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Category

人物專訪
「我的跑齡不短,但不像其他會友般百分之一百地投入,所以長期以來也沒有突破,也曾經在跑道上消失過幾年,大約在 3 年前才再重回跑道,先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也有到斧山跟生菓成教練練習,直至疫情爆發後才再暫別斧山,不過仍堅持到九龍灣出席『烈陽神功』,跑步仍然是我的最愛選擇。」會友都喜歡稱呼他做「飛仔達」的何子達現職是一位髪型師和顱骶治療師,是樂華長跑會的早期資深會友了。 「我是喜歡涉獵多方面興趣的人,無疑也影響了我對堅持跑步的專一性,這也是有得有失的,也因此影響了我跑步的成績和突破的可塑性,但也豐富了我的人生閱歷,讓我得到不會是單一性的,事實上人生的選擇不單只只有跑步,還有很多可以選擇的,但選擇它是我的至愛。」 與樂華的緣份跟職業有關 由於這種性格,讓他幹過幾個行業,他是六段位的跆拳道運動員,也是教練,對設計有興趣,亦曾經把他跟畫會到街上寫的習作讓筆者看,他也曾在大昌公司做過汽車音響的技師,雖然做過幾個行業,涉獵過的範疇並非我們經常接觸到的,但「飛仔達」最回味和難以忘懷的是早年在樂華會跟第一代教練李天強在體院操練的日子。他說,當年在周三、五晚操練後都會到體院附近的食肆聚會「吹水」,日子久了大家便培養出融洽的友情,這段日子過得快樂又難忘。 回顧他參加樂華會的操練,這跟他早年做髮型師的職業和他愛打跆拳道有關。他起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年資比起加入樂華會參加李天強教練訓練班的時間更長,記憶中他是在 2005 年開始跟樂華的體院訓練班的,他強調在此之前由於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關係,才啟迪了他的跑步之旅,這風馬牛不相及的項目跟跑步又有何關係呢? 他透露:「我現在的職業是髮型師和顱骶治療師,在多年前我任職房屋署文員職位,每天對着沉悶和死板的工作,當年也深知這份職業不適合自己的性格,但做房屋署是政府工,以當年的制度在退休後可以領長俸,這是呢份工對我最大的誘因。」 為理想而改行 當年他跟時下的年青人一樣,喜歡追求流行時尚,喜歡嘗新追求自己的理想,因此便萌生轉行的念頭,但要轉行必須要經過激烈的思想交戰,是要追求理想還是要一份穩定又有長俸的職業?對他而言只能二選一。他對髮型設計很有興趣,決心向這方面發展,在機緣巧合下他有機會拜著名髮型師 Kim Robinson 為師,此位髮型師是不少歌影明星如梅艷芳等的御用髮型師,經過 3 年的努力,他終於成為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髮型師了。 出度之初在尖沙咀工作,由於師傅是外國人,因此當年他服務的對象以外籍人士為主,「飛仔達」自言對了解和掌握外籍人士的髮質有把握並成為了專長。 做髮型師下一步便要創業,這也是他為自己定下的方向,因此他決心向外闖,到處找適合的舖位,地點應選擇較多外籍人士聚居的地方,自然地便想起西貢,在友人的協助下,他決定紥根西貢,就於西貢鄧肇堅運動場對面找到一個細小舖位,展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也打開了樂華長跑會這扇門。 因打跆拳道而去跑步 再把鏡頭推前,由重返早年他家居沙田講起。由於興趣使然他也加入了同區的「樂華跆拳道會」。他說這間跆拳道會跟樂華長跑會絶無任何關係,他似乎跟樂華注定有緣,因在沙田他參加的「樂華跆拳道會」,皆因會長是家住樂華故便取「樂華」為名,這跟樂華長跑會的起源相似。 純粹為了興趣去學跆拳度,此門運動在學校積極推廣多時,因此已培養出不少青少年運動員,他們在小學階段已接受跆拳道訓練。「我成 25歲才加入,他們都是我的師兄,教練才大我兩歲。」「飛仔達」有點不好意思地。不過他的堅持終於讓段數不斷升級,並成為跆拳道教練。踓然現時因種種原因已放下教鞭,但他仍然等待機會重拾教職,為圓自己的心願而努力,「我是不會放棄的!」他說。 由於要打跆拳道,要比賽,在過程中他深覺體力不足,為加強體能訓練以滿足打跆拳道的需要,於是在自由時間他便走過對面的鄧肇堅運動場慢跑。某個周日,他在運動場上見到一班十分專業且好「勁」的跑者在跑道上,感到此班人速度如風般飛快,著的跑衫和跑鞋跟自己的完全不 同,「飛仔達」趨前詢問想知道更多,在人群中的方生回說,「因我們剛比賽完,所以在此跑步,我們未必定期逢周日在此跑步的,要看是否有比賽。」話題打開後,方生便推薦他如有興趣可於周三、周五晚到沙田體院,去找一位叫李天強的教練,他在當地主持訓練班,有興趣可以加入一齊練。」 難忘沙田體院跑友 經過衡量後,尤其他當年家居沙田,去參加李天強的訓練班十分就腳,因而便跟樂華長跑會結緣了。話得說回來,在體院跟李天強教練練習,提起一班樂華早期會友的名字如生菓成、已故的荷蘭妹、林樂榮、阿樊、豪爺等他都十分相熟,十分回味哪段日子。3 年前他突然出現在九龍灣「烈陽神功」時,也只有資深的方生、豪爺等認識他,在場的會友都不知道他在樂華會有如此的資歷。 談起資深會友,他跟林樂榮最相熟,也尊稱他為大師兄,原因是在體院操練時,他是跟林樂榮的步速跑城門河的,當年其他師兄跑城門河只需 37、38 分鐘便完成 10 公里,「我無法跟到他們的步速呀!」2017 年在林樂榮的組織下他們十多人到台灣參加「台中匠愛馬拉松」,玩得很開心,這也是他惟一的海外馬拉松賽。他回憶起當年在體院練習的會友平日喜歡上他的髮型屋或剪髮,或「吹水」,又聚餐,十分融洽,想起這些日子「飛仔達」喜形於色,不能掩蓋心中的喜悅。在體院操練便有比賽的慾望,因此哪段時期是他參賽最多的,都是跑本地的半馬比賽如渣打、美津濃、nike 等。自 2010 年始他因跟太太一同創業開始淡出跑道,經過幾年的拚搏,事業終於上了軌道,太太是美容師,他是髮型師,因此這種融合發展十分適合,現在他更多了顱骶治療師的身份,事業上十分穩定。 他表示雖然在跑道上逐漸淡出了,但他仍會關注樂華的動態,知道逢周二、四在九龍灣有「烈陽神功」,這些時段十分適合他現時的工作,因在上、下午和晚上都有够時間不會影響自己的工作,這也是他出現在九龍灣的原因。