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Category

人物專訪
潮哥 ——- 行事低調 默默耕耘         去年10月某天清晨,幾位九龍灣會友自牛頭角跑往西貢科技大學,備戰渣打馬拉松,大家正在埋頭苦幹,在斜路上努力奔爬的時候,一輛私家車突然停在路旁為我們打氣,原來是潮哥與幾位屯門會友正驅車前往西貢操山,為「毅行者」備戰,此情此景讓我們印象難忘,樂華會會友間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和諧氣氛。         潮哥(張嘉潮)是我會的資深會友,他是我會屯門區的一份子。我會數百位會員,屯門地區會友是我會重要的組成部份,長期以來,屯門會友予人的印象是低調行事,默默耕耘,樂意把榮譽讓給別人。屯門會友每周的訓練班搞得很好,默默地進行,長期地堅持下去,以致近年屯門區都冒起了多位精英跑友,為跑會爭得榮譽,成績有目共睹。        今期會訊介紹的是屯門資深會友潮哥(張嘉潮),他為人低調,默默耕耘,正是屯門會友性格的反映。身為公務員的潮哥服務於香港政府卅多年,雖然並非直接參與每期會訊的出版工作,但我會的會訊每每到關鍵時刻,需要支援時, 潮哥會立刻出手相助,協助解決問題。潮哥坦言;「為跑會出力,定義不容辭。」這便是潮哥的信念。潮哥更透露了他的心願 :「自己有能力去幫的人或事, 我都樂意去做。」 家居花墟  開始跑步         1986年,當年家居九龍花墟球場附近的潮哥開始以跑步來鍛煉身體,為了保持身體健康,他每星期約有兩、三次到花墟球場走圈,據潮哥講,當年他對跑步完全無認識,1公里究意有幾長?要跑幾多久?他都沒有概念,見到跑步的街坊做熱身運動他便照着做,但為何要熱身及動作是否正確?他亦不求甚解。雖然如此,潮哥熱愛跑步的興趣在長年堅持下有增無減,否則他便不會堅持到現在。 1988年潮哥搬入屯門居住,由於當時屯門剛發展,居住環境附近活動的空間濶寛,空氣質素比市區較佳, 加上跑步的範圍甚廣,潮哥跑步的興趣和積極性更加高漲了。更因而亦越走越長,經常由住處跑去屯門碼頭及各區,或者漫無目的地到處跑。潮哥形容當時是「盲目地亂跑」,不問距離的長度和時間。他記得當年跑得最長的一次是由住所跑往屯門碼頭再去元朗折返,用了兩個半小時,潮哥對這次印象最深刻,是因為當時連水樽也沒有帶,有點盲目和幼稚。 喜遇啟蒙跑友黃樹文 鄧浩賢 1993年,潮哥調到元朗工作,這次工作上的調動對潮哥對跑步的認識發生了「質」的改變,他認為在93年以前他盲目地跑了多年,對跑步的認識十分膚淺、貧乏甚或一竅不通。在元朗工作期間,潮哥遇到同樣是喜愛跑步的同事黃樹文和鄧浩賢,潮哥強調他們是他的啟蒙教練。在工餘時間,他們會就大家的共同興趣——「跑步」交流經驗,他們會教他跑步的技術,提點他應如何跑,怎樣可以保留體力,幫他改善跑步的姿勢。鄧浩賢會細心地提醒他記住要戴太陽眼鏡跑步,保護眼睛,就算在天陰的况下也要戴,他們還叮囑他要帶水跑步、定時飲水。潮哥很感謝他們如此細心的指導。1998年,新機場落成後舉行十公里賽,賽道安排在新機場的跑道上進行,是一次全新的體騐,以潮哥所言當時他是胆粗粗便報名參加,結果花了個半小時才能勉強完成,自此之後,潮哥才深感原來以前自己盲目地跑了多年。因為在走長途比賽的過程中,如何分配體力等都有學問。黃樹文和鄧浩賢兩位跑友亦把自己的跑步心得與他分享,潮哥感到獲益良多,亦很感謝他們的指導,在跟他們跑步的過程中,潮哥有不少得着,有時,他亦會跟隨二人到元朗大棠走長課,對於這兩位啟蒙教練,潮哥深表感謝。 第一個全馬  加入樂華會 2000年至2003年,潮哥較多參加半馬比賽,他記得他參加的第一個半馬賽事是2001年的渣馬,他以2小時30分完成,這次第一個半馬能够完成對他是很大的鼓勵。2003年,黃樹文鼓勵他嘗試走全程馬拉松,潮哥當時對自己的能力半信半疑,但黃樹文和鄧浩賢兩位跑友都鼓勵他走出第一步,認為他已跑了多個半馬賽事,完全有能力去跑第一個全馬,在他們的鼓勵下,潮哥下決心報了名,並跟兩人操練,全力備戰他人生的第一個全馬賽事,在工作時大家不時見面,話題總是離不開如何準備他的第一個全馬。 2004年的渣馬,潮哥首次踏上全馬的路程,比賽當天在尖沙咀起歩前,他心情畢竟有點緊張,黃樹文和鄧浩賢兩位跑友在起點前鼓勵他,提醒他不要心急, 要慢慢走,要完成全程為目標。得到他們的鼓勵,潮哥心裡踏實多了。結果他以4小時40分完成第一隻馬。在整個過程中,他認為以在港島區天星碼頭對出的落隧道的路段最辛苦,因為已走了差不多40公里, 他只能以行代跑,最終半行半跑地衝過終點,讓他感動和鼓舞的,是黃樹文很有耐心地在終點等他歸來,當時潮哥雖然抽了筋,但在終點見相熟的臉孔是很激動。因為這畢竟是自己第一次的馬拉松,在賽前付出了的努力和汗水,而黃樹文又有耐性地在終點等待,哪種心情只有參加過馬拉松的人才能體會得到。 休息過後,他們起程返回屯門,黃樹文更提出跑了42.195公里,雙腳的關節在休息過後會鎖住的,坐巴士返屯門車程要個多小時,落車時關節會很痛楚,因此他便陪潮哥坐巴士下層而不上上層。潮哥覺得他連這環節也顧及,真是很有經驗。回想自己有決心和能力走上馬拉松之路,少不了他和鄧浩賢的幫助及鼓勵。 在跑完第一個馬拉松之後,兩人便介紹潮哥加入了樂華會,成為樂華大家庭的一員。同年亦在長課操練時認識了耀哥,黎諾等一衆會友。 2004年年底,潮哥首次跟隨樂華會出外比賽,到台灣花蓮參加太魯閣馬拉松,他說此行給他留下了美妙又深刻的回憶,因為這次他認識了佳哥(胡其佳)、振長及馮士元等樂華會精英跑友,見識了他們的比賽英姿,而且更認識了方生、方太。潮哥回味說這個馬拉松跑起來頗辛苦,因要前半程要上一大段斜路,穿過一些陰暗短小隧道時會有一種孤獨的感覺,但又是很難得的體驗,他對能以4小時26分完成賽事感到滿意。 2005年潮哥又隨樂華會到韓國走春川馬拉松;2009年則到了杭州。潮哥表示他的海外賽事不多,主要在香港比賽,至今他已走了16個全馬,希望在退休前可以成20隻馬,他更讚賞幾位就快達成百馬大業的會友都是可敬的,十分難得。他的最佳全馬時間是2005年的渣馬,以4小時04分完成。由於平日少練速度,因怕在運動場走圈很悶,為了能實現sub-4的目標,潮哥表示會鞭策自己到鄧兆堅運動場跟屯門會友們操練速度。 潮哥自加入樂華會後對樂華的感情不斷增厚,他表示樂華是他加入的第一家跑會,也是唯一的跑會,他已自命自己是一名永久會員,永不退會。皆因在樂華會人情味濃,會友間氣氛融洽,不少會友都是幕後功臣,例如方生、方太、耀哥等等,他們為服務會友絕不計較,默默耕耘,還有萬生協助樂華會組織了不少出外跑馬比賽和旅遊,大家都為會的發展壯大盡心盡力,潮哥認為跑會的成功缺少不了一大批幕後功臣的付出,很值得我們尊敬。 受跑友感染  愛上毅行者 潮哥告訴筆者,今年的「毅行者」他們幸運地又中籤了,所以心情十分興奮,照去年原班人馬再戰毅行, 現在已開始備戰了。原來潮哥已經參加了兩屆「毅行者」,今年已是第三屆了。他說:「原來參加毅行者是會上癮的。」此話何解? 潮哥透露,2007年他初次接觸「毅行者」便被它所吸引,被當時的情景氣氛所感染了。話說當年會友黃樹文邀請他做支援隊成員,把物資車到大帽山腳等他們到來,當晚是零晨一時多,潮哥老遠便見到一批批「毅行者」頭戴夜燈自山上走下來,他迎接了黃樹文等會友後,望着他們的身影而去,在黑暗中,潮哥對他們的敬佩在心中油然而生。自己支援的會友已繼續上路,向着目標進發了,潮哥仍不想離開,他留下來靜待一批批戴着頭燈的「毅行者」自山上走下來,這些頭燈亦照亮了他的內心。「我有能力如他們一樣嗎?」 2008年,一班屯門會友耀哥、馮士元、陳耀雄和蔣偉明組隊參加「毅行者」,潮哥做隨軍記者為他們影相,他先到起點影他們起步,之後潮哥在網上跟踪他們,提早抵達檢查點為他們拍照,最後在終點拍下他們衝線的情景,潮哥見到4位會友携手衝線,之後互相擁抱祝賀,場面十分感人,潮哥看在眼裡亦深受感動。 2009年潮哥隨樂華會到杭州跑完馬拉松返抵香港機場,在行李區等候時,陳耀雄靜靜地對潮哥說;「今年的毅行者我們三缺一,你有興趣加入嗎?」潮哥對參加毅行者是有憧憬的,但這個邀請來得太突然, 况且完全無操練過這10段麥徑, 恐怕不夠耐力完成,況且當時距開賽只有兩周時間。潮哥雖然即場表示有興趣,但心中仍環繞着一個問號…我可以完成嗎?陳耀雄卻認為 :「你能跑了多個全馬,必定能够完成這100公里。」在大家的鼓勵下,潮哥決定上陣。結果這次他的第一次「毅行者」以30小時27分完成。 潮哥感謝會友們的鼓勵,使他夠完成這第一次的100公里越野賽,少了隊友間互相提點和支持便無法完成,這是團隊比賽,完成全程1個也不能少,特別是有經騐的陳耀雄更不時沿途提醒他如何留放,他才能完成全程。讓他難忘和感動的是馮士元、肥成、黃銘基等一眾屯門會友在最後5公里等候他們, 並陪他們一起跑返終點,當時他內心的感受是難以形容。 潮哥對這次經歷十分回味,過程雖辛苦,雙腳也起了水泡,晚上捱眼瞓,生理時鐘大兜亂,雖然肚餓但見到食物又吃不下,但隊友又半強半迫要你吃下去,否則便沒有體力捱返終點,這種心理上和生理上爭鬥的過程讓你刻骨銘心,無法忘記。 2010年潮哥第二次參加「毅行者」,以27小時25分完成,時間較上次快了3小時,今年潮哥第三次出賽「毅行者」,我們預祝潮哥取得好成績,又快3個小時返終點。 長跑運動  貴在堅持 因工作關係,潮哥多數只能獨自練習,他每天凌晨五時左右出動跑步5至6公里,然後返家梳洗準備上班,周六或周日則走長課,由屯門起步,走去元朗,經天水圍,田厦路返回住處,全程約25公里,這已成了潮哥的生活習慣。潮哥介紹自己對長跑運動的體會是:「必須堅持,不易放棄,要重視熱身和拉筋,避免受傷。」以上都是潮哥的經驗分享,會友們可參考學習啊!他說,「最開心的是因自己喜愛長跑而感染了身旁的同事和朋友都參與,身體更健康了,看到這種情景讓他十分滿足。」 憧憬將來  完成心願 潮哥在政府服務了卅多年,距離退休的日子屈指可算,他表示退休後要做回一些自己年輕時想做又未做到的事。 原來潮哥讀書時完全不是運動型的學生,學校運動會絕對無份參加,所以他亦萬萬想不到現在自己會愛上如馬拉松和「毅行者」這些硬件的運動。他指當年同學們都認為他是書生型的學生,因為求學時期他只愛攝影和跳舞 。喳喳、牛仔,華爾滋等他都熱衷。讀書時因經濟條件所限,無可能買相機,只能羡慕人家的器材,多數都是借人家的相機來滿足自己的興趣。出社會工作後,經濟條件許可了,但又因要專注工作和家庭而未有空閒去滿足自己的興趣。...
