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Category

人物專訪
伍偉傑讀大學時修讀經濟及財務,進入社會工作後在銀行任職,開始時專注外匯投資,所以工作壓力頗大,參加跑步運動是他最佳舒緩工作壓力的方法。現在他已離開了銀行的崗位轉做顧問的兼職工作,投放更多時間和精力在教會和社企做義工,並修讀「婚姻輔導和家庭治療」,這科目跟他熟悉的銀行投資的業務無關,他笑說已入伍、快登陸,所以要展開人生下半場。他選擇這範疇的原因,是在工作、朋友、義工中接觸到不少家庭,無論是富或貧,因個人的情緒影響夫妻關係,從而影響子女的情緒,子女和父母溝通出現問題而傷了感情,形成因果循環的負面人際關係,甚至發生了一些難以解決的難題;由於家庭張力和氣氛欠融洽,導致各人情緒更不健康,甚至性格偏離了正軌。雖然他花了不少時間在這方面,但他感到這樣做其實是助人助己。他亦明白自己要保持情緒健康,所以仍堅持的是不放棄跑步運動。 中學和大學打下跑步基礎 伍偉傑憶述小學時是蛀書蟲,常去圖書館,看不同種類的書,升上一間讀書氣氛很濃厚的全男班中學,很多同學比他更好學,有些甚至是文弱書生,同時也有不少運動出色的學生,當時的體育老師李志榮先生(前田總會長,現任田徑隊管理委員會主席) 已提倡運動普及化,加上學校在當年全新的灣仔運動場舉行陸運會,運動場設施優良,不多安排比賽有點浪費,因此在陸運會安排五千公尺比賽(學界比賽最長的項目),所有同學都可以參加,幾百位同學在全新的紅色泰坦跑道上一齊起跑,場面壯觀,他也禁不住落場比賽,由於有比賽於是早上偕同學於維園跑5 公里,如此便開始了跑步練習,最初練時跑5 公里需時約28 分鐘,後來便漸見進步,當時對跑步的感覺良好,且對跑步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在中五階段,他養成了熱愛運動的習慣,除了對跑步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外,亦領略到跑步可以舒緩讀書時的壓力,因中五時他要應付中學會考,是升讀大學預科的重要關口,他說當年能考進大學的名額只有數千,要爭升讀大學並不容易,壓力不少。他記得有一位老師對他們說,「除了特殊情況外,過份專注於一項內容會對自己做成傷害,例如成績已有90 分了仍頑固地要追求100 分,這必定會對自己做成巨大壓力,甚至有損自己的健康。」有些同學由於太專注於讀書的成績而患上抑鬱症甚至思覺失調,因此「我會為自己確定一個目標後,只要逹標便放下了,即如現在我跑步一樣,既非為爭金牌,只要逹到自己定下的目標便可以。」這是伍偉傑的人生哲學;他並且借用投資的術語, 「不要將所有雞蛋放在一籃子」,要「分散風險」。升讀大學後,他更投入跑步運動,並參加南華會和公民會的暑期田徑訓練班,希望成績有所突破,的確是跑出了一些成績的。當年練跑步的人並不如現在般普遍,運動場的使用限制多,在街上練跑也多制肘,不容易知道跑了的距離,沿途沒有供水設備,加上路人亦會向你投視奇異眼光。因中大有兩個四百米的運動場,校園內又有不少斜路,他練習時很方便和可以專注,大學二年級獲選入校隊,當年大專盃和兩大比賽,和中學學界比賽一樣,最長距離都是五千公尺,他跑5公里已進步至18 分左右(當年大學只看公開試成績,不會對運動優異的學生有豁免,所以很少大學生五千公尺可以跑到17 分以內) 。他跑步的基礎便是在讀中學到大學時打下的。他笑說可惜當年跑步氣氛不像現在那麼濃厚,很少長跑比賽,不然他應攞到不少獎牌和受女同學青睞。 2006 年重返比賽跑道 大學畢業後跟大部份人一樣放下了跑鞋沒有參加比賽了,加入銀行開始了繁忙的工作,不過他也不是完全不跑,偶爾到灣仔運動場期間,會遇到當年的長跑精英如吳輝揚等在訓練,對於他來說是大開眼界,因他們的運動量和速度十分驚人,是自己力所不及的,反而啟發了他思考如何調節對跑步的投入和付出程度,結果他而選擇了以保持身體健康和體能狀態為主的運動,例如行山、輕鬆跑、打壁球、做室內體能訓練等方式來保持狀態,但也有飲酒和打蔴雀 !2006 年伍偉傑重返跑道參加了當年渣馬的10 公里賽事,緣於有朋友建議報名參加,但是第一次跑10 公里,而且體能和速度已不及當年,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跑至7 公里便覺得很辛苦,最後捱至終點,成績是56 分57 秒,比目標一小時為佳,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感到開心的是全程沒有停下來做「步兵」。這次跑渣馬10 公里讓他找到了生活上的「調劑品」,在銀行工作跟同事朋友談的都是金融市場等話題,十分單調,這次參賽讓他接觸到很多跑友,大家在賽前賽後談了不少有趣的新話題,除可舒緩了工作的壓力外,在生活上好像找到了一個窗口,打開這扇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新天地,長跑是打開他心中的竅門,讓他領略了新的生活體驗和找到新方向。「以前一起參加運動的朋友越來越少了,反而周邊朋友和社會上參加跑步運動的人越來越多,證明了這項運動受歡迎的原因,是它簡單只要一個人也能完成、易見效果、可自我制定目標,當完成並達標後便很有滿足感,只要堅持練習便可以見到進步,猶如找到了生活的動力。」以上是他對參加長跑運動後的體會。 回說他堅持做運動的原因包括因在銀行工作,每天的都有不同的壓力,他知道舒緩壓力的最好方法是做運動,加上兒子漸長大活力充沛,要陪兒子活動也要付出一定體力,因此做運動便成為他的日常生活一部份,例如常行樓梯上22 樓到家,在住處附近的健身室做運動已成了他有規範化的生活模式。 報毅行者認識了何泰來 大兒仔三歲時,伍偉傑和太太已開始帶他慈善步行;他記得兒時,他媽媽常說日本侵華時的遭遇,她一家由富裕變至貧窮,但外公和外婆都會接濟更貧窮的人,說可以幫到人,証明自己仍有能力,更是幸運,心中富有更重要,她一家心靈上的滿足,在黑暗的走難歲月裡綻放了光明,正如耶穌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所以他也想灌輸這觀念給兒子。他自己亦身體力行,參加較長路程的慈善步行,有一次陪太太的妹妹等女仕練「毅行者」三、四段,但只行到第三段便要上岸,反之其他看似瘦弱的OL 仍可以談笑風生,這次對他有深刻教訓,於是便下定決心練習跑步,訓練體能,因工作時間很長,又要兼顧家人,所以晚上去住處附近的會所跑步機練習。他說:「有人懷疑跑步機練習長跑的效率和功效,根據我的經驗,跑步機對加強心肺功能很有效,可迫自己在跑步機跑速不能慢下來,可以保持均速,練習不足一年,心跳已回復大學時代一分鐘50 以下,並可以在跑步機不需50 分跑10 公里,當然我怕炎熱,又可一邊跑步,一邊看電視或聽音樂,沒有那麼沉悶。」 2007 年健身中心組隊參加「毅行者」,他和好朋友的姐夫及兩位目標30 小時之內的會員組隊,其中一位便是樂華會資深會友何泰來,雖然他們兩位是全馬跑友,另一位女隊友經常行山,由於健身中心在他家附近,所以他負起了隊長之責,方便和健身中心溝通。他為隊伍擬定賽前的訓媡計劃,由於不想連累隊友,所以自己勤奮練習跑步,在練習期間來哥向他介紹樂華長跑會,他十分欣賞來哥在跑完「樂華盃」後不顧身體疲憊仍參加他制定的毅行練習計劃,更激發了他積極準備。雖然比賽途中他有膝傷,救傷隊曾勸他退出,幸好他受傷不算嚴重,加上是隊長,堅持四人一齊完成,不然全隊被取消成績,最後以27 小時45 分完成,大家都十分滿意,而且籌款數目達標,可以自動參加下屆毅行者,不需抽籤。由於練習跑步多了,他便參加半馬,毅行者之後參加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第一次迪士尼半馬比賽,他之前已參加第一屆的慈善跑,是15 公里。平日他只多練習十公里,加上不懂買跑鞋大些,15 公里用時75 分,最後六公里要用39 分多捱至終點,腳指十分痛,以1小時54 分49 秒完成,雖然很辛苦,兩拇指變成黑甲,但所得的滿足感不可以用言語形容,更感恩太太「加碼」,雙倍他籌款的數目,獎勵他可以不足兩小時完成第一場半馬賽事。 跟樂華外遊感受良多 來哥(何泰來)為人十分健談,在向他介紹樂華會時讓他對樂華會產生興趣,原因是他以前所認識的跑會都是實施精英化的,只會從眾多學員中挑選精英再留下他們訓練,再挑選優秀者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然而樂華是一家大眾化的長跑會,只要你有興趣長跑便可以加入。經過參加「毅行者」,他得出的經驗是操練「毅行者」對跑馬拉松十分有利,在操山的過程增強了腿力,在跑平路時便輕而易舉;「毅行者」之後,伍偉傑「士氣如虹」,很想跑全馬,但報渣馬時担心準備不足,只報了半馬;來哥便推薦他加入樂華,跟大隊參加2008 年1 月5 日廈門馬拉松。由於不足兩個月備戰廈門全馬,他參加周日沙田長課,認識了方生。他亦想試試自己十公里的實力,在2008 在沙田參加新年十公里長跑,以46 分20 秒完成。參加廈門馬拉松是他的首馬,在欠缺經驗下不懂留力,半程用時1 小時49 分,到30公里便撞牆,要行行跑跑,結果以4 小時7分46 秒完成首馬。這次廈門之旅讓他初次體驗了樂華會的大家庭氣氛,賽後方太召集大家聚餐暢談比賽的經歷,她見他腳趾的黑甲,他買鞋最安全是用日本尺碼,如平日着27號(cm),便買27...