他說越來越喜愛九龍灣現在的 5 公里速度課,因越來越熱鬧,大家都十分重視練習,既有競爭又有驚喜,各人不分彼此盡自己的水平發揮,是繼會方十分成功的各區晚上訓練課外另一成功的訓練班,當然希望九龍灣越來越熱鬧。 「我的職業」 「我的髮型師工作已積累了十多二十年的人際脈絡了,客源也相對穩定,太太的美容生意也相對穩定。」他解釋何謂顱骶治療?這是跟按摩不同的治療,它的治療手段是讓你舒緩、減壓,放鬆,不同於按摩以指壓的方法去舒緩肌肉…,尤其是現在大家都受到疫情影響,心情不多不少低落,顱骶治療便很有針對性。 近期香港的疫情讓各行各業生意都受到打擊,以他的行業計受影響的程度相對較低,因為他服務的對象包括髮型,顱骶治療面對客人的方向都是一致的不會面對面,反而太太從事美容工作要跟客人面對面的交流,這便有較大影響。 不管如何,我們祝願他的事業受到疫情的影響最小最低,事業蒸蒸日上,並不要忙到不能跑步,記得要堅持到九龍灣「烈陽神功」呀!。
Read More
「我只是一位很普通的會員,馬拉松也沒有成績,會訊訪問我讓我感到意外。」梁贊深(深哥)對於自己為何受到青睞態度十分謙遜。樂華會會友都有自己跑步的故事,樂華也非跑壇內的精英跑會,其實深哥加入樂華已有 10 年光景,對此他是深有體會的。最近他退休了,閒餘時間較多,他除了是斧山訓練班中一位勤奮的同學外,最近又加入了樂華「九龍灣烈陽神功」的行列,在周二、周四的速度訓練課中跑得很開心,這又要感謝教練成哥的無私教導,日日夜夜都帶跑。 放棄足球選擇長跑 深哥是為了改善自己的脾氣而選擇了長跑運動的。他說:「參加了長跑特別是跑馬拉松後,讓自己的脾氣收歛了,事事不會火爆勞氣,也可以在跑步時有冷靜思考問題的空間,跑馬拉松改變了自己,改善了自己的脾氣。」他又說,跑馬拉松最大的挑戰是自己,快、慢可由自己決定,你跑得快有人比你更快,「山外有山」是他跑馬拉松的觀點,這樣你便會跑得開心、舒服。 選擇跑步的原因是跟深哥自少便參與和熱愛的足球有關,最終他決定放棄自己最愛的運動而選擇了跑步運動,他說至今他再沒有踢過波了,也沒有後悔,只有一條心去跑步。 自少便在球場浸淫,踢波兼經常比賽,踢過區際賽獲得過新界區冠軍和全港第四名,也讓他有意參加職業足球做一名職業足球員,也曾去投考職業球隊,但想深一層以踢足球為職業的話,對將來的生活沒有保障,最終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在 2007 年他決定放棄足球,上網找跑步的資訊,並參加了第一場正式比賽—–黃金海岸 15 公里。他說足球比賽容易發生磨擦,容易跟別人「霎氣」,加上自己年紀又漸長,因此他便忍痛「掛靴」,當年的決定獲得深嫂大力支持。由於長期都有踢波做運動,為保持身體健康和運動量,深哥選擇了參加長跑運動。 在網上找到成哥踪跡 之後兩年他以跑 10 公里為主,平均成績是 40 幾分完成 10 公里。回想起當年跑第一場賽事 15 公里,賽後都覺得辛苦,香港跑馬拉松仍未成風氣,所以當年也不知馬拉松是其麽? 獨自跑了兩年,也希望可以提高成績跑得更好,深哥於是上網找可以報名的訓練班,他找到了樂華長跑會晚上在斧山有訓練班,剛好可以待他周三於 7 點收工後上斧山練習,他便按網上的電話致電成哥,得到的回覆是,成哥很歡迎他上斧山「一齊玩」,又不用入會不用交學費。如此這般他便開始了在斧山練習的日子,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樂華會的一員。 深哥 2007 年開始參加長跑運動以來至今也有十多年的跑齡,他說自己跑步的理念十分簡單:「我不會去爭錦標,但愿可以成功地跑完一場馬拉松,尤其是近年可以與太太一齊外遊跑馬,又旅遊又跑馬,在旅遊之餘等如是賺了一場馬拉松。」深哥和深嫂很喜歡跟斧山同學們相叙的時光,例如周三上斧山跟成哥訓練,又可以大家一齊「吹水」,享受成哥的生菓餐,氣份很是融洽。 近年斧山同學們也經常組織外遊跑馬,深哥、深嫂都參與其會,開開心心地去旅遊和跑馬拉松,實在是快樂生活也。 跑了十多年馬拉松,深哥雖然沒有有系統地統計過跑了多少場,但應該有超過 50 場了。「我喜歡與太太外遊兼跑馬,所以跑全馬都以海外馬為主,香港除了跑渣打馬拉松外便沒有跑其他馬了。 去年年初幸好新冠肺炎疫情仍未肆虐,他獲得東京馬拉松的資格,以 4 小時 10 分完成了這六大經典馬之一,他說算是完成了一個心愿跑了一隻經典馬,不過他最喜歡的馬拉松是大阪馬拉松,而最開心的是與大班斧山同學參加布吉馬拉松,大家度過了一個愉快又熱辣辣的假期。 首爾馬成功 PB 或者可以細數一下深哥跑過的海外馬,包括日本東京、大阪、北海道、函館;台灣台北、田中、太魯閣;泰國布吉;內地則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廈門等。   入會初期因跟方生不太熟悉,所以早期的海外馬都是跟太太自行報名,以跑馬拉松和到當地旅遊為目的,當年報名較容易,所以多以自由行的形式,包括跑廈門馬拉松,2009年他與太太去遊北京兼跑馬拉松,跑完之後在終點遇到一大班樂華跑友讓他十分興奮,原來當年樂華組織了大軍前往跑北京馬拉松,還到內蒙古遊玩,之後深哥和太太便加入了樂華外遊跑馬大軍之中,第一次是跟樂華會去跑韓國大邱馬拉松,又到過台灣跑太魯閣、跑緑島等等,都可以見到他倆的身影,後期樂華出外跑馬他們都是成員,他們對樂華的歸屬感也越加濃烈了。 深哥的馬拉松 PB 也是在海外跑的,2014年他與會友們跑首爾馬拉松,以 3 小時 50 分03 秒完成並創造了自己的全馬 PB。但遺憾的是受到腳傷的困擾,傷患疼痛會隨着路程加長而加劇,又有疫情肆虐,也未知何時可以再跑全馬。 深嫂也加入跑馬行列 深哥、深嫂和兒子都是樂華會會員,讓深哥感到自豪的是深嫂在他的影響下也參加了長跑運動,且成功地完成了人生第一隻全馬,經常跟深哥和樂華會友外遊跑馬,在耳濡目染下深嫂也受到感染,會友們跑畢馬拉松後的成功感,大家在賽後都談得興高采烈,在旅遊中大家開懷地吃吃喝喝,於是深嫂決定嘗試加入這個行列中去,跟深哥上斧山跟成哥練習, 剛好又遇上一班談得投契的會友,2016 年深嫂跑了人生第一場比賽是日本千葉半馬,在享受到跑馬拉松的樂趣後,2017...
