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樂華長跑會作為一家面向廣大長跑愛好者的跑會,成員中包括社會各界友好,當然還有專業人士,大家都有共同愛好才走在一起,今期會訊訪問的羅俊匡醫生便是其中之一。

 

工作繁忙凌晨練跑

    在香港當醫生壓力大而且忙碌,感謝羅醫生在繁忙工作中抽空接受訪問,訪問當晚約了他在葵芳的醫務所附近見面傾談。他說:「現在星期一至五8時許才下班,回家吃飯及陪伴家人後,稍作休息便去練習,雖然每天都要應診,但自己對跑步的興趣依然濃厚,所以仍會繼續練習。」羅醫生表示自己的練習多在深夜至凌晨,差不多1112時才出動,由於家住九龍東,所以他的練習路線多跑往啓德郵輪碼頭或油塘,回家已差不多12點了,因此很晚才睡,翌日約10時許又開始工作。他說,跑步是很好的減壓方法,是一項可以單獨進行的運動,因此他可以堅持下來。

羅俊匡醫生在中大醫學院已畢業了13年,畢業後在公立醫院工作了數年,吸取寶貴的臨床經驗,這些經驗畢生受用,由於公院醫生當值時間很長,候召期間還有機會要通宵工作,所以經過幾年在公立醫院的磨煉後,他便開始私人執業,近年在葵芳建立了自己的醫務所,為廣大市民服務

 

練長跑始於短跑

   羅俊匡醫生的跑步經歷自學生年代的中一、二開始,起初他是跑短跑的,由於無法突破,故後來改練長跑,在高中階段開始代表學校參加越野賽,為校爭光。中學畢業後考入中大醫學院,由於大學內跑步氣氛熾熱,吸引不少學生都參加長跑運動,以及中大田徑及長跑隊的教練是前香港運動員,訓練也可算較專業,所以其跑步成績也大大提高。

 

    2003年加入樂華,訓練以斧山為主,跟生菓成教練及其他跑友練習,同期還有何海濤、賴吉等,練習主要為5公里節奏跑,而前輩陳華貴也偶爾同場較量,有時候他也會參與400米間歇跑。201213年是他狀態最好的時光,在各項比賽中也取得佳績,現時因工作關係已很少跟樂華會友們練習,但他依然很享受當年在斧山訓練的時光,以及那些由成哥帶來的美味生果,雖然跑了多年馬拉松,他仍熱愛這項路跑運動,偶爾他會跑山和參加一些香港的山賽,也曾以香港醫學會名義參加過數年「毅行者」,但馬拉松仍是他的首選。

  

    對於練習馬拉松,他的體會是「儲K數是很重要的,只有足够里數才可以有提升速度質量的基礎,如果練習長課,跑30公里後已覺沉悶,但跑山可以跑得更遠,也等同在儲里數,同時也可以鍛練不同的肌肉群組作為調整。他說,練馬拉松多了便會尋求突破,適當地練山應該是有幫助的。

 

最愛廈門馬拉松

   談起他加入樂華,這也跟他參加海外賽事有關。讀大學年代他已開始參加公開比賽,如渣打馬拉松、中國沿岸馬拉松等,他在多年前渣馬造出自己的PB (2小時47),也在中國沿岸馬拉松半馬項目取得頭三名。在中大讀書期間,他代表學校參加首屆廈門馬拉松,跑出接近sub-3的時間,因此對廈門馬拉松留下頗佳印象,以及開始熱愛馬拉松這項運動,可惜次年中大沒有組團參賽,幸好他當年認識了方太,樂華會為他解決了參加廈門馬拉松所遇到的困難,因此他順理成章地加入樂華成為一員了。他說「至今我只有樂華一個身份。」第二次跑廈馬他sub-3了。

 

   羅俊匡醫生表示雖然現在每年都會出外跑馬,例如今年年初的首爾(2:58)、去年年底的奈良(2:58)等等,但他對廈門馬拉松的感情最深,廈馬他已跑過34次了,他說自2012年後便沒有再參加廈馬而感到可惜,因此來季有機會會再次挑戰廈馬。

 

