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去年12 月,會友林熾參(阿Sam)在大埔練跑時突然暈倒,經送院後搶救無效,阿Sam 離我們而去了,他終在自已喜愛的跑道上走完了自己的生命道路!在天堂他仍會歡樂地奔跑,因這是他最愛的運動。今期會訊再刊登他在2019 年接受訪問的內容,好讓會友們對他的人生有更多的認識,並以此文紀念他。「我是在2010 年年中,經朋友介紹和鼓勵加入樂華會大埔訓練班,正式跟随羅老師練習跑步的,自加入大埔訓練班後便很有親切感,會友們猶如同處於一個大家庭內,關係密切,大家都有共同的興趣和目標,至今我們已相識有十多年了,我們的感情沒有變。」他是林熾參,他這樣介紹自己跟大埔會友們的關係。

早跟樂華會友相遇於吐靈港

「以前我在大埔居住,所以每周日晨早都會和大埔會友們於吐露港單車徑跟羅老師練習,後來雖然搬去將軍澳居住,至現在於沙田居住,我都會定期返大埔練習,雖然搬離了,但我們的關係依然密切,感情也不會沖淡。」林熾參對在大埔訓練班與會友們共同練習的時光十分珍惜,很重視這份感情。
他表示,其實他跟羅老師等樂華會友很早便在大埔吐露港單車徑見面,他家住大埔又熱愛「三項鐵人」運動,因此周日經常到吐露港練習,在同時同地他必遇到羅老師帶領樂華會會友們練習長課,見得多了便禮貌地互打招呼,雖然如此也算不上熟絡,始終仍未到互知對方姓名的階段,直至2010 年年中,有朋友問他為何不跟隨羅老師主時的樂華訓練班練習,因為他們的訓練班是免費的,自此他便正式加入大埔訓練班,成為了樂華會的會員了。

由「三鐵」改玩「長跑」

普遍而言,我們認識的跑友一般都是由跑馬拉松後再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但林熾參則相反,他最初是「玩」「三鐵」的,後來才由「玩」「三鐵」改為跑馬拉松,,相信這是較特別的例子。為何會有這個轉變的過程?林熾參樂意地和我們分享。他在讀書年代也是一位好動的學生,喜歡運動,但並非跟現在跑馬拉松有直接關係的田徑比賽,而是跟大部份同學一様喜愛踢足球,他形容自己是「波牛」一名,直至畢業後到社會工作,仍經常相約一班球友踢波。
2002 年香港遭到沙士蹂躪,整個社會都陷入死寂的氣氛中,市面百業蕭條,這種氣氛讓林熾參和他的朋友們很不舒服,特別是一向都好動的他,終於有朋友提出去揾些節目玩玩,於是在機緣巧合下遇到了有學習拯溺的課程,並考取了不同級別的拯溺章,在學習拯溺的過程中,他認識了一些經常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朋友,在相互影響下便開始了他的「三鐵」運動生涯。 0香港「三鐵」運動員李致和剛好在哪段期間的比賽成績突出,屢次在國際賽中攞獎,這樣也推動了香港的「三鐵」運動,激發起「三鐵」愛好者的熱情,這也是林熾參愛上三鐵運動的原因,作為「三鐵」傑出運動員的李致和是有影響力的,當年他們又幸運有機會到重建前的香港體育學院練習,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雖然成績未届前列水平,但也可以取得組別的第三、四名。他說:「由2003 年開始至2008 年我都以『玩』『三鐵』比賽為主,它跟長跑是不同的比賽,使用的肌肉也不同,初期游完水上岸後因要轉踩單車,這是用另一組肌肉的,當初是很不習慣,騎上單車上也踩不動,踩完單車又要轉跑步,這便要用另一組肌肉,三項運動有不同的變化,這是『三鐵』吸引之處,我的跑步是較差的,因而便要花多些時間去練跑步,跑得多了竟逐漸地愛上了,當然因跑步有進步嘗到甜頭也是加速他愛上;跑步的原因。」