Read More
張家文—–「海外馬拉松為我生活添姿采」 在跑馬地跑完 10KM 後完成了這次張家文的訪問。他工作在灣仔,因此跑馬地是他學跑步和練跑步的基地,在此認識了吳人偉、吳恩賜等會友,他笑言都是在跑馬地練習的跑腳,現任樂華教練吳恩賜更是香港名將,跟他們跑獲益良多。 張家文在證券行工作,他說每天的工作壓力大,因金融界形勢變化大,坐在電腦前壓力便衝着來,因此跑步對舒緩壓力,讓緊張的心情得到釋放都是很有效的方法。「自從參加了長跑運動後,對遵守個人紀律和責任感都加強了。例如會自覺地督促自己完成每周的練習計劃,有時因工作緊迫惟有選擇在中午最不願意的情況下去跑馬地完成當天的指標。」以上的感受是很正面的能量,也是他堅持跑步的原因。 2012 踏上海外馬之路   「去外地參加馬拉松為我的生活添上姿采。」2009 年張家文首次踏上渣馬的賽道後,至今腳步沒有停下來,能堅持至現在,其中原因之一是到海外跑馬拉松的吸引力。「參加海外馬拉松為我帶來樂趣,很享受這個過程」。他說:「別人選擇跑海外馬會先選擇賽事是金標或銀標,賽道是否是快道,但我先選擇的是舉辦此場馬拉松的地方有否觀光遊覽的內容,能否滿足我寓跑馬於旅遊的目的,還有通過參加海外馬拉松又可以認識來自各地的跑友。」他說,參加泰國布吉馬拉松時認識了越南的朋友,參加柏林馬拉松時又認識了俄羅斯的朋友,多次出外跑馬都認識了不少外國跑友,難得的是有些仍有聯絡。 他細數至今已跑了 78 場全馬,其中海外馬包括在中國大陸(28 場)、台灣(10 場)、泰國(7場)、日本(6 場),餘下的比賽有香港和歐洲的馬拉松。「我 2012 年開始跟朋友參加廈門馬拉松,這是我第一場海外馬,可能香港賽道因地方局限,每年如是已沒有新鮮感,我很享受廈門馬拉松的賽道,自始之後便喜歡到海外跑馬,2013 年立即去跑北京馬拉松,這是我最早年的海外馬。」 他繼續談他的海外馬拉松經歷:「近幾年我出外參加海外馬拉松的次數頻密了,可能機票較以前便宜,上網購買和訂酒店,決定行程都很方便,工作較稳定了,生活又較自由,重要的是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樂華跑友,有很多次的海外馬都是斧山訓練班的樂華會友一齊參與的,在海外比賽和遊程中過得很愉快。」 最愛布吉馬拉松 張家文透露他的全馬 PB 3 小時 44 分也是在海外馬造的,2017 年的清遠馬拉松雖然天下雨又潮濕,也無礙他跑出個人的最佳時間。若要他選擇自己最喜愛的海外馬拉松,他選泰國的布吉馬,他曾於 2017 和 2019 年參加過兩届,他選布吉馬的原因是賽事安排連續兩天舉行,其實是兩天的馬拉松嘉年華,首日是家庭歡樂跑,有 2 公里、5 公里等賽,賽後又有豐富食物,晚上舉行選手晚會讓來自各地的跑友相互認識,營造了友好和諧的氣氛,第二天舉行半馬和全馬賽事,由於布吉是旅遊勝地,因此可遊玩的節目豐富,既適合跑友又適合家庭同樂,跑、食、住、玩都可以給高分。還有是參加曼谷馬拉松hostel 的住宿體驗讓他認識了不少朋友,這是參加海外馬拉松的另一收穫,間中他盡地主之誼在香港或澳門接待他們,讓他重温早年任旅遊領隊的感覺。 難忘的 2019 2019 年是他難忘的一年,因當年他有機會跑了東京和柏林兩個經典馬拉松。他說自己很幸運,他第一次抽便中簽。東京馬於 3 月舉行,當天天氣寒冷只有 2 至 3 度,又冷又下雨,要超過 4 個鐘才能完成,而柏林馬拉松雖然也是下雨和寒冷,但有了東京馬的經驗似乎適應了水戰,可以 sub-4 回來,算是較理想的收穫。這次歐洲之行他聯袂會友吳德華、張志榮、陳潔儀等連跑兩場馬,除了月 9 月 29 日的柏林外,在 9...