Read More
「我退休後打算享受生活,在有能力下也會返公司重操故業,加上跑馬拉松是我的至愛,因此退休後的生活是很充實的,可是再工作一年後返公司檢查身體時發現有病是始料不到的,因為平日生活如常跟其他跑友一樣,生活習慣飲食自律喜歡食素,所以在驗出身體有事時頗感意外,不明所以。」會友朱耀明服務於九巴,最近退休並在公司「翻醃」了一年,在身體檢查時發現出現問題,並於今年年初做了手術。由於長期堅持跑步所以恢復進度理想並完成了餘下的合約工作。 積極面對病情 跟朱耀明傾談時他完全沒有病人的特徵,他說:「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病選擇了我我絶對會積極面對,自己充滿正能量,安心治療爭取盡快康復繼續跑馬拉松,跑馬是我的至愛,我會堅持下去。」朱耀明於年初做過手術休養過後再上跑道時,覺得體力恢復較前慢了,跑太長的距離會感到吃力,這種身體情況他已有心理準備,他也快進行第二階段療情,届時必須休息一段較長時間,他早有心理準備,在過程中會積極保持身體狀況良好,盡早戰勝病情。 特別的原因開始跑步 我很早便開始進行跑步運動了,引發我跑步的原因則較特別,當年兒子就讀中一、二年級時學校規定是不能離校吃午飯的,我在九巴的工作是上特別班,所以每早下班後便買餸煮飯為兒子準備中午飯,之後把飯送到學校讓兒子解決午餐。但讀到中三時,兒子向媽媽提出:「媽,現在我已讀中三了,如果爸爸繼續在中午送飯過來我會被同學取笑的,不如讓我跟同學出外吃飯吧?」自始之後朱耀明便沒 2 有了這份「工作」,不用為兒子準備中午飯了,一時間他感到有些失落,下班後百無了賴無所事事。他說:「我上的特別班是早上七時半至十一時,下午三時至晚上七時半,中間的空閒時間有數小時以前有足够時間為兒子準備午飯,不用送飯則有數小時的空閒,我家居青衣島,樓下便是海濱長廊可以跑步,因此便到樓下跑步打發時間。」就這樣朱耀明展開了 他的馬拉松步伐。 誤打誤撞完成首馬 在海濱跑了幾年,期間並沒有參加任何比賽也沒有加入跑會。「2002 年我在彌敦道的巴士站頭看到掛在站頭宣傳渣打馬拉松的內容,這幅宣傳廣告吸引了我的注意和好奇心,因內容宣傳渣打馬拉松會跑過西隧、青馬大橋等香港的地標,覺得這個跑步比賽很特別和吸引。」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便報了人生第一場馬拉松比賽,是42.195 公里的全馬。當時他並不認識何為馬拉松,只覺得自己平日都有跑步,相信渣打馬拉松跟自己所跑的沒有分別,可以應付得來。在報名之後,有一次跟一名交通警察閒談間談到跑步,對方笑言現在因年紀大了已難復當年勇, 跟好氣好力的年青人難以比較了。閒談中朱耀明表示自己也參加了渣打馬拉松的全馬比賽,他自信地覺得跑十多公里是完全應付得來的。誰料對方向他澄清何謂全馬,是跑42 公里啊!頓時令他驚呆了,因他完全不知道全馬是42.195 公里的距離。平日在家居樓下跑一條直路約600 米左右,他可以一口氣跑來回6 轉,應該可以應付這次比賽吧?但他知道要跑42 公里後頓時感到徬徨和無助,最後決定既然報了名便只能够靠自己了。 自我訓練收成正果 「我1989 年搬入青衣居住,至2002 年青衣仍未有大發展,路面較平靜車輛也不多,於是便走出屋邨外面跑大馬路練習….也會到當年剛建成的青衣運動場跑25 個圈。」他說。自信和決心告訴他這樣練習可以應付第一場渣馬的全馬比賽了。經過努力不懈的練習和決心,渣打馬拉松比賽的日子終於到來了,朱耀明也成功地完成了自己人生第一場全馬。 他說,在過程中偶爾會停下來步行,不過經常鞭策自己就算步行都不能够放棄,他慶幸最後都沒有被截上安全車,成功地在當年的衝點金紫荊廣場衝線,他接過大會工作人員遞上的禦寒膠紙後便索性瞓在地上休息,直至休息够有體力了才站起來,當時終點的大會時鐘是4 小時37 分。 賽後他的感覺只有一個:「辛苦」。辛苦之後他對自己能够跑畢全程感到自豪,畢竟當年跑全馬的只有2、3 千人,自己是能够完成的一份子,所以當時的心情雖然不是百感交雜,而是辛苦、自豪和開心交雜。在跑的過程中讓他感動的是遇到一位年長跑友。他說:「由於跑全馬的人數不多,故在港島時身旁都不見有其他跑友,只能獨個兒孤獨地跑,心情頗為複雜,似四周無人如在茫茫大海中,正想放棄上岸時幸好地遇到一位年長跑友,他不斷地鼓勵我,他教我方法如何跑完餘下的路程。他說上斜時可以行,如落斜和平路便跑。」在此位年長跑友的鼓勵下他終於跑抵終點了。 抛開顧慮加入樂華 自此之後他年年都報名渣馬的全馬賽事,直至2019 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渣馬停辦後才停下來,他的渣馬最佳時間是2015 年的3小時28 分。跑了多年渣馬都積累了一些經驗了,然而他最特別的是多年來不管是操練、比賽都是獨來獨往的,也沒有加入跑會。其原因是他認為自己工作時間較特別,加入跑會未必可以經常出席跑會的活動,加上他認為跑會內都是高手,有點害怕加入而不願踏進門框。在九巴工作,公司內有不少樂華會員,所以他是知道樂華長跑會的存在,亦有同事知道跑步是他的興趣,建議他加入樂華,正因為以上原因,他只是經過樂華的大門而沒有開門入去,跟樂華會擦身而過。 直至2017 年同樣是居住於青衣島的會友李志良鼓勵他加入樂華。他說:「李志良為我解開了疑惑,讓我認識了樂華此家跑會的性質,並向解釋會方的活動是自由參加的,可以根據自己的時間來選擇出席活動,最重要的是會認識大批志同道合都熱愛跑步的一齊跑。」他對決定加入樂華會深感高興和榮幸,以前對入會很多顧慮,包括無法出席會方活動,跟會友的關係可以處理得好嗎?結果他抛開了顧慮加入了樂華會。 跟樂華遠征中俄馬拉松 在2017 年入會之後他便嘗到甜頭,享受了加入樂華會的樂趣。朱耀明經歷了一次難忘的旅程,報名跟會方參加了馬拉松的外遊旅行———中俄跨境馬拉場。他表示我們全團五十多位會友打造了一段難忘的經歷,他更成功地完成了兩天兩場全馬的壯舉。出發前他懷疑自己可以做到嗎的疑慮也一掃而空,他難以想像自己可以克服困難完成兩天兩馬。 這也是他第一次外遊馬拉松賽事,若非加入了樂華實難以實現他這個願望,參加了中俄跨境馬拉松後完全打破了這種隔閡和疑慮。之後便經常跟方生出外比賽了,包括日本自駕遊、泰國清邁、澳門、丹霞山、廈門等比賽。他記得首次出席會慶聚餐當晚會方很照顧到食素的會友,安排得很細心讓你感到温暖,他體會到會慶食一餐是其次的,能到場出席會慶目的是大家可以相聚,享受當晚的氣氛。 熱愛 自律和毅力 他說:「自從加入了樂華會後,對馬拉松的認識加深了,也知道了要完成全馬必須練長課。」為了備戰渣馬,他的長課訓練路線是由青衣出發沿青公跑到小欖轉乘處回程,或者走到三聖村回頭全程有38 公里,第一次 自三聖回頭時到小欖便要步行回程,累積了經驗後便懂得分配體力和補水,單獨長課旁邊沒有人向你提醒,因此經驗十分重要,才能讓長課練習有成效。朱耀明長期以來是靠對馬拉松的熱愛和毅力去完成和準備每一場馬拉松。「我2002 開始跑第一場渣馬至2019 年的渣馬年年參加是每年1 馬,加入樂華後由2017 中俄跨境馬拉松開始,至2019 年每年都跟方生出外跑3 至4 場全馬,至今累積了約30 場全馬。除了跑全馬外亦有跑樂善行這山賽,由2007 年開始參加至今都是獨自跑沒有結伴同行!」朱耀明對跑步很有自律性,這也是馬拉松精神的意義。 朱耀明認為能够跟會方出外比賽是他和太太享受人生的契機,以前為了工作、生活環境和照顧年幼的兒子確實難以離港外遊,熬過了一段日子後現在是回報和享受的時刻。退休之後朱耀明打算在跑步上投入更多時間,下多些苦功提高成績,以前因工作的上下班時間關係很難相約其他跑友一齊練習,只能在青衣島獨自操練,偶爾也會到青衣運動場,每周3 至4...
