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我要衷心的感謝成哥、樂華會和長跑運動,特別是斧山道訓練班的一班跑友們。雖然今年年底我將搬到將軍澳居住了,但我仍會返斧山道跟成哥和一班斧山會友們練習,我已跟他們建立了不捨的的感情了。」

石義剛博士是現任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的講師及香港註冊中醫,是我會斧山訓練班的一份子,在接受會訊訪問時他表逹了自己的心情。他2004年自中國東北的黑龍江哈爾濱來港,成為香港大學的講師,憑優才計劃定居香港,不過他說,因太太在內地有工作,女兒也仍在攻讀西醫學尚差一年才畢業,加上他們並不習慣香港的生活環境,所以至今他仍是一人居港,待大學休假時才返回哈爾濱探親和渡假,與家人的親情不會淡化。

 

在港大任教的謙謙學者

在跟石博士交談的過程中,讓筆者感覺就跟內地的朋友交談一樣,他們敦厚和誠懇的態度讓你感到親切。

他說,「我為何說要感謝樂華、成哥和斧山呢?因為來港後我才開始參加長跑運動的,由於家居斧山道附近,因經常到斧山道運動場跑步才有緣結織了成哥等一大班在斧山道練習的樂華會友,在參加長跑運動過程中我發現自己身體有問題,是對我的生命有影響的病,因此我想,若果不是跟樂華有緣認識了成哥,加入了樂華,讓我有一個參加長跑的平台,這樣我才能發現我身體的問題,我真是真心地感謝成哥和樂華會的。」說到這裡時石博士顯然是有點激動了。

他表示來港初期,由於語言問題除了因工作外他跟別人的交流較少,缺乏溝通和了解,香港和大陸內地的文化存在差異,在人與人接觸的過程中便突顯出來了,所以他在剛來港時都感到存在隔閡不易消除,但他在斧山認識了樂華跑友後,最初因語言問題仍是較少地跟人交談的,但認識久了他感到斧山的樂華會友們待人誠懇和單純,容易溝通,尤其是成哥、安哥等此等「好人」,在現今社會上已很難遇上。

 

04年初來港便參加毅行

2004年他初來港時,最先融入香港生活的是跟他的學生們到香港的山野中去,在學生的鼓勵和邀約下,他便經常參加學生組織的行山活動,獨個兒在香港生活、工作,行山是最好的生活調劑品,既可鍛煉身體,又可以欣賞香港美麗的山野,是跟港人交流了解的最好媒介。喜歡行山的人似乎都希望可以參加至少一次「毅行者」,2004年他應邀為學生做毅行者的支援工作,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毅行者」此項山野運動,之後的2007年、2010年、2014年、2017年和2018年都參加了5年「毅行者」,行山往往要花上一整天,石義剛後來在大學的工作日漸忙碌,他覺得花上一天來行山越來越覺得奢侈了,但又不想放棄健康的生活,於是便選擇了較易安排時間的跑步運動來鍛煉身體。

 

病人鼓勵開始跑步

石義剛是在2012年12月10日遞交入會申請的,至今也有7年時間,在加入樂華會前的2009年開始他也經常到斧山道運動場跑步,每周3、4天到斧山,他來港後才開始參加跑步運動有兩個原因,其一是他的一位經常參加長跑的病人因受傷正接受他的治療,在此段期間此位病人不斷鼓勵他跑步,並鼓勵他報名參加天水圍10公里挑戰賽,石義剛在猶疑中答應參加了2009年的天水圍10公里挑戰賽,為了應付比賽他開始到斧山道運動場跑步,起初跑3公里、5公里,至正式比賽前只跑了一次10公里,結果以52分18秒完成,他的病人告訴他,「你在沒有太多練習下能跑這個時間是中等水平。」參加過這次第一個正式比賽後,石博士覺得在跑步方面應該堅持下去,對身體健康有好處,於是便常到斧山跑步。另外,因家人並不在港,上課後工餘時間出來跑步可以讓生活過得不太悶。