Read More
陳敏貞—–從家庭主婦到馬拉松跑手「我跑步嘅初衷好簡單,只是肥師奶的想法,做完家務細路仔又番咗學了,便到附近的公園跑步,目的只是為了減肥。」「大埔幫」的陳敏貞師姐在介紹自己參加長跑運動的起因時如此介紹說。 她並非樂華會的精英跑手,她只跑過 2 隻全馬 4 場半馬,除了僅 1 場半馬未能 PB 外,每場都 PB,唔到你唔佩服,尤其是她的第二場全馬便是去年(2019)9 月的柏林馬拉松,此届柏林馬遇上又凍又下大雨的惡劣天氣,不少跑友在賽後都大喊辛苦,以她只有一次跑全馬經驗的新手來說,不但沒有「上岸」,還跑出了 4 小時 08 分的好成績,的確唔簡單。 陳敏貞師姐對羅錦輝老師和梁頌偉師兄指導十分深刻,羅老師經常鼓勵她說:「你得嘅,只要順自己的心去跑,唔好俾時間控制你。」羅老師就是經常如此鼓勵她,因此「你得嘅。」便成為羅老師鼓勵她的口頭蟬,而事實上陳敏貞「確係得」。 她常感觸地說,有緣加入「大埔幫」這個大家庭,得到羅 SIR(羅錦輝)和偉哥(梁頌偉)的指導,又有一班無私地教你和陪你跑的師兄、師姐。「我真的感到很幸運和感恩。羅 SIR 和偉哥是伯樂,對你的優、缺點看得透徹,為你制定有針對性的練習,他們要面對很多同學啊!尤其是羅SIR,在練習後有時會犧牺自己的休息時間,在晚上打電話問你訓練後的感覺,向你提出有哪些要注意的可在下次改進,如此有心的關懷讓我很感動。」 2016 年陳敏貞在公園跑步時重遇以前的姊妹「斬嫂」,「既然你想跑步可以跟我到吐露港跟羅 SIR 跑呀,該處有不少喜歡跑步的朋友,羅SIR 又好人。」「斬嫂」向她提。2017 年陳敏貞抱着玩玩吓的心情於周日早上到吐露港認識羅SIR,跟「大埔幫」跑步。羅錦輝老師無架子,為人熱心讓她很快便可融入大家庭裡面,還少不了有一班相處融的師兄、師姐。「斬哥」(呂偉岡)讚她第一次練跑便可以跑 10 公里,每周日晨早到吐露港跑步已成為她的日常生活了。陳敏貞的進步已在不知不覺中。 她形容羅老師和偉哥在吐露港帶跑對每位跟跑的關心程度是「加零一」的。陳敏貞說他們會等埋最後一位同學回來才收隊,並不時踏單車上去觀察各位的練習情況或陪着跑回來,「我便是受益者。」有些師兄師姐也會以陪跑來鼓勵堅持下去。她說:「何來會有咁好嘅跑班?」 報名比賽心情緊張 有一次練習完後,羅老師向她提議,「你試吓參加比賽?」羅老師此個提議頓便她的神經緊張起來,連忙推說「我唔得架!」她絶不想到可以參加比賽,也不相信自己有這種能力。但羅老師依然說:「你得嘅,試吓啦,當玩吓。」羅老師當時已觀察到她的能力,認為她是可以的。 在羅老師的鼓勵下陳敏貞報了 2018 年的渣打半馬,這是她人生的第一個比賽。她當年未入樂華會所以報名後要抽籤,當時的心情又驚又喜,她希望可以抽中但又怕中籤,心情忐忑不安,羅老師等不斷的鼓勵她,耐心指導和師兄師姐們又陪跑操練。羅老師說「你又未跑過,沒有時間包袱,以輕輕鬆鬆的心情跑便可以。」 她的第一場比賽順利完成了,她很感謝斬嫂(陳柱琼)和Judy(黃心兒)兩位師姐,她們建議陳敏貞去感受這次比賽的氣氛,在她們的陪伴下跑畢全程,輕輕鬆鬆地返抵終點。陳敏貞的第一場半馬跑了 2小時 22 分, 賽後她說跑得很享受,一點也不覺辛苦,這次順利完賽,對她的信心大增,對跑步的興趣越來越濃烈了。 有了第一次比賽經驗,她的底子有了,但要面對比賽心情仍不免緊張。不久,羅老師又推動她參加比賽,這次是「樂華盃吐露港 10 公里」,羅老師建她入埋樂華會,這次比賽她以 53 分完成,得到組別第十一名,羅老師讚她跑這個成績,明年「樂華盃」可以攞奬了。果然如是,在 2019年的「樂華盃」她以 51 分獲得組別第二名,證實了羅 sir 的眼光。 陳敏貞對跑步的動力越來越強,興趣越濃,不單止跑周日,後來周四晚到運動場跟跑,還自覺地加課,連周二晚「大埔幫」在吐露港的速度課也不放過。她說,周二晚跟羅 sir 和偉哥練習的很多,幸好「大埔幫」有師兄師姐可以分擔和幫輕他們的工作,有一位是李光師兄。 刻苦備戰首場全馬 2018...
Read More
「打鐵還須自身強」;「人生二寳,身體好,心情好」;「愛拚才會贏,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亦沒有不敗的冠軍」;「成功要三分天才,七分努力」。以上這些鼓勵說話,是資深跑友陳貴添鼓勵自己不斷努力的座右銘,對於這些體會他亦樂意地跟會友們分享,希望對大家在跑步時有所啟發。 他表示,每當自己在準備比賽前,都記掛着這些座佑銘,提醒自己「打鐵還須自身強」,如果不刻苦去訓練備戰,絶對不可能取得成績,在後天必須七分努力才是正確的態度。 今天向會友們介紹的陳貴添(添哥)不算是資深會友,但肯定是資深跑友,如果經常參加比賽的會友都會認得他,因添哥奪獎無數,經常上領獎台,獎盃已塞滿了幾個櫃,同時亦會介紹添哥的千金陳慧敏(Amanda),她是樂華會近年的新進,在斧山練習訓練,是斧山訓練班中的中堅份子之一。 父女合力接力獲獎 添哥和 Amanda 父女倆都熱愛跑步,在 2010年的「城市之王挑戰賽」中,父女合作獲得接力賽的第三名,難怪人人都說「虎父無犬女」。雖然兩父女都熱愛跑步,平日都有共同話題,但在談起對跑步產生興趣的原因?添哥謂女兒愛上跑步並不是受到她的影響,Amanda 在讀書時添哥已是經常在跑道上的奪獎者,但 Amanda 不愛和不願意跑步,甚至父母願意送跑鞋給她她也不「就犯」。 Amanda 沒有受到父親的影響,她是在畢業後才開始參與跑步運動的,原因是她認識了一些愛跑步的朋友,在朋輩中相互影響下她會跟大隊去跑,例如也由青衣跑青山公路去欣賞青馬大橋,在不斷地受感染下便對跑步產生興趣。 她表示,同在青衣居住的會友李志良(李主任)是她的朋友,由於李主任是樂華會會員,於是在2017 年經過李主任的介紹加入了樂華會,並上斧山練習,之後她對跑步的興趣便一發不可收拾。在她加入樂華後未己也帶了爸爸入會,父女倆都成為樂華大家庭成員。   愛跑不忘做義工 添哥補充說,除了在山上檢垃圾外,由於有些比賽沒有自己的組別,他便為這些比賽做義工。例如渣馬、「中興杯」等賽事他都有做義工,雖然要大清早便起床,例如渣馬便要凌晨 2 時開始,但他不會問回報,只會全力以赴地去把工作做到最好,有時在賽事中也會為跑友們打氣、拍照,不會閒着。 現在添哥雖然享受行山的樂趣,但仍然沒有放棄他最熱愛的跑步運動。他自退休後不用上班,跑步便沒有了時間限制,興之所至便穿起跑鞋起步了。他說最近便曾自荃灣跑去大埔,他還有一個目標,是跑勻港九新界的運動場,每個運動場都跑 10 公里,留下自己的腳印。他細數着………,上水、西貢、葵芳、將軍澳、北區…………等等的運動場都差不多跑過了,可見他對長跑運動的執着和熱愛。 金門半馬成功復仇 參加的比賽太多,獲獎不少,要添哥舉出哪幾場比賽是他最愛和難忘的?此時添哥便有「選擇困難症」,他說已記不清了。有選擇困難不等於沒有難忘和特具意義的比賽。添哥把自己自 2008 年起參加的比賽時間和得獎賽事都十分認真地用部記下來,十分詳細。他說自己最愛和擅長的是 10 公里和半馬,全馬則是他的弱項,所以報名參賽 10 公里和半馬多,全馬也跑但較少。剛過去的 2020 年廈門馬拉松他便以 4 小時 16 分 06 完,這不是他的全馬 PB,全馬 PB 是在 2015 年跑的清遠馬拉松,以 4 小時02 分完成。 讓他難忘的賽事是 2014 年的金門半馬,由於跑錯路因此他在比賽中「食白菓」而回,沒有任何成績,這對於鬥心特強的添哥來說是不可接受的,於是便在翌年再報金門半馬,抱着「復仇」的心態上陣,結果他以 1 小時 43 分 36...