Read More
北非的撒哈拉沙漠,是不少鍾情於山野賽事的跑友們心中的夢想之地,原因是撒哈拉馬拉松正是他們要在一生中必要體驗一次的賽事。樂華會訊今期向大家介紹女會友張娉婷征服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她剛於四月份實現了自己一生人中的夢想,完成了為期七天走250公里的撒哈拉沙漠馬拉松,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加上富於色彩的一筆。 走完了撒哈拉沙漠馬拉松,這七天的比賽路程雖然艱苦,但她認為並不難過,只要事前在心理和生理上做足準備,足可以應付得來,畢竟現在在香港走過此馬拉松的跑友也不少,他們都把經驗傳播開來了。經歷撒哈拉沙漠之役後,張娉婷最大的得着是:「只要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堅持下去便能實現,貴在堅持。」她認為參加山野賽如是,在做人處事和工作上也如是。 走過撒哈拉   人生新體驗 張娉婷服於於九巴公司,與我會不少會友都是同事,但她並非車長而在辦公室內工作,由於喜歡走山野賽,因此大約在4年前被公司長跑會的理事征召入伍,理由是公司長跑隊不够女跑手。最初期她曾一口拒絕,原因是她只喜歡越野賽,喜歡走山,討厭走公路,更討厭在運動場機械式般地走圈,十分苦悶,對於在運動場走圈練速度更覺苦不堪言。她說:「我喜歡無拘無束隨意地在山野跑,可以忘郤所有壓力。」結果她在這位九巴長跑隊理事的第三次邀請下才加入了公司的長跑隊,因而亦順理成章地加入了樂華會,成為樂華大家庭的一員。 自從加入樂華會後,張娉婷認識了更多朋友,她對越野賽的狂熱程度更加高漲。在樂華她可以遇到更多跟自己志同道合,喜歡走山野賽的會友。在樂華她認識了kk(陳國強),這對於她對參加越野賽的態度和技術有很大的轉變和提高,直接促成了她決心去走完撒哈拉沙漠馬拉松。 張娉婷直言她不喜歡走公路賽事,直至加入樂華後於2008年開始嘗試,她一試就走全馬,絕不選擇其他路程的賽事,原因是她愛挑戰自己。渣打馬拉松全馬於2008年起參加。(2008年 4小時25分; 2009年 4小時22分;2010年 4小時24分;2011  4小時29分;2008年澳門馬拉松 4小時19;2010年鄭開馬拉松 4小時08分)。她最喜歡參加樂華會每年在山頂及屯門的進行的長距離操練,沒有興趣到運動場操練速度,因此馬拉松的進步不大。 回想初參賽    有想哭衝動     張娉婷喜歡越野賽源於喜歡行山,大約在十年前開始與一大班朋友於工餘時間行山,消磨一個假日,醉情於山水之間。2002年,她參加了第一個越野賽,自始便開始了她和香港山野不離不棄的關係。她第一個越野賽是在2002年的「嶼行者」,經常行山認識了一些喜歡走越野賽的朋友,在朋友的鼓勵下,她們兩人組成一隊,這個第一次經歷為她留下難忘的回憶,因隊友在半夜比賽途中「拗柴」,被迫捱到第二天早晨退出,只餘下她一人孤身上路,當年她參賽仍然穿著那種笨重的高筒登山鞋,由於鞋身硬,腳也起了水泡,結果她以29小時06分的龜速完成全程(大會指定要在30個小時內完成)。當完成比賽後,她感動得想哭,因為是第一次完成這麽長程的比賽,現在回想起來亦會有想哭的衝動。此賽之後,嘗過甘苦,她沒有參加過其越野賽,只是行山,直至2005年她又有了參加越野賽的衝動,參加了當年的「樂善盃」,在比賽過程中她仍以行山的速度進行,只行不跑當然拿不到背囊,張娉婷看中了「樂善盃」比賽的背囊。 「原來要跑才有機會拿到背囊。」這是張娉婷在賽後的體會。參加越野賽不能像行山般漫遊,應該跑或者邊行邊跑才有機會勝出。自此之後,她便刻意地去跟行山隊行山,逐隊跟,逐隊試,找尋適合自己步速的行山隊,如在星期日放假便跟行山隊長途急走,如在平日放假便跟行澗的山隊練習,就這樣逐漸訓練出自己跑山的能力,由行山變了跑山,這時刻她體會到,原來在山野中奔跑是很爽很好玩的。之後他對越野賽的「愛」如潮湧,一發不可收拾,在香港的山頭野嶺都留下了她的腳印和身影,自始她更積極參加香港主要的越野賽事,包括苗圃行動、綠色力量、環島65K、山野之王、旅聯盃、HK100、ASOLO行山熱身賽36等,而被視為香港越野賽最高境界的毅行者100公里,她自2006年起至2010年已參加了5屆(2006年最慢為27小時51分,2010年則最快,以17小時50分完成),今年她的毅行者目標希望快上年一個小時完成。 參加越野賽成績紀錄: ● 苗圃行動挑戰12小時42K, 參加7次,最佳時間2010年 06小時08分; ● 環島65K  2010年   8小時09分; ● 綠色力量50K  2010年   最佳時間 5小時43分; ● 山野之王   09/10年度 組別第一名、10/11年度 組別第三名; ● 旅聯盃50K   2008年 組別第三名; ● 旅聯盃30K  2010年  組別第3名; ● ASOLO行山熱身賽36K  2011年   4人男女混合組冠軍; ● 毅行者100公里5屆。 毅行求突破   投kk門下 張娉婷在講述參加毅行者的經過時特別興奮,皆因最初提出參加「毅行者」的是在2006年她的一班山友,結果就膽粗粗地報名參加,憑着平時行山的經驗,大家都堅信可以在限定時間內完成100公里的越野路程。自首次後,他對參加「毅行者」便上了癮,之後每年都要參加。去年準備報名前,她自覺屆屆都可以行畢全程,沒有突破,因此在2010年她希望突破自己過去幾屆的成績,希望做一個超級毅行者(18小時內)。 張娉婷決心要在2010年毅行者100公里賽中突破自的成績,因而參加kk的「毅行教室」操山。她說。kk為人十分嚴格,不管是落雨、行雷都要出席,無藉口不來,而且kk不得有個人英雄主義,強調團隊精神,4個人一隊,一個人的事就是4個人的事了。 對跑山已至發燒程度的張娉婷自參加了kk的毅行教室後,由於kk的訓練嚴格,加上她很渴望能在去年的「毅行者」中突破自己的成績,因此對操山更加積極,在周日會跟毅行教室操山,但由於工作關係,她有時只能在平日放假時獨個兒去練習。作為女兒家,當然遇到家人反對。媽媽認為,跑山只是男人做的事,為何要好像男人一樣通山走?特別是在獨自操山時,媽媽會更擔心她的安全,因此她會選擇一些治安較好的,例如港島徑操練,為了熟習「毅行者」的比賽路線,她亦曾在放工後即刻去追趕大隊的隊尾,膽量不小啊! 去年,kk宣布組隊前往北非參加2011年的撒哈拉馬拉松,並簡單地介紹了比賽內容,要在7天內走250公里。當時張娉婷很快便下了決定。「幾得意,有得食有得睡,有幾難?只要堅持一定可以完成。我就當是一種體驗吧。」她決定參加撒哈拉馬拉松的動機似很簡單,但她畢竟強調了自己的內心境界—–「只要堅持一定可以完成。」 「撒哈拉我來了!」...