 

學生年代是足球健將

他表示自己性格好動,自少便熱愛運動。石博士唸大學時是攻讀中醫學的,在讀高中、大學時期都沒有參加過正式的長跑訓練,真的是來港後才接受成哥的長跑正式訓練。他說:「我自少便喜愛運動,由於哈爾濱天氣在冬天很冷但夏天則炎熱,因此室外的冰上運動熱門運動,我都有參加去玩玩,其實我的體育運動能力應有中上水平,我很熱愛踢足球,花得最多時間去練習的是足球而很少接觸跑步,我熱愛踢足球,在高中和大學時期都代表學校比賽,在哈爾濱每兩年都有舉行高校足球賽,代表學校都取得過一些名次,可能是經常接受足球訓練的關係,所以我的大腿較有力,這對練長跑是有利的條件。」

以他這樣熱愛足球的學生,又經常堅持身體鍛煉,雖然沒有接受過跑步訓練,在沒有更好的人選下老師必想到選他出來參賽,石義剛也是如此地在沒有任何訓練下參加了一些1500、800和400米比賽,成績也不太差。他說:「我的1500米跑4小時50分,800米跑2分10秒,400米跑57秒,在校內未獲得過冠軍,最高名次是第二或三名,因為在校內跑得好的有更優秀的同學。」石義剛講述了自己以前參加運動的情況,已是多年前的事了。

 

「這班人好厲害」

「我做醫生習慣了觀察人。」2009年初到斧山運動場跑步,他看到一大班人在練習,是很有計劃的練習,有人計時和給口令指導跑步,石義剛覺得這班人好厲害啊!暗中盤算着,以自己的能力可否嘗試跟着他們跑?經常出現在斧山運動場,石義剛認識了成哥等樂華跑友,成哥很熱情地歡迎他跟跑。

跟着跑時他覺得這班朋友很厲害,但他不知道他們是樂華長跑會的,因為語言問題他一直沒有跟其他人有太多的交流。之後2010年春夏的時候,他為一位前樂華會友醫治傷患,通過此位會友他才知道這批跑得很快的人是樂華長跑會的,心裡產生了羨慕他們的感覺。

「成哥、光腳跑的阿樊、流祥、阿榮、肥虎、火箭、阿輝、二強、偶爾來的賴吉等等。這些名字是後來我才知道的。知道樂華之後,聽說是可以自由加入一起跑,我便主動跟成哥說,成哥當然很爽快地答應,就開始了在樂華會的跑步生涯。那段時期我很認真的盡量抽時間參加星期一、三的練習,並在2011-2012左右達到我的跑步巔峰。當初我並不打算加入樂華會,因為覺得就是跟跑一下,後來覺不是會員跟跑好像是局外人,就決定加入樂華,又開始參加會慶活動。」石義剛如是說。

加入樂華會後更希望能提升自己的成績,他説2011、12、13年他跟成哥練得最勤力的,身型也消瘦了。跟成哥的練習也很見成效,在練習中的5公里可以輕鬆地跑進21分內,10公里比賽的成績也可以跑41至43分。

 

第一馬選了最難的

2012年底回哈爾濱探親後回港後,他跑了人生第一場全馬,有朋友叫他一起參加在2013年初舉行的中國沿岸馬拉松,這是出了名難度高的全馬賽事,他第一次跑以3小時39分完成,他說行山時曾到此賽道,故對賽道有一定的認識,跑起來懂得如何分配體力。中國海岸馬之後渣馬便接踵而至。

2013年他跑第一次渣打馬拉松便造出了個人至今的最佳時間,他的朋友對他說,跑渣馬可以比跑中國沿岸馬拉松快10分鐘,他抱着這個概念,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渣馬可以比中國沿岸馬拉松快10分鐘,結果他如願以償,跑出3小時24分08秒的個人最佳時間。在衝線之後他有意猶未盡的感覺,感到自己的能力仍未發揮出來,仍可以跑得更快,有點後悔留力得太多,因未跑過渣馬,對賽道的認識沒有經驗,所以跑得較保守,他在跑過西隧後仍覺得體力充沛,跑至銅鑼灣市區時才發力衝剌,有了跑第一次渣馬的經驗,又衡量過自己的能力,因此他期望在2014年的渣馬可以跑快2至3分鐘甚至5分鐘。