Read More
本會的訓練班都安排在晚上舉行,唯獨九龍灣安排在中午舉行,故有「烈陽神功」之稱,在夏天要在烈日下練習確實唔易頂,雖然如,仍有不少會友樂此不疲,當然有其吸引處。九龍灣訓練班逢周二、周四的速度課也越來越熱鬧了,當然有它的吸引之處,成哥不辭勞苦在中午午飯時間來主持訓練,大大激勵了會友們的士氣。 陌生的資深會友 今期會訊訪問的權哥(蔡德權)和權嫂(蕭燕華)便是受到烈陽神功的吸引,去年加入烈陽神烈的大軍,不要以為他們樂華會新人,方生在向九龍灣會友們介紹時表示,「權哥和權嫂一啲都唔『新』,是已加入樂華會有十多年的資深會友了」。權哥表示約於2006 年我們便到斧山道運動場先跟「會計梁」練習,後來因「會計梁」工作太忙而改由成哥主持,他們接受成哥的指導了一段長時間。 權哥和權嫂在斧山與會友們建立起友誼,也對斧山產生了感情。權哥表示,很享受練完之後一大班會友去食飯的日子,有時就算因工作問題來不及到斧山練習,也會專程去斧山跟會友們「吹水」打牙較,這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2012 至2019 的空白 他們近幾年都離開了跑道,權哥回憶說,大概在2012 年左右,他和權嫂離開了跑道箇中原因當然不少。例如權哥因跑得多而引發坐骨痛十分苦惱,有傷後以前的行山和跑山練習都放棄了,因傷患問題又跑得慢,已無法跟上同行的跑友過不了自己一關,如此又挫損了堅持跑步的意志,除此之外生活上的安排,工作上的調動,又要顧及家庭等等積累起來而讓他們離開了跑道。權嫂表示她的心態已不像以前般追求速度和成績了,她最後的一場正式比賽是2012 年的渣馬半馬。在兜兜轉轉下,直至2019 年他們再度踏上跑道參加了會方的新春團拜會內賽,權哥更跑番渣馬,重新踏上跑道。 重遇方生 方太 再回歸樂華重返跑道的機緣巧合是他們在巴士上重遇方生和方太,在交談中方生向權哥表示,樂華除了在晚上有訓練班外,日間中午於九龍灣都有練,逢周二和周四有速度練習,由成哥主持。方生強調如在夏天會很熱,要頂着烈日練習。如此又重燃起他們對跑步的興趣,因為離開跑道太久了身體發胖,更重要的是要保持身體健康,他們在衡量後決定選擇到九龍灣練習,跟以前不同了,晚上的時間可以較靈活運用,晚上是進行家庭生活的黃金時間,可讓退休生活更加充實,他們選擇了接受陽光的洗禮。在九龍灣的C 班同學中,都是可以看到權哥和權嫂的跑步基本功的。 信仰的力量 權哥、權嫂在介紹自己的跑步經歷時跟我們有些少不同,他們熱衷於「毅行者」,自2005 年開始便參加毅行,權哥連續參加了9 年的「毅行者」,最佳時間是19 小時,權嫂的成績不弱,在2011 年她們在隊際賽中以17 個小時完成,她也最少參加了5 或6 届了。權哥坦然說權嫂不管在毅行和馬拉松的成績一向都比他好,現在放在家中的奬盃大部份都是太太的,他只有一個山賽亞軍獎盃而而已。我們注意到不少跑友都是先跑馬拉松後再選擇參加「毅行者」的,但他們則不然,是先參加了「毅行者」後,再決定希望可以去完成一場全馬,這個心願也是他們加入樂華會的原因。 權哥和權嫂都有信仰,是虔誠的基督徒,回想他們參加「毅行者」也跟他們的信仰有關。2005年他們去參加家庭心理輔導,通過跟輔導員的交流都解決了問題,這名輔導員信奉基督教,便推介他們到鑽石山浸信會繼續參加活動,權哥表示他們的心靈都得到滋潤,他說:「這是神給我們的恩賜。」後來轉到「港福堂」他們感到這裡更讓他們開懷和充實,尤其是教會每年都會組隊參加「毅行者」更中下懷。他們有行山的習慣,教會組隊參加毅行讓可以說是如魚得水,自始之後權哥和權嫂每周都跟教友們操山,這成為他們與教友們維繫和生活的一部份,也開始了他們的「毅行者」歷練了。多年的「毅行者」經歷,也讓「港福堂」在跑山界薄有名氣。 權哥和權嫂都表示年青時並非運動型的人,只是間中踢踢波,行吓山而己,如現在般參加「毅行者」又跑馬拉松真是想也未想過。權嫂強調「我以前是最憎跑步的,是神改變了我們,讓我們倆找到了跑步這共同興趣」。   權嫂的全馬SUB-4 第一次跑渣打馬拉松便跑全馬,之前他們並沒有跑過半馬或10 公里賽事,結果權哥可以在關門前衝線,當年渣打全馬的關門時限是5 小時30分,權哥對能在時限內完成第一隻全馬十分開心,不過權嫂很厲害,首馬的成績是3 小時50 分,很不簡單,話說權嫂在2012 年跑渣打半馬之前的所有全馬比賽都是SUB-4 的,只有一場澳門馬拉松要跑4 小時30 分,原因是他們為慶祝結緍周年去澳門跑,兩人携手衝線以4 小時30 分完成,權嫂表示這是她跑得最慢的全馬比賽。 跑完首馬之後,他們希望可以在以後的全馬賽事中跑得更好,時在懲教署任職的權哥在同事的推薦下注意到有樂華長跑會,權嫂則上網查閱樂華會網頁多了解樂華,2006 年成為樂華會員,斧山跟成哥練習成為他們的生活內容。權哥沒有忘記教練成哥的要求—— 「跑唔完5km 就跑3km,最重要是要全速去跑才有效果」,現在在九龍灣成哥一樣如是要求大家。 珍而重之的渣打半馬獎座 我們樂華的出外跑馬活動在跑壇內已有口碑,加入樂華會後他們也經常參加會方這個很受歡迎的活動,全情投入到樂華會中,例如參加西伯利亞鄂木斯克馬拉松、台灣懇丁馬拉松、韓國大邱馬拉松等等。權嫂更在懇丁以3 小時40 分獲得全場第三名並獲獎4000 元台幣獎金,這個成績是權嫂的全馬PB,當天天氣非常酷熱,能跑出此時間是好成績。權嫂的成績一向優於權哥,跑步有天份更重要的是後天的努力。權嫂是十分勤力的,她的平日練習路線是由壁屋懲教宿舍起步,由清水灣道跑去大澳門來回,每周跑3 課都在2個小時以上。 她展示了在渣打半馬獲得的獎座,是以1 小時41 分完成的渣打半馬組別第二名,並獲得2000元獎金,這是她最珍而重之的獎座,也擺放在獎盃櫃內最顯眼的位置,她也曾獲得過中國海岸馬拉松的組別冠軍,在這條難度高的跑道上留下了成績。 女兒是香港撐竿跳紀録保持者 訪問尾聲,權哥、權嫂的千金倩婷帶着1...