   對於跑「六大經典馬拉松」,他於2016年跑了柏林,柏林賽道平坦,有利締造好時間,但可惜賽事於9月舉行,正碰上香港炎熱的夏天,因而在準備時受到影響,他憶述說在開賽的頭10公里仍跑得不錯,可惜到半馬後便「爆」了,步行了2公里,雖然之後可繼續跑並完成賽事, 但柏林馬拉松的成績卻強差人意,都是因為準備不足所致。來季他的目標有「六大」之一的東京馬拉松,以及今年12月的廣州馬拉松、明年初的廈門和香港的渣馬,希望能爭取佳績

 

親歷香港馬拉松熱

   作為馬拉松的熱愛者和資深跑友,他是親歷和看到香港馬拉松運動的發展。他認為現在香港的馬拉松熱仍在繼續不斷,相比以往參加者也越來越年青,現在也冒起了多位年青好手,以香港奧運馬拉松代表姚潔貞為首的精英跑手層在不斷增厚,他認為香港馬拉松運動發展迅速原因眾多,包括運動品牌投放更多資源於產品宣傳和市場推

 

廣,令跑步風氣盛行,吸引大眾參加其運動品牌的跑步會,以及其贊助的賽事,近年許多新興跑會相繼成立,也證明更多人認識和參與跑步運動,當然少不了樂華長跑會所作出的貢獻,跑友加入樂華會的門檻不高,為香港跑友提供了訓練機會。

他說,要藉這次接受訪問的機會向會方表達謝意。

 

 「我參加長跑初期都是在樂華渡過的,在斧山操練,雖然現在很少跟樂華操,但仍然關注樂華的活動。尤其難忘是與樂華精英小炳、阿賜等組隊參賽,取得不錯的成績,這是樂華給予的機會,還有方生、方太的引導給了我很大幫助,因此對樂華的感情是不會動搖的。」

 

仍鞭策自己跑快些

    對於將來的展望,他說仍然希望可以跑快一些,以前最佳時間是2小時47分,由於工作關係對練習有所影響,因此要再造出這個成績比較困難,但他仍然有信心可在2小時50分內跑畢全馬。

  羅俊匡醫生在如此忙碌和受壓的工作環境下,堅持他對馬拉松那顆熾熱的心和積極進取的態度,十分難得,我們在此預祝他成功實現自己訂下的目標。

 

花絮:「白色強人」

近期熱播的電視劇講述有關香港醫院醫生的故事,在社會上也引起一些共鳴。筆者向羅俊匡求證劇情是否符合實情。他表示劇情基本上不會太離譜,但由於是電視劇,要營造迫切性,有些情節要迎合觀眾口味,手法難免會有點誇大了,例如手術的緩急,要透過病者的臨床徵狀及維生指數等來決定的,不過透過電視劇也可讓市民更立體地了解香港醫生的工作實況也是好事,也可增加相互了解而建立互信。」

今年16日,本會為香港跑壇,也為樂華長跑會的歷史策劃了一個「大動作」,邀請日本著名跑手、應届波士頓馬拉松冠軍川內優輝以嘉賓跑手的身份來港,參加「樂華100分半馬精英排名賽」。

    在樂華會上下一心的努力下,賽事辦得十分成功,能够邀請此位國際著名跑手首度來港,也滿足了不少長跑愛好者的願望,尤其是川內在香港擁有大批fans,這個比賽引起了香港跑壇的注意,也為樂華會建立起良好形象。回顧主辦這次比賽由構思至成為事實,缺少不了會友們的努力,首先是提出構思的方生和方太,之後不少會友包括來哥(何泰來)、二強(黃意強)、莫紫凌、亞正、亞基、尤魚、曾日輝等都為達成此事作出了重要貢献,其中有一位會友是在整個過程中辦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他是今期會訊介紹的會友柴澤霖 Newman

 