 

亮起生命的紅燈

2014年的渣打馬拉松間接地對他的生命亮起了紅燈。石義剛對04年的渣馬信心十足,因他在準備時跑了一次他從未跑過的32公里長課,起步後一切以自己賽前定下的計劃去跑,情況十分順利,步速也越來越快,但跑過西隧後他的右腹側開始很痛,他忍着跑到維園衝線,時間是3小時28分45,對此成績他並不滿意,是否自己跑得太快了沒有經驗才導至右腹痛。情況並不樂觀,後來在斧山跟成哥跑時跑得快又痛,吃成哥提供的生菓餐時由於是空肚食又痛,這種情況引起他身為醫生的警覺性,並藉着4月份一次回家探親時進行抽血檢查,但結果是正常,他這種腹痛的情況延至7月份仍未見好轉,於是在8月份他進行了腸鏡檢查,發現了腸內原來長了一個已有2、3厘米的腫瘤,大學即安排為他進行手術把腫瘤切除。

他說:「自己的家族是有患癌歷史的,這可能是遺傳又或者跟自己愛吃辣的飲食習慣有關,知識告訴我們,如果不是參加長跑運動,可能不會這麼早期發現,因運動要讓體內各噐官的功能都要發揮最大功效,有些毛病便這樣顯現出來,從而可以發現自己身體內的隱性病,如果我只是以正常的生活習慣生活而沒有參加長跑,有可能我身體內的腫瘤會不斷發大而不被發覺導至後期,所以我很感謝和慶幸參加長跑運動和感謝樂華會為我提供了這個長跑的平台。」

 

為又跑進3:30而高興

在進行手術後只休養了一個月,石義剛為免擔誤學生的課堂便上班了,他說經歷過手術後對跑步的要求雖難以像以前,但他強調仍然是有目標的,「我有能力便要堅持下去」。2014年在他手術後的兩個月便恢復慢跑,還參加了當年的「毅行者」,並以25個小時自己最快的時間完成。「現在要按自己的身體狀況來跑,快、慢已不是追求的目標,堅持下去才最重要。」石義剛手術後體重比起最「弗」時重了20磅,但由於他的堅持,近年馬拉松的成績也不差,在2018年初的渣馬仍可以跑3小時31分,在去年底跑廣州馬拉松又可以跑3小時28分,全馬可以再跑進3小時半內是他近年的期望和欣慰,這個目標他又可以達成了。

做過手術後他的練習里數不敢太長,但他為自己制定了一套適合自己練習馬拉松的計劃,他說:「我個人的體會是如要跑進3小時30分的成績,要毎周跑4至5天每天10公里,不是慢跑而是有一定速度要求的跑,若能堅持下去是有成效的。」

 

樂意助會友和會方提供專業知識

至於將來的目標,他說除了跑中國沿岸馬拉松、渣馬和天水圍10公里外,還希望可以跑倫敦和東京馬拉松,雖然去年報了名郤沒被抽中,還有是可以跟樂華會到海外跑得更遠,2017年他跟學生到日本跑了奈良馬拉松,見識了日本的跑步文化,最近會方邀請了日本跑手川內優輝來港比賽,為推動香港的長跑運動發揮作用,又讓日本跑手體驗港人的熱情好客,這種互動交流很有意義,他說這也是樂華會才可以做到的。

石義剛博士在訪問結束時表示樂意為會方和會訊做點事,以他的專業知識提供一些有關醫治跑步骨科創傷的專業意見,他現在在斧山練習時,有些會友都會征詢他一些醫治傷患的意見,他本人是十分樂意的。「如有需要在會訊上提供一些專業知識,我很樂意充實會訊的內容,為樂華會盡自己的能力。」