Read More
「4小時08分」這個完成全馬的時間並不算是 甚麽好成績,但對於歐陽(歐陽偉國)而言這足以 讓他感到興奮和自豪的全馬成績。在去年底 (2019年12月)的廣州馬拉松,他以這個成績完成 了受傷後復出跑的第一個全馬,對他來說是特別 有意義的了。他的年紀已有資格享受2元交通優 惠,所以講他能跑出這個成績確實不易啊!他說 :「由於是傷癒復出後的第一隻全馬,在過程中 是有保留的,否則應該可以以sub-4的時間完 成。」歐陽信心十足地說。 「歐陽」加入樂華會已超過10年,算是資深會 友了,加上他對會務熱心,但凡每年的「樂華 盃」總是把守住賽道的掉頭位,好讓比賽順利進 行,每年的會慶活動都會出席,加上他對人態度 隨和友善,是一位很容易便「傾得埋」的朋友, 不少會友都認識他,他的姓氏便是他的稱謂,會 友愛稱呼他「歐陽」。 頭部受創急縫5針 歐陽向我們覆述他受傷的經過。「這次意外 受傷真是『執番條命』,回想起來真是十分危 險。」他在談述出意外時仍猶有餘悸,在2018 年的某個星期六,歐陽跟志哥(吳志明)等一班會 友如常地在美孚荃灣區走長課,在跑至葵芳隧道 準備落樓梯時他突然失足,如游泳選手跳水出發般直插落樓梯即時頭破血流,危急的是傷及頭頂, 在場的會友們當然十分緊張,把他急送醫院後要在頭部正中縫了5針,並留醫觀察了兩天後才出 院。他憶述當時的情況說:「此條是我們經常練 習的路線,所以對現場環境十分熟悉,誰料該次 路面進行了加建工程,在原先的地面上加多了一 級樓級,因此便打亂了腳步導致失足出意外。」 在經過調理醫治之後,歐陽的頭部傷勢基本 痊癒了,亦開始練習和參加一些賽事,但在跑步時下半身經常疼痛得厲害,原來哪次意外受傷不 但傷及頭部,也跌傷了腰部導致脊椎移位,他只顧及頭部傷勢而忽略了脊椎移位的傷勢,所以在 跑步時時間稍長了便會下半身疼痛,專心接受醫 療是必須的,經過年多的醫治和調理結果康復了。 復出首馬交好成績 為了準備傷癒後復出後的首馬——廣州馬拉松 ,他於賽前的3、4月開始準備,除了多跑長課外 ,還規定周二、周四走上大窩坪水庫衝5km,家 居美孚的歐陽平日可以走上大窩坪操練,或者由 美孚去海濱公園,來回也有13公里左右。 他表 示,傷癒後再跑練習要從頭做起,心急不得,加 上天氣已轉熱了,所以倍感辛苦,反而激發起自 己付出更多努力和汗水去練,對這次傷癒復出後的首馬能跑到4小時08分他是感到滿意的。 在跑完廣州馬後,他又跑了廈門和台北馬拉松 ,嚴重受傷並沒有讓他受到挫折,沒有影響他對 馬拉松的熱愛和投入,他跟以前一樣每年都會積 極參加馬拉松,不會讓自己的腳步停下來。據筆 者所知,歐陽已經跑了超過一百場馬拉松,但他 從來沒有計算過。以廈門馬拉松為例,曾跑過10 年的廈馬大會會向跑友頒發固定的參賽號碼,今 年廈馬是他的第十一年了。 自加入樂華會後,歐陽對參加會方的海外馬 反應積極,例如杭州馬拉松、珠海半馬、台灣的 太魯閣馬拉松、火燒島馬拉松等等他都不會錯失 跟會友們一齊出外跑馬的機會,最近一次是參加 去年的清邁馬拉松,他很享受跟大批會友一同出...
Read More
屋署助理署長陸光偉於蘇屋邨長大 本期會訊介紹的會友,他的工作跟我們息息相 關,他工作的責任照官方所言是特區政府政策中 的「重中之重」,他是房屋署助理署長陸光偉。 身居要職的Patrick跟我們是「哪麽遠又這麽近」,都是熱愛長跑運動的人。然而Patrick近 年最惹起人們注意的是負責重建蘇屋邨,他是在 蘇屋邨長大的,對蘇屋邨的一切都十分熟悉,他 的專業是建築師,所以由他負責設計這項重建工 程應是上天給他的禮物。 蘇屋邨是香港的名邨,原因是該邨出身的香港 演藝名人不少,例如許冠傑、黃家駒、周啟生、 林嘉華等。至於Patrick跟蘇屋邨的感情和對蘇 屋邨的情懷,我們也不必在會訊內介紹了,因不 少媒體包括報章和電視台都介紹過,此位在蘇屋 邨長大又一手負責重建此邨的建築師。     Patrick表示方生提出會訊希望訪問,他認為 既然是會員,便應履行會員的責任,會長提出要 訪問便一口答應,不會「托手踭」。      Patrick在2016年加入樂華會,毎月收到會訊 都開心,因期待看其內容,他說被會訊每期的人 物故事和資訊吸引,故事很有啟發性。「對於方 生提出要訪問我這個新丁感到驚奇,因我並非資 深會友,跑步成績也不突出,但我樂意跟會友們 分享自己的跑步經歷。」 2005年首次踏上跑道 回想踏上跑道的第一步是在2002年,因有教會朋友報名參加了渣馬的10公里,邀約他陪跑,當時陸sir沒有跑過步,對跑步運動一竅不通。 他笑說買跑鞋時擺了烏龍,竟買了sub-3跑手穿著的薄底快鞋,對一位跑步初哥來說當然是很不 適合。在比賽前的準備也頗馬虎,他比賽前幾星 期獨自到西貢運動場試跑幾圈,感受一下跑步的 感覺便上陣,結果這次人生第一場正式比賽,他 說「總算捱完了10公里返到終點。」他說當年 是在金紫荊廣場衝線的,此情此景他至今難忘。   跑過第一場10公里比賽後便跑上癮了,繼續跑 了幾年10公里比賽,於是開始報半馬和全馬, 但第一、第二次全馬雖然能跑到終點,但未能在 指定時間5小時30分完成。第三次跑全馬,大成 全馬後,也象徵自己過了一關,因此興趣和決心 都大為增強了,亦激勵自己要跑得更好,每年期 待着渣馬到來。他希望不但可以完成全馬,而且 要跑得更好,這便要平時的練習「到位」。這時 有同事建議他參加跑會,可以讓練習規範化並可 提升練習質素。會改了時限6小時,多了30分鐘 ,他一心以為十拿九穩可以完成,更特地叫太太 在銅鑼灣守侯打氣,怎知人算不如天算,在最後 灣仔堅拿道天橋因超時被截上車返終點,十分失 望。至2012年他跑全馬才告成功,雖然僅以5小 時59分完成,他形容當時心情十分興奮,經過 多次的失敗,沒有灰心,努力向前第四次他終於 完成了。 他表示每次跑全馬前都是有準備的,不過沒有準備的計劃,不懂得要儲里數,自從第一次成功 完成全馬後,也象徵自己過了一關,因此興趣和...
