炎疫情完全沒有減退的跡象,對社會造成極嚴重的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受阻,經濟大受打擊。以本會為例,平日的正常訓練由於運動場關閉都處於半停頓狀態,原改於 7 月 19 日舉行的會慶聚餐又被迫改期,至於何時可以恢復舉辦只能看疫情情勢的發展。 可幸的是我們原定在 7 月 5 日舉行的屯門大匯操可在疫情稍緩下順利舉行,當天出席人數雖然不及以前,但如此疫情下能够出席已是樂事了。要感謝屯門會友耀哥等和家屬們又為這次大匯操出錢出力,安排水站為操練的會友做補給,天氣炎熱,他們辛苦的程度不下於參加操練的會友,把水和運動飲品送上「烽火台」並不輕鬆,在途中享受到補給的會友絶不會忘記你們的辛勞。還有感謝方太、來哥、二強等義工為大匯操準備了清涼糖水和飲品,他們擔擔抬抬付出了心機和體力,屯門大滙操得以順利舉行,全賴有你們!看來疫情仍未見有減退跡象,在餘下的 4 個月內社會能否恢復正常真是天曉得了。 丘校長不忘支持會方活動 丘建和校長雖然現在身居英國,但對於支持樂華會活動仍熱心不減,今次屯門大匯操丘校長與往年一樣,贊助 1000 元支持今次活動,為會友們提供涼粉等消暑飲品,對丘校長自老遠送來的心意,會方對他再次表示衷心感謝,也祝丘校長在彼邦生活愉快。 山頂長課大匯操保持距離 8 月 2 日舉行的山項長課大匯操在疫情下僧如期舉行,由於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有規定,故這次練習會友們都要自覺地按政府的防疫措施去做,例如保持 1.5 米距離,戴上口罩跑步,避免人群聚集等,以免違規。 無疑戴口罩跑步未必人人都習慣可以適應,對呼吸暢順造成頗大防礙,甚至因不習慣而暈倒,然而方生對此十分細心,專門去買了用百多個膠的口罩心(見圖),把它契入口罩內便可以擴大口罩內的空間,呼吸起來會較暢順和不會因力呼吸而令口罩黏著口鼻,這樣會友跑起來便不會「條氣唔順」了,感謝方生的細心安排。 恭喜莫紫凌/馮震宇升級做爸媽 本會兩位年青會友莫紫凌和馮震宇在樂華會內十分活躍,不少會友都認識他們,他們相識後拉埋天窗組織小家庭成為樂華會佳話,在如今社 會一片疫情嚴峻的不開心消息下,他們為我們帶來好消息,他們榮升爸爸媽媽了,莫紫凌於日前誕下麟兒,構築了一個 3 口之美滿、幸福家庭,會友們都向他們道賀,恭喜恭喜。 莫紫凌和馮震宇都在斧山練習,莫紫凌更擔任教練工作,BB 出世後會更加忙,請她注意身體,盡快康復,兩口子將來肩負起爸媽的責任接受挑戢,樂華會全體會友衷心祝願他們家庭美滿幸福,BB 健康活潑,快高長大。 芝加哥馬取消 倫馬快揭盅 美國當地時間 7 月 13 日,芝加哥馬拉松賽事組委會宣布,經過組委會與芝加哥市相關部門協商,為了應對疫情帶來的長期公共衛生問題,原定於 10 月 11 日舉行的 2020 年芝加哥馬拉松正式取消。 芝加哥馬拉松組委會表示,除了 2020 年的全程馬拉松賽事,一同被取消的還包括 5 公里賽事等相關活動。已經報名成功的跑者可以選擇退款,也可以將名額順延,有效期為 2021 年至 2023 年,組委會將通過郵件與所有跑者取得聯繫。...