Read More
「最初我是討厭跑步的,但現在則很熱愛跑步!」蘇偉諾,會友們愛稱呼他做「史諾比」,究竟他對跑步的態度為何由最初的討厭轉變為鍾愛呢?今期會訊我們便講吓他轉變的故事。史諾比家居港島西環,我會會友家居港島的不多,但他十分勤力,雖然在港島上環工作,但放工後每周有一至兩天去斧山跟教練成哥練習,偶爾在時間許可的話,也會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的5km 速度課,他在樂華會幾年間的進步很快,並且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全馬sub-3。在訪問中,史諾比口中常提起資深會友黃世興、Micheal(馮士元)、阿Ben(梁國雄)、潘學城和教練成哥,他說他們對自己的跑步有很大影響。 討厭跑步選擇離開 他在學生年代開始接觸跑步,代表學校參加400 米至3000 米比賽,成績也不錯,他的400 米時間是57 秒,800 米時間是2 分10秒,也曾獲得學校的全場總冠軍。他說,在學生年代他參加跑步都是被迫的:「我討厭跑步,我最喜愛的體育項目是籃球,但因校內沒有喜歡跑步的同學,老師便迫我去跑,自己也感到無奈。」當然被老師選中代表學校比賽,他在跑步方面必定是有優勢和條件的。 畢業後,他去銀行見工,條件之一是要代表銀行參加每年一届的行際比賽,雖然討厭跑步,但為了份工他接受了這個條件,加入了中銀田徑隊,在工餘時間也參加了一些正規的訓練,但這些訓練反促使他離開銀行轉工去。有一次在灣仔運動場,接受公民體育會教練的訓練,教練是香港400 米紀録保持者林峯,他的感覺是訓練太辛苦了,如果是喜愛跑步的話,這種辛苦他必定可以捱過來,但他心底裡就是討厭跑步,參加了兩課訓練後便選擇離開。 為打籃球再穿跑鞋 轉工後他也不再跑步了,但又有一個誘因促使他再跑步,這個誘因是他最喜愛的籃球,為了打籃球保持身型不變肥以及保持體能,他重新穿上跑鞋。香港的籃球聯賽分甲一和甲二兩級,甲一是半職業聯賽,蘇偉諾雖然參加了甲二聯賽,但對體能也有所要求,這便迫他要再跑步。2003 年女兒出生了,他搬家到港島西區堅尼地城居住,該區有一條很正的練跑路線域多利道,全路有濃密樹蔭和上、下坡路,練跑步十分理想,現在他的長課路線便是由域多利道跑入香港仔再經深水灣、淺水灣到達南灣後回頭,來回有34 公里。為了籃球他規定自己每周要跑一趟域多利道keep 住身體狀態,特別是一不能够肥胖。既然再跑步了,有同學建議不如去參加渣馬10公里比賽,他記得參加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是渣打10 公里,當年是最後一届走過西隧,他用了1 個小時完成第一場比賽,賽後覺得「好玩」,翌年再跑東區走廊的渣馬10 公里,結果是成績有所突破的46 分鐘,成績有突破讓他開始萌生對跑步的興趣,同事麥敬堂是樂華屯門區會友,在屯門跟耀哥操練,建議他加入樂華會,原因是樂華會可以代會員報名跑渣馬,有了這個誘因,蘇偉諾便成為了樂華會會員。 認識世興成轉捩點 2017 年蘇偉諾表示是自己的跑步經歷有重大轉變的一年,因為當年他在將軍澳10 公里賽中認識了樂華會友黃世興。世興是領獎台常客,他見到世興身穿印上「樂華」的衣,便主動跟世興交談,蘇偉諾說他很幸運地認識了世興此位亦師亦友的前輩,世興在跑界資歷深厚,愛護後輩,2018 年在吐露港「樂華盃」賽後,世興介紹成哥與他認識,教練成哥「有教無類」,歡迎蘇偉諾到斧山一起練習。「上斧山是我跑步的轉拭點!」蘇偉諾初涉足斧山便被現場的氣氛感染了。他自2018年起上斧山至今成績大躍進,他說有幸加入了斧山訓練班這個大家庭,認識了大批樂華會友。 斧山教練成哥的訓練方法和態度不用多說,阿Ben(梁國雄教會他不少跑步知識,如何加碳、減碳,如何吃能量包等等,他獲益良多;Micheal(馮士元)的跑步態度很有激勵性,他說Micheal 站上跑道便有「火」,便有爭勝的決心;在疫情期間運動場封閉, 他便和Micheal、潘學城到跑馬地或域多利道練跑,絶不怠慢,他們又在比賽中為他領跑,讓他的成績有突破。他笑說:「在翻看比賽照片時,會發現在我附近都會見到他們帶跑的身影。」在2019 年的青公10 公里賽事中,蘇偉諾第一次突破40 分,以39 分完賽,他說多得世興全程為我領跑才得以突破。在港島10 公里賽中更跑出38 分的成績。 廈門馬拉松PB 全馬跑進3:30 是他的願望,在2018 年的「王者之戰」中,他終於突破了這個目標,以3:26 完賽。他說在斧山操練後,連慣常的抽筋毛病也不再發作了。2019 年的渣馬他又大躍進,以3 小時17 分完賽。2020 年1 月5日是他值得慶祝的日子,阿Ben 帶隊參加廈門馬拉松,蘇偉諾以3 小時10 分造了個人最佳時間(PB),跑友潘學城更在比賽中SUB-3,Micheal 承諾希望有能力帶他sub-3,不斷突破的他勢頭甚好,可惜疫情下所有賽事都停擺了,讓sub-3 的走勢受到阻礙,但這次廈門馬拉松之旅讓他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藉貫福建的他是第一次回鄉比賽,賽後更可以回鄉探親。他對廈門馬拉松的印象絶佳,比賽秩序井然,氣氛熱烈,環境優美,因此必會再戰廈馬,並希望在此地實現sub-3 的目標。 突破成績沒有捷徑 蘇偉諾的成績不斷有突破,離不開勤力和自覺的操練,每周上斧山是他的必修課,他每天下班後處理好家中的事後,晚上約9時便跑上域多利道至11 時左右,長課則多安排在周六或日。他說兒子和女兒漸長大了,練跑的時間寬裕了,在2019 年太太又全職照顧家庭,讓他減了壓力,現在有更濶裕的時間練跑,會很好地抓緊時機提高練習質素。...
Read More
「馬拉松」是正能量的代名詞,它可以為朋友建立起珍貴的友誼,在夫婦和情侣間積累起深厚感情,讓家庭更和睦,打造共同話題。此等例子在本會內比比皆是,今期會訊我們向會友們介紹「大埔幫」(會友都愛如此稱呼在大埔訓練的會友,完全是褒義詞) 的會友呂偉崗和呂太(Mandy),他們直言很享受在「大埔幫」的日子。 呂師兄服務於九巴任車長已達30 年,去年退休後仍繼續選擇服務社會,繼續他駕大巴的工作,一對兒女都長大了並已到社會工作,所以呂師兄和太太Mandy 在享受自己的生活,輕鬆寫意,而跟會友們外旅馬拉松更是他們的選擇,給他們留下深刻難忘的美好回憶。例如2014 年他們跟「大埔幫」會友到台南參加紅瓦厝馬拉松,是他們共同參與的第一場海外賽事,還有2019 年的韓國濟洲島馬拉松、2018 年的菊島澎湖馬拉松等,更難得的是他們一齊跑了「六大經典馬拉松」之一的2018 柏林馬拉松,此馬更是Mandy第一隻全馬呢! 呂師兄笑言對筆者印象深刻,因在數年前我們都參加了由九巴會友來哥(余送來)組織的「山狗盃」越野賽,當時要求要2 小時內登上仙姑峰,我們是最後包尾上到仙姑峰的兩人,記得在仙姑峰為我們拍照的會友大聲鼓勵我們衝頂,否則便會取消我們的成績,我們就從這個話題打開了話匣子。 來自九巴會友的啟蒙 本會有不少服務於九巴的車長,他們都是我們敬佩的一群馬拉松發燒友,日間或者晚上駕着大巴巡遊於港九新界為市民服務,只是趁「收車」的幾個小時爭取時在附近的運動場或街道練習,駕大巴不但要付出精神體力,然而他們又樂意付出體力去跑步,如此日積月累地便跑出了好成績,這種精神正好詮釋了馬拉松「不放棄不停步」的馬拉松精神,很值得我們敬佩。 呂師兄在介紹自己參加馬拉松經歷時,當然離不開九巴會友對他的影響,體重達到170 磅有餘的他當年參加跑步運動的目的是要減肥,否則連司機坐位也坐不下了,最初他是選擇踩單車的,經常踩上大帽山或者環繞新界踩等,但踩了一段時間體重減磅的趨勢停下來了,體重無法再下降,此時是同事又是會友的來哥建議他以跑步來減肥,九巴同時又有一班熱愛跑步的同事,在2009 年他加入了跑步的行列,先在大埔海濱公園跑,來哥對鼓勵他堅持跑步有很大影響,在2010 年,來哥再推荐他參加由羅錦輝老師和梁頌偉會友主持的大埔訓練班,參加了「大埔幫」的訓練後,呂師兄的成績有長足的進步,也在「九巴盃」中初試啼聲取得獎項。在比賽中獲獎激發了他對跑步的熱情和興趣。呂偉崗師兄笑言:「我認識方生差不多有30 年了,大家在九巴共事,每次見到方生都覺得他真是不可思議的同事,因為在收工後方生總是由車廠跑番西貢白沙灣的家中,當年我是駕92 號的,經常看到方生在跑回家的路上,真是很難想像為何他有如的能量。」呂師兄笑言,「估唔到現在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他接受來哥的建議,每天收工後由沙田車廠跑回大埔大王爺廟,單程剛好是10 公里,再加上周日大埔幫的長課,如此的訓練已為他積累了足够里數去跑馬拉松比賽。談起九巴會友他也提起了發哥(蕭忠發)、振長(詹慈振)、郭偉光、廖志明等等人,他說在2011年的「九巴盃」比賽,他自認當年的狀能操得不錯,但在比賽中仍要輸給發哥2 分鐘,只能屈居亞席,但輸得心服,九巴會友中有不少好嘢是很值得學習的。 