Read More
徐健薇/羅國光樂意服務跑友 香港長跑界近年成績有長足進步,原因是新人輩出,年青跑手跑出好成績的好消息接踵而來,讓香港跑壇出現一派生機。在此情勢下,不能不讓我們提起長期以來在香港跑壇默默耕耘的跑壇前輩,是他們的無私付出才換來香港跑壇今天不錯的局面。今期會訊介紹的兩位資深跑友是當中的佼佼者,他們是羅生(羅國光)和羅太(徐健薇)。 跑道上的熟悉面孔 相信不少跑友在比賽中都遇到他們,看到他們熟悉的面孔,無論是渣打馬拉松、環島66KM、中國海岸馬拉松還是「樂華盃」等大大小小的賽事,都可以見到他們在賽道上落力為跑友們遞水打氣的身影,雖然他們家居尖沙咀,但每年的渣馬他們的崗位一定不在尖沙咀,而是被派往高速公路或汀九橋上,他們已渡過精壯之年,如遇到低氣温或翻風落雨的惡劣天氣,對他們的體力是很大考騐,但他們絲毫無怨,默默地去做,對這份沒有回報的工作不離不棄,可以譽為香港跑壇的「義工王」。 羅生年青時很早便投身商界打拚,事業有成,生活環境一向不俗,現在子女已長大成人,兒子是前三項鐵人選手,生活可以過得很舒服呢!為何他們仍要貪早摸黑,不管天寒地凍還是烈日當空,都對此樂此不疲呢?尊稱他們是香港跑壇前輩實至名歸,他們跟方生、方太、蘭姐、陳華貴等一班資深跑友都十分熟絡,或者他們對香港跑壇有一種感情或者說使命感,是我們仍未領悟到他們的呢!對於推廣跑步運動,擴大馬拉松運動的影響他們會義不容辭地承擔起責任來。 問到薇姐為何如此樂意做義工?她說以前經常參加比賽,已對香港跑壇培養出深厚感情,雖然現在沒有參賽多年,但很想為跑友服務的心仍在,所以但凡比賽需要義工她多會參加。她透露說,最初參加義工工作是受到前輩王炳槐的邀請,加上她人緣好又戮力,當然是大受到歡迎的義工;至於羅生他表示,做義工的原因之一是很喜歡享受親歷高手們在賽道上「過招」的精彩場面。 年逾50參加三鐵運動 羅生、羅太的跑步經歷始於他們參加三項鐵人運動開始。羅生年青時必定是身材健碩之輩,喜歡踢足球是他的基本愛好,由於經常參加運動,兒女出生長大後又經常幫他們報名參加暑期運動訓練班,因而認識了一些參加三鐵運動的朋友,便報名參加三鐵總會開辦的訓練班。至於羅太她參加三鐵運動始於在2000年暑假,因要帶兒子她參加三鐵運動始於在2000年暑假,因要帶兒子到體院參加青少年三鐵暑期班,三鐵包括游泳、跑步和踏單車三項訓練,每次兒子到體院活動她便要呆坐坐足3個小時才能離開,有一次當訓練活動結束後,教練走過來對她說:「你在此呆坐不如參加三鐵訓練班吧?」對此建議薇姐是從未想過的,她知道羅生也已參加了訓練班,對三鐵運動也知道一些皮毛,回到家中她向羅生提出要買運動鞋如同兒子一樣參加三鐵訓練班,羅生雖然有點驚訝,但夫婦兩人都參加三鐵運動是十分開心的事,於是鼓勵和支持她參加,當年她經已逾50歲了。 薇姐表示未落運動場跑時未知跑1圈400米會如此辛苦的,但自2000 年接觸三鐵運動後堅持了2年,她認為自己最弱的是游泳和單車,後來索性專心跑步,專心一項讓她屢屢獲獎。她說每周日基本都會去比賽,都可以得獎而回,要數參加跑步比賽後獲獎多少她也記不清了。薇姐對跑步是有基礎的,讀書年代不管是小學或中學,她都是學校田徑隊成員,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比賽,校際比賽主要是短跑,自始為她打下了基礎。離開學校後投身社會工作後,到結婚建立家庭更是完全地脫下了跑鞋,自兒子出生後到讀小學,因要陪兒子參加暑期訓練班得以再接觸跑步,這是她始料不及的,可以再穿上跑鞋並參加比賽。 在參加三鐵訓練期間,她和羅生也加入了樂華會,她說是賴吉介紹他們入會的,他們和賴吉同在一期三鐵訓練班,賴吉當時經常把在跑步中獲獎的獎盃帶給他們看讓大家影相,因此賴吉在他們中間很有「份量」,賴吉也鼓勵他們參加跑步比賽,並動員他們加入樂華會。 薇姐2008獲渣馬第三名 獲奬不少的薇姐最自豪的是在2008 年的渣打馬拉松獲得香港選手的第三名,當時她仍蒙在鼓裡,在衝線後被掛上名次牌時她以為是完成牌,但在現場有記者不斷為她拍照此時她是有點反感,後來大會工作人員告訴她獲得第三名後才愰然大悟,這是她參加跑步賽中的最高獎項,翌年的2009年渣馬她是極有機會再接再勵獲獎的,可惜在比賽中跟錯對手,誤會以為對方是不同組別的,結果在衝線後她只得「梗頸四」無緣獎牌,後來才知道此位對手剛在當年升組跟自己同組,但兩人的年紀相差十多年,不過此年她跑3小時35分造出自己全馬的PB,相比去年獲獎這年她對自己的表現反而更滿意。羅生在旁表示她最大的毛病是在比賽中喜歡「禮讓」,這便犯了競技比賽中的大忌,爭勝才是比賽真締,「禮讓」只是平日生活的品性,對此薇姐是欣然接受的。 在訪問中羅生刻意地希望羅太介紹多些自己,他坦言自己的成績遠遠不及太太,所以後來只報一些較短賽事,例如羅太若報全馬她便報半馬或10公里賽,原因是為免太太經常在終點守候自己,有些難跑的賽事他索性不報名,只做義工,可以專心照顧太太。他講笑說自己做義工會不忘提醒在比賽中的太太對手在甚麽位置,幾時要加速,會叫「老婆加油!」羅生是一位細心的人。他說若薇姐報了全馬,為讓薇姐專心練習,全家都會配合讓路,全力支持薇姐跑好比賽。 致力教小朋友田徑ABC 薇姐跑而優則教是她的能力表現,現在她在小學擔任推廣田徑運動的義務工作,經常到學校帶同學出外比賽,她是獲得田總認可的有牌教練,並被田總派往小學中去推廣田徑運動。目前因疫症肆虐學生校停課了,如在正常時期她每周有5至6天到小學教田徑,十分忙碌但生活充實。