Read More
陳敏貞—–從家庭主婦到馬拉松跑手「我跑步嘅初衷好簡單,只是肥師奶的想法,做完家務細路仔又番咗學了,便到附近的公園跑步,目的只是為了減肥。」「大埔幫」的陳敏貞師姐在介紹自己參加長跑運動的起因時如此介紹說。 她並非樂華會的精英跑手,她只跑過 2 隻全馬 4 場半馬,除了僅 1 場半馬未能 PB 外,每場都 PB,唔到你唔佩服,尤其是她的第二場全馬便是去年(2019)9 月的柏林馬拉松,此届柏林馬遇上又凍又下大雨的惡劣天氣,不少跑友在賽後都大喊辛苦,以她只有一次跑全馬經驗的新手來說,不但沒有「上岸」,還跑出了 4 小時 08 分的好成績,的確唔簡單。 陳敏貞師姐對羅錦輝老師和梁頌偉師兄指導十分深刻,羅老師經常鼓勵她說:「你得嘅,只要順自己的心去跑,唔好俾時間控制你。」羅老師就是經常如此鼓勵她,因此「你得嘅。」便成為羅老師鼓勵她的口頭蟬,而事實上陳敏貞「確係得」。 她常感觸地說,有緣加入「大埔幫」這個大家庭,得到羅 SIR(羅錦輝)和偉哥(梁頌偉)的指導,又有一班無私地教你和陪你跑的師兄、師姐。「我真的感到很幸運和感恩。羅 SIR 和偉哥是伯樂,對你的優、缺點看得透徹,為你制定有針對性的練習,他們要面對很多同學啊!尤其是羅SIR,在練習後有時會犧牺自己的休息時間,在晚上打電話問你訓練後的感覺,向你提出有哪些要注意的可在下次改進,如此有心的關懷讓我很感動。」 2016 年陳敏貞在公園跑步時重遇以前的姊妹「斬嫂」,「既然你想跑步可以跟我到吐露港跟羅 SIR 跑呀,該處有不少喜歡跑步的朋友,羅SIR 又好人。」「斬嫂」向她提。2017 年陳敏貞抱着玩玩吓的心情於周日早上到吐露港認識羅SIR,跟「大埔幫」跑步。羅錦輝老師無架子,為人熱心讓她很快便可融入大家庭裡面,還少不了有一班相處融的師兄、師姐。「斬哥」(呂偉岡)讚她第一次練跑便可以跑 10 公里,每周日晨早到吐露港跑步已成為她的日常生活了。陳敏貞的進步已在不知不覺中。 她形容羅老師和偉哥在吐露港帶跑對每位跟跑的關心程度是「加零一」的。陳敏貞說他們會等埋最後一位同學回來才收隊,並不時踏單車上去觀察各位的練習情況或陪着跑回來,「我便是受益者。」有些師兄師姐也會以陪跑來鼓勵堅持下去。她說:「何來會有咁好嘅跑班?」 報名比賽心情緊張 有一次練習完後,羅老師向她提議,「你試吓參加比賽?」羅老師此個提議頓便她的神經緊張起來,連忙推說「我唔得架!」她絶不想到可以參加比賽,也不相信自己有這種能力。但羅老師依然說:「你得嘅,試吓啦,當玩吓。」羅老師當時已觀察到她的能力,認為她是可以的。 在羅老師的鼓勵下陳敏貞報了 2018 年的渣打半馬,這是她人生的第一個比賽。她當年未入樂華會所以報名後要抽籤,當時的心情又驚又喜,她希望可以抽中但又怕中籤,心情忐忑不安,羅老師等不斷的鼓勵她,耐心指導和師兄師姐們又陪跑操練。羅老師說「你又未跑過,沒有時間包袱,以輕輕鬆鬆的心情跑便可以。」 她的第一場比賽順利完成了,她很感謝斬嫂(陳柱琼)和Judy(黃心兒)兩位師姐,她們建議陳敏貞去感受這次比賽的氣氛,在她們的陪伴下跑畢全程,輕輕鬆鬆地返抵終點。陳敏貞的第一場半馬跑了 2小時 22 分, 賽後她說跑得很享受,一點也不覺辛苦,這次順利完賽,對她的信心大增,對跑步的興趣越來越濃烈了。 有了第一次比賽經驗,她的底子有了,但要面對比賽心情仍不免緊張。不久,羅老師又推動她參加比賽,這次是「樂華盃吐露港 10 公里」,羅老師建她入埋樂華會,這次比賽她以 53 分完成,得到組別第十一名,羅老師讚她跑這個成績,明年「樂華盃」可以攞奬了。果然如是,在 2019年的「樂華盃」她以 51 分獲得組別第二名,證實了羅 sir 的眼光。 陳敏貞對跑步的動力越來越強,興趣越濃,不單止跑周日,後來周四晚到運動場跟跑,還自覺地加課,連周二晚「大埔幫」在吐露港的速度課也不放過。她說,周二晚跟羅 sir 和偉哥練習的很多,幸好「大埔幫」有師兄師姐可以分擔和幫輕他們的工作,有一位是李光師兄。 刻苦備戰首場全馬 2018...
Read More

關於我們

「樂華長跑會」為香港註之非弁利團體,香港業餘田徑總會之贊助會員。本會由一群業餘長跑愛好者組成,至 2004 年六月有會員六百五十多人。會員以香港人佔多數,其餘為歐美及其他亞洲人士,會員中不乏全港前列之十公里、半馬拉松或馬拉松長跑手。本會跑手經常積極參與本地及海外之長跑比賽,其中「樂華盃」便是每年一度由本會主辦之十公里長跑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