Mandy 加入跑者行列 呂太Mandy 絶對不是對馬拉松抱玩玩吓態度的「阿太」,而是十分認真和投入的跑者。她說,最初見到呂師兄逢周日一早離家等大半日才回來,心中也有疑問,「乜跑步可以跑咁耐?」從呂師兄口中得悉他們跑了很遠路程,心中總是不理解為何要跑如此長的路程又花了大半天時間。呂師兄便動員她參加大埔幫在訓練後的茶聚,讓她認識一班為何在周日一大清早便由大王爺廟起步的跑步人,Mandy 在參與後對他們有一種親切和關係很融洽的感覺,一兩次聚會後她便被融化了,「大埔幫」幾位女會友動員她一起跑,她們說:「跑步不管輸贏,你願意出來跑已是贏了。」Mandy 起初都是抱着出來散心保持健康的心態參加「大埔幫」的練習,最開心的是在練習完後大家的開心聚會,誰料她越跑越有感覺,並投入到馬拉松運動中去。Mandy 表示她愛上了跑步最初是受到丈夫影響的,後來以家屬身份參加了樂華會會慶和大埔幫的活動,如此便受到感染愛上了跑步。尤其是「大埔幫」的「姐妹們」很好,互相鼓勵和幫助,大家共同進步。Mandy 現在已非跑步新手,自愛上了跑步後便積極地參加了不少本地比賽,第一場正式比賽是「燒鵝盃」,年青跑友相信未聽過此賽事,比賽要跑6 公里斜路不設水站,這個第一次讓她吃了苦頭,雖然如此辛苦並沒有打擊她對長跑運動的興趣,還有她也參加了2016 年「九巴盃」獲得第六名,2017 年她在參加PB3km 賽中第一次在公開賽中獲獎,獲獎是最大的動力。呂師兄和Mandy 共同參加的第一個海外賽事台南紅雅厝馬拉松她獲得第七名(半馬)差些少未得獎,呂師兄則交到功課,獲得組別第五名,可以帶隻獎盃返香港。 難忘的柏林馬拉松 最讓他們難忘的是2018 年他們跟會友們遠離香港跑了經典的柏林馬拉松,是六大馬拉松的首馬,這更是Mandy 人生的第一場全馬,這對她而言是影響頗大的,畢竟這是她的第一馬,加上在外國跑人生路不熟,届時肯定無人陪跑要單獨地跑返終點。對呂師兄而言跑全馬已有經驗,只要準備足儲够里數便可順利完成,但對於Mandy 來說要考慮和顧慮的事可多呢,例如英文不好在途中如何跟其他跑者溝通?全程無人帶路只能靠自己去完成等等。柏林馬拉松舉行的月份要求香港跑友要在炎熱夏天準備,這對每位參賽的會友都是考驗,因天氣熱練得辛苦是必然的,「大埔幫」的羅老師很細心地為大家準備好備戰方案,更會按每位參賽會友的特點作個別指導。羅老師謂香港天氣熱練得辛苦,但到柏林後天氣會較涼快跑起來便會舒服,在香港捱得過的辛苦便會收到良好效果。羅老師鼓勵大家要頂住捱過來。 羅老師知道柏林是Mandy 的首馬,便要求她的周日練長課提早1 小時在大王爺廟起步,差不多清晨5 點幾便要出現在起步點,待她可以在途中跟得上大隊的步速,羅老師認為她跑首馬首要是完成,因此練32 公里便足够,Mandy 照足羅老師的指導去做,而且練得很刻苦,每月累積了200 公里,一連準備了3 個月總共累積了600 公里,連呂師兄也讚她的努力和付出是自己不及的。準備柏林馬拉松的長課要由大王爺廟起步,羅老師要求各人走上梅子林來回3 至4 轉才可以回程,要造時間的當然要加長里數,呂師兄以3小時55 分完成柏林馬,距離他定下的目標3 小時50 分有些少差距,羅老師認為海外賽事因交通和時差影響,跑到如此成績應是收獲了。而Mandy的首馬對她是難忘的經歷,雖然她在賽前已做足了準備,無疑對首馬心中無底,心情緊張是必然的,在出發前「大埔幫」的姐妹們都向她提供了不少經驗,以完成首馬為目標,因此起步後要控制自己步速,不妨帶手機在身上可以播一自己喜歡的歌曲減壓舒緩緊張心情等等。比賽起步後身旁的會友絶塵而去只留下她獨自上路,這已在估計內,她按自己的步速跑了半程後看看手錶,因半程時間在2 小時左右較預期更好,這個時間讓她心情興奮,她對可以按照預定時間順利完成下半程充滿信心,可是心情太興奮也犯了初馬跑者大忌,當跑至34 至35...
Read More
「有人問我,是有何動力推動你如此堅持跑步而不放棄?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其實熱愛長跑的因子經已蝕入到我的血管和骨髓中,跟其他跑友一樣,跑步已成為我每天生活的一部份,等於我們每天都要吃飯一樣,每天唔做這件事便心中不快積鬱在心中。」所以自己會一直跑下去直至跑不動為止,年紀已不是被考慮的了。今期會訊要介紹的會友田漢,我們愛稱呼他田sir。田sir 任職紀律部隊,雖然在2015 年才入會,但對於會方活動十分積極地參與和支持,為人擅談友善的田sir 在會內廣結朋友,跟會友們關係融洽,特別是在周日的沙田長課後,最開心的是跑完長課辛苦完後,會友們到附近商場聚餐吹水的時刻是最快樂和放鬆的。 重遇戰sir 加入樂華 2011 年因參加沙田美津濃10 公里比賽重遇戰sir(戰勝),在戰sir 的帶動下他對跑步更加積極和投入,他說,「戰sir 跟我的關係亦師亦友,戰sir 在跑步上對我提點甚多,尤其是戰sir 鬥志更是我要學習的。」戰sir 當年在九龍灣運動場對面的輔警總部任職,中午時份都抽空出來跟九龍灣烈陽神功練習,因而便向他推薦加入樂華會。「既然你都愛跑步,可以加入樂華會一齊跑,相信樂華會會適合你。」在戰sir 的介紹下他便作為了樂華的一員。 田sir 對於加入樂華會有相逢恨晚的感覺,他認為樂華是一家會友間關係單純融洽的跑會,大家都是因熱愛跑步相聚在一起,目標單純又快樂,還有在樂華可以遇到一班舊袍澤,他數來例如戰sir、楊sir、David、豪爺、袁德信等等,自加入樂華會後,田sir 自言對跑步的積極性更大,投入感更強烈,因為受到樂華會友們對跑步熱情的激勵。他坦言:「在樂華會內自己熟悉的會友中,年紀都比我大,有不少都已『登六』了,但對自己的要求絶不降低和鬆懈,這點足以激勵我不可偷懶,這是加入樂華會後給我最大的得着。」每逢周日的沙田長課,方生都會問我「今日走幾多km?」老實說當時也不敢講,但見到方生在長課中經常走20km 以上,方生這種態度又怎會不讓你感動呢? 中午練跑成恒常生活 近年田sir 被安排在內部工作,近年社會上發生的事情而讓他跑少了,皆因工作上需要他經常要on call,因此放假在家中也不敢離開,出席會方的活動相對地少了,但近期已漸回復正常了。他說,不管在何區工作,例如在沙田、旺角、深水埗、長沙灣等區域,他都會趁中午吃飯時出外跑5km 至10km,跑去昂船洲、上華景山莊的大斜路、城門河等等都是他中午的熱門練跑路線,同事奇怪為何大熱天時選擇最辛苦的運動?跑完後又只能食麵包當午餐。 田sir 笑謂「我們這班熱愛跑步的人外人是難以理解的。」如此這樣田sir 每周都安排4 課中午練跑,逢周日參加沙田會方的長課。他家居將軍澳,亦向會友們推介將軍澳是練跑的好地方,因為圍繞將軍澳單車徑跑一圈剛好是10 公里,又可以跑去大清水去布袋澳等,是很好的練習斜路路線,田sir 又協助會方的將軍澳訓練班工作,訓練班由吳恩賜和張偉健主持,他便負責聯絡、攝影和把訊息放上facebook,為會方工作出一分力。 在樂華會,讓他最有感受的是2018 年跟方生跑環島66km,方生鼓勵他參賽,因為熱愛跑步的都應該嘗試和體驗一下這個辛苦的賽事,在方生的鼓勵下,田sir 終於嘗到「甜頭」了。賽前的「例牌菜」是跟方生去實習和熟悉比賽路線,練習「8」字型的比賽路線先跑一半,幾課之後再跑另一半,在這個練習過程中,他已料到比賽當日會「好甘」,比賽當天的最後5km 因體能已透支了,只有選擇「上岸」,雖然未能完賽,但終點在前的欲望也激發了他的鬥志,也讓他留下難忘印象。 長跑興趣源於學堂受訓 田sir 的跑步的經歷正式開始於在警察學堂期間,求學時都是跟其他青少年一樣喜歡踢波打籃球不愛跑步,因家居何文田,京士柏山便成為他的遊樂場,後來在人生經歷中的一份職業竟也跟京士柏山建立了關係。他說在學堂每天都要跑10 分鐘內必須跑完2400 米,達標才可以畢業,在學堂的跑步訓練這是啟發了他日後熱愛長跑和堅持不懈的遠因,他說當年同在學堂受訓的一位同學是他跑步的啟蒙老師,此位師兄至今仍在職警隊,原是華藉英兵教官的師兄改投警隊,因體能超班對跑步也有心得,便不時幫助他改善跑步姿勢,向他分享跑步時採取兩吸兩呼的方法,田sir 因而得益,跑步時腳步也寛鬆了。 99 年的渣打半馬是他的第一場正式比賽,當年終點仍設在深水埗運動場,08、09 年跑了渣打半馬,2015 年跑了渣打全馬,時間是4 小時05 分10,在疫情爆發前的2018 年渣打全馬以4小時30 分完成,同年也參加了「王者之戰」,對他來說當時能够參賽便是最大樂趣。2017、18年是他最積極參賽的年份,當年參加的比賽不少,例如美津濃半馬、天水圍10 公里、王者之戰、九龍灣街跑、碼頭跑等等,在香港舉行的賽事大部份都參加了,大部份都是跟會友一齊參賽,因此他認為哪段期間是狀態最好的。 2018 年他到台灣參加了兩個比賽,在宜蘭舉行的「2018 奧林匹克路跑」以1 小時45 分造出了個人的半馬最佳時間,能跑出這個成績他喜出望外,他歸咎於這是在樂華操練得出的效果,可惜隨之而來的疫情爆發和社會事件讓他正在上升的成績戛然而止。 養成外遊晨跑習慣...