由樂華100排名賽談起

    訪問就從組織100分半馬排名賽邀請川內來港談起。他謙稱,整件事最大功勞的是提出構思的方生,還有來哥等會友,「我只是做了自已能力所及的事而已。」他說,「方生知道我識日文,於是問我有否辦法可以聯絡上川內優輝。我表示有困難,因為完全沒有聯絡川內的線索,川內是公務員,也沒有社交網絡,對此我是無能為力的。」莫紫凌和陳潔儀等曾在斯德哥爾摩馬拉松等場合跟他合照,之後也沒有聯系。柴澤霖表示,始終是方生有辦法,憑他的人脈關係聯絡上以前的香港跑壇名將哥頓遊子(長谷川遊子),通過她找到川內的經理人,他是加拿大人娶了日本太太,長期居於日本。成功聯絡上川內的經理人後,來哥以英文寫e-mail給他,Newman則翻譯成日文,經過多次e-mail聯絡,為要遷就川內的賽期,比賽日期一改再改,至最後雙方達成共識確定16(星期日)為賽期,川內優輝首度訪港並參加「樂華100分半馬精英排名賽」成為事實,會友們分工合作,組織工作全面展開,大家都期待着川內優輝來港的處子賽。

 

準備功夫一絲不苟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此刻最緊張和忙碌的是負責擔任接待和即時傳譯的柴澤霖。他接受了這個任務後,為做好它準備工作一點也不馬虎,雖然懂日文,但始終並非自己的母語,為免在做傳譯時出錯有甩漏,在川內優輝到港前他上網搜集了不少川內接受訪問的新聞片段。自去年11月開始,他在youtube開了頻道,放了67個視頻,有一半跟川內有關,當中的中文字幕是他一邊聽日文一邊翻譯,然後用軟件製作。目的一方面是介紹川內為樂華做宣傳,另一目的是可以訓練自己日語的聽力。發覺川內是崎玉縣人,但崎玉口音不重,反而是他說話很快,聽起來會有困難,連日本的訪問片段也要用字幕來表達他的說話意思,於是他便把川內的訪問片段下載儲於手機中,並花了910個小時去製作字幕,不斷重覆聽和看川內的訪問,盡量熟悉和掌握川內的語言表達風格。

    在川內優輝抵港至他離港的兩日一夜裡,他由在機場接機一刻開始至川內離開的整過程中,包括入助他入住酒店,抵港之後到大尾篤探路試跑、接待本地媒體,翌日正式比賽到後帶川內去遊覽等,Newman都為完成會方交與的這個任務付出了無私貢獻和無償的勞動,態度一絲不苟,賽事能够圓滿成功,他功不可抹。

 

學日文源於一本漫畫

    在香港的社會大環境是採用「兩文三語」的,為何Newman會選擇到日本讀日文?他介紹自己學日文的過程也頗為有趣。1996年他在港大經濟系畢業,讀大學時並沒有修讀日文,開始接觸到日文完全是當年在讀大學的最後一年間,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十分流行,在學生群中尤如傳染病一様傳播,在圖書館温習時感到枯燥乏味時,覺得悶了同學間便傳閱這本漫畫,雖然不懂日文但可以看圖便知其大意,如此追下去開始覺得「唔够過癮」,於是便到信和中心購買自日本傳真過來出售的《男兒當入樽》影印本,這些影印本原汁原味第一時間由日本傳真過來,可在最短時間內滿足他們的書癮。

    大學畢業後他到日本公司工作,是以英語跟老闆溝通的,為了工作上的方便,他萌生了去日本讀日文的唸頭,工作了幾年後也儲了些錢,於是他在2000年起程到東京學日文,東京一年的日文學習中,於課餘時間去居酒屋做兼職,他表示這既可幫補生活費,更要的是有聽、講日文和了解日本社會的實踐機會,這些機會較在課堂所學的更寳貴,經過一年的努力,Newman學成歸來再度加入日本公司工作至2008年,這時期他學以致用,學成歸來的日文對他的事業大有幫助。

為何會跑步?