Read More
耀哥(譚文耀)在樂華會內無人不識,他是我會的代表人物之一,為何如是說?皆因耀哥的性格、品德、對人對事和對會的態度都體現了樂華會的樸實、進取和團結和諧的精神,受到我會會友的尊敬。     在耀哥的心中有一份信念——「沒有是不可」。這份信念對於耀哥的工作,為人處事,參加長跑運動等都成為了一種動力。為人最怕的就是缺乏信念,沒有信念便沒有了目標。耀哥話,「由於有這份信念,它在我的生活、工作和在長跑比賽中都激勵了我。」 細數在加入樂華會後,耀哥參加了不少比賽,是站上領奬台上捧盃的常客,在賽前,耀哥想到某位跑友可以獲得第一名,某位跑友在某個賽事中又獲得第二名,我至少是可以得到第三名的,甚至更高名次,沒有是不可能的!就是有這份信念,便激發起耀哥的鬥心去爭取佳績。因此,他說在每個比賽中,不管是否可以獲獎,他都全力以赴,向已定下的目標努力,決心是不會動搖的。當然,耀哥在努力實現自己的目標時,平日的訓練都下了不少苦功,他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不變的道理。 在九龍灣的練習中認識耀哥,他在附近的消防局工作,但他家居天水圍,為爭取練習時間,耀哥只能趁中午一個小時的午飯時間來參加練習,練習完後只能吃面包當午餐,每逢周四晚,耀哥又要在屯門主持會友們的練習,要工作、又要練習和主持訓練,耀哥的私人付出的確不少,難得的是他都做得好,「沒有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有這份信念你便可以做到。」 年青時代醉心潛水 耀哥自認是一位好動之人,在參加長跑運動前醉心於潛水。他說在十六、七歲時才學會游泳,剛看到別人潛水時便羨慕不已,「沒有是不可能」的,耀哥便去學潛水並愛上這項運動,可謂是達至發燒的境界,當年每逢周日,他便會到西貢潛水看魚,所以西貢的海底情況他十分熟悉,從開頭徒手潛水,可以潛落水底二十至三十尺,他說徒心潛水無疑是方便,但始終無法潛得更深和逗留得更久,後來耀哥升級了,要揹水肺出海潛水。他說以前並不流行到外地潛水,一來是當年的大環境,這項運動不如現在般普及,同時亦有一個經濟問題,當時租水肺要一、二百元,還要租船出海,每次潛水都要有一定消費。耀哥話當年西貢魚類豐富,潛入海中欣賞到的魚類品種甚多,隨時可以執到海參。 談起當年潛水的樂趣,耀哥回味無窮,一直玩了十多年,直至卅多歲左右,由於工作、生活等種種原因,他才減少了潛水,現在基本已沒有潛水了。 自言好動的耀哥不潛水,但他並沒有停下來。九十年代加入消防局工作之後,由於要練跑步訓練體能,加上消防部門每年都有比賽,在田夫仔走8km,耀哥初次參賽沒有攞獎,但他心目中已定下了目標,數下可以攞獎的同事,再估計自己的能力,「沒有是不可能」的,照計在下年的比賽中應該可以攞獎,於是耀哥為自己確定目標,在平日更加勤力練習。他家居天水圍,便自家居附近起步,自天水圍走到屯門來回約20km,於是在第二年的部門比賽,耀哥如願獲得第三名,站上領獎台捧盃。 認識黃樹文 結緣樂華 二○○二年,在部門同事的影響下,耀哥決定參加渣打半馬,這個路程從未走過,但計算一下自己平日練習的路線距離和時間,他有信心自己可以走完21km,於是耀哥決定報名參加,走他人生第一倨半馬。二○○二年一月,他以1小時45分走畢全程,對於這個完成時間,耀哥並不滿意,他認為自己可以走得更快,他對自己的速度有信心,他曾有100公尺跑13秒的紀錄,但耐力不足,在跑完這次半馬後他在思考,如何可以跑得更快呢?這次參加渣打半馬,對耀哥來說又有另一層意義,這次參加半馬,導至他與樂華會結緣,並加入了樂華會。 回想當天跑畢半馬,耀哥正在想下次參加半馬如何可以跑得更快?剛好在灣仔運動場休息時見到一位跑友也在休息,於是耀哥便主動上前認識他,經互相介紹後,這位跑友是黃樹文,交談之後原來大家都是居於同一區,互相交換了電話,黃樹文邀約耀哥在下個周日上午六時十五分到元朗大棠練習,走20km,當天同行的還有樂華會友鄧浩賢、黎銘輝等,自始之後,耀哥便經常在周日參加他們在元朗的練習了     耀哥表示,他們都是他的師傅,在長跑運動中他向這幾位會友學到不少有關跑步的知識,鄧浩賢工餘是一位體能教練,在他的指導下,在體能方面耀哥獲益不少,直至現在,耀哥都會到鄧浩賢長駐的室內運動場練習體能。 自從加入樂華會後,耀哥更不放過跟樂華會友們練習的機會,除了在周日參加他們在元朗大棠的長課外,於○二年底開始,在九龍灣工作的耀哥便趁中午吃飯時間,寧願吃面包,都抓緊一小時的午飯時跟方生練習。努力是會有回報的,耀哥深信「沒有是不可能」的,自從跟樂華會練習後,他已定下了要走全馬的目標,耀哥自言自己的性格是喜歡為自己定下目標,因此每次他都對自己有所要求。 上海完成人生首馬 二○○二年,耀哥選擇了他的第一個馬拉松,會友鄧浩賢鼓勵他踏出全馬的第一步,跟隨樂華會遠征上海馬拉松,初次離開香港跑馬,從未走過全馬的他在賽前已做足準備,結果他以3小時26分的時間完成了自己第一個全馬。這次隨樂華會到上海跑馬,耀哥見識了樂華會精英跑手的厲害,因為在過程中,我會的精跑手如蔡達明、黃世興等等都與他擦身而過,絕塵而去,在折回點,他有遇到一大批樂華會友向他迎面而來,這對於第一次跑馬拉松的耀哥頗有啟發。在比賽之後,耀哥為自己提出新的要求,這是他的性格,因為「沒有是不可能」。耀哥決心跑全馬不但要跑畢全程,而且要像我會的精英跑手一樣要跑出成績。 二○○二年耀哥走了他人生第一個全馬後,他對練習更積極,因為他要實現自己的目標,與我會的精英跑手看齊,要在全馬「畢業」。他除了參加屯門區會友的長課練習外,在中午時間又跟方生在九龍灣操練,有時更不惜早起遠赴西貢北潭涌參加由方生帶跑的樂華長課。北潭涌的長課要早上七時起步,家居天水圍的耀哥要準時抵埗必須要早起床,但耀哥十分勤力和刻苦,要把「不可能」變為「可能」是要付出努力和汗水的。當年的交通不如現在般方便,雖然路程遙遠,但耀哥不怕辛苦,反而樂在其中。在長課之後,方太必定煲了一大煲糖水給會友們享用,此刻大家都輕鬆愉快。不怕舟車勞頓之苦走到北潭涌參加長課,耀哥堅持了兩年。 台北國道行「畢業禮」 二○○六年三月十九日是耀哥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他當年隨樂華會赴台北走國道馬拉松「畢業」了。耀哥表示,○六年他參加的賽事較多,所以身心較疲憊,提不起勁,加上該賽道較多上下坡路,因此這次走台北國道馬拉松並沒有刻意爭取「畢業」,對「畢業」也沒有心理準備。 起步之後他抱平常的心態走,步速自然,走過21km後他追上了會計梁,再看手錶竟然是1小時30分,比走渣馬還快,回頭時他看到迎面而來的跑手人數不多,於是激發起耀哥的鬥心,決定要在餘下半程盡走,心態改變了,信心加強了,耀哥加快了步速,原本感到疲憊的感覺盡消,他感到越走越有勁,以輕快有力的步伐直趨終點,衝線一刻看到大會的大鐘是2小時58分36秒,畢業了!衝線之後耀哥心情十分激動,一眾樂華會友圍上來祝賀他,向他歡呼,紛紛要他講吓感想。     根據大會公布的成績,耀哥獲得全場第十一名,組別第一名,當年耀哥已屆四十五歲,能够「畢業」會友們都認為十分難得,對於耀哥而言,也應驗了他「沒有是不可能」的信念。 耀哥想起當時能「畢業」,他要感謝一位不認識的台灣跑友,該名跑友在最後8km開始便與他互相競逐,,一直鬥至最後十多米才被對方追過,結果對方得到第十名,而他是第十一名。可能是這段追逐迫使他提速,並導致他實現「畢業」的目標。 願跟樂華走到天涯海角 至今耀哥已跑了四十多個馬拉松,除了台北國道馬拉松是他的「畢業典禮」外,還有一些馬拉松是令他難忘的。二○○六年,十多位樂華會友遠赴南美洲巴西參加聖保羅省馬拉松,初次踏足南美洲,當然印象深刻和難忘;二○一○年他隨樂華走了莫斯科馬拉松,能够參加這些賽事耀哥認為是十分難得的人生體驗。他感謝方生够魄力組織會友們遠赴外地跑馬。他認為方生領隊出外很有經驗和見識,換了別人也未必够膽組織會友到這些國度去走馬拉松,今年耀哥又將跟隨方生遠征西伯利亞馬拉松了,耀哥認為「沒有是不可能」的,事實上他從未想過會到巴西、俄羅斯、西伯利亞這些遠離我們的國度去留下我們的馬拉松足跡,未知樂華會否去走北極馬拉松呢? 還有讓耀哥難忘的馬拉松是二○○九年在北京,當年他第一次參加了「毅行者」,因體能未復,結果在北京馬拉松「爆咗」,走了3小時45分才衝線,這是他最慢的馬拉松。對於走山耀哥也十分有心得,至今他走了四次環島66km,今年他獲得組別第二名,為自己的成績表加上精采一筆;中國海岸馬拉松賽亦三度捧盃;在消防處內部比賽中,耀哥已經連續六年在四十五至五十歲組別中登上領獎台,他在長跑的成績表十分漂亮。 耀哥的幾個最佳時間是:美津濃半馬—-1:25:06(2004年);最佳全馬是台北國道馬拉松—-2:58:36(2006年3月19日);最佳10km是nike10公里挑戰賽—-37:30(2004年11月21日)。 屯門見收成 感謝會友同耕耘    現在耀哥主持樂華會屯門區的訓練,每周四晚上由耀哥帶跑,出席人數經常有二、三十人或以上,十分熱鬧。他說很感謝王天佑、馮士元、陳耀雄等這些會友的支持,他們是屯門區訓練的中流砥柱,經過多年的默默耕耘,耀哥喜見屯門區有如梁兆鵬等精英跑手的湧現,為樂華會作出貢獻。 「沒有是不可能」不但是耀哥對長跑運動的信念,也是他對人生的信念。在講述自己長跑運動經歷的同時,耀哥不忘很感謝耀嫂對他的支持。在樂華盃或其他活動中,我們都見到義工行列中不會缺少耀嫂的身影,她經常在終點為跑友們錄影,當樂華會出外遠征時,耀嫂都會在終點做攝影師,為會友們留下值得紀念的一刻。耀哥希望可以跟耀嫂更多地出外跑馬拉松,我們衷心地祝願耀哥耀嫂永遠幸福,開開心心。     耀哥以自己的經歷解讀了他的信念——–「沒有是不可能」,在本文結束前,我們可以借用耀哥的這個信念,不管是在長跑、生活、工作上激勵自己。耀哥,感謝你!