張奕綸剛與家人渡過聖誕假期,便立即應約接受會訊的訪問,我會很感謝他的支持,事實上他平日頗忙,又適逢難得的聖誕長假期。他說:「自己並非會方活動的積極參與者,當方太通知我要接受訪問時是有點意外的感覺。」他表示,自2003年加入樂華會後,雖然會方的活動並非每一項都有參加,但感到樂華會會員的凝聚力很強,會友們樂於為會方承擔義務工作,以現時香港社會的情況,樂華會的訓練班仍舊是免費為會員服務的,教練們都盡心盡力指導會友,這在現今社會是十分難得和有意義的事情。

張奕綸表示,細數下來他參加馬拉松運動經已有十多年時間,這十多年的跑馬經歷讓他有如下體會。他說:「跑馬拉松猶如人生,你付出得多也未必回報得多,你比別人更努力了,但得到的也未必較別人多。在跑馬拉松的過程中,你會見到身材比你肥的,跑姿不正確的,年紀比你大的,都可以過你頭,或者你所認識的朋友他的操練時間比你少,但成績反而比你好,以上這些情況便是跑馬拉松的現實,要學會接受,對方能過你頭,練得少成績還比你好,內裡必定包含着各種原因,這跟做人處事一樣,也不用妒忌,馬拉松比賽是挑戰自己和戰勝自己的比賽,跟做人一樣只要做好自己,一切從當前做好便可以。」以上這些體會是張奕綸十多年跑馬得回來的體會,對我們也很有啟發性。

 

圓了心中十多年的心願

最近他完成了一個埋藏在心裡十多年的心願,這讓他十分開心。在剛過去的12月9日他重返舊地夏威夷參加了夏威夷馬拉松,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在夏威夷留學,當年他只在路旁做觀眾觀看跑手們努力地跑,返港後至自己愛上了馬拉松後,他感到後悔,為何當年自己不成為一份子,因此他有個心願希望可以重返留學期間渡過5年光景的夏威夷,落場跑一趟馬拉松完成自己的心願。

回想這5年留學生涯,他說夏威夷是旅遊渡假的好地方,生活較簡單優閒,在當地不少日本人已落地生根,他當年因為是去讀書所以都把大部份時間都投放到學業和工作中去,鮮有在當地參加運動和旅遊,雖然自己本身是熱愛運動的,中學年代熱愛踢足球,出來社會工作後跟一班朋友愛上了打羽毛球,反而在大學年代基本上少有參加運動,夏威夷的海灘是世界著名的,但平日課餘後他要到餐館打工,因此5年內到海灘游泳的次數也不足10次。

談到參加夏威夷馬拉松,他應要求講多些有關這次比賽的經歷。夏威夷馬拉松參賽的3萬人中差不多有7成是日本人,他們由日本國內的旅行社組織到夏威夷比賽,情況空前氣十分誇張,除了大會專供他們特別的配套外,他們也自行組織了很有規模的團隊到夏威夷支援,工作做得很貼心。

夏威夷馬拉松限時超過10個小時,你可以慢慢享受,這跟當地人的生活節奏有關,在數年前曾有一位92歲的跑者以10小時完成了夏威夷全馬,這至今仍是世界紀録。

這次跑夏威夷馬松,他劈頭的第一句便說:「自己跑了一個近年最慢的馬拉松,要4小時20分才能完成。原因是受到時差影響,當地跟香港相差18小時,比賽上午5時起步等於香港的晚上11時了,正是要上床睡覺的時間,加上當地氣温高,跑至上午8時太陽出來時已有30度,這對我來說是最大挑戰,因為怕熱所以在30公里後己無以為繼了,我計算過至最後2公里時竟用了25分鐘才能完成,雖然成績不好但這是很好的體驗,而且又實現了自己埋在心裡十多年的心願,想起來也覺開心啊!」

 