天水圍10 公里是跑步處女賽

「玩」「三鐵」也離不開跑步,跑步是「三鐵」其中的一項,跑步成績也影響了他的「三鐵」成績,這是環環緊扣的,因此在參加「三鐵」比賽時他也有參加一些跑步比賽,他回想起自己第一個參加的正式跑步賽是2005 年的nike天水圍10 公里挑戰賽,他以45 分完成,對於這個成績他感到滿意,有了第一次跑步比賽的經驗和嘗試,也自認跑得不錯,也加快發酵了他內心對跑步的原始興趣,並推動了他開始選擇參加一些大、小型的比賽,而不單單只「玩」「三鐵」了。林熾參特別強調了當年(2008 年)關始便參加「樂華盃」,至2019 年仍未有終斷過,他表示感到自豪,這也是他跟樂華會的一種緣份吧。2006 年他第一次跑渣打全馬,他形容這次跑全馬是膽粗粗去報名的,他以為自己既可以跑半馬,理應可以應付全馬,結果他是嘗到了苦頭,他在又行又跑中以4個多小時才能完成這首個全馬,這對於經常參加「三鐵」比賽的他來說當然是不能接受的,但也讓他認識了何為「馬拉松」。

跟羅老師練跑成績大提升

自2010 年開始加入羅老師主持的樂華大埔訓練班後,他很高興看到自己的馬拉松成績有顯著提升。2011 年渣打全馬以3 小時10 分完成,當時他只跟羅老師練了半年,在2014 年的渣馬更跑出3 小時06 分自己跑渣馬至今的好成績。他說:「在羅老師的指導下,是我跑馬拉松的幫助很大。 羅sir 對同學們的訓練很細心和認真,也嚴格,在他的指導下,我的跑姿有很大改進,這才可以提升成績。羅老師觀察很細心,為觀察我們的跑姿是否正確和在跑動中有走樣,

他在吐露港練習的過程中不時跑前跑後地去觀看我們的跑姿,有時是踩單車跟進,發現我們出錯便即時指正,羅老師的教導花了不少心血,所以我們都很感謝他和尊敬他。」由於工作關係,林熾參表示他未必能跟足大埔訓媡班的訓練時間表,尤其他要輪班工作,日夜班交替更換,因此他主力是參加周日上午的吐露港練習,而晚上周四和周二在大埔運動場的練習則較少參加。未能到大埔運動場參加夜課,他會在下班後於沙田跑10 多公里,或者在公司的健身房內跑跑步機,至周日的吐露港單車徑練習則成了他的練跑重頭戲。

羅錦輝老師主持大埔訓練班內容豐富多樣,練習距離長、短結合,林熾參樂意向我們介紹,有興趣的會友也可以參加或者用作參考。訓練路線由大埔大王爺廟向沙田方向走雙橋來回有17 公里,羅老師不時要求大家回程時要高速跑,如在渣馬前羅老師會加「料」和加大練習量,尤其是走上梅子林哪段是很「甘」的,若只走一轉梅子林回程有21 公里,梅子林這段上斜的路段有難度也有挑戰性,羅老師有時會增加強度,便要求我們多走多一、兩轉,雖然跑得辛苦,但效果好,我們都得益。「我平日堅持每天跑十幾公里加上周日的吐露港練習,我相信已等於儲了里數和有了練習長課的效果了。」