Read More
「鐵漢柔腸」__ 陳國強(KK) 陳國強(KK),在香港長跑壇內是一個無人不識的名字,他在海外的越野賽中揚威,為香港爭光,並且獲得特區政府的嘉獎,對於這位資深的樂華會友,應該怎樣介紹他呢?事實上,KK已接受過香港不少傳媒的訪問,同時亦接受過例如日本、美國、以及內地傳媒的訪問和介紹,他在越野馬拉松的輝煌戰績及成就,至今在香港仍是無人能及,他的經歷和山野故事早為人知,哪麽,應如何向會友們介紹KK呢? 某天下午,約了KK在中環立法會太子大廈內的一家快餐店內見面,以為他無理由認得出筆者,於是老遠見到他便站起來打招呼,大家見面後禮貌地握過手,他說:「我認得你呀!樂華會的人我基本上都會認得。」 KK外表是一名錚錚鐵漢,不熟悉他的人感到他很「cool」,但經過跟他面對面傾計之後,筆者在思考,應用一個怎麽樣而又恰當貼切的形容詞去形容他的為人和處世之道呢?「山野之王」陳國強;「毅行者傳奇」陳國強等等,這些傳媒給他的尊稱都很精準地塑造出KK的形象,他當之無愧,實至名歸。但筆者結果決定用「鐵漢柔腸」—– 陳國強來尊稱他,這是筆者與他詳談之後對他的認識和為人的感受。他是一位感情豐富、胸懷廣闊、性格硬朗、為人目標鮮明、說話率直,對你有感染力的錚錚鐵漢,他是一位胸懷大愛的人。他愛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同胞、自己的家人、關懷自己周圍的人,愛自己的事業、愛樂華會。 KK對筆者講,自己做人的目標很明確,訂立了要完成的事就必定要達到,不會放棄,即如參加了多年的毅行者,每年與他合作參賽的隊友都不同,但他只有一個要求,全部都要完成全程返抵終點,不能半途而癈,必須強調團隊精神,不能有一人掉隊,定下了目標就要完成,就算是「爬」也要「爬」過終點。 港京馬拉松改變人生觀 這次訪問KK,他談得最多的是去年為四川同胞籌款的「港京耐力馬拉松」,其特別的原因,是這個籌款活動雖然艱辛,事前很多人都認為是無可能實現的。但KK認為人要有夢想才有動力,起初對自香港跑上北京要每天跑一個馬拉松,,信心的確有所動搖,但經過兩個多月的艱苦路程,深深體會到人性的一面,很多決擇決定於一線之間,是堅持還是放棄?是痛苦或者快樂?是悲或喜,這些貫穿於整個旅程,亦改變了他的人生觀。 2008年他們決定由香港跑到北京,原意是跑到北京去迎接奧運,並為香港精英運動員基金會籌款,但在他們自日本參加完毅行者比賽勇奪冠軍,揚威歸來之際,發生了中國近世紀罕見的汶川大地震,這次天災觸動了他的心靈。「有感國家和同胞遇到了大災難,有責任為國家和同胞們做點事,一盡國人的責任,遂決定改變目標,改為為四川受地震所害的同胞籌款。大家取得共識,決定把籌款目標訂為為四川同胞籌一百萬善款,以表達我們的愛心。」KK深有感觸地表示,這次籌款活動,改變了他的人生觀,雖然多年征戰毅行者和其他國際大賽,但這次經歷讓他畢生難忘和對人生有另一番體會。在這兩個多月的旅程中,面對長長的看不到盡頭的107國道,他們經歷了炎夏的酷熱、風吹雨打,每天要跑一個馬拉松是對體能的絕大挑戰,對人格的洗煉,面對重重困難,他們的確有過動搖,但身為主席的KK已下了死命令,如果中途結束等於要為四川同胞籌款的活動就此完結,這對每人而言都是恥辱,因此「我們就算是爬去北京也要達到目標。」KK身體力行,每天堅持跑42.195公里,如果未够km數便採取圍城跑的方法,總之要每天跑足一個馬拉松。這就是KK的真個性。 起初,導遊和司機都以為他們只是遊山玩水的一群,每天一個馬拉松走上北京是不可能完成的。有一天在路上起步後遇上暴雨,導遊着司機把旅遊巴駛到他們身旁,叫他們上車不要再跑了。當時KK即時光火起來,嚴辭斥責道:「以後不准提上車休息不跑了!」KK的鮮明目標和決心不但鼓舞了隊友,亦感動了同行的導遊、司機和物理治療師。不管風吹雨打、烈日驕陽都動搖不了他們的意志,後來連導遊和司機都被他們的深情感染,索性換上跑裝跑鞋加入到團隊中,為四川同胞籌款同出一分力,一齊跑上北京,向鳥巢進發。 每天跑一個馬拉松,身體的部位例如乳頭、兩脇下、大腿內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磨損,何況他們要穿州過省,天氣變化很大,時晴時雨,被暴雨打濕的跑衫跑褲乾了又濕濕了又乾,身體各部份早被磨損磨破,在烈陽照射下傷口痛苦難耐也要頂過去,對各人的意志力是極大的考騐,是對人格的洗禮。物理治療師每天都是一邊流着淚一邊替他們按摩,面對他們如死鐵般的肌肉,「明天你們如何跑下去啊!」憑着無比的意志他們終在2008年7月31日跑抵北京,在「鳥巢」外衝線,為四川同胞籌得超過百萬元善款。 他們的愛心和執着感動了不少人,包括內地公安、沿途的同胞和107國道上收費亭的工作人員,當然還有香港不少跑友在中途加入,支持他們這次籌款創舉。KK表示,他不但為成功地向四川同胞表達愛心,成功籌得超過過百萬善款感到光榮,還為阿Paul伯在這為四川同胞籌款的活動中跑了人生第一個馬拉松感到高興,為超過60歲的陳耀忠在這次活動中以不足4小時便完成自己第一個馬拉松感到高興。他說:「為了保留這個回憶,我把『港京耐力馬拉松』的官方網站保留下來讓大家分享,希望把這種精神延續下去。」各位會友,大家不妨再登入這個網站內重温和體會KK的感受,相信你也會被他的精神感染。 願與你分享經驗 多年的南征北戰KK獲獎無數,亦積累了豐富的經騐,無論成功或失敗,KK都會熱情和耐心地向你傳授。現在他仍會參賽,但目標和心態已跟以前不同,他說:「現在我參加毅行者、參加環島跑、參加渣打馬拉松,都是抱着做義工的心態,我樂意協助有志參加毅行者和其他山野運動的人,不管是著名醫生、上市公司主席還是影視界名人,總之你肯參與和有決心去練,我都會無私地把自己的心得傳授給你,與你共同訓練。」 KK把自己累積下來的經騐,以總結性的語言與大家分享。他說,「訓練和比賽猶如在打太極一樣,心境要平和舒暢,心境平靜會助你越跑越快樂,而面部表情則要輕鬆舒展,因為面部表情綳緊的話,便會影響你的中樞神經,導致肌肉綳緊。」「我們在20多歲有氣有力去拚;30多歲仍然有氣有力、亦有技巧,所以可以跑出自己的理想成績;但在40多歲以後便要更多更好地去運用技巧去跑,尤其在長途比賽中,除了經騐外技巧更加重要。」 KK堅持每周跑足100公里,其中有一課必須是走進香港的山頭野嶺訓練,由上午八時跑至下午五時才結束。香港的夏天炎熱,走入山野訓練反而可以避開猛烈的太陽,KK多年來跑遍了香港的山頭,藍天作證,山野的足跡是最好的證明,沒有這些刻苦的訓練便不會取得這些成就。他說,只要肯練才有收穫,「不少人走長途賽事無法埋尾,究其原因是平日練習時儲不足里數,够里數才有耐力跑畢全程,練習時可按自己的速度,不一定要快,亦可以按自己的情況合理地分段完成定下的里數。例如分上、下午完成,或者隔日完成,直至達到自己所定訂下的目標。 他還介紹自己的經驗,跑長途賽事必須採取留前鬥後的戰術,如開頭放得太快,到後段必無力埋尾。還有是上山時可以發力,但下山就必須放鬆,要用腳掌輕柔地着地,有些跑友會跑至黑腳甲,原因是錯以腳尖着地和發力,在下山時腳尖受壓力才導致以上情況,所以要改正這種錯誤的跑姿才能跑得更遠。他又建議,不管在比賽或練習時都不要停下來,因為停了便不想再走,寧願減慢速度也要堅持。KK話:「我的經驗告訴我,兩個T是成功基本的元素,即Training(訓練)和Technique(技巧)。」KK的經驗讓我們受益不淺也。現在,他正努力地把自己參加毅行者多年和其重大賽事的經驗以文字紀錄和總結下來,把它昇華成有系統的理論,希望把這些經歷和經驗著作成書,與各跑友分亨,特別是有關他參加毅行者的比賽經驗,如果成書我們則可把它視為「毅行者天書」也。 今年八月,KK參加了「美國科羅拉多穿越蒼穹160公里超級馬拉松」,創下了本港的一項長跑紀錄,並獲得大會頒發「銀腰帶獎」,比賽之後,他已把這次經歷總結寫成文章,本期會訊我們將會刊登給各會友分享。 KK打趣說,以往為了參賽只懂得苦練,但經過多年的實戰體驗,現在學會了注重賽前賽後對身體的保健調理。例如食物、湯水對身體的調理有甚麽作用等,大家要對自己的身體多些了解,所謂久病成醫,長年比賽,KK跟不少跑友一樣,身體上傷患不少,現在他已懂得在賽前賽後通過替肌肉按摩進行恢復,療理傷勢。現在返到消防局,KK都樂意為同事進行按摩療傷,他說;「其實這樣對我而言也是一舉兩得的,因為既可以服務同事,亦可以趁機給自己一個實踐按摩療傷的機會,何樂而不為呢?」 這些年來樂於做跑壇義工,接觸了不同階層的人,因此亦讓自己學習了不少新知識,他學會了如何去調整比賽心理,讓自己保持輕鬆的心態,例如有些醫院的心理醫生,在操山時因辛苦和遇到困難都會出現心理問題,KK反而懂得為這些心理醫生們進行輔導,說起來都很有趣。筆者向他建議,不要浪費他的經驗和技術,他應建立自己的個人網站,出版自己的著作以及定期舉行分享會,讓更多同道者學習和借鑒。但性格使然讓他舉棋不定,原來KK最怕是被合約束縛和牽涉到錢的問題。他要建立個人網站的訊息傳開去後,有不少贊助商找上門來,他很不願意自己的網站太商業化。另外,KK要出版專著,商業電台早已為他設計了出版計劃,但因牽涉到版權問題、著作出版後的分帳以及簽訂合約等等,以上問題又讓KK對出書仍抱觀望態度。至於舉行個人分享會,他已多次到學校向莘莘學子們介紹自己的跑山經驗,參加毅行者怎樣改變自己,亦曾向公務員和在中央圖書館向公眾分享自己的經驗,KK自言是一名義工,他出席分享會不收演講費,訓練跑友不管是大企業家、名醫還是演藝界名人都不收學費,但有一件事至今仍讓他很內疚和耿耿於懷 —–某日他接到香港田徑總會的邀請出席一個分享會,向跑友分享他的經驗,事後他才知道這個講座是收費的,這讓他內疚和不開心了一段日子。這就是KK的為人。 自製樂華終身會籍 他說自己只有一個會籍,自言是樂華會的終身會員。其實樂華會並沒有終身會籍這個制度,這是他為自己而設的。KK對方太講:「樂華會會費一年才50元,有樂華的存在便有我存在,所以我不想每年都交50元,我要一次過交10年會費500元,當這500元扣除完畢後剛是我的退休之年,然後我再交500元會費,直至我走完人生之路為止。」 在某年某月某日,KK和方生、方太相識於一次環島跑之後,當年KK以5小時21分的時間獲得第二名,方生與他在言談間,知道KK將參加毅行者比賽,於是便為他做後勤補給,除了方生和方太外,還有發哥(蕭忠發)和嘉慧,KK很感動,認為他們都是樂華會「有頭有面」的人,深感他們很有心,而方生們也連續兩年為他擔任後勤補給,實在讓他感激和感動不已。他坦言,自從加入樂華後才學識不少跑步知識和技巧,他十分感謝樂華會、方生和方太等會友對他的支持。 在樂華的日子,經他訓練的個個都是精英,例如JoJo、楚健、小葉、海濤、林一鳴、「會計梁」等等都曾與他跑過毅行者或撒哈拉沙漠,KK希望他們都能超越自己,取得成就。在訪問完之後,他又急急地離開,原來要去跑馬地運動場訓練一位學界運動員,他在手機內的日程表都編排得密密麻麻,周日他又要帶一家醫院的醫生去操山,備戰毅行者。 KK多年征戰毅行者並取得彪炳戰績,現在他己成了毅行者的形象代言人,並把這項深受歡迎的慈善越野賽推廣至澳洲、新西蘭和日本。十一月又是他出賽毅行者的日子,但他自己下一個更大的挑戰,是明年重返美國參加「科羅拉多州穿越蒼穹160公里越野賽」,有了第一次參賽的經驗,KK這次參賽目標,是大會的「金腰帶獎」,在此,我們衷心祝願他馬到功成,「KK,加油呀!」 KK小傳 做消防員的KK在1993年調派西貢駐守。那時工種轉變,從市區的高樓大廈,改為上山拯救。他發現自己體能不足,上山還慢過比他大十多歲的同事;而且也為了跑熟香港的山路,方便工作時盡快去到事發現場,所以便去「操山」。跑山好幫到工作。譬如上馬鞍山拯救時,因體力充足,又熟悉環境,二十多分鐘便可上到山頂。 後來KK偶然發現跑足全長100公里麥理浩徑的毅行者賽事,96年首次參賽(97年由樂施會承辦),不忿氣輸給啹喀兵,繼續努力操山,早上8、9時收工後,跟着便跑十幾個鐘,就算下雨、8號風球照樣練習,終在98年成為首支奪冠的華人隊伍,還達成3連霸,後來成立Cosmoboys繼續征戰。跑了13年,陳國強已成為毅行者的「宣傳大使」,到過日本 、新西蘭 、非洲等地參賽,在世界各地跑了20多個毅行者賽事。 陳國強 KK –        -1996年首次參加香港樂施會毅行者,至今完成了19次,包括7次海外賽事 –        -1997年創立〔遨遊人〕Cosmoboys –        – 1998至2000年連續三年贏取香港毅行者冠軍 –        –...