Read More
吉生(吉黃邱)和吉太(楊敏娟)一對樂華「普通」會友跑步的故事。吉姓是頗為少有的姓氐,活躍於九龍灣的吉生和吉太跟九龍灣會友十分融洽,他們都是「烈陽神功」的積極參與者,他們認為,「我們參加跑步的目的純粹是為了身體健康,雖然也多參加比賽,但都是盡情享受比賽過程中的樂趣,不會計較取得甚麽成績,所以我們跑步的經歷沒有特別,十分普通,我們都是樂華會的普通會員。」其實「普通」也包含了樂華會的宗旨,樂華本身也是一家樂意把愛好跑步的朋友聚結在一起的跑會,無需特別要求和條件便可以入會。吉生在新巴任職車長,而吉太是全職家庭主婦,最近兩人升級做了爺爺和嫲嫲,為湊孫仔十分忙碌,忙得十分開心,也不忙擠出時間堅持跑步。 為了身體健康選擇跑步 吉生的新巴同事中有不少熱愛跑步的車長,其中資深車長賴振通是長跑發燒友,跑齡不短,在跑壇多年且經常參加比賽,吉生希望參加跑步運動來保持身體健康,於是通過賴振通的介紹認識了廖志強(也是本會會友,蔡達明的教練),開始參加正式比賽,在新巴吉生跟一班志同道合的同事展開了他的跑步生活,經常參加一些5 公里至10 公里的比賽,吉生表示,當年他對比賽都十分積極,每年都跑十多場比賽,平日經常跟賴振通去跑斜路,例如跑將軍澳、西貢、秀茂坪、清水灣道等以練習耐力,在吉生的影響下,吉太也抱住玩玩吓的心態跟吉生參加一些短程賽事,她說自己跑運動場一圈也覺辛苦,所以只是志在參與玩玩吓,能否完賽也在所不計,此時她對跑步談不上興趣和熱愛,只是跟吉生去玩一至兩場比賽,對跑步的心態跟現在截然不同。 發哥介紹加入樂華會 吉生加入樂華會是由發哥(蕭忠發)介紹的,跑了幾年後吉生想跑得更好,也希望擴濶自己的眼界,認識更多跑友,他看資訊得悉樂華是全港最大的跑會,剛好他認識的九巴車長與發哥同駕一條路線,在這位車長的的穿針引線下聯絡上發哥,熱心會務的發哥當然熱情地歡迎吉生入會。吉生強調,加入樂華後他對跑步的認識和練習的態度都認真了不少,例如在參加沙田長課時,因可以跟随會友的步伐去跑令自己的速度有所提升,其中包括參加九龍灣「烈陽神功」的5km 衝圈練習更是有效,同時也是促成吉太加入樂華會的原因。 在熱辣辣的太陽下跑步 事情是這樣的,吉太表示當年打半日工,下班後知道吉生在九龍灣跑席「烈陽神功」,下班後便到九龍灣運動場探班,她說當時見到的是一班「儍佬」大熱天時在烈陽下跑步,夏天氣温熱辣辣,對此情景她很難理解為何他們還可以跑步,且有講有笑,回到家中她嘲笑吉生為何這班人要在大熱天時下跑步,如是者吉太來了兩三次探班,眼見雖然天氣熱辣辣,但大家都跑得很開心和認真,有講有笑,氣氛十分開心、融洽,在場的發哥也游說吉太嘗試參加。世事難有絶對,吉太開始心動嘗試參加「烈陽神功」,誰料她試過後便一發否可收拾,成為「烈陽神功」的中堅份子,之後回到家中她反而被吉生反笑她:「以前你笑我們是儍佬,宜家你去九龍灣烈陽神功比我更多啦!」吉太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樂華會友。 入會後才算認真跑 吉太表示,加入樂華後才可以說是正式認真地去跑步,因會友間互相影響和會友們的熱心輔導,進步十分明顯。他們十分贊賞會方每年舉辦的山頂、屯門和荃灣西大匯操,以及每周的沙田長課,是真正可以讓會友提升「功力」的練習,因此他們對於參加大匯操都十分積極,而沙田長課則要視乎吉生是否要開工才能參與。吉太表示,在沙田長課中有機會讓你跟步速較快的會友跑,對提升自己的速度和心肺都很有幫助。 吉太首馬提早「畢業」 吉生自加入樂華後開始參加渣打半馬,在2007 年跑首馬,全馬的個人時間是在2018 年渣馬跑的3 小時52 分13,已經跑了十多場全馬賽事,而吉太則在2009 年試跑第一場全馬,首馬因準備不足,抱着有機會遊歷青馬大橋的心態足,因此未能完賽,在跑經灣仔運動場後上天橋前便被大會截停坐大會車返終點,但在2017 年,吉太便以4 小時16 分成功跑畢渣馬全馬。吉生會提早半年備戰全馬,盡量儲够里數才上陣,皆因他的首馬跑得頗為辛苦,是里數不够之故,還有是每周都要有一課超過3 個小時的長課,他和吉太除了選擇參加沙田長課做準備外還會選擇在啟德郵輪碼頭練跑3 個小時以上,儲足里數上陣,吉生表示準備充足跑全馬便可以輕鬆得多了。 兩人都愛跑樂華盃 吉太的耐力有過人之處在九龍灣會友間是公認的,進步也是明顯的,九龍灣衝5km 的速度較剛參加時大幅提升,半馬、全馬都難不到她,連吉生對她也佩服,指她未必跑得多也可以在自己的目標內完成,笑言她有事半功倍的秘密。九龍灣會友偶爾會跑大圈長課,由九龍灣運動場起步上清水灣道到科技大學,再走落將軍澳回程鯉魚門、油塘、官塘返回九龍灣廿多公里,吉太都是在前列返抵終點的會友。 加入樂華會後每年的「樂華盃10 公里」賽事都是他們喜愛的比賽,2015 年在渣打半馬她以1 小時58 分完成,無需2 個小時,同年的美津濃半馬成績達標獲得銅章,自2016年起她連續3 届「樂華盃」都獲得獎盃,她記得第一次跑「樂華盃」便以50 分30 秒獲獎盃,當年只剛剛跟樂華會友在九龍灣練習,進步明顯,而吉生跑「樂華盃」的最佳時間是45 分,也是好成績。 台灣超半馬獲組別首名 近年他們十分享受到海外跑馬兼旅遊的日子,除了曾跟方生和資深會友葉琪臻到台灣比賽外,兩人也曾參加日本沖繩、馬來西亞沙巴和台灣的賽事,寓賽於旅遊中,吉太更於2019 年的台灣「木棉花道超半馬(22 公里)」比賽中,以2 小時09 分42 秒獲得組別第一名,有戰利品獎座和證書帶返香港。不過她也受過挫折,在跑完馬來西亞的沙巴馬拉松後狀態便一直低迷,現在仍在努力恢復中。 祝吉生吉太幸福滿瀉 吉生、吉太家庭幸福美滿,最近做了爺爺嫲嫲更讓生活添精彩,吉生放假的重要節目是和吉太去晨操,自新浦崗跑去郵輪碼頭,現在除了跑步外還會弄孫為樂,生活十分充實,也彌補了因疫情無法外遊跑馬的缺憾。家庭成員除了已婚的兒子外還有一位剛大學畢業已到社會工作的女兒,家庭幸福美滿。兒子和女兒都知道爸媽都喜愛跑步,吉太說兒子是有跑步潛質的,在學生年代他經常在學界比賽中獲獎,大學期間也與同學們參加渣打半馬和全馬,可惜兒子的興趣志不在跑步,吉太說若兒子加如在樂華會跑步成績必定大進。吉太目標是跑全馬可以sub-4,而吉生希望可以在跑半馬和5 公里、10 公里等賽事中有所突破。在新春牛年到來之際,祝願吉生、吉太心想事成,長跑長有,家庭生活幸福滿瀉。
Read More
應邀到阿Joe(賴劍明)位於新蒲崗的寫字樓作客,為本期會訊做訪問,他是周二、周四烈陽5km 的常客,因此知道阿Joe 是保安公司的老闆。步入他的辦公室,辦公室的環境便十分吸引,並非是他的辦公室豪華寛敞,而是很有吸引人的地方,稱得上跟他做生意有關的就只有寫字枱上的一部電腦而已,而他的坐椅後的背景是他跑完馬拉松後以完成獎牌砌成的牆,完賽證書則安排放在另一面,更引起筆者興趣的是靠牆的兩個大玻璃櫃,全是十分精緻的卡通公仔,是我們小時候經常追看的幪面超人為主,還有各式各樣的公仔可謂琳琅滿目。 50 歲後的三部曲 阿Joe 話,我現在的生活花上最多時間的第一是跑步;第二是番工;第三是收藏幪面超人公仔。他說,踏入50 歲之後,曾對自己今後的生活方向感到迷惘,但自從參加了馬拉松運動之後,像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新方向,使生活充實了,而且很有規律。「我現在很亨受每周二、周四中午到九龍灣進行烈陽5km,和周日到沙田參加長課的日子,在九龍灣練完烈陽5km 後才回公司,每天的生活都充實和充滿活力。」他說。阿Joe 取出一本體育雜誌鄭重地介紹封面的標題——「人生五十再開始」,他說:「這就是我的寫照。」踏入50 歲之後才開始參加長跑運動, 享受馬拉松比賽的阿Joe 為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向而開心和自豪。