    Newman表示其實他自少到大都不是熱愛運動的人,包括讀大學時期至到日本讀日文哪個年份,絶對沒有想過參加長跑運動和比賽,直至2009年他的港大師兄聯絡他謂,港大將組織校友參加渣打馬拉松,邀請了香港著名的長跑名將李嘉綸任教練,最初收到這個通知也不能打動Newman的心,因跑步運動從未參加過,後來跟太太商量過後覺得交360元學費操練3個月,可以當運動健身便報名了。他回想起當時出席李嘉綸教練的訓練班時的情景,他在報到後按李嘉綸的安排自跑400米,因少運動也未曾跑過400米,在跑完1圈後有虛脫和沒呼吸的感覺,教練即着他躺下協助他恢復,當恢復過來後Newman認為自己似乎不適合這項運動,心理上已打退堂鼓,但後來想到既交了360元學費,放棄等於蝕了本,於是便堅持下去,並改去跑馬地參加李嘉綸的訓練班,也開始認識不同行業和層面的跑友,由於他懂日文又是從事貿易的,李嘉綸教練便建議可以合作自日本輸入一些跑步的營養補充品,希望發展成為一門生意。

 

偶然成為專業寫作人

    當年體育雜誌sportsoho 的出版人正好是李嘉綸的學生,他計劃在sportsoho賣廣告,在跟出版人傾談間知悉大家都是長跑愛好者,勾起Newman對寫作的興趣,並向出版人自薦可以向雜誌提供有關日本長跑的稿件,經過一篇試稿後,出版人認為他合格並為他安排了專欄版面,Newman2010年的第13期開始為sportsoho供稿,Newman說:「自始之後我每月寫一篇,至明年的20204月便寫了10年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由於要寫有關日本長跑運動的專欄,他要不時上網找有關資料撰寫文章,因此對長跑運動的知識越來越豐富了。他續說:「在大學年代我是國是學會的成員,也曾為學會寫一些交流匯報和編輯文章,所以對做傳媒工作也非完全陌生。」

 

關於跑步經歷

    20094月份開始跟李嘉綸教練學跑步,因工作關係經常出差,後來更成為「二五仔」(即每周二上大陸工作,周五便返港的上班一族)Newman便退出了李嘉綸的訓練班,如此過了年半的「二五仔」生活,他辭工返港工作無需經常出差了,又開始到沙田跟李嘉綸練習,隨着工作環境的轉變他又離開了訓練班,亦打亂了他的跑步計劃,於是他決定靠自己獨自練跑。

    2015年他迎來了自己的首馬—–渣打馬拉松,

每周累積90公里里數,因練習不得法導致膝蓋受傷,跑步疼痛,有跑友建議他放棄跑首馬吧,但他不想功虧一簣,畢竟下了不少努力去準備,在比賽前整個月他改為每天到泳池游泳練心肺,1公里也不跑,他抱着只要完成首馬的心態上陣,結果以4小時13分的成績完成。

 

首馬之後他積極做物理治療,待傷患好轉後又再跑,此刻他認識了會友麥永生,在麥永生的建議下到斧山跟生菓成教練練習。他說:「生菓成教練有教無類,不會因你不是樂華會員而拒絶你加入練跑,這樣在斧山跑了一年,2016年他加入樂華會。

 

2017年的渣馬以他以3小時3318秒完成,這是他的全馬PB,他認為2017年是他狀態最好的一年,他的10公里跑43分,這是到斧山跟生菓成教練操練後取得的成果。

 

 但好景不常,在20178月的一次練習中他嚴重「拗柴」,連步行也有困難,但如常上班是不能停的,為了盡快康復他被迫停跑了半年,直至2018年年初開始到沙田參加長課,希望可以重拾以往的狀態,現在的目標是保持狀態,在比賽中跑出最好成績,但也不會強求全馬可以再跑3小時30分了。

不會強求

    他的目標是每年保持參加渣馬、美津濃半馬和天水圍10公里挑戰賽。他說:「我跑過的比賽很少,全馬賽事只有三場,包括201410月的上海馬,當年因出差到上海,見有比賽便跟跑,時間是4小時33分左右;第二馬也是正式首馬,20152月的渣打馬拉松,在有傷下跑4小時1352秒;2017年的渣馬跑出3小時3318PB,至今就只有3場全馬比賽。至於海外比賽,他於201511月趁結婚10周年到日本崎玉跑了場半馬,寓跑馬於旅遊中。