Read More
鍾情馬拉松16年對港隊不離不棄 氣袋蔡達明永不言退 ( 2008.10.25 ) 馬拉松運動起源於一個傳令兵不惜犧牲自己為國家送信的動人故事,故事內所體現的精神就是馬拉松對運動員所要求的毅力、耐力及堅持,而正正就是馬拉松這種特殊魅力,令香港代表蔡達明16年來堅持在馬拉松賽場上揮灑汗水,並以「永不言退」作為他港隊生涯的座右銘。 在香港,當一個運動員難,當一個馬拉松運動員更難,縱使近年來渣打馬拉松參加人數年年創新高,但對香港馬拉松運動員來說,這只是一個數字遊戲,蔡達明表示:「的而且確馬拉松運動愈來愈受到港人熱愛,尤其是當沙士過後,這5、6年間跑馬拉松的人多了很多,但人數並不意味着水平的提升,當中不少人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真正投身馬拉松運動的人只有相當少數,而且給我們的資源亦沒有因為這股熱潮而增加。」 業餘身份  專業訓練 香港體育素來以成績為本,頸上沒有金銀銅牌,令蔡達明只能以業餘身份繼續征戰馬拉松賽場:「我們沒辦法出外集訓或經常出外比賽來提升自己水平,一來我們都有正常工作,二來申請經費對我們馬拉松運動員來說太困難。」雖然只是業餘身份,但他仍堅持一星期五天、每天兩至三小時的訓練密度來表達對自己運動員身份的尊重:「基本上沒有私人時間可言,放工後來練習,結束回家後已經是晚上12點多,而星期六、日就多數用來調整身體及比賽。」 由中學開始被教練賞識、到加入港隊南征北伐,跑了16個年頭,但35歲的蔡達明坦言沒有退下來的念頭,他笑稱:「當香港隊不需要我時,我才會選擇退下來,幸好現在馬拉松運動好像不太受年輕運動員歡迎,我想我可能為港隊効力至四、五十歲。」 難經考驗  青黃不接 青黃不接,令香港馬拉松水平長久以來都在世界、甚至亞洲範圍內都處於較低的水平,蔡達明認為要時下的年青人投入馬拉松運動實在太困難:「目前的馬拉松世界紀錄是2小時4分26秒 ,意味着你跑得更快也起碼要兩個多小時才可以完成比賽,對現在的年青人來說馬拉松太考驗他們的耐性,香港在長跑上有很多出色的年輕運動員,可惜長度一到了馬拉松就無以為繼了。」 剛於周四出發到奈羅比準備參加「全球最強之戰」首站賽事的蔡達明將於明天進行比賽,意外的是1700米高原賽道以及稀薄的空氣都不是蔡達明心目中的最大挑戰:「我05年到過那裡比賽,奈羅比的溫度與香港差不多,跑起來很舒服,而上次我對稀薄的空氣亦沒有什麼不良反應。最大的挑戰是你要克服那裡有很多比你跑得快的黑人,真是隨便在街上見到一個人也可能比你跑得快,我想這種無奈才是最大的難關,哈哈。」 蔡達明「醒」你 長跑小秘訣 任何運動員在比賽前都要做足熱身準備,更何況是難度極高的馬拉松運動呢!現在等氣袋蔡達明「醒」大家一些比賽前小秘訣及標準的熱身動作。 1.       充足休息 在比賽前一星期就要開始「早睡早起」,因為這樣才可以為比賽保留足夠體            力。 2.       禁食辣及煎炸食物 由於進食辣及煎炸食物,會使身體體內要付出額外物質去進行消化,而若缺            少這種物質,將會影響比賽準備。 3.        注意運動服磨損身體 在比賽及訓練時,運動服服邊會比較硬,如果在比賽及訓練中的強烈磨擦               下,會導致大家受損。因此,建議大家在比賽前及訓練時,可以在運動服服            邊擦上潤膚露,以避免皮膚強烈磨擦受損。 4.       記住著舊鞋 大家不要誤會,記住著舊鞋是指大家在跑步時,應該穿舊跑鞋;因為,新跑 ...
Read More
「澍哥」足跡跑遍天下 (訪問於2009年4月) 樂華會內的資深會友陳澍—-「澍哥」,自言是一名上了「癮」的馬拉松忠貞份子,回想起自己如何地愛上馬拉松,澍哥打趣地說,當自己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時,經已有友人對他說:「當你踏出第一步後你便會愛上它,好像中了『毒癮』一樣,而且『毒癮』會越來越深。」澍哥當初對此言不放在心上,現在回想當年,的確是此言不虛也!時至今日,澍哥已是一名每天「唔跑唔舒服」的馬拉松發燒友了。 深愛馬拉松的澍哥,跟我會不少會友一樣,起初都是鍾情於香港青山綠水的「山友」,每周的行山活動,讓他認識了樂華會的資深會友何鉅星,他們結緣於青山綠水之間,話得投機,話題除了談論行山之樂趣外,當然還會把話題帶入到長跑運動之中,原因是:何鉅星是本會的高手是也。何鉅星建議大家不仿嘗試一下參加長跑,體騐一下長跑的樂趣,而擔當義務教練的當然是長跑好手何鉅星了。 1995年澍哥永遠記得的一個日子,是他參加了人生第一個馬拉松賽事—–澳門國際馬拉松,從第一個馬拉松開始至今,澍哥細數一下,原來他已跑了60多個馬拉松了,這是一個讓人羡慕的數字啊! 澍哥話,當年對於「馬拉松」這個名詞可謂一竅不通,馬拉松的路程有幾長也不清楚,總之膽粗粗便報了澳門馬拉松,開始了他的馬拉松初體騐。為了準備這次處女跑,他們只在家居附近的公園內練習,一圈、兩圈、三圈——-這樣地跑,沒有計練計劃,最多只跑了十圈便無法再跑下去了,但是澳門馬拉松的日子越迫近,心裡就越慌,雖然反覆摸索,練習的進度並沒有太大的進展,怎辦呢?難得的是澍哥並沒有放棄,他決心要完成這次第一個馬拉松,終於踏上了澳門馬拉松之旅。 現在回想起來,澍哥對這個「第一次」既感到可笑,更感到自豪。可笑者是對這次人生第一個馬拉松算是混混沌沌地過關了,感到自豪的是自己哪份堅持和不退縮的決心,這在自己的人生紀錄上很有意義。 結果哪次澳門馬拉松,澍哥用了4小時50幾分,在大會規定的時間內既走又行地完成了全程,期間當然是體會和細嘗了馬拉松的甜酸苦辣,完成賽事的滿足感更是難以形容。他說,其實在30K之後,他已無法提步跑完餘下路程,疲倦和腳痛襲來,當時百般感受在心頭,加上在旁邊又有大會的接載車輛遊說你「上岸」,內心交戰激烈,究竟是「上岸」還是堅持下去,如何「選擇」?在思想內不斷地糾纏和鬥爭着,結果澍哥克服了「心魔」,決心堅持走下去,跑不動可以行返終點,澍哥就在如此艱苦的情況下走完了他的第一個馬拉松。 就是有了這次難忘的經歷,澍哥更深深地愛上馬拉松。他說,多年的親身體騐,應騐了哪句前輩所言,跑了第一個馬拉松便會「上癮」,而且「癮」只會越來越深呀! 澍哥坦言加入樂華會是他的榮幸,他大約在98年左右加入樂華,並認識了方生等一大批跑友,他表示,最開心的是01年開始跟隨方生到海外南征北戰,讓日子過得很充實和有意義,亦很感謝方生為組織會友到外地比賽付出了不少努力和精神。其中,澍哥最難忘之旅,是跟隨方生等一班樂華跑友遠征南半球,參加巴西里約熱內盧馬拉松,並順道暢遊了阿根廷等南美國家。這次經歷和見識,為他的人生記事部寫下精采和不可磨掉的篇章。澍哥的經歷真是令人羡慕啊! 在澍哥至今跑過的60多個馬拉松之中,既有難忘的、值得紀念的、亦有痛苦的經歷。談到讓他鍾情的賽事,反而是令不少跑友聞之郤步的66K環島跑,澍哥跑過了,喜愛它够艱苦,可以苦中作樂,是人生一大快事也。 2001年,他在泰國芭堤雅獲得他的第一個海外獎項,這當然是讓他最難忘的賽事啊! 不斷的努力和鍥而不捨的精神,澍哥的馬拉松成績亦不斷提高,在2004年3月尾的廈門馬拉松,澍哥走出了3小時33分的個人最佳時間。他說,在跑廈門之前,已有預感可以跑到一個理想的成績,因為在參加廈門馬拉松之前,澍哥亦走了幾個讓他感到滿意的賽事,包括十一月份的韓國馬拉松,時間是3小時47分;十二月份的澳門馬拉松則走3小時41分;渣馬則走3小時34分,水準很穩定而且成績是逐步提高的。 講過他參加馬拉松的喜與樂後,澍哥亦講述他感到最痛苦的經歷,其痛苦之處並非身軀之痛,而是人心之痛。話說去年的春川馬拉松,澍哥因腳部受傷,雖然都決定落場跑,但為免傷上加傷,他跑了1K後便下定決心「上岸」,以免因小失大,將來無得跑也。結果他選擇了坐在看台上等待樂華會友們返終點,當時看着會友們一個一個衝線,而自己只能坐在看台上做觀眾,哪種失落感和難過的心情難以為外人道。澍哥話:「這種痛苦經歷是我永世難忘的。」 跟澍哥傾談的過程中,已感到澍哥的謙虛和低調的性格。澍哥表示,他喜歡做任何事都採取低調的處事方式,包括他做人的方針如是,如果是太鋒芒的話他會盡量避免,好似今次跟方生去跑波士頓馬拉松,跑友們都喜歡買大會的風褸以作紀念,但澍哥一看覺得太搶眼了,結果決定放棄購買,把這次難忘的經歷儲入心屝便够了。本期會訊,我們要向會友們介紹澍哥,起初他是面帶難色的。在退休之前,由於為人低調,所以他多次出外跑馬拉松都是不動聲色的,連他周圍的同事也不知道自己身邊原來有一位馬拉松好手,直至現在退休了,他的舊同事都不知他是一位馬拉松發燒友啊! 澍哥到世界各地跑馬拉松的經歷的確是讓人羡慕啊。最近在澍哥的馬拉松檔案上又加添了東京馬拉松和波士頓馬拉松兩個賽事,兩個比賽只相距了一個月左右,雖然對於跑波士頓馬拉松的成績未盡己意(4小時25分33秒),但澍哥話他每次出外比賽都是抱着平常心的心情上路,並没有給自己任可壓力,畢竟參與馬拉松的目的都是為了健身而非奪標,所以出外參賽的樂趣是,既可以參與自己喜愛的馬拉松運動,增加經歷,又可以順便到當地旅遊開眼界,所以並不介懷自己的成績也。 澍哥每天都堅持在家居附近的鰂魚涌練習,在跟他傾計的尾聲,澍哥話好想在會訊內多謝兩個人,是他們讓他的馬拉松經歷和人生更加精采。 一位是他的馬拉松啟蒙師傅何鉅星,他很希望何鉅星能再穿上跑鞋重回跑道上。回想起初相識何鉅星時,被他的熱心和真誠所感動。第一次參加澳門馬拉松,連如何報名也摸不着頭腦,但何鉅星為他們做了一切,包括報名、交費、買船票,甚至為他們在澳門找住處等,如此為得人很讓他感動呀!何鉅星在樂華會是高手,取得不少獎項,但近年來已離開了跑道,澍哥很希望他能重回跑道,與他們一起再跑馬拉松。 第二位是方生,澍哥謂加入樂華後,他對馬拉松的認識都是通過方生學的,方生是一位真心推動馬拉松運動的人。限於客觀條件,在香港推廣馬拉松實在有不少限制,現在香港跑友出外比賽已成風氣,眼光擴濶了,這少不了方生的功勞。方生為組織樂華會友出外比賽花了自己不少精力和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方生要付出的是外人所不知道的,所以要在會訉內真心地感謝方生對我們的付出。 澍哥講,畢竟是退休了,可以放更多時間出外比賽,但畢竟是上了年紀之人,體能總會下降,難比後生仔般體力充沛,所以,心願是「長跑長有」,多跑幾個海外的馬拉松賽事。 在此我們祝澍哥心想事成,長跑長有。