筆者笑言他事業有成,又有幸福的家庭,一切都可以放下,便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全心投入到長跑運動中去。的確如是,阿Joe 在我們的心目中(特別是在九龍灣)是後生仔一名,但已經有自己的事業,有一對子女,去年年底阿Joe 更榮升為爺爺,是一對龍鳳胎的爺爺,十分幸福。 樂華盃是首場賽事 阿Joe 介紹了自己跑步的背景:「在學生年代其實跟大部份同學一樣,踢波跑步游水是學生年代的課餘生活,沒有參加過任何專門性的跑步訓練,真正跑步是在1988 年加入了警隊,跑步是體能訓練必須的內容, 當年在機動部隊的訓練中,百多人中都可以在前十名內回來,至97 年前退役後加入了全港最大的保安公司擔任高級經理,這段期間認識了Raymond 和Derek 兩位好友,2009 年自己創業開辦了現在的保安公司,Raymond 和Derek 兩位好友全力支持我,大約在2013、14 年,他們的公司聘請了專業教練於九龍灣運動場為同事們主持跑步訓練班,兩位好友邀請我參與,當時我只是抱着聯誼的心態出席,並不太積極,更沒有想過會參加比賽。」阿Joe如是說。 阿Joe 在2014 年12 月27 日才參加第一場正式比賽,是由實惠冠名贊助的「樂華盃」10 公里他說這是他第一次正式參加跑步賽事,賽前希望在50 分鐘內跑完,結果他以49 分50 秒完成,僅僅可以達到自己定下的目標,賽前他參賽的意欲並不強烈,完全是Raymond 和Derek(他們是會友,也是樂華盃冠名贊助商代表)兩位好友的極力推動下,讓他參加了比賽。這次比賽他覺得跑得很辛苦,尤其是不斷被女跑友過頭時心裡都有點難受,雖然如此反而激發起他的鬥志,決心要練一練提升自己的成績。他說,幸好參加了「樂華盃」,也開啟了參加長跑運動和馬拉松比賽的生活。 5 年跑了138 場比賽 有時事情能够向好的方向發展是有機遇的,2015 年中他成功報名了2016 年的渣馬全馬,比賽在2016 年1 月舉行,備戰時間較緊迫,因此決心加強練習,積極參賽,他的信念是「以賽代練」,通過比賽來提升成練,因此在準備2016年渣打全馬比賽前,他參加了不少10 公里和半馬比賽,收到不俗的效果,他的10 公里成績由「樂華盃」的49 分提升至40 分,這對他十分鼓舞,尤其在2015 年11 月他剛踏入50 歲之時,他在參加了第一場半馬比賽後獲得組別獎項,這是一支強心針,更堅定了他的信念。他的首馬是2016 年1 月的渣打馬拉松,以3 小時38...
Read More
去年12 月,會友林熾參(阿Sam)在大埔練跑時突然暈倒,經送院後搶救無效,阿Sam 離我們而去了,他終在自已喜愛的跑道上走完了自己的生命道路!在天堂他仍會歡樂地奔跑,因這是他最愛的運動。今期會訊再刊登他在2019 年接受訪問的內容,好讓會友們對他的人生有更多的認識,並以此文紀念他。「我是在2010 年年中,經朋友介紹和鼓勵加入樂華會大埔訓練班,正式跟随羅老師練習跑步的,自加入大埔訓練班後便很有親切感,會友們猶如同處於一個大家庭內,關係密切,大家都有共同的興趣和目標,至今我們已相識有十多年了,我們的感情沒有變。」他是林熾參,他這樣介紹自己跟大埔會友們的關係。 早跟樂華會友相遇於吐靈港 「以前我在大埔居住,所以每周日晨早都會和大埔會友們於吐露港單車徑跟羅老師練習,後來雖然搬去將軍澳居住,至現在於沙田居住,我都會定期返大埔練習,雖然搬離了,但我們的關係依然密切,感情也不會沖淡。」林熾參對在大埔訓練班與會友們共同練習的時光十分珍惜,很重視這份感情。 他表示,其實他跟羅老師等樂華會友很早便在大埔吐露港單車徑見面,他家住大埔又熱愛「三項鐵人」運動,因此周日經常到吐露港練習,在同時同地他必遇到羅老師帶領樂華會會友們練習長課,見得多了便禮貌地互打招呼,雖然如此也算不上熟絡,始終仍未到互知對方姓名的階段,直至2010 年年中,有朋友問他為何不跟隨羅老師主時的樂華訓練班練習,因為他們的訓練班是免費的,自此他便正式加入大埔訓練班,成為了樂華會的會員了。 由「三鐵」改玩「長跑」 普遍而言,我們認識的跑友一般都是由跑馬拉松後再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但林熾參則相反,他最初是「玩」「三鐵」的,後來才由「玩」「三鐵」改為跑馬拉松,,相信這是較特別的例子。為何會有這個轉變的過程?林熾參樂意地和我們分享。他在讀書年代也是一位好動的學生,喜歡運動,但並非跟現在跑馬拉松有直接關係的田徑比賽,而是跟大部份同學一様喜愛踢足球,他形容自己是「波牛」一名,直至畢業後到社會工作,仍經常相約一班球友踢波。 2002 年香港遭到沙士蹂躪,整個社會都陷入死寂的氣氛中,市面百業蕭條,這種氣氛讓林熾參和他的朋友們很不舒服,特別是一向都好動的他,終於有朋友提出去揾些節目玩玩,於是在機緣巧合下遇到了有學習拯溺的課程,並考取了不同級別的拯溺章,在學習拯溺的過程中,他認識了一些經常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朋友,在相互影響下便開始了他的「三鐵」運動生涯。 0香港「三鐵」運動員李致和剛好在哪段期間的比賽成績突出,屢次在國際賽中攞獎,這樣也推動了香港的「三鐵」運動,激發起「三鐵」愛好者的熱情,這也是林熾參愛上三鐵運動的原因,作為「三鐵」傑出運動員的李致和是有影響力的,當年他們又幸運有機會到重建前的香港體育學院練習,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雖然成績未届前列水平,但也可以取得組別的第三、四名。他說:「由2003 年開始至2008 年我都以『玩』『三鐵』比賽為主,它跟長跑是不同的比賽,使用的肌肉也不同,初期游完水上岸後因要轉踩單車,這是用另一組肌肉的,當初是很不習慣,騎上單車上也踩不動,踩完單車又要轉跑步,這便要用另一組肌肉,三項運動有不同的變化,這是『三鐵』吸引之處,我的跑步是較差的,因而便要花多些時間去練跑步,跑得多了竟逐漸地愛上了,當然因跑步有進步嘗到甜頭也是加速他愛上;跑步的原因。」 天水圍10 公里是跑步處女賽 「玩」「三鐵」也離不開跑步,跑步是「三鐵」其中的一項,跑步成績也影響了他的「三鐵」成績,這是環環緊扣的,因此在參加「三鐵」比賽時他也有參加一些跑步比賽,他回想起自己第一個參加的正式跑步賽是2005 年的nike天水圍10 公里挑戰賽,他以45 分完成,對於這個成績他感到滿意,有了第一次跑步比賽的經驗和嘗試,也自認跑得不錯,也加快發酵了他內心對跑步的原始興趣,並推動了他開始選擇參加一些大、小型的比賽,而不單單只「玩」「三鐵」了。林熾參特別強調了當年(2008 年)關始便參加「樂華盃」,至2019 年仍未有終斷過,他表示感到自豪,這也是他跟樂華會的一種緣份吧。2006 年他第一次跑渣打全馬,他形容這次跑全馬是膽粗粗去報名的,他以為自己既可以跑半馬,理應可以應付全馬,結果他是嘗到了苦頭,他在又行又跑中以4個多小時才能完成這首個全馬,這對於經常參加「三鐵」比賽的他來說當然是不能接受的,但也讓他認識了何為「馬拉松」。 跟羅老師練跑成績大提升 自2010 年開始加入羅老師主持的樂華大埔訓練班後,他很高興看到自己的馬拉松成績有顯著提升。2011 年渣打全馬以3 小時10 分完成,當時他只跟羅老師練了半年,在2014 年的渣馬更跑出3 小時06 分自己跑渣馬至今的好成績。他說:「在羅老師的指導下,是我跑馬拉松的幫助很大。 羅sir 對同學們的訓練很細心和認真,也嚴格,在他的指導下,我的跑姿有很大改進,這才可以提升成績。羅老師觀察很細心,為觀察我們的跑姿是否正確和在跑動中有走樣, 他在吐露港練習的過程中不時跑前跑後地去觀看我們的跑姿,有時是踩單車跟進,發現我們出錯便即時指正,羅老師的教導花了不少心血,所以我們都很感謝他和尊敬他。」