    總結過去的10年,Newman表示由於工作需要經常要出差,從未做過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因此對他的訓練影響很大。他說:「不穩定的工作時間對我的練習大有影響,因此現時我的目標是堅持跑,但不會強求可以跑一場全馬或者可以再跑進3小時30分,我不追求參加比賽的多少,而是希望把多年來撰寫日本馬拉松中獲得的馬拉松知識分享給跑友,讓大家都得益。」

 

馬拉松文化傳播者

    談起他的寫作Newman更興緻勃勃,他除了每月在sportsoho寫有關日本馬拉松的專題外,去年1115日,他還在facebook建立了名為《跑得瀛Run Nippon》的平台,「瀛」即日本,內容是介紹日本的馬拉松文化、歷史和最新動態等,現時粉絲已達2000人。他說在facebook上建立平台可以不受篇幅限制,排除了時差的被動局面,更重要的是可以跟跑友互動。

    現在他正忙於把日本NHK電視台介紹日本馬拉松歷史的專題節目《韋駄天》翻譯整理後放上他的facebook《跑得瀛Run Nippon》平台。他介紹說,韋駄天是佛陀的一位弟子,故事是說佛陀圓寂後他的舍利子被妖怪偷去,韋駄天是一位跑得極快的佛陀弟子,他受命去追捕偷走佛陀舍利子的妖怪。而NHK電視專題所指的《韋駄天》是指日本第一位被派往參加1912年斯德哥爾摩馬拉松的選手金栗四三,之後故事會不斷發展,《韋駄天》是全面介紹日本馬拉松歷史的專題,也是日本電視台為迎接2020年東京奧運會而製作的節目。此位金粟田三亦被譽為日本馬拉松之父。在川內優輝訪港的16日剛好是《韋駄天》播出第一集,有興趣的會友可以登録 www.facebook.com/runnipponhkrunnipponhk wordpress.com了解內容。  

runnipponhk wordpress.com是他在網上的免費分享平台,最近由430日開始至915日,為日本舉行MGC大賽(日本東京奧運馬拉松日本內預選賽)49名男女跑手,每人各寫一千餘字的簡介,即平均每3天便要出一篇文章。這也不容易,為了趕稿他有時要提早返公司寫,或中午在公司一邊吃飯盒一邊寫,才能追得進度。現時他已完成了20篇,尚餘29篇,按目前進度他可以在915日大賽舉行,前完成全部49篇文章。這是他憑對馬拉松文化的熱情義務奉獻,有興趣的會友可以支持跟進他的介紹。

 

有趣小故事

    柴澤霖英文名改作Newman,很容易讓人想到廣東俗語諧音的「紐紋柴」。他說父親是一位很風趣的人,由於他喜歡明星Paul Newman(保羅紐曼),所以為我改了Newman的英文名,由於我姓柴,很易讓人記起「紐紋柴」,在讀書時期同學們都愛如此稱呼我。

   還有的是邀約柴澤霖做訪問時,他主動提出「飲茶吧!」腦海中感到頗為新鮮,因「飲茶」一般是上了年紀的長者喜歡的交際場合和方法,而以柴澤霖現在的年紀應不會喜愛吧?原來他自少便跟長輩上茶樓,年幼時是被遠離麥當奴的,因此長大後便養成了這個習慣。他說現在大清早送完孩子上學後會獨個兒上茶樓飲茶,全場多是長者,相對來說他是年輕的一個,有時到沙田參加長課,他也會一早到沙田先上茶樓飲完茶再去長課,這變成了他的生活習慣。

  

 

 

 

 

 

 

 

 

 

 

 

 

 

 

 

 

 

 

 

 

 

 

 

 

 

 

 

 

 

 

 

 

 

 

 

 

 

 

 

 

 

 

 

 

 

 

 

 

 

 

 

 

 

 

不斷追求進步是我的動力!」

     ——————「最佳表現獎」得主何永昌

獲得去年「最佳表現獎」的何永昌是實至名歸的,他至今只跑了4場全馬每場都sub-3,他說:「我下一場sub-3的目標是明年的東京馬拉松,希望可以跑進2小時35分內。」