Read More
訪問創會會長_袁伯 (訪問於2009年1月初) 時屆農曆年快將到來,俗語說「每逢佳節倍思親」,在農曆年將至之時,方生遂想起年屆83歲的創會會長袁伯,派出「振長」做代表,到袁伯現居住的馬鞍山,向袁伯拜個早年,順道向會友們介紹一下袁伯的近況。樂華會發展至今差不多有八百會員,其發展壯大缺少不了好似袁伯等創會元老的無條件付出和關懷。 袁伯為人十分開明而且有文化修養,他表示本人「不在其位,不問其政」,現在的樂華會,應該由現在的一批幹事去把持方向,他不宜多說話了。但事實上他都是關心樂華會的發展的。 袁伯現在過着幸福快樂的晚年生活,現居於馬鞍山,雖然已不復當年勇,無法再參加跑步比賽了,但每天仍然堅持在馬鞍山競步5公里,因此亦經常遇到不少樂華會友和香港長跑界的朋友,大家見到袁伯都會尊重地跟袁伯打過招呼,叫聲早晨。 袁伯目前花最多時間在閱報之上,據他講,他每天要看4、5份報章,而且特別喜歡看有關文史的內容,當然對於時下的時事政治都十分了解,他還養成了剪報的習慣,把報章上有參考價值的內容剪存下來,不覺間已剪了十多本,他講笑謂,女兒借了他幾本剪報至今還未還呀,對他來說,這些就是他的寳貝啊! 袁伯過着幸福的晚年,家有4子女,他開心地講,其中有2個女兒和1個兒子都受到他的感染,愛上馬拉松運動,亦經常參加馬拉松比賽。閒時袁伯當然少不了跟兩位孫兒玩樂,共享天倫。 見到袁伯,當然要袁伯講吓創立樂華會的經過,事因我會不少新會友是不認識袁伯的,亦不清楚樂華會的源起。袁伯由於年事已高,所以不少年份他都難記起,不過他清楚記得,樂華會是一九九六年正式辦社團註冊的。 話說一班家居樂華村的街坊,互相認識始於每天的晨運,後來便相約和組織行山活動,及後養成每天都跑步的習慣,起初是在樂華村的球場上跑,後來大家相約每天都自樂華村跑至井欄樹(來回5公里),遂在樂華村內造就了一派熱愛長跑運動的氣氛,據袁伯記憶,在樂華會成立之前,樂華街坊共組織了9個賽事,每次都有最少廿多人參賽,自樂華村起步跑至壁屋折返,當時創會元老之一的劉敬發自資購買獎盃奬給冠軍,如連續3次奪冠則可以永久保留獎盃(這些比賽其實是現今「樂華盃」的前身也)。 除了自設獎盃外,亦有任職戲院的美術師義務為賽事設計標語、牌扁等,比賽現場氣氛十分熱閙,同時亦出現了第一位女跑手—-冼麗玲,她後來成為了樂華會的第一位女會友。 如此經過舉辦9場比賽和一番蘊釀後,一九九六年十多位志同道合的跑友,在西貢東苑酒樓茶聚,決定成立樂華會,方生也是當時的成員之一,第一年會慶聚餐在九巴飯堂舉行,擺了9圍,但出席者眾,每圍要坐上十五、六人,場面十分熱鬧。回首當年,袁伯感到十分欣慰的是樂華會自成立起初的十多名會員,已發展成現今的七百多八百會員啦! 講到會慶聚餐和會訊,袁伯認為這是樂華會的傳統,應該維持下去,因為每年的會慶聚餐,都要延開數十席,從來都不會買餐券,是否出席都是口頭承諾,大家講過「信」字,因而都養成了「誠信」的好習慣,相信這在其他團體內是難以實行的;另外,堅持每月出一期會訊,雖然現在互聯網發達,但每月的會訊便是一個聯絡員,可以跟會員保持聯絡。袁伯是會訊的主筆,每期都親自執筆寫會訊,他說初期的會訊由他手寫後,自資出錢影印,在早期會訊是趁會友操練時把會訊掛在樹上,有時為怕被雨淋濕便把會訊套在膠袋內,眾會友在操練完畢後,見有新一期會訊掛在樹上,便自覺地取一份閱讀,這種習慣維持了好一段日子。 袁伯自八十年代五十多歲才參加長跑運動,起初對跑步一竅不通,連1公里和一個馬拉松有多長距離也不懂,只是每天自樂華村跑至西貢來回,他相信既然可以跑這個途程,相信自己可以跑一個馬拉松,因此他便參加了第一個比賽—-中國海岸半馬拉松賽,並以2小時取得60歲組的第一名,由於在比賽中攞獎,更激發起他參加賽事的興趣,袁伯亦頻頻攞獎,他曾經連勝7個回合水塘盃冠軍而獲得總冠軍,袁伯和其他跑友一樣,喜歡參加海外賽事,葡萄牙、新西蘭、日本、台灣、北京、廈門、上海都留下他的跑踪,而鄰近香港的澳門更不在講,基本上每年都去,他記得樂華會首次組織會友到澳門參賽有三十多人參加,當時算是十分墟冚的了。 袁伯人生最難忘的比賽是一九九二年的深港馬拉松賽,他當年66歲,造出了3小時37分43秒的時間,至今還未有人打破他這個記錄,他打趣說:「如有人打破他的紀錄便獎他2000元。」袁伯是期望有人能打破他的紀錄呀! 說到憾事,袁伯話最遺憾者有兩,其一是他本人不懂英語;其二是他不懂駕車。由於不懂英語,所以他首次參加中國海岸馬拉松要由女兒代報名,比賽當天要凌晨三時出發到尖沙咀半島酒店後面坐賽會安排的大會車,當時社會上出現不少失踪少女的新聞,在街上遇到警察查車,見到一老一少在凌晨時份坐在的士上,他又要花費一番唇舌向警察解釋,比賽當天獲得冠軍,由於不懂聴講播上的英文而錯過了上台領獎的機會。 袁伯是一個重感情的人,讓他感動的是已移居加拿大的跑友黎德明(2000年4月的樂華會會訊內容有介紹黎先生跟樂華的關係),至今16年他跟袁伯的聯絡没有終斷過,每年的聖誔節他定必自加拿大寫信給袁伯詳述近況,袁伯亦定必回信,袁伯拿出他08年12月25日給黎德明的覆信影印本給我們看,驚覺袁伯以83歲高齡竟然手不震、眼不矇,能寫出如此端正清秀的蠅頭小楷,殊不簡單,難怪當時他可以手寫會訊而不用印刷品代替。 匆匆兩個小時的見面,道別了袁伯,我們代表樂華會祝願他身壯力健,安享幸福生活。   攝於2010年元月初七(人日)
Read More
「挑戰自我!」 ——-林一鳴博士不平凡的經歷 認識林一鳴博士,必然是在樂華會舉辦的活動中,包括我會每年舉行的樂華盃和會慶聯歡的場合上,原因是林博士每次都是在台前拿着咪高峯,與林寳玲擔任司儀,控制着場面的氣氛和活動程序,表現出專業司儀的風範,在我會內外都建立了良好的口碑,本期會訊,我們向各會友介紹這位大家都認識的公眾人物—林一鳴博士。 從方生口中早已知道,林博士是金融界中的精英人士,日理萬機,工作繁忙,所以在計劃邀約他見面傾計時,心中已盤算着,以金融界的工作習慣,最好是在中午午飯時間,結果便約了林博士在上環他公司附近的酒樓見面。安坐好下來後,與林博士互換了名片,他更送給我一本關於他在2001年4月1日愚人節,參加撒哈拉馬拉松比賽的著作,又從他的名片介紹中,認識了他現職一家銀行的投資總監,而且擁有不少專業資格和國際榮譽。 林博士是香港社會的精英份子,所以我就不客氣地問他第一個問題—-以香港現時的大氣候,如你一般的企業集團的高層,社會精英,都是喜歡打高爾夫球,喜歡在假日北上到觀瀾湖,或者南下到泰國曼谷等這些度假聖地去打高爾夫球,流連於一大片的青縁草地和藍天白雲之間,而為何你會鍾情於長跑這種大眾化而且又辛苦的運動?林博士話:「馬拉松已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是嘗試過打高爾夫球,但落到一片偌大的球場去逐洞,要把球一個一個地打進洞內,而且只能行而不能跑,內心想:要打幾耐才能打完一場球呢?實在沒有這種耐性,反而在路上跑42.195公里就很有耐性了。」他說:「我喜歡馬拉松够辛苦,打高爾夫球太舒服了,我喜歡跑步時那種出汗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而且在跑馬拉松這個過程中,有機會讓我靜心地思考問題,因此我始終都是喜歡馬拉松這種比較平民化的運動,現在高爾夫球桿都放在一旁被冷落了。」 第二個問題,就是問他為何會加入樂華這個窮會,而且是唯一一個屬會?林博士答得簡單,就是喜歡樂華够「簡單」。究意林博士對「簡單」兩個字的含義如何解釋呢?他認為樂華的人脈關係比較簡單,雖然跑會會友多達七百多人,論長跑水平各人有異,但樂華不會只照顧精英跑手,而是一視同仁,把精力花在普遍會友身上。在樂華會,他很感謝方生、方太和陳國強(kk),還有一些戰友如JoJo等。方生、方太全心全意為會友服務,如果香港馬拉松運動有所發展,方生在默默地推動着,還有kk和JoJo都是他能够完成撒哈拉馬拉松不可缺失的戰友。 至於為何只參加一個屬會,林博士很豁達地表示,其實在香港跑壇,不管是那個跑會都是那班人,大家都有共同的興趣和意願,已沒有屬會的界別了,因此他本人不會介懷所謂屬會的身份問題,不過他鍾情的始終是樂華會,所以凡是有樂華的大型活動,包括樂華盃和會慶聯歡,林一鳴必然是手持咪高峰在台上主持大局的不二人選。至今他仍不明白方太選他擔任司儀的原因,因為在求學時期,他並沒有參加過任何台前演出,亦未受過司儀訓練,可能是會方要求一個能用中、英兩語在台上表達意思和控制氣氛的人選吧,所以才要求他上台肩負這項工作啦?林博士擔任司儀的功力多年來已得到證明,實情有專業司儀的水準啊!自97年加入樂華會後便擔任司儀的林一鳴見證了樂華盃的發展,他說,樂華盃最初是在大尾篤舉行的15k賽事,後來在馬鞍山運動場舉行10k賽事,賽事已漸具規模,發展至現在在大埔海濱公園吐露港舉行四分之一馬拉松賽,已深受跑友歡迎,並得到社會上的認同。 不要看林博士的外表斯斯文文一介書生的模樣,其實他擁有超強體能和愛心,以上兩個元素是構成他參加和鍾情馬拉松運動的原因。他表示,在學生年代,他其實跟田徑運動沾不上關係,所有的事情都是發生在出來社會做事之後,大約在92、93年,他參了義勇軍特別任務連,因每星期都要在山上進行跑山訓練,以提升體能,他時常要提着機槍跑,並要揹起數十磅重的背囊跑,經過長年的訓練因而鍛煉出超強的體能,並跟長跑運動結下了不解之緣,現今長跑已經成為林博士每天生活的一部份和習慣了。 