去年長野馬造PB

去年的開心事不單只是12月跑了夏威夷馬拉松完成了心願,還有是在去年的4月15日他在長野馬拉松跑出了自己馬拉松的PB,時間是3小時48分。他回憶自己的馬拉松最佳時間曾在2016年渣打馬以3小時49分完成,去年4月的長野馬拉松可以造到自己的PB他十分開心。總結箇中原因,他說是當天氣温低只有十度左右,且下起毛毛細雨,他認為這種天氣很適合自己,所以發揮較好可以跑出自己的最佳成績。

談起到海外跑馬,他說一切安排都是以兒子的學習生活來規劃,每年3、4月和11、12月都是他參加海外馬拉松和旅遊的日子,他說:「我的第一個海外馬拉松是跟樂華大軍到台灣跑台北國道馬拉松,後來又跑過澎湖馬拉松及金門馬拉松, 而最近一次細數已是數年前的峇里馬拉松了,未能跟樂華大軍出外的主要是工作和照顧家庭的問題,2013年以前曾經有數年返內地工作,每周只回港一次,雖然返大陸工作也有帶備跑衫跑鞋,但礙於當地環境配套,又或者如在北京夏季會很熱,冬季又在零度或以下,要跑步會有客觀條件限制,所以當年每周回港後必會相約跑友練習,不會放棄。

張奕綸較鍾情於在日本舉行的馬拉松,出外跑馬必選日本,例如至今他的海外馬已跑了鹿兒島、佐賀、福岡、大阪和長野馬拉松,新的目標是今年3月17日的德島馬拉松。他表示遺憾的是六大馬拉松之一的東京他始終無法中籤,所以跟東京馬拉松仍緣慳一面,未能親身體驗其中樂趣。

張奕綸參加馬拉松的十多年經歷中,和不少跑友一樣都曾受傷過而被迫養傷了個多月,到後來竟又不藥而癒。事情是在2016年的鹿兒島馬拉松,當年他自覺狀態不錯因此心雄要在此馬中造到好成績,在比賽時因速度開得較快,至跑到30公里後膝蓋抗議不能支持下去了,但意志仍叫他頂到終點,之後連行路也感疼痛困難,經過個多月的忍痛難耐下他去求醫,醫生經過詳細檢查後對他說,「你的膝蓋沒有受傷啊!」之後他受傷的部位便不藥而癒,這讓他感到神奇。經細心總結後,他認為當時可能膝蓋真的有勞損,但並不如想像中嚴重,加上心理上的因素,又經過個多月的休息後,原先有勞損的部位得以康復,加上醫生診斷後又讓心理上得到舒緩,因此這次不藥而癒的受傷經驗讓他更要叮囑自己不能受傷,凡比賽和練習都不必免強,「長跑長有」是他現在跑步所抱的態度。

 

最初為減肥而跑

張奕綸最初跑步的目的是要減肥,因在2002年底要影結婚相而要減肥,所以去跑步,當時他預上一位平時有跑步的同事建議他報名参加2003年的渣打馬拉松,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渣馬,但這並非他的第一個正式賽事,為跑渣馬他又聽從同事的建議報名參加了石崗10公里跑當熱身,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而且在這個比賽中認識了一眾跑友并越練越着迷更愛上了「跑」。十幾年下來, 除了自己的興趣, 身邊一眾跑友的相互支持亦不可缺少。 他說:「學生年代雖然喜歡運動,但只是參加踢足球等同學中較普及參與的運動,對田徑是觸不到邊際,難以想像到後來自己會愛上跑馬拉松。」