感謝太太默默支持

林熾參跟大多數愛跑的跑友一樣遇到同樣的處境,因太投入而花了不少時間去練習,當然會忽視了家人和家庭生活。他說很感謝太太對他的默默支持,以前練「三鐵」每天早上5 時起床練單車,由大埔踩去大尾督,回家後要匆匆沖涼後便上班,有時會很晚才下班,見太太和兒子的時間少了,現在練習跑步也一樣要花時間,所以他會盡量抽時間來陪太太,例如去逛街市,行超市,睇一場電影等等太太都會很高興,雖然她沒有開口,但已領略到太太對他的支持,尤其是有比賽時,太太會問:「是否需要幫你保管行李?」林熾參表示:「聽到這句說話己領略到太太的支持,讓我可以安心跑步了。」以前對「三鐵」和長跑的投入感是百份百的,結婚後有了小朋友便要毅然放棄自己的興趣,必須抽更多時間出來陪兒子建立密切的親子關係,可以說是無心插柳地培養了他和兒子的共同興趣──打乒乓球。現在他兒子已大學畢業到社會工作了,當兒子5、6 歲時,剛好是香港「乒乓孖寳」在雅典奧運會上取得銀牌的時間,在學校內同學中也掀起乒乓熱,他由陪兒子一起打乒乓球到後來愛上了打乒乓球,一打便幾年,他還參加了公司和社區的比賽呢!林熾參稱這算是「意外收穫吧!」

「我很羡慕跑友們可以經常出外跑馬拉松,但我的原則是不能只顧自己而放棄跟家人一齊出外的機會,不會單獨出外旅遊而讓家人留在香。」林熾參解釋他很少跟會友們出外跑馬的原因。至今他只參加了兩次由大埔會友組隊的出外跑馬,是2012 年的台北國際馬拉松和2014 年的台南馬拉松,這兩次外遊跑馬讓他印象深刻,因大埔會友間在旅程中過得很愉快,關係又密切和融洽了,還有這兩次到台灣跑馬剛好配合到太太的工作時間,一家人渡過了歡樂時光,不但如此,遇有讓他開心的是在台南馬拉松中他跑出了3 小時05 分的馬拉松個人最佳成績,獲得全場第七名,收穫了獎盃、獎金。

對馬拉松的展望

他的希望是可以長跑長有,避免受傷。他說:「我奢望的是在原有的成績上稍有進步,這是我最大的心願了。」他認為跑步可讓身體健康,跑完一場馬拉松能達到自己的目標,在心靈上的滿足感是我和相信大部份跑友都十分享受的。 跑步又可以增進感情,雖然現在心態已比以前平靜,但會要求自己保持這種滿足感的心態跑下去,在樂華不少會友都跑到6、70 歲,但他們仍堅持下去,他們在長跑長上為我樹立了榜樣。

「我是糖尿病患者,跑步是治療我糖尿病的最好方法,只有堅持跑步才可以控制我的病情不會惡化,因此跑步是我治療的養生之道,是我生活不可缺少的部份,等於每天都要吃飯一樣是不可缺少的,現在我的糖尿病控制得很好,身體也健康強壯,有人笑我對跑步的熱愛尤如中了『毒』,這種對身體有益處的『毒』我樂於享受。」以上是屯門區會友,任職旅巴司機的劉一鳴(一鳴哥)對堅持長跑運動的深切體會和肺腑之言,很有說服力。

偶然發覺是糖尿病患者
任職旅巴司機的劉一鳴工作緊張忙碌,主要工作是要接送早、午、晚三班的工人上、下班,晨早 6 點開工至晚上 10 時才收工,長時間的工作食不定時,坐着開車的時間長又缺少運動,因此體重超磅達 170 多磅,身體健康潛伏危機並亮起了紅燈。
在一次偶然的身體檢查中讓醫生吃了一驚,原來檢查出他的糖尿指數超大標,醫生要他立即進行醫療,除了在飲食方面要改善外,更強調的是要求他做運動,於是便安排他到屯門醫院做物理治療,其實所謂物理治療是要求他上跑步機跑步而已,可惜每周一次的物理治療效果不明顯,因此醫生要求他能常做運動。面對如此情況劉一鳴決心要做運動治病。