在義勇軍受訓的幾年間,林博士不但展開了他的跑步生涯,而且在義勇軍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樂華會,成為樂華大家庭的一員;在義勇軍朋友的慫恿下,他於94年初嘗馬拉松的滋味,他的第一個馬拉松體騐是參加澳門馬拉松,由於沒有經騐,起步後因錯跟一些步速較快跑友走而導致後來無力為繼,最終以4小時32分完成了他年生第一個馬拉松。 有了第一個馬拉松比賽的體騐,林一鳴對於長跑運動更加沉迷和熱愛,現在回顧過來,他坦言還是較喜歡走長距離和山路的比賽,有時進行長課練習他都會感到滿足。因此在九六和九七年間,他開始跟方生、鄭國開、陳樹寳等樂華會會友展開66k環島跑的練習,細數起來,他曾參加66k環島跑不下6、7次,當然走完第一次66k是最難忘的,他花了10個半小時完成這個第一次。至於以艱苦見稱的毅行者,他己跑過不下10次了,每次都有不同的體騐和和感受,因為通過比賽可以進行籌款,幫到可以需要幫助的人。2004年,他在澳門馬拉松以3小時23分跑完賽事,造出了個人PB,他亦跟樂華會去跑過北京、新加坡和紐西蘭馬拉松。 我們說林一鳴博士是充滿愛心的人,因此他會想到憑着自己的愛好——參加馬拉松比賽如何可以把自己的愛心化為行動?相信很多會友都不知道,現在舉行得十分成功的「苗圃行動」,林博士是創辦人之一。由於參加了多屆毅行者,他認為可以組織一個如毅行者性質的慈善籌款越野賽,但在路線設計上可以降低其難道性,讓更多有心人參與其中,既可作為一項越野賽,又可以作為一項籌款活動,實在是有意義不過的事啊!於是林博士便和一班志同道合者為苗圃行動設計比賽路線,並把此項活動發揚光大,所以林博士都鼓勵筆者參加曲圃行動,既做善事,又可以鍛煉自己。 林一鳴博士說,改變了他人生觀的是他曾參加了一個名為「雷利計劃」的歷險和慈善活動,這是一個由英國主辦的為期三個月在第三世界國家進行歷險和做義工的計劃,英國威廉王子曾參加這個計劃,要符合資格入選成為計劃的一份子殊不容易,必須要通過一個三日兩夜約40小時的考騐,在這40小時內,主辦者會讓參加者在極度惡劣的環境下,例如缺乏睡眠、糧食、寒冷等,讓考者單獨解決難題和檢視你的適應能力,結果他通過了考騐,在二十多名應考者中脫熲而出,成為八位隊員之一,結果他去了非洲的烏干達做了三個月的義務工作和探險,面對當地惡劣的衛生環境,同時該國也是全球愛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國家,內戰連年,非常危險。在參加雷利計劃之後,林一鳴的人生觀整個地改變了,他認為自己明白了一個道理,「做人必須提起勇氣,才能真正領會生命的成功,比其他人活得光輝燦爛。不肯提起勇氣,不肯去挑戰自己極限的人,就不會成功;對於肯去冒險的人,就算結果或許失敗,但總比着戀於平淡舒適的生活,來得更有意義。」 未知林博士以上的體會各位會友有共鳴嗎? 二○○一年的愚人節,林一鳴作出了人生的一個重要的決定,他決心參加全世界最艱苦的馬拉松比賽—–撒哈拉馬拉松。事緣在二○○○年的樂華會會慶上,林博士偶然跟會友Tony談起跑撒哈拉沙漠馬拉松,原來兩人都有同一個意願,因此一拍即合,決定報名參加撒哈拉馬拉松。展開籌備工作後,陸續加入了志同道合者,包括我們熟悉的會友JoJo,共7人去挑戰這個全世界最艱辛的馬拉松比賽。 比賽全程二百多公里,要跑7天才能完成,基本上每天要走一個馬拉松,但最辛苦的要算第四、五天,因為要走80k以上,所以在這兩天是最多人退出的,如果中途退出是要罸200美元的。 林博士認為最困難的是要在沙漠上揹着30磅重的背嚢跑,裡面必須有簡單的炊具、水、以及7天的食物,加上日間氣温高達50多度,晚上則氣温驟降,十分難捱,而賽會只提供飲水和晚上睡覺的帳篷和一張地蓆,7天的食物要自備,林博士只能選擇脫水食物,才能減輕背囊的重量。 參加這次撒哈拉馬拉松賽除了是自我挑戰外,更有意義的是為苗圃行動籌款,為中國山區的小朋友興建學校,早在苗圃行動於九二年成立後,林博士便曾參與行路上廣州等慈善活動,為中國山區的兒童建校籌款,99年一次到湖南山區進行探訪活動後,他決心要為山區的兒童籌50萬元,為他們建一所學校。當年他立下的這個志願,結果在這次參加撒哈拉馬拉松賽後達成,為山區兒童們籌得50多萬元,在中國雲南山區興建了兩所學校,讓他這次撒哈拉之行添上更大的意義。 決定參加撒哈拉馬拉松賽之後,便是艱苦旅程的開始。整整的一年時間,他們七位向撒哈拉沙漠挑戰的勇士只能利用周末周日等工餘時間訓練,揹着30磅啞鈴在烈日下跑步,他們模仿沙漠的環境跑山、跑沙灘。跑北潭涌的山野,揹着30磅重物由早上8時跑至晚上8時,在西貢浪茄跑沙灘,訓練雖然辛苦,又要兼顧日間的職業,但各人士氣高昂,憑刻苦的毅力堅持訓練,等待着這次人生最大挑戰的到來。 他特別感謝KK(陳國強),由於他們都沒有跑沙漠的經騐,而KK曾經跑過撒哈拉,他又是山野長跑名將,在毅行者比賽中多次獲將,因此整個備戰訓練過程,在KK的指導下能按照計劃和預定的指標完成。 2001年3月28日出發了,「撒哈拉,我們來了!」艱苦的7天之旅展開了,賽事的第一天,路線的設計只有25公里,多走平路,好讓參賽者先有一個適應的過程,但第二天開始,林博士遇到了人生的第一個大挑戰,由於水土不服,竟然上吐下瀉,在一望無際的渺渺沙漠中邊跑邊瀉,這種情景可想而知,同時會流失大量水份,在浩瀚的沙漠中跑步,頭頂烈日,腳踏火燙的黃沙,身體幾近虛脫,各會友可以想像一下當時的情景,現在回想起來,林博士也對自己當時能以超常的毅力和決心頂過來感到自豪。幾經艱辛完成了第二天賽程,衝線後,同伴為他煮上最好的食物讓他補充體力,經過十多個小時的休息,一覺醒來,他的感覺特別好,身體恢復得七七八八了,可以繼續上路了,這天,林博士遇到一件趣事,在路經一個村莊時,竟然有人在賣可口可樂,在香港一向少飲汽水的他一口氣竟然買了兩支,一支即時飲了,另一支則倒入水壺內慢慢享用。當時飲可樂的滋味至今也讓他難忘,但現在飲起可樂又不覺得它特別好飲啊! 賽事的第四天是跑82公里的超級馬拉松,這天路程也是最多人被淘汰的,因此林博士走起來小心奕奕,注意保存體力,這天他初次體騐了在沙漠夜行,手拿電筒,身穿風衣在月光的夜色下跑沙漠的體騐,這種體騐也是畢生難忘的,同時他亦遇到可以把人和周圍物件捲上半空的致命沙漠風暴,除此大自然的危機外,因經過幾天在沙漠中搏鬥,他雙腳;腳底的水泡亦開始腐爛,疼痛難耐,舉步維艱,唯有吃止痛藥,他一共吃了8粒,已不能再吃了,在痛如刀割的情況下,最終花了15個小時完成了82公里路程。 臨近尾聲的第五天要走一個42公里的全馬路程,可能明天便可以完成賽事了,因此心情亦特別輕鬆,加上糧食也吃得七七八八,負磅減輕了,跑起來腳步也輕快得多,經過多天跟天地相處,林博士反而愛上了在烈日下跑步的感覺,人就是這樣的啊!由於接近尾聲,沿途的村莊多了,走出來為參賽跑手們打氣的人亦多了,在這種氣氛下,他用了7小時走完了一個馬拉松,雖然是他最慢的紀錄,但內心則非常興奮。 最後一天比賽只跑22公里,經過多日的搏鬥身上已傾囊如洗,食物吃光了,煑食工具送給了當地人,從來都未享受過如此輕鬆的感覺,心中只想把剩餘的精力用盡,以最快速度走完這最後的22公里。進入市鎮,接受夾道歡迎的人群的歡呼祝賀,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路程之後終點在望,在一片吶喊聲中,他鼓起最後一鼓氣,用盡最後一分力衝向終點,一時間熱淚奪眶而出,因這一刻他用了7天,跑了43小時,克服了不少困難和捱過了多少痛楚才換回來的感覺。經過參加撒哈拉馬拉松,林博士表示現在會珍惜飲一杯水、吃一個麵包、睡一個好覺、身邊的每一個人的感覺,原來在我們繁忙的生活中,「珍貴」是如此重要的啊! 與林博士重温他這些難忘的經歷,筆者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位堅強智者的愛心。他坦言,由於小朋友出世後的確是跑少了,現在他有一位6歲和1歲的小朋友,大哥哥還是樂華會的小會員,在假日,林博士還讓他參加跑步班,鍛練身體。雖然工務繁忙,日理萬機,時刻要留意國際上的財經大勢,但仍不會放棄每天跑步的習慣。他曾經試過在下班後到斧山道操練,但下班後再去斧山道經己太晚了,又嘗試清晨5時起床跑步,但又會影響整天的工作,於是現在想出了一個既可以練跑,又不影響休息和工作的方法,是每天早上7時由大坑住所跑步回位於上環的公司,約跑40至50分鐘,下班則沿原路線跑回家,來回大約有20公里,由於所跑路線多在半山,因此樹木成蔭十分舒服,在寳雲道還偶爾會碰到JoJo呢! 長年參加馬拉松運動,林博士有何得着呢?他說是培養出自己對事物要有冷靜的分析態度、由於跑馬拉松要有完成整個賽事的計劃,因而在工作時便更有計劃性,準確性,面對困難時有更強的毅力。 經過跟林一鳴博士的談話,他跟我們分享了不少他個人的體騐,他不平凡的經歷,好讓樂華會友對他加深了了解和增加了親切感和敬意,更難得的是,林博士通過他對跑馬拉松的體會著書立說,把自己的經騐推廣開來,惠及其他人。
Read More