她是一位田徑運動的基層教練,在小學一至三年級教田徑,完全是進行田徑A、B、C教育。她說小朋友是一張白紙,好壞都會吸收,因此這份田徑基礎訓練的工作十分重要。教遵由幼稚園升上一年級的小朋友擲豆袋,第一年他們完全不懂,到第二年識了,到第三年會看到他們在進步,會令你很高興。」「我會教小朋友要有禮貌,有愛心,要對他們灌輸正能量。」以上是薇姐對教小朋友田徑的理念,經過她教育的小朋友周圍反饋回來的都是讚揚的,且在比賽中都取得成績,這讓她很開心。小朋友長大了或會成為另一位香港傑出的年青跑手,對於香港近年青跑手所取得的成績,她認為現在的訓練方法跟她們哪個年代已不可同日而語,現在更有辦法培養出好跑手,這也離不開要她們提供好苗子。 在跑道說聲「謝謝」 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不少比賽都取消了,或者羅生、羅太的義工工作要暫時停歇下來,他們希望疫情之後可以再在跑道上跟跑友們見面,為跑友們打氣加油,對於薇姐而言她最期待的是香港年青跑手的成績不斷提升,讓香港的長跑水平登上國際,同樣地她會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小學田徑ABC教育中去,希望不斷為香港培養田徑苗子,我們相信他們的心願也是香港跑友們的心願,也感謝如此熱愛香港跑壇的他們無私的付出,他們樂於為跑友們服務的精神是很讓我們佩服的,若果在賽道上遇到他倆不妨跟他們打個招呼,或者說聲「謝謝」。
Read More
畢業後選擇投身工作 麒米高表示在Provident Collage 有不少天賦極高的跑手,在NCAA 全國錦標賽中,他的學校獲得甲組亞軍,他是其中一位功臣,可見他並非泛泛之輩,我們都知道美國的田徑水平是手執世界牛耳的,而美國大學的運動水平和實力在國際上都是一流的。跟所有學生運動員一樣,年届21 歲的麒米高在學校畢業了,他要作出抉擇,究竟是繼續當運動員還是投身社會工作,他對此進行了深入思考,他自認以自己的水平實難以擠身世界級運動員的行列,因此他決定退出田徑壇投身社會中去。 「很幸運地於1986 年我獲得Rebok 的產品發展部職位。」他說。後來他的部門搬遷到南韓,目的是要全力拓展亞洲市場,1989 年,他的部門自南韓移師香港,這時麒米高已是Rebok 的產品部總裁,他後來的故事也隨着踏足香港而展開。 「其實自1986 年我便離開了田徑場,足足有10 年沒有跑步,直至1998 年我加入Dr. Martin 這間新公司工作,公司知道我以前曾是跑步選手,建議我參加倫敦馬拉松的慈善賽,我欣然接受了,也讓我自始重拾跑鞋,再次踏上跑道上去。」 陶金耀介紹加入樂華 為了測試一下自己曾放棄了一段頗長時間的跑步運動,麒米高選擇先參加98 年的澳門馬拉松,藉以考驗自己的能力,在澳門他再遇到樂華會友陶金耀,他們因在寳雲道練習而認識,陶金耀在澳門邀請他參加樂華會,成為少有的外藉會員。自1989 年至2005 年他在香港參加了不少賽事,包括美津濃半馬和渣打馬拉松等等,直至2005 年由於公司要遷往印尼,他亦離開了喜愛的香港,在當地也極少參加跑步比賽,但在某種原因的驅動下他又再次穿起跑鞋了,是因為他於2015 年開始參加國際元老田徑賽,2016 年他在新加坡國際元老賽中參加10 公里賽,2017 年在新西蘭奧克蘭舉行的元老賽中他參加5 公里和10 公里。 參加國際元老賽和超馬 麒米高希望自己在跑步方面有突破,目標是參加超馬比賽,於是在2018 年得到會友「會計梁」協助,報名參加了在香港中環龍和道舉行的50 公里超馬,這是他第一次參加超馬,他認為如要跑100 公里的超馬便應先參加50 公里讓自己獲得經驗和掌握相應的技術,跑過50 公里後參加100 公里超馬時便會較有信心。可惜在這次比賽中由於要在同一賽道上路走26 圈,且不斷要上上落落隧道,賽後他發覺弄傷了阿基里斯腱,這次受傷手尾頗長,現在仍在康復中。雖然仍在養傷,但麒米高對2020 年仍充滿期望和對傷勢的痊癒有十足的信心,他將參加今年在奧地利和日本舉行的國際元老田徑賽,希望届時可以痊癒上陣。        與樂華會的關係 麒米高表示他在樂華會認識了一大班對跑步既熱愛又十分隨和友善的會友,尤其是方生和方太經常協助他報名參加香港的賽事,在2018 年他專程回港參加了樂華盃10 公里賽,繼續在樂華會留下自己的足跡。 在訪問結束,我們向他提出了兩條問題請他談談自己的意見,談談對香港跑壇的看法? 對香港跑壇的意見 他認為香港近年有不少具天份的年輕跑手被培養出來,例如女子的姚潔貞,她的全馬成績已達到2 小時34 分,男子方面最近有以2 小時20分58 秒刷新了自1984 年封存了36 年的香港紀録的黃尹雋,以他們的天份仍大有進步空間,問題在於香港的天氣炎熱又潮濕,對維持馬拉松訓練的高質素難有保證,所以麒米高也建議香港跑手在夏天時可以多在室內進行例如踏單車、跑跑步機等訓練,在室內進行可以提供較好的條件,避開炎熱又潮濕的天氣。...
Read More
1 2 3 11

關於我們

「樂華長跑會」為香港註之非弁利團體,香港業餘田徑總會之贊助會員。本會由一群業餘長跑愛好者組成,至 2004 年六月有會員六百五十多人。會員以香港人佔多數,其餘為歐美及其他亞洲人士,會員中不乏全港前列之十公里、半馬拉松或馬拉松長跑手。本會跑手經常積極參與本地及海外之長跑比賽,其中「樂華盃」便是每年一度由本會主辦之十公里長跑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