第一次參加過渣馬之後,至今他每年都有跑渣馬,他希望能保持住這個紀録,愛上了「跑馬」自然必定會參加更多比賽,直至2007年兒子出生後,他為照顧家庭相對地減少了參加賽事,到兒子升小學後他要照顧的家庭事務更多,每天送太太和兒子上班上學,照顧兒子的功課,假期是和家人一齊的family day,種種原因他必須放棄參加一些比賽,相信不單是他,而是不少跑友都會遇到這種問題。雖然如此,他慶幸自己能够堅持下來並沒有因此而放下跑鞋,他說:「我少參加樂華的活動包括訓練,但我的如常練習並不沒停過,每周六或日我會跟跑友到城門水塘或沙田城門河走長課,我們是6:30起步,所以在沙田長課回程時會遇到樂華跑友,他們大多是於2003年起我到斧山道運動場練習時認識的會友,至今還見到我們仍在跑道上。長課後吃過早餐返家剛好是家人起床的時間,這樣的安排又不會錯過了周末家庭樂的日子。」

 

在斧山喜遇好人的生菓成教練

張奕綸是在斧山道運動場跟樂華會結緣的。話說2003年他開始跑步,由於有跑友家居較近斧山道運動場,因而一班朋友便經常相約到斧山練跑,此時他經常遇到「生菓成」教練在此主持訓練班,他說成哥好友善,見他們便邀約他們一起練習,並享用成哥提供的生菓餐,同期亦認識了方生及方太,日子久了他們便自然地加入了樂華會。

他表示因熱愛馬拉松會堅持跑下去,因跑步已成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也可以為家庭帶來正能量,雖然太太並非跑友,但每次出外太太都是她的支持者和「粉絲」,還有現在讀小六的兒子也於去年參加了「樂華盃」及其他賽事和他一起親子跑,長跑運動讓他的家庭充滿正能量和陽光。他說,跑步可以是1個人的運動,也可以跟一班朋友跑,這是他熱愛跑步的原因之一,各人因熱愛跑步而走在一起,有共同話題當然會讓隔膜少了,關係密切了。

他表示跑步還可以調節他的飲食,他說喜歡食,還有是養成了飲可樂的習慣,這是在夏威夷留學期間因到餐館打工,當地人愛把可樂當水飲,在餐館打工飲可樂隨手可取,因而他也養成了這個習慣,至今難改,長跑可以平衡身體內的糖份,保持體重和健康,這是他堅持長跑下去其中原因之一。

他和身邊一眾跑友的願望是「長跑長有,不沾傷患」,相信這也是會友們的願望,在2019年到來之際,也祝願張奕綸和會友們長跑長有,新年帶來新景象,共同進步。

對香港跑馬前景樂觀

近年香港掀起長跑熱潮張奕綸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認為這是大好事,每人參加此項運動的目的各不同,取得的效果也不同,但參加長跑的人多了讓社會上著重健康的氣氛濃厚了,也讓香港馬拉松運動這座金字塔的底座擴大了,基礎大了才可以發現和培育出更多精英,現在跑馬拉松的配備種類有更多選擇,以前有一對較好的跑鞋已感到滿足,但現在則有更多的選擇,跑步衫褲鞋襪的物料更科學化,這對提升成績是有利的。

還有因參加馬拉松的人口大增,年青好手人數也大增,十多二十年前在香港可以sub-3的跑手數得出來,來去都是賴學恩、蔡達明等,現在每一場比賽站上領獎台的不少都是新面孔,香港在發展馬拉松運動方面前景尚是樂觀的。

        「我是樂華會最早期的會員,自樂華會成立至今,可以說是見證了樂華會發展壯大的過程,是樂華歷史的見證人。」林樂榮長期活躍在香港跑壇,是一位資深跑友,所以不少人都認識他,尤其是樂華會友和跟樂華有親密關係的跑友。

        他說,近期有點傷感,因為認識的樂華會友包括創會會長袁伯等,和一些認識已久的跑友如馮振安等都相繼離去,一班長期堅持跑步的跑友也年齡漸長了,時光飛逝,也看到香港參加長跑運動的市民大增,長跑已在這個城市形成了風氣。

       