決心做運動治病

剛開始時他除了積極行山外又參加健身,可是實際情況是有出入的,開旅巴是他的職業,經常要駕車走勻港九新界,因此他便因利乘便,車開到哪裡便在哪裡泊好車後落車跑幾分鐘,起初因不習慣是辛苦的,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大網仔把嘗試跑去西沙灣的迴旋處,但這只有約 2公里的路程他需要走走停停,花了半小時才能完成,這只是單程計算,在回程又花了半小時足足花了 1 個小時才返回自己泊車的位置,雖然如此他郤很有滿足感。
堅持跑步後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他嘗到了甜頭,體重下降了,糖尿指數也不再標升,未够一年已減了 30 磅,如此明顯的效果讓他得到很大的鼓舞,糖尿指數得到有效的控制,這對堅持跑步的決心更矢志不移了。

跑友推介紹認識樂華

在一次沙田跑步中他認識了一位樂華會友,對方感到一鳴哥對跑步很有熱誠,於是建議他參加跑會提升跑步的能力,因而便向他推介樂華會,一鳴哥此時開始在網上留意樂華的動態,直至有一次他自網上知道樂華會將舉行太平山頂大匯操,他認為如以非會員的身份參加應不會被拒絶?

於是在屯門出來的巴士上認識了同是家居屯門的會友廖志明和阿 Ben 梁國雄,在兩人的陪伴和帶領下他完成了太平山頂大匯操,他說:「這次跑得很過癮。」為了享受更多跑步的樂趣,更加「過癮」,他便加入了樂華會。

為工作方便選擇了九龍灣

因家住屯門的關係他曾到屯門鄧肇堅運動場出席屯門會友的訓練班,但開車返抵屯門後在時間上跟不上大隊操練,未能取得如期效果,於是廖志明建議他參加九龍灣會友的「烈陽神功」,經過多次嘗試結果是九龍灣的「烈陽神功」在時間上很能够配合他的工作,在九龍灣方便泊車訓練場地又「就腳」,因此他便選擇了九龍灣作為練習基地。

願為樂華會做小事

一鳴哥稱他雖然在會慶時是在屬於九龍灣區的,但家居屯門的他仍不忘為屯門會友們服務,不少屯門會友都十分感謝他在會慶完畢後,用旅巴送會友們返屯門,這讓會友們節省了不少時間,也間接地讓更多會友可以出席會慶,為會慶的成功舉行作出了貢獻。一鳴哥表示這些可以讓會友方便的只是小事一,不足掛齒。還有是當會方邀請川內優輝來港比賽當天,他聯絡旅巴接載屯門區的會友到大尾督做義工,會長方生很感謝他為會方出力使比賽成功舉行。

跑馬的第一感覺是辛苦

他自 2010 年開始參加比賽,他說:「當年我參加的比賽都是循序漸進的,由 5 公里跑起,第一場 10 公里賽事是「中興盃」,之後跑迪士尼 8公里,黃金海岸 15 公里、北潭涌半馬,同年也跑了第一場全馬賽事中國沿岸馬拉松,我唔知道原來這場賽事咁甘。」艱苦的中國沿岸馬他拚搏了 5 個多小時終於返抵終點,他對跑馬拉松的第一個感覺是—–「辛苦」,因而決定絶對不再參賽了,但跟大部份跑友一樣,原來跑馬拉松的「苦中作樂」是一種享受,在 2011 年他不但再參加了中國沿岸馬拉松,還參加了渣打全馬,對於此種辛苦他樂此不疲,十分享受。

跑步 10 年終有收穫

一鳴哥表示,他跑步跑了 10 年,在去年總算是有點收穫,是緣去年參加了一個長跑系列賽,比賽總共要跑 3 場,2 場 10K 及 1 場半馬,計總成績達到大會標準就可得獎。
第一場 10K 是在將軍澳舉行,以 50:44 得第六名,他心想:「這個成績跑完就算喇。」於是去運動場沖涼,沖完涼再睇 whatsapp 群組,隊友通知他有獎攞,獲得組別第六名。他說發夢都不會想到有獎,於是衝返頒獎現場再查看自己的成績,果然是組別第六名,對此他喜出望外,而且及時返回賽場上台領獎,他獲得的不是完賽牌而是名次奬,這讓他開心不已。
第二場比賽是在馬鞍山運動場舉行的半馬賽事,以 01:52:53 獲得第四名。哪場比賽他賽前信心十足希望爭取佳績,跑得很進取,不用 55分便跑完 11K,因此很有信心以 1:44 分完賽,誰料跑到 17K 時抽筋又找上門,尚餘下幾公里只能放慢腳步,還要上厠所攪了好幾分鐘,好不容易才捱返到終點,最終以 1:51 分多完賽。心中感覺這次無可能再有名次了,一輪梳洗後再返回運動場看成績,這回又有驚喜又得到組別第六名,連續第二場都有獎了。
第三場在大美督舉行的 10K 賽事跑得最好,以 0:46:49 完賽但都只是得第六名,可知該場比賽兢爭激烈,有名已讓他開心。這次是跑得最好的一場,做了 10K PB 。