何永昌跑馬拉松有如此好的成績和表現,只能說他有跑馬拉松的天份,因他跑齡很短,2017年底到日本跑神戶馬拉松是他的首馬,便以2小時58分成功sub-3,跑進精英選手的行列,這真是很不簡單。跟着於2018年的渣馬又以2小時54分sub-3,這是他跑的第二場全馬,也是他第一次跑渣馬,至2019年渣馬又以2小時48分sub-3,最精彩的是他在今年4月的波士頓馬拉松中,克服了惡劣天氣,在衝線時也曾跌倒,但仍以2:38:36衝線,並造出了自己的全馬PB,還有,根據大會紀録和通知,他是同場參賽的香港跑手中的第一名,所以他能獲選為去年的「最佳表現獎」得主是實至名歸的。

 

流連機舖鍾愛跳舞機

何永昌有如此好成績,當然要他交待參加馬拉松運動的經歷,答案是有點驚喜的。原來他自讀中學開始至初踏足社會工作這段期間,跟香港不少年青人一樣都沉迷於打機,流連於機舖,讀書時放學上機舖,畢業後雖然家居大埔而在新浦崗工作,但在上班前他都要到九龍灣德福廣場的機舖過過癮才番工,而他最沉迷的是跳舞機。

哪麽?愛流連機舖和獨愛跳舞機跟跑步有何關係?由於他在機舖認識了同樣喜歡在機舖流連的跑友,讓他開始接觸跑步運動。他說,在讀書時期完全不會參加運動,就算是上體育堂也以藉口向老師請假不上課,出來社會工作後更沒有參加運動,因在新蒲崗上班,坐地鐵不方便,便索性以行路放工,因他習慣放工後都會去旺角hea完才返大埔家,便選擇行路出旺角,這樣既可以慳車錢,也算是他心目中的「運動」,不過他表示玩跳舞機在過程中要付出一定的體力,要出汗,因此這也算是有運動。

迫他漸漸遠離機舖戒玩跳舞機的原因,是九龍灣德福廣場的機舖結業,其他商場的機舖規模較小,若要玩跳舞機必須排長龍,對他迷戀跳舞機的興趣感到無奈。此時在機舖認識的朋友,他們也有跑步,建議他改玩跑步,他們認為跑步和玩跳舞機在相同之處,都是用腳的,他們認為何永昌如跑步是會「得」的,便邀約到大埔吐露港跑步。何永昌表示,雖說是跑步其實不是跑,而是事後吹水飲茶為主,所以跑得很hea。又有人建議可以參加一些跑步比賽,算是星期日的節目之一,於是何永昌參加的第一個正式比賽,是2017年於吐露港舉行,由「尋寳網」主辦的3公里賽,為了參加此賽事,他自行在大王爺庙起步衝了1.5公里來回,作為賽前的練習。

 

跑步天份得到啟發

何永昌表示,雖然有跑友鼓勵他改玩跑步和參加比賽,但心態都只是玩玩吓,絶對想不到會對長跑運動達至現今的喜愛程度。他說:「對於跑步我認識不多,但我喜歡上網瀏覽,因此在開始跑步時便上網查找一些練習方法,初期沒有跟任何人練習,只是跟網上找到的練跑程式去練習。」

開始接觸了跑步運動之後,他的跑步的天份得到啟發和發揮,在2017年開始參加比賽,包括由建造業商會舉辦於大埔吐露港舉行的10公里賽,他以38分鐘完成,之後在朋友的鼓勵參加石門10公里賽,他的朋友說,參賽跑手中有不少高手,你盡量跑相信你會有成績的。結果何永昌獲得了個人長跑比賽中的第一個獎項,以37分16秒的成績獲得組別第八名,可以站上領獎台領獎。

在大埔吐露港出現的次數多了,必定會結織到在該處練習的樂華大埔會友,2017年底他在吐露港認識了梁頌偉,他說:「『偉哥』邀請我如有興趣可以一起練習,1個人練會較孤單的。」何永昌便開始了跟樂華大埔會友的緣份了,他說,初次跟大埔會友練習時,羅老師着他跟「偉哥」(梁頌偉)和「俊仔」(勞俊健)的步速跑。

 