89年參加第一場比賽

        林樂榮自少便喜歡運動,他笑言自己讀書成績不好性格好動,所以十分活躍,他很喜歡參加體育運動,特別是跑步,因經常到九龍仔運動場跑步也認識了一些跑友,當年的市政局不時會舉辦一些免費的跑步比賽,他便通過看報紙等途徑去報名,而他參加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是1989年舉行的英女皇壽辰日比賽,賽事在摩士公園泳池外的馬路上舉行,沿着馬路跑到九龍塘後折返。

        他回憶道,當年參加跑步比賽純粹是為興趣而參加一項活動,不會希望有獎牌和紀念品,也不認識任何跑會,但在暑假期間由於報紙有刊登暑期訓練班的消息便參加訓練班了,他印象較深刻的是曾參加公民體育會的暑期田徑訓練班,在此他認識了跑友鄭國開,自始之後他通過鄭國開的介紹,漸漸開始認識了更多跑友,打開了自己在跑步界的關係。

 

鄭國開介紹加入樂華會

        林樂榮坦言他如不認識鄭國開便不會加入樂華會,他說在認識鄭國開時樂華會尚未成立,當年是在1997年之前,一班活躍在樂華邨的跑友經常在樂華邨附近練習和舉辦比賽,他自鄭國開口中得知,他們會在北潭涌舉辦「私房賽」,有興趣便去參加。林樂榮跟鄭國開一齊參賽,也認識了不少樂華邨的朋友,這個「私房賽」便是「樂華盃」的前身,在眾多參賽跑友中,唯一的女士是冼麗玲,她是樂華會最早期的女會友。

 

        樂華會成立之後,由第一任教練李天強於體院主持訓練班,林樂榮是第一批樂華訓練班的成員。當年體院的規模不比現在般大和專業,資深跑友陳華貴在體院租了兩個儲物櫃,他借了一個給樂華會,於是樂華便可以到體院練習,由李天強主持,有時練習時連燈也沒有,當年成員之一的林樂榮也在此認識了不少樂華早年的會友,大家在長跑圈中維持友誼至今。

 

        時間悠長,在過程中跟樂華會之間的關係也時遠時近,但仍有聯絡見面,哪份情誼並沒有間斷過,近年他較多地參加一些長跑比賽的義工工作,包括渣打馬拉松等大賽事,這些工作有些是冇報酬純粹是義務的,有些是有車馬費的,但他強調並不會計較這些,他從心底裡覺得,參加這些工作可以不被時間洗擦掉他熱愛長跑的哪份情懷,也不會淡化跟跑友們的關係,特別是跟樂華會的一班老會友。他舉例說,雖然現在在斧山沒有跟生菓成練習,原因是已跟不上生菓成教練所教的節奏了,但大家見面時仍然感情甚篤,沒有半點疏遠的感覺,他強調:「我們都是樂華會第一批在體院跟李天強教練練習的會友。」

 

港深馬拉松留下難忘回憶

        林樂榮自1989年開始參加長跑運動,至今已有29年了,時間並沒有影響他參加長跑運動的信念和熱愛,他堅持練習和參加比賽的動力並沒有減弱,在周一晚他會在斧山道附近的學校邨運動場跟一班跑友練習;周三晚由斧道運動場跑去郵輪碼頭來回;周日他自已走長課,由斧山道經黃大仙到樂富,再走去九龍塘回程,或者由斧山道運動場走扎山道再跑上飛鵝山練習斜路。

    他說:「我的馬拉松成績不算好,最好的是1992年渣馬曾跑過3小時15分而已,但愛跑是我的信念和興趣。」林樂榮在29年間參加過大大小小不同的賽事,近年他則較少跑全馬而攺跑半馬,原因之一是他的身體問題,不能進行過激的運動,才能保持長跑長有;第二個原因是他喜歡跟一大班跑友到處旅遊和參加當地的比賽,如果跑全馬賽後的恢復會較慢,畢竟年紀漸長,為免影響之後安排的旅遊行程,所以會選擇跑半馬。