參加這次系列賽總成績以 03:30:26 完賽,獲得組別總成績第三名(季軍)。本來今年 2 月份領獎,因受到疫情影響頒獎禮一拖再拖,終於在疫情稍為緩和的 5 月以個別形式自行去領取獎項,並沒有頒獎禮,這對一鳴哥來說是感到遺憾的,但他表示已很特別和難忘了。

治療糖尿病的經驗

一鳴哥是糖尿病患者,但以跑步來治療和控制病情則是頗為特別的方法。他以自己的經驗介紹說,在治療糖尿病的過程中注意飲食是重要的,但並非一律要拒絶含糖份的飲食,而是要懂得控制份量。他曾經在跑半馬時因拒絶補充含糖的食物,結果血糖過低產生暈眩的感覺,結果要飲過含糖份的飲料才能恢復過來,所以他說在比賽時會照樣食 powerge。他反而強調要注意吃米飯的份量,因米飯有含糖量很高的殿粉質。一鳴哥說:「對我來說除了是注意飲食外,更重要的是要堅持跑步,去年由於患上腳底筋膜炎而跑少了,以致體重增加和糖尿指數徧高,也讓醫生和家人緊張起來,在傷患稍為好轉後也不敢怠慢,再跑步後病情立即好轉過來,此條「藥方」萬試萬靈。

兩個「一鳴」

在訪問結束前可以向會友們分享一則花絮,是樂華會有兩個「一鳴」。幾年前報渣馬期間,會友林一鳴見報名欄處又有一位叫劉一鳴的報咗名,他以為方太攪錯,於是向方太問個究竟,方太話他沒有睇錯,會方亦沒有攪錯,的而且確在樂華會內有兩個一鳴,本期訪問主角劉一鳴後來聴到方太講這件趣事後,他主動找到林一鳴相認,互相寒喧一番。

期望全馬 sub-4 和上大陸跑馬

一鳴哥有點遺憾地說;「至今我仍未能在全馬sub-4,2018 年的渣馬是我狀態最好的,可惜仍無法 sub-4,因抽筋步行花了一些時間,結果以 4小時 03 分才能完賽,因此全馬 sub-4 是我的目標。一鳴哥還有一個願望是在明年可以上大陸跑馬拉松。他說:「我自 1997 年之後便沒有辦理護照和回鄉證,因此至今每年都是只跑渣馬和中國沿岸馬拉松,未曾跑過香港以外的賽事,我對大陸的觀感欠佳,所以絶少涉足,但近年經常聴到會友上大陸跑馬也引起我想嘗試一下跑大陸馬的感覺。在去年他辦了回鄉證計劃跟會友們去跑原定今年 3 月舉行的肇慶馬拉松,想跑肇慶西湖,選擇跑肇慶馬的原因是他在當地有相熟的人,可惜遇上新冠肺炎疫情而無法成行,因此他希望可以實現這個願望,嘗試到大陸跑馬,跑肇慶馬拉松和看看西湖達成心願。」