跑神戶首馬即sub-3

2017年年底是改變他跑步經歷的時刻,由於家人嚷他一起到日本旅行,他上網找到11月19日是神戶馬拉松舉行的日子,當天正好是他的生日,於是他決定參加神戶馬拉松,既跑馬又可以和家人一起去旅行渡過家庭生活,也開始進行長課備戰,當時仍以上網上找到的程式去自己練習為主,知道跑全馬要練長課,在9月、10月他都下過苦功,但因練習不得法傷患便随之而來,練習過量導致受傷,在出發前被迫休腳,幸運地他仍可照原定計劃趕及康復踏上神戶馬拉松的賽道,這是他人生的首馬。比賽當天天氣甚佳,對發揮很有幫助,雖然是首馬,何永昌依然以2小時58分克服了此42.195公里賽道,成功sub-3。首馬便可sub-3讓他大受鼓舞,他強烈希望自己在以後的全馬中有進步,因此在回來後便更積極地跟大埔會友練習。

首先是準備2018年初的渣打馬拉松,跟了大埔會友的練習後讓他對備戰渣馬的練習更踏實和更有信心,結果這第二場全馬賽事他再sub-3,以2:54:39完賽,並以此成績報名參加2019年4月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2018年他參加的賽事多也大多有成績,包括吐露港10公里賽以35分46獲得組別第二名和全場第三名,又跟大埔會友們合力取得隊際第二名,在「樂華盃」補賽中以35分38秒造了自己10公里的PB。

踏入2019年,何永昌有兩個重要的全馬賽事要完成,他已為跑好此兩個比賽做好準備,首先是2019年的渣馬,以2:48:48完成,對於sub-3他是心中有數的,但他自覺跑得不好,賽後羅老師知道他不高興去安慰他。最近他收到田總的通知,2019年渣馬的成績他是香港跑手的第14名,可以領取香港跑手獎金,這個結果讓他釋懷,總算為這次渣馬取得一點安慰吧。

 

參加波馬接受更難挑戰

接着而來對他更大挑戰是4月15日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這第123届的波馬是他要征服的六大馬的首馬,因此他在賽前準備不敢怠慢,並征求了羅老師和梁頌偉的意見。

這次波士頓馬拉松,是他跑了4次全馬的PB,以2:38:36完成。何永昌以2018年渣馬成績2:54:39報波馬,而今年的波馬也是他六大馬中的首馬。在訪問中,不會錯過讓他介紹這次跑波馬的體會和過程,也好讓會友們對此位「最佳表現獎」獲得者多些了解。

他先從比賽當天的天氣講起。「比賽當天起身去行李寄存,期間都寒凍且有微雨,登上大會接駁巴士時,雨越落越大,巴士駛往起點選手村途中,司機因能見度問題,在中途把巴士停下來避雨,待能見度安全才再開車,大雨在起跑前才停下來。在起跑兩小時後,天空漸漸出太陽,去到終點前已經有陽光和曬的感覺。」可見當天天氣變化頗大,當時何永昌只想盡快跑完,避免影響發揮。

談到比賽部署方面,他表示,因波馬有很多跟他差不多步速的跑手,可以跟差不多速度的跑手一齊跑有利保持速度不易跌速,加上外國人身型較高大,可以借他們的身型擋風減低風阻,保留體力。他說,在前往波士頓前偉哥(梁頌偉)提示,找跟跑跑手要找合適自己速度的,若跟個太快會很快跑「爆」,太慢的又會局限自己發揮,所以如感覺太快或太慢都要作出應變,試找另外的跑手或者索性自己跑。至於針對賽道情況,由於波馬一開始便落斜,好易會跑快也不覺,所以他在頭半程盡量保持目標配速不超速,保留體力到30k後上「傷心嶺」至終點。    「結果頭半程每公里都跑快了幾秒,當時感覺狀態不錯,到『傷心嶺』時,因為上斜對比走平路會慢少少是必然,所以我都盡量放鬆心情跑,去到見人舉牌『傷心嶺』頂端就知道之後路段比較好走。」他表示跑完「傷心嶺」時都跑到滿意的時間,但意識到會否跑得太快會出現「撞牆」,當時他有心理準備並嚴陣以待,結果他最擔心的「撞牆」情況都出現了。他說:「最後幾km其實我已經覺得好攰,但仍然希望保持配速,畢竟個頭開得好靚,唔想差少少收場,但去到最後3km時已不停望錶,開始繃緊了。記得終點係一堆熟悉的景物,點解就快完都見唔到?」他的意識似乎有迷離,有點模糊。