由於工作關係,林熾參表示他未必能跟足大埔訓媡班的訓練時間表,尤其他要輪班工作,日夜班交替更換,因此他主力是參加周日上午的吐露港練習,而晚上周四和周二在大埔運動場的練習則較少參加。未能到大埔運動場參加夜課,他會在下班後於沙田跑10 多公里,或者在公司的健身房內跑跑步機,至周日的吐露港單車徑練習則成了他的練跑重頭戲。 羅錦輝老師主持大埔訓練班內容豐富多樣,練習距離長、短結合,林熾參樂意向我們介紹,有興趣的會友也可以參加或者用作參考。訓練路線由大埔大王爺廟向沙田方向走雙橋來回有17 公里,羅老師不時要求大家回程時要高速跑,如在渣馬前羅老師會加「料」和加大練習量,尤其是走上梅子林哪段是很「甘」的,若只走一轉梅子林回程有21 公里,梅子林這段上斜的路段有難度也有挑戰性,羅老師有時會增加強度,便要求我們多走多一、兩轉,雖然跑得辛苦,但效果好,我們都得益。「我平日堅持每天跑十幾公里加上周日的吐露港練習,我相信已等於儲了里數和有了練習長課的效果了。」 感謝太太默默支持 林熾參跟大多數愛跑的跑友一樣遇到同樣的處境,因太投入而花了不少時間去練習,當然會忽視了家人和家庭生活。他說很感謝太太對他的默默支持,以前練「三鐵」每天早上5 時起床練單車,由大埔踩去大尾督,回家後要匆匆沖涼後便上班,有時會很晚才下班,見太太和兒子的時間少了,現在練習跑步也一樣要花時間,所以他會盡量抽時間來陪太太,例如去逛街市,行超市,睇一場電影等等太太都會很高興,雖然她沒有開口,但已領略到太太對他的支持,尤其是有比賽時,太太會問:「是否需要幫你保管行李?」林熾參表示:「聽到這句說話己領略到太太的支持,讓我可以安心跑步了。」以前對「三鐵」和長跑的投入感是百份百的,結婚後有了小朋友便要毅然放棄自己的興趣,必須抽更多時間出來陪兒子建立密切的親子關係,可以說是無心插柳地培養了他和兒子的共同興趣──打乒乓球。現在他兒子已大學畢業到社會工作了,當兒子5、6 歲時,剛好是香港「乒乓孖寳」在雅典奧運會上取得銀牌的時間,在學校內同學中也掀起乒乓熱,他由陪兒子一起打乒乓球到後來愛上了打乒乓球,一打便幾年,他還參加了公司和社區的比賽呢!林熾參稱這算是「意外收穫吧!」 「我很羡慕跑友們可以經常出外跑馬拉松,但我的原則是不能只顧自己而放棄跟家人一齊出外的機會,不會單獨出外旅遊而讓家人留在香。」林熾參解釋他很少跟會友們出外跑馬的原因。至今他只參加了兩次由大埔會友組隊的出外跑馬,是2012 年的台北國際馬拉松和2014 年的台南馬拉松,這兩次外遊跑馬讓他印象深刻,因大埔會友間在旅程中過得很愉快,關係又密切和融洽了,還有這兩次到台灣跑馬剛好配合到太太的工作時間,一家人渡過了歡樂時光,不但如此,遇有讓他開心的是在台南馬拉松中他跑出了3 小時05 分的馬拉松個人最佳成績,獲得全場第七名,收穫了獎盃、獎金。 對馬拉松的展望 他的希望是可以長跑長有,避免受傷。他說:「我奢望的是在原有的成績上稍有進步,這是我最大的心願了。」他認為跑步可讓身體健康,跑完一場馬拉松能達到自己的目標,在心靈上的滿足感是我和相信大部份跑友都十分享受的。 跑步又可以增進感情,雖然現在心態已比以前平靜,但會要求自己保持這種滿足感的心態跑下去,在樂華不少會友都跑到6、70 歲,但他們仍堅持下去,他們在長跑長上為我樹立了榜樣。
Read More
「我是糖尿病患者,跑步是治療我糖尿病的最好方法,只有堅持跑步才可以控制我的病情不會惡化,因此跑步是我治療的養生之道,是我生活不可缺少的部份,等於每天都要吃飯一樣是不可缺少的,現在我的糖尿病控制得很好,身體也健康強壯,有人笑我對跑步的熱愛尤如中了『毒』,這種對身體有益處的『毒』我樂於享受。」以上是屯門區會友,任職旅巴司機的劉一鳴(一鳴哥)對堅持長跑運動的深切體會和肺腑之言,很有說服力。 偶然發覺是糖尿病患者 任職旅巴司機的劉一鳴工作緊張忙碌,主要工作是要接送早、午、晚三班的工人上、下班,晨早 6 點開工至晚上 10 時才收工,長時間的工作食不定時,坐着開車的時間長又缺少運動,因此體重超磅達 170 多磅,身體健康潛伏危機並亮起了紅燈。 在一次偶然的身體檢查中讓醫生吃了一驚,原來檢查出他的糖尿指數超大標,醫生要他立即進行醫療,除了在飲食方面要改善外,更強調的是要求他做運動,於是便安排他到屯門醫院做物理治療,其實所謂物理治療是要求他上跑步機跑步而已,可惜每周一次的物理治療效果不明顯,因此醫生要求他能常做運動。面對如此情況劉一鳴決心要做運動治病。 決心做運動治病 剛開始時他除了積極行山外又參加健身,可是實際情況是有出入的,開旅巴是他的職業,經常要駕車走勻港九新界,因此他便因利乘便,車開到哪裡便在哪裡泊好車後落車跑幾分鐘,起初因不習慣是辛苦的,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大網仔把嘗試跑去西沙灣的迴旋處,但這只有約 2公里的路程他需要走走停停,花了半小時才能完成,這只是單程計算,在回程又花了半小時足足花了 1 個小時才返回自己泊車的位置,雖然如此他郤很有滿足感。 堅持跑步後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他嘗到了甜頭,體重下降了,糖尿指數也不再標升,未够一年已減了 30 磅,如此明顯的效果讓他得到很大的鼓舞,糖尿指數得到有效的控制,這對堅持跑步的決心更矢志不移了。 跑友推介紹認識樂華 在一次沙田跑步中他認識了一位樂華會友,對方感到一鳴哥對跑步很有熱誠,於是建議他參加跑會提升跑步的能力,因而便向他推介樂華會,一鳴哥此時開始在網上留意樂華的動態,直至有一次他自網上知道樂華會將舉行太平山頂大匯操,他認為如以非會員的身份參加應不會被拒絶? 於是在屯門出來的巴士上認識了同是家居屯門的會友廖志明和阿 Ben 梁國雄,在兩人的陪伴和帶領下他完成了太平山頂大匯操,他說:「這次跑得很過癮。」為了享受更多跑步的樂趣,更加「過癮」,他便加入了樂華會。 為工作方便選擇了九龍灣 因家住屯門的關係他曾到屯門鄧肇堅運動場出席屯門會友的訓練班,但開車返抵屯門後在時間上跟不上大隊操練,未能取得如期效果,於是廖志明建議他參加九龍灣會友的「烈陽神功」,經過多次嘗試結果是九龍灣的「烈陽神功」在時間上很能够配合他的工作,在九龍灣方便泊車訓練場地又「就腳」,因此他便選擇了九龍灣作為練習基地。 願為樂華會做小事 一鳴哥稱他雖然在會慶時是在屬於九龍灣區的,但家居屯門的他仍不忘為屯門會友們服務,不少屯門會友都十分感謝他在會慶完畢後,用旅巴送會友們返屯門,這讓會友們節省了不少時間,也間接地讓更多會友可以出席會慶,為會慶的成功舉行作出了貢獻。一鳴哥表示這些可以讓會友方便的只是小事一,不足掛齒。還有是當會方邀請川內優輝來港比賽當天,他聯絡旅巴接載屯門區的會友到大尾督做義工,會長方生很感謝他為會方出力使比賽成功舉行。 跑馬的第一感覺是辛苦 他自 2010 年開始參加比賽,他說:「當年我參加的比賽都是循序漸進的,由 5 公里跑起,第一場 10 公里賽事是「中興盃」,之後跑迪士尼 8公里,黃金海岸 15 公里、北潭涌半馬,同年也跑了第一場全馬賽事中國沿岸馬拉松,我唔知道原來這場賽事咁甘。」艱苦的中國沿岸馬他拚搏了 5 個多小時終於返抵終點,他對跑馬拉松的第一個感覺是—–「辛苦」,因而決定絶對不再參賽了,但跟大部份跑友一樣,原來跑馬拉松的「苦中作樂」是一種享受,在 2011 年他不但再參加了中國沿岸馬拉松,還參加了渣打全馬,對於此種辛苦他樂此不疲,十分享受。 跑步 10 年終有收穫 一鳴哥表示,他跑步跑了 10 年,在去年總算是有點收穫,是緣去年參加了一個長跑系列賽,比賽總共要跑 3 場,2 場 10K 及 1 場半馬,計總成績達到大會標準就可得獎。...