「我的跑齡不短,但不像其他會友般百分之一百地投入,所以長期以來也沒有突破,也曾經在跑道上消失過幾年,大約在 3 年前才再重回跑道,先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也有到斧山跟生菓成教練練習,直至疫情爆發後才再暫別斧山,不過仍堅持到九龍灣出席『烈陽神功』,跑步仍然是我的最愛選擇。」會友都喜歡稱呼他做「飛仔達」的何子達現職是一位髪型師和顱骶治療師,是樂華長跑會的早期資深會友了。
「我是喜歡涉獵多方面興趣的人,無疑也影響了我對堅持跑步的專一性,這也是有得有失的,也因此影響了我跑步的成績和突破的可塑性,但也豐富了我的人生閱歷,讓我得到不會是單一性的,事實上人生的選擇不單只只有跑步,還有很多可以選擇的,但選擇它是我的至愛。」

與樂華的緣份跟職業有關

由於這種性格,讓他幹過幾個行業,他是六段位的跆拳道運動員,也是教練,對設計有興趣,亦曾經把他跟畫會到街上寫的習作讓筆者看,他也曾在大昌公司做過汽車音響的技師,雖然做過幾個行業,涉獵過的範疇並非我們經常接觸到的,但「飛仔達」最回味和難以忘懷的是早年在樂華會跟第一代教練李天強在體院操練的日子。他說,當年在周三、五晚操練後都會到體院附近的食肆聚會「吹水」,日子久了大家便培養出融洽的友情,這段日子過得快樂又難忘。

回顧他參加樂華會的操練,這跟他早年做髮型師的職業和他愛打跆拳道有關。他起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年資比起加入樂華會參加李天強教練訓練班的時間更長,記憶中他是在 2005 年開始跟樂華的體院訓練班的,他強調在此之前由於做髮型師和打跆拳道的關係,才啟迪了他的跑步之旅,這風馬牛不相及的項目跟跑步又有何關係呢?

他透露:「我現在的職業是髮型師和顱骶治療師,在多年前我任職房屋署文員職位,每天對着沉悶和死板的工作,當年也深知這份職業不適合自己的性格,但做房屋署是政府工,以當年的制度在退休後可以領長俸,這是呢份工對我最大的誘因。」

為理想而改行

當年他跟時下的年青人一樣,喜歡追求流行時尚,喜歡嘗新追求自己的理想,因此便萌生轉行的念頭,但要轉行必須要經過激烈的思想交戰,是要追求理想還是要一份穩定又有長俸的職業?對他而言只能二選一。他對髮型設計很有興趣,決心向這方面發展,在機緣巧合下他有機會拜著名髮型師 Kim Robinson 為師,此位髮型師是不少歌影明星如梅艷芳等的御用髮型師,經過 3 年的努力,他終於成為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髮型師了。

出度之初在尖沙咀工作,由於師傅是外國人,因此當年他服務的對象以外籍人士為主,「飛仔達」自言對了解和掌握外籍人士的髮質有把握並成為了專長。
做髮型師下一步便要創業,這也是他為自己定下的方向,因此他決心向外闖,到處找適合的舖位,地點應選擇較多外籍人士聚居的地方,自然地便想起西貢,在友人的協助下,他決定紥根西貢,就於西貢鄧肇堅運動場對面找到一個細小舖位,展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也打開了樂華長跑會這扇門。