    跑了多年馬拉松,對林樂榮來說留下不少深刻印象,但他表示最難忘的是參加9293年的港深馬拉松,當年舉辦此項賽事是破天荒的,因由香港跑去深圳,過海關是最大的難題和最吸引跑手的,當年參加馬拉松運動的人不像現在般眾多,氣氣也不及現在般火熱,所以報名參賽並不難。當年的情景他仍歷歷在目,先是大陸方面派關員到灣仔運動場為跑手們登記辦手續,他們在跑到深圳後領回證件便可以憑自己的回港證過關返港,他也忘記了在哪個關口過關,總之是終身難忘的經歷。

        近年,林樂榮的跑馬戰場多數移師到台灣和內地,參加本地賽事相對地減少了。他說因為他很享受跟跑友們跑完馬拉松後在當地旅遊的感覺,在上月他剛跑過台灣田中米倉馬拉松,在12月份他的跑馬賽事頗為頻密,包括跑完129日的廣州馬拉松後,隨即會跑汕頭馬拉松和横琴馬拉松,真箇是馬不停蹄了。

        近年來林樂榮又養成了一個習慣,是在農曆年初一至初三都不在香港過,而是跑到廣州過年,原來他與朋友在農曆年初一早上會到廣州珠江河畔進行新春跑,由愛群大廈對出起步,沿着珠江跑至電視塔後折返,來回約10多公里。到廣州跑珠江過農曆新年已成為了他的習慣。

 

兩次受創留下的生命痕跡

        上文提到林樂榮因身體問題已減少了跑全馬改多跑半馬,原來他身體曾經遭受過兩次較嚴重的創傷,這兩次創傷都頗為嚴重。第一次於1993年在比賽中受傷,當年他參加深水埗越野賽,賽事在馬騮山石梨貝水塘舉行,由於跟前面的跑手太貼,當前面的跑手跳過欄路的樹根避免了受傷後他則因跟得太貼,看不到路面有樹根欄路,因此被樹根絆倒人如插水般直飛落山岥,他的膝頭踤裂即送入院急救,後來由於傷口癒合不好又再要進行手術,經過兩次手術後他休養了達兩年之久,難得的他在痊癒後積極地恢復操練,經過不懈的努力又可以再上跑道,跟其他跑友一齊如常地參加操練和參加比賽。

    第二次重創就發生在今年年初,從事裝修行業的林樂榮工作上需要要經常爬高爬低,在做一些工程時不慎碰到頭部,當時可能不嚴重或者察覺不到腦部被撞傷了,如此日積月累地出現了腦內部慢慢滲血也不察覺到,今年4月,正當他為一位跑友的家居進行裝修時突然暈倒,在旁的會友即急叫救護車送他入院急救進行開腦手術,醫生在他的頭顱頂開了4個孔把腦中的瘀血清除掉,幸運的是這次手術十分成功,否則以後會如中風病人一樣四肢癱瘓不能動彈。

    他說:「這次經歷我是死裡逃生,因平日是單獨居住,當天理應不用開工,但因放假沒有特別安排便索性繼續開工,上到該位會友家中繼續做未完成的工程,如果不是這樣我會留在家中,暈倒後會失救,當時會有甚麽能果實在是不敢想像,我算十分幸運了。」

    兩次重創在林樂榮的生命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蹟,這痕蹟也讓他永遠感謝他認識的跑友和助他渡過生命難關的會友。

 

長跑長有跑下去

    在跟林樂榮交談中了解到他的性格率直,為人誠懇,所以在跑壇中人緣甚佳,也從會友和跑友中得知他的為人,所謂「好人有好報」,他經歷了兩次大創傷,尤其是今年4月份的突然病發,他本人也承好彩,或者命中會有註定,在他遇到危險時便會有人相助,一個好人會給社會帶來的是正能量。

    儘管有如上兩次經歷,但他對跑步始終不離不棄,現在他也可以跑步和比賽,如常地跟跑友們出外跑馬和旅遊,過得十分開心,我們祝願他身體健康,正如他的願望一樣:「長跑長有,繼續跑下去。」

1 2 3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