他說:「問題終於來了,記得在龍和道有一個落斜上斜坡嗎?即刻有一個了,但我之前唔記得波馬在最後幾km也有一個如龍和道的斜坡,當時只有全力繼續去,上完之後轉彎,進入不夠1km的最後直路,跌速跌到開始諗點解跑極都唔去,身體仍然向前傾,亦因爲我自己為今次波馬付出巨大,極不願意最後抱憾收場,但知道仍然有可能完成目標。結果在終點前失平衡跌倒一兩次,當時反應只是即時起身繼續,旁邊有跑友想扶我完成,我當時已來不及反應,只係即時撥開拒絕,因為我只想在賽道上靠自己跑完,絕不容許借助外力,令我的努力蒙上陰影,最後,我終於圓滿完成,sub2:40,以2:38:36完成,雖然身心有傷痛但全部都是值得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

 

在如何準備波馬方面,他表示,「因2019年的渣馬完成成績自覺未如理想,所以要微調一下訓練計劃,在波馬之前羅Sir建議主要休養生息為主,不宜太高強度的練習以免把傷勢惡化。除了離港前的一星期外,其餘他都是每周練3課,包括節奏跑、間歇跑及已縮短的長課(17-25k),其餘日子進行1-1.5小時放鬆慢跑(不計跑速),順便加少少里數,在波士頓馬拉松賽前3天只做不多於5k的放鬆跑,保養及按摩一下,放鬆心情比賽。對於到波士頓比賽的時差問題他已有心理準備,因到美國差不多一星期仍未十分適應,瞓得唔好,比賽前每晚都瞓得斷斷續續,所以他不管是否日、夜,覺得眼瞓就瞓,不死頂,有時搭車時有睡意也會順便補眠一下。」何永昌很詳細地為我們分享了他跑波馬的經驗和歷程,對我們不多不少都有所啟發。

 

體驗當地跑團文化

跑完波士頓馬拉松之後他去了紐約,體驗當地大城市的習俗和文化。還有是親身體驗當地跑步團體的跑步文化。原來在2018年的4月,他獨自去東京旅行,主要目的是要體驗當地跑團的跑步氣息和文化,有關跑團的訊息他都是通過上網尋找到的,見有適合自己去體驗的跑團便毅然出發去參加,他說在東京曾跟跑團練習,當地的年青跑手10公里已可跑31分,在練習的過程中很輕鬆但認真,所以會收到效果。這次到波士頓參賽順便到紐約遊覽體驗,逗留了20天,當然不會錯過在網上找到當地的跑團去體驗他們的跑步文化。他認為東京和紐約的跑步文化,香港的跑步文化各有特點,也不能照搬照抄,只能針對我們自己的實際情況去做。

在紐約逗留期間出現了小插曲,朋友知他愛玩跳舞機,於是帶他到唐人街玩,他說因久未玩過所以有點生疏但並不投入,原因是心態轉了,覺得跑步在跑42.195公里的過程中對自己的挑戰性更大,如再沉迷玩跳舞機怕會跑壞腳,因跳舞機的動作是踏步且要用力,節奏規律快,而跑步是提腿的和有節奏的,跑步始終會比沉迷和流連機舖健康,因此決心戒玩跳舞機了。

在跑波士頓馬拉松之前,他說在3月份已累積了400公里,他的經驗是要跑長課來累積里數,有里數才可以保持步速跑下去,他最弱的是速度耐力不足,會針對自己的弱點加強練習。

 

宣布獲獎心情尢尷尬

最後他要感謝羅錦輝老師、梁頌偉師兄和大埔會友,有他們的幫助和鼓勵才有此成績,會慶當晚在宣布獲得「最佳表現獎」一刻是感到愕然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因在2018年中才入會,所以當時內心有點尢尷尬。他說,不管怎樣,獲獎是對他鼓勵和信任,他說:「不斷追求進步是我的動力!」

1 2 3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