因打跆拳道而去跑步

再把鏡頭推前,由重返早年他家居沙田講起。由於興趣使然他也加入了同區的「樂華跆拳道會」。他說這間跆拳道會跟樂華長跑會絶無任何關係,他似乎跟樂華注定有緣,因在沙田他參加的「樂華跆拳道會」,皆因會長是家住樂華故便取「樂華」為名,這跟樂華長跑會的起源相似。 純粹為了興趣去學跆拳度,此門運動在學校積極推廣多時,因此已培養出不少青少年運動員,他們在小學階段已接受跆拳道訓練。「我成 25歲才加入,他們都是我的師兄,教練才大我兩歲。」「飛仔達」有點不好意思地。不過他的堅持終於讓段數不斷升級,並成為跆拳道教練。踓然現時因種種原因已放下教鞭,但他仍然等待機會重拾教職,為圓自己的心願而努力,「我是不會放棄的!」他說。
由於要打跆拳道,要比賽,在過程中他深覺體力不足,為加強體能訓練以滿足打跆拳道的需要,於是在自由時間他便走過對面的鄧肇堅運動場慢跑。某個周日,他在運動場上見到一班十分專業且好「勁」的跑者在跑道上,感到此班人速度如風般飛快,著的跑衫和跑鞋跟自己的完全不
同,「飛仔達」趨前詢問想知道更多,在人群中的方生回說,「因我們剛比賽完,所以在此跑步,我們未必定期逢周日在此跑步的,要看是否有比賽。」話題打開後,方生便推薦他如有興趣可於周三、周五晚到沙田體院,去找一位叫李天強的教練,他在當地主持訓練班,有興趣可以加入一齊練。」

難忘沙田體院跑友

經過衡量後,尤其他當年家居沙田,去參加李天強的訓練班十分就腳,因而便跟樂華長跑會結緣了。話得說回來,在體院跟李天強教練練習,提起一班樂華早期會友的名字如生菓成、已故的荷蘭妹、林樂榮、阿樊、豪爺等他都十分相熟,十分回味哪段日子。3 年前他突然出現在九龍灣「烈陽神功」時,也只有資深的方生、豪爺等認識他,在場的會友都不知道他在樂華會有如此的資歷。

談起資深會友,他跟林樂榮最相熟,也尊稱他為大師兄,原因是在體院操練時,他是跟林樂榮的步速跑城門河的,當年其他師兄跑城門河只需 37、38 分鐘便完成 10 公里,「我無法跟到他們的步速呀!」2017 年在林樂榮的組織下他們十多人到台灣參加「台中匠愛馬拉松」,玩得很開心,這也是他惟一的海外馬拉松賽。他回憶起當年在體院練習的會友平日喜歡上他的髮型屋或剪髮,或「吹水」,又聚餐,十分融洽,想起這些日子「飛仔達」喜形於色,不能掩蓋心中的喜悅。在體院操練便有比賽的慾望,因此哪段時期是他參賽最多的,都是跑本地的半馬比賽如渣打、美津濃、nike 等。自 2010 年始他因跟太太一同創業開始淡出跑道,經過幾年的拚搏,事業終於上了軌道,太太是美容師,他是髮型師,因此這種融合發展十分適合,現在他更多了顱骶治療師的身份,事業上十分穩定。
他表示雖然在跑道上逐漸淡出了,但他仍會關注樂華的動態,知道逢周二、四在九龍灣有「烈陽神功」,這些時段十分適合他現時的工作,因在上、下午和晚上都有够時間不會影響自己的工作,這也是他出現在九龍灣的原因。他說越來越喜愛九龍灣現在的 5 公里速度課,因越來越熱鬧,大家都十分重視練習,既有競爭又有驚喜,各人不分彼此盡自己的水平發揮,是繼會方十分成功的各區晚上訓練課外另一成功的訓練班,當然希望九龍灣越來越熱鬧。

「我的職業」

「我的髮型師工作已積累了十多二十年的人際脈絡了,客源也相對穩定,太太的美容生意也相對穩定。」他解釋何謂顱骶治療?這是跟按摩不同的治療,它的治療手段是讓你舒緩、減壓,放鬆,不同於按摩以指壓的方法去舒緩肌肉…,尤其是現在大家都受到疫情影響,心情不多不少低落,顱骶治療便很有針對性。
近期香港的疫情讓各行各業生意都受到打擊,以他的行業計受影響的程度相對較低,因為他服務的對象包括髮型,顱骶治療面對客人的方向都是一致的不會面對面,反而太太從事美容工作要跟客人面對面的交流,這便有較大影響。
不管如何,我們祝願他的事業受到疫情的影響最小最低,事業蒸蒸日上,並不要忙到不能跑步,記得要堅持到九龍灣「烈陽神功」呀!。

1 2 3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