Read More
「我的跑齡不短,但不像其他會友般百分之一百地投入,所以長期以來也沒有突破,也曾經在跑道上消失過幾年,大約在 3 年前才再重回跑道,先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也有到斧山跟生菓成教練練習,直至疫情爆發後才再暫別斧山,不過仍堅持到九龍灣出席『烈陽神功』,跑步仍然是我的最愛選擇。」會友都喜歡稱呼他做「飛仔達」的何子達現職是一位髪型師和顱骶治療師,是樂華長跑會的早期資深會友了。 「我是喜歡涉獵多方面興趣的人,無疑也影響了我對堅持跑步的專一性,這也是有得有失的,也因此影響了我跑步的成績和突破的可塑性,但也豐富了我的人生閱歷,讓我得到不會是單一性的,事實上人生的選擇不單只只有跑步,還有很多可以選擇的,但選擇它是我的至愛。」 與樂華的緣份跟職業有關 由於這種性格,讓他幹過幾個行業,他是六段位的跆拳道運動員,也是教練,對設計有興趣,亦曾經把他跟畫會到街上寫的習作讓筆者看,他也曾在大昌公司做過汽車音響的技師,雖然做過幾個行業,涉獵過的範疇並非我們經常接觸到的,但「飛仔達」最回味和難以忘懷的是早年在樂華會跟第一代教練李天強在體院操練的日子。他說,當年在周三、五晚操練後都會到體院附近的食肆聚會「吹水」,日子久了大家便培養出融洽的友情,這段日子過得快樂又難忘。 回顧他參加樂華會的操練,這跟他早年做髮型師的職業和他愛打跆拳道有關。他起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年資比起加入樂華會參加李天強教練訓練班的時間更長,記憶中他是在 2005 年開始跟樂華的體院訓練班的,他強調在此之前由於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關係,才啟迪了他的跑步之旅,這風馬牛不相及的項目跟跑步又有何關係呢? 他透露:「我現在的職業是髮型師和顱骶治療師,在多年前我任職房屋署文員職位,每天對着沉悶和死板的工作,當年也深知這份職業不適合自己的性格,但做房屋署是政府工,以當年的制度在退休後可以領長俸,這是呢份工對我最大的誘因。」 為理想而改行 當年他跟時下的年青人一樣,喜歡追求流行時尚,喜歡嘗新追求自己的理想,因此便萌生轉行的念頭,但要轉行必須要經過激烈的思想交戰,是要追求理想還是要一份穩定又有長俸的職業?對他而言只能二選一。他對髮型設計很有興趣,決心向這方面發展,在機緣巧合下他有機會拜著名髮型師 Kim Robinson 為師,此位髮型師是不少歌影明星如梅艷芳等的御用髮型師,經過 3 年的努力,他終於成為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髮型師了。 出度之初在尖沙咀工作,由於師傅是外國人,因此當年他服務的對象以外籍人士為主,「飛仔達」自言對了解和掌握外籍人士的髮質有把握並成為了專長。 做髮型師下一步便要創業,這也是他為自己定下的方向,因此他決心向外闖,到處找適合的舖位,地點應選擇較多外籍人士聚居的地方,自然地便想起西貢,在友人的協助下,他決定紥根西貢,就於西貢鄧肇堅運動場對面找到一個細小舖位,展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也打開了樂華長跑會這扇門。 因打跆拳道而去跑步 再把鏡頭推前,由重返早年他家居沙田講起。由於興趣使然他也加入了同區的「樂華跆拳道會」。他說這間跆拳道會跟樂華長跑會絶無任何關係,他似乎跟樂華注定有緣,因在沙田他參加的「樂華跆拳道會」,皆因會長是家住樂華故便取「樂華」為名,這跟樂華長跑會的起源相似。 純粹為了興趣去學跆拳度,此門運動在學校積極推廣多時,因此已培養出不少青少年運動員,他們在小學階段已接受跆拳道訓練。「我成 25歲才加入,他們都是我的師兄,教練才大我兩歲。」「飛仔達」有點不好意思地。不過他的堅持終於讓段數不斷升級,並成為跆拳道教練。踓然現時因種種原因已放下教鞭,但他仍然等待機會重拾教職,為圓自己的心願而努力,「我是不會放棄的!」他說。 由於要打跆拳道,要比賽,在過程中他深覺體力不足,為加強體能訓練以滿足打跆拳道的需要,於是在自由時間他便走過對面的鄧肇堅運動場慢跑。某個周日,他在運動場上見到一班十分專業且好「勁」的跑者在跑道上,感到此班人速度如風般飛快,著的跑衫和跑鞋跟自己的完全不 同,「飛仔達」趨前詢問想知道更多,在人群中的方生回說,「因我們剛比賽完,所以在此跑步,我們未必定期逢周日在此跑步的,要看是否有比賽。」話題打開後,方生便推薦他如有興趣可於周三、周五晚到沙田體院,去找一位叫李天強的教練,他在當地主持訓練班,有興趣可以加入一齊練。」 難忘沙田體院跑友 經過衡量後,尤其他當年家居沙田,去參加李天強的訓練班十分就腳,因而便跟樂華長跑會結緣了。話得說回來,在體院跟李天強教練練習,提起一班樂華早期會友的名字如生菓成、已故的荷蘭妹、林樂榮、阿樊、豪爺等他都十分相熟,十分回味哪段日子。3 年前他突然出現在九龍灣「烈陽神功」時,也只有資深的方生、豪爺等認識他,在場的會友都不知道他在樂華會有如此的資歷。 談起資深會友,他跟林樂榮最相熟,也尊稱他為大師兄,原因是在體院操練時,他是跟林樂榮的步速跑城門河的,當年其他師兄跑城門河只需 37、38 分鐘便完成 10 公里,「我無法跟到他們的步速呀!」2017 年在林樂榮的組織下他們十多人到台灣參加「台中匠愛馬拉松」,玩得很開心,這也是他惟一的海外馬拉松賽。他回憶起當年在體院練習的會友平日喜歡上他的髮型屋或剪髮,或「吹水」,又聚餐,十分融洽,想起這些日子「飛仔達」喜形於色,不能掩蓋心中的喜悅。在體院操練便有比賽的慾望,因此哪段時期是他參賽最多的,都是跑本地的半馬比賽如渣打、美津濃、nike 等。自 2010 年始他因跟太太一同創業開始淡出跑道,經過幾年的拚搏,事業終於上了軌道,太太是美容師,他是髮型師,因此這種融合發展十分適合,現在他更多了顱骶治療師的身份,事業上十分穩定。 他表示雖然在跑道上逐漸淡出了,但他仍會關注樂華的動態,知道逢周二、四在九龍灣有「烈陽神功」,這些時段十分適合他現時的工作,因在上、下午和晚上都有够時間不會影響自己的工作,這也是他出現在九龍灣的原因。他說越來越喜愛九龍灣現在的 5 公里速度課,因越來越熱鬧,大家都十分重視練習,既有競爭又有驚喜,各人不分彼此盡自己的水平發揮,是繼會方十分成功的各區晚上訓練課外另一成功的訓練班,當然希望九龍灣越來越熱鬧。 「我的職業」 「我的髮型師工作已積累了十多二十年的人際脈絡了,客源也相對穩定,太太的美容生意也相對穩定。」他解釋何謂顱骶治療?這是跟按摩不同的治療,它的治療手段是讓你舒緩、減壓,放鬆,不同於按摩以指壓的方法去舒緩肌肉…,尤其是現在大家都受到疫情影響,心情不多不少低落,顱骶治療便很有針對性。 近期香港的疫情讓各行各業生意都受到打擊,以他的行業計受影響的程度相對較低,因為他服務的對象包括髮型,顱骶治療面對客人的方向都是一致的不會面對面,反而太太從事美容工作要跟客人面對面的交流,這便有較大影響。 不管如何,我們祝願他的事業受到疫情的影響最小最低,事業蒸蒸日上,並不要忙到不能跑步,記得要堅持到九龍灣「烈陽神功」呀!。
Read More
1 2 3 12

關於我們

「樂華長跑會」為香港註之非弁利團體,香港業餘田徑總會之贊助會員。本會由一群業餘長跑愛好者組成,至 2004 年六月有會員六百五十多人。會員以香港人佔多數,其餘為歐美及其他亞洲人士,會員中不乏全港前列之十公里、半馬拉松或馬拉松長跑手。本會跑手經常積極參與本地及海外之長跑比賽,其中「樂華盃」便是每年一度由本會主辦之十公里長跑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