山頂長課大受歡迎 六月十四日,由方生帶隊的沙田長課移師港島舉行,反應十分熱烈,雖然當天在元朗區有比賽舉行,亦有不少會友因去比賽而沒有出席這次港島長課,但當天出席的人數超過60人,若非在元朗有比賽,出席人數肯定會達百人也! 根據經驗顯示,我會每年舉辦的這些大匯操都深得會友歡迎,建議方生多舉辦幾次,安排多幾個大匯操的地點,相信必定大受歡迎。 話說當天,樂華眾會友於跑馬地運動場中場集合,一時間人聲鼎沸,十分熱鬧也。不少會友平時少見面,難得這次大集會,見面當然要互相問候,多傾幾句在所難免。各人抵達後各自更衣存放行理,準備好跑裝同糧水,出發前當然由總領隊方生向大家講解操練路線,然後來張出發前的大合照,記得去年大合照的地點是街外的大樹底,今年由於人數眾多,要利用更衣室前的樓級才能影得晒矣。 當天氣温超過30度,但濕度高達94%,汗水在身上也不易揮發,八時正起步,一眾會友浩浩蕩蕩由體育路轉上藍塘道向山頂進發,雖然擾擾攘攘令平日比較寧靜的跑馬地住宅區頓時多了人聲,但都只是我們跑步時發出的腳步而已。起步之後,一馬當先的是服務於九巴的會友,由於他們近期已為參賽苗圃展開操練,所以狀態大勇,「振長」與幾位九巴會友陳銘宏、彭南興、黃里強等在前面領放,方生等當然不甘落後從後追趕,還有斧山的大小火箭,女高手陳潔儀等,很快便形成了第一集團軍努力向山頂進發,全速「摸頂」。在云云數十名會友中,各人能力有異,因此大家都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操練計劃努力向上,在跑經寳雲道時更碰到香港馬拉松一姐、我會會友范瑞萍和一眾高手迎面而來,大家打過招呼後便繼續上路,整條路線相信最辛苦的是沿舊山頂道踩上山頂這條超級長命斜,能够直踩上頂殊不簡單也。 抵達山頂後,按方生定下的訓練計劃,是按自己的能力圍繞盧吉道跑1至3圈,每圈約3.75k的路程看似平坦,但實質有不少暗斜,加上自跑馬地踩到山頂後已花了不少體力,要圍繞盧吉道跑2至3圈也不容易,當天氣温高、濕度又高,雖然位居太平山頂,但風勢微弱樹也不動,跑來倍感辛苦,但的確練到「功夫」,這種長課十分有效也。 圍繞山頂跑當然要欣賞一下美麗的維多利亞港,有些大工程已見動工中,但計劃興建環保城的舊啟德機場原址和西九發展計劃則尚未見動靜,究竟幾時可見九龍半島的新面貌出現在眼前,已經等了好久矣! 在山頂經過一輪的你追我逐的後,回程時下山的路程則較舒服,但要落斜也是對腳力的鍛練,自種植道起步途經灣仔峽公園再上山,又可以遠眺香港仔海洋公園,見公園的酒店工程正在進行得如火如荼,將來又是另一番新景象了。 大部份會友陸陸續續返抵跑馬地運動場,最後一批跑完全程的約花了3小時,經一輪梳洗後,大隊相約在茶餐廳醫肚吹水,總結此山頂長課訓練實大有脾益也。 部份會友當天晚上仍有節目,乃再到來哥家中舉行第二次網頁會議,又一次多謝來哥的熱情款待呀! 屯門大匯操到來了 各位會友不要忘記,每年一度的屯門大匯操七月十二日舉行。去年這個長課練習有成過百會友參加,創下了本會的一個紀錄,估計今年出席的人數也不會遜色,相信屯門的會友已嚴陣以待,以地主之名義招呼各位會友的到來,可以預料屆時又會出現一番熱鬧景象也。 在此提醒各有意出席屯門長課的會友,如住在就近地區的,在當天八時前,可直接到兆麟運動場集合,住在東九龍或其他地區的會友,如方便的話可以在上午七時,於九巴牛池灣彩虹,碧海樓站(地鐵行人隧道出口),或者黃大仙龍翔道近沙田坳道站集合,我們坐259D入屯門,不清楚的會友可以相約一起出發,或者向服務於九巴的會友查詢。各位會友不要錯過這次大操練,到時見了! 新加坡日落馬拉松經驗難忘 現在正值歇暑季節,香港的賽事不多,但我會會友並沒有停下來,而是把目光轉向海外。部份會友如李錦華、黎國強、志哥、何海濤等便南征新加坡,參加在五月卅日於當地舉行的「日落馬拉松」。此賽事有其特色,分84公里的超級馬拉松和42公里的馬拉松,我會會友都有參以上兩組賽事,話明是「日落馬拉松」,分別在傍晚和半夜起步,參加84公里的在下午5時起步,而42公里則於凌晨零時起步,據曾參加此項賽事的會友反映,在這個時間起步,好處是可以避開當地炎熱的天氣,但在深夜起步,身體機能一時間未能調節過來,會影響成績,同時賽會安排的路段僅在起步時的兩公里是跑較寛闊的街道,往後的路線多在行人道上跑,感覺很不好,但總算是一次體驗。 雖說賽事的安排不盡人意,但我會亦有幾位會友進入前十名,在84K的超級馬拉松賽中,何海濤以7:77:02.27獲全場第三名,女子組方面,李碧茜以8:55:26.670獲全場第三名;42K全馬賽事,李錦華以3:43:46.63獲全場第十名。 據賽會公布的成績,42K第一名的時間是2:43,其他第二至第九名都要超過3個小時才能完成,雖然賽事路程都安排在市區內,但由於路線設計有一定難度,獲得以上成績尚算滿意了。 嘉慧籌備迎東亞運歡樂跑 擔任康文署要職的我會高手黎嘉慧,近日與一眾政府有關部份負責人到九龍灣運動場視察場地,並舉行政府跨部門會議,當日正值九龍灣部份會友在操練,嘉慧話在樂華會的主場遇見會友十分開心,並問我們對使用運動場的意見。 原來嘉慧這次重任在身,康文署準備於九至十月間,在九龍灣運動場舉行大規模的迎接東亞運動會歡樂跑活動,不但要在運動場內跑,還計劃跑出街外,因而要封閉若干馬路,所以要舉行跨部門會議,商討有關封路、物資運輸、活動組織等問題。嘉慧話在樂華會的地頭搞活動,應該動員多些會友參加了。 Mandy忘帶晶片錯失機會 六月十四在元朗舉行的元朗青年節8公里長跑比賽,我會會友參賽者眾,得獎的會友亦多,所以不必在這裡詳述獲者會友的名單了,大家可以在本期會訊刊登的成績表內,查閱各參賽會友的成績。不過對於跑友而言,有所遺憾的是——–由於忘記配戴晶片無法紀錄成績,雖然跑出佳績也無法得獎,相信當時的失落感是難以言喻的。有此無奈感受的是會友Mandy(林寳玲),她當時便遇到這掃興事,.當天早上由於太急出門而忘帶晶片,雖然以37分完成賽事,若以同組成績比較完全是可以獲獎的,無奈冇晶片計時,單靠自己的手錶紀錄是無法獲得承認的,徒嘆奈何! 樂華盃和杭州之旅已定日期 兩則本會將會舉行的重要活動,先在本期會訊內通告,好讓各會友先作準備,預先定下計劃。 其一:由本會主辦,每年一度的「樂華盃」,已定於十月十一日在大埔海濱公園舉行,起步地點和比賽路線均與上屆相同,籌備工作現已展開,各會友有何建議可以提出,希望能集各方智慧把「樂華盃」搞得更好。 其二:本會籌備多時的「杭州國際馬拉松暨黃山之旅」,根據賽會最新公布的比賽日期是十一月八日,因此此行日期初定為十一月七、八、九、十、十一日,旅行社現在的報價約3200元左右,但因為時尚早,最後確定的價錢稍後才能公布,有意參加此行的會友可提早籌備,制定計練計劃,爭取在西子湖畔,世界聞名的如畫風光下跑出佳績。定金為五佰元正,請來電方太報名,Tel:9600 1309。 拉德克里夫參加柏林世錦賽 馬拉松衛冕世界冠軍英國女子運動員拉德克里夫 ,被選中代表英國參加今年8月份在柏林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 拉德克里夫被譽為「長跑女皇」,現在已經是媽媽級的運動員了。今年36歲的拉德克里夫擁有無數個半程馬拉松和馬拉松比賽的冠軍。目前仍然保持着2小時15分25秒的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女子馬拉松史上最快的三個成績都在拉德克里夫名下,排名第四的成績要比其慢3分鐘還多。 2007年1月17日,拉德克里夫順利地生產了一個女兒,取名伊斯拉。但生完寶寶的她並沒有選擇當全職媽媽而是再度走上賽場。並被評為2007年度勞倫斯體育獎(相當於電影的奧斯卡)年度最佳復出運動員。 這位世界紀錄保持者在2005年的赫爾辛基世界田徑錦標賽上獲得了她的第一枚世錦賽馬拉松比賽的金牌。但是自從2007年生完孩子後一直受傷病的影響。 拉德克里夫完成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在為第四次贏得倫敦馬拉松比賽而準備過程中不慎造成右腳腳趾骨折,以至於而錯過了倫敦馬拉松賽。 世錦賽總獎金達700萬美元 國際田聯官方公佈了2009年第12屆世界田徑錦標賽獎金方案,總獎金數將達到700萬美元。 公佈獎金方案的同時,國際田聯同時還宣佈本次世錦賽將有來自全球202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參賽,在總參賽人數和影響力方面田徑世錦賽已經成為繼奧運會和世界盃足賽之後的世界第三大運動盛會,並且由於2009年沒有奧運會或世界盃,田徑世錦賽將是今年世界上最大型的體育賽事。 具體獎金方案(美元) 個人項目前三名:獎金依次是6萬、3萬和2萬 集體項目前三名:獎金依次是8萬、4萬和2萬 ●馬拉松比賽的前三名,除了將獲得上述獎金之外還將額外獲得獎勵:2萬、1.5萬和1.2萬。 如果有選手打破世界紀錄,他(她)會額外獲得10萬美元的獎金。 中國環跑第一人不幸車禍亡 一則不好的消息傳來,跑友們都感到可惜和不安。據新聞報道,計劃環跑世界的中國長跑勇士童舉,日前在馬來西亞沙巴州遭遇車禍身亡。現年五十多歲,來自中國黑龍江的童舉,今年五月三十日晚,在沙巴州一段公路上進行跑步訓練時遭到車禍身亡,壯志未酬身先死。 記得在年多前,與香港一衣帶水的澳門亦發生不幸事件,澳門幾位高手相約進行路跑晨課,很不幸地被一名醉駕司機撞倒,全部傷重不治,消息真是讓人傷心。我們應該通過這些不幸事件吸取教訓,在進行路跑訓練時注意安全,不要對自己的判斷力評估過高,「安全第一,不要跟路上的市虎爭路」。始終人身肉造,駕車者亦有疲勞時,因此我們要讓汽車行先,無必要爭路啊。 一位台灣長跑愛好者提供經騐,他建議各位在進行路跑訓練時,適宜穿著「專業」一些的跑裝上路(可能是正規的跑裝),這樣駕車的司機會容易注意到你,從心理上亦會重視你。不管他的經騐是否有用,總之各跑友在路跑時要「安全第一」呀!
Read More
1 8 9 10

關於我們

「樂華長跑會」為香港註之非弁利團體,香港業餘田徑總會之贊助會員。本會由一群業餘長跑愛好者組成,至 2004 年六月有會員六百五十多人。會員以香港人佔多數,其餘為歐美及其他亞洲人士,會員中不乏全港前列之十公里、半馬拉松或馬拉松長跑手。本會跑手經常積極參與本地及海外之長跑比賽,其中「樂華盃」便是每年一度由本會主辦之十公里長跑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