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伍偉傑讀大學時修讀經濟及財務,進入社會工作後在銀行任職,開始時專注外匯投資,所以工作壓力頗大,參加跑步運動是他最佳舒緩工作壓力的方法。現在他已離開了銀行的崗位轉做顧問的兼職工作,投放更多時間和精力在教會和社企做義工,並修讀「婚姻輔導和家庭治療」,這科目跟他熟悉的銀行投資的業務無關,他笑說已入伍、快登陸,所以要展開人生下半場。他選擇這範疇的原因,是在工作、朋友、義工中接觸到不少家庭,無論是富或貧,因個人的情緒影響夫妻關係,從而影響子女的情緒,子女和父母溝通出現問題而傷了感情,形成因果循環的負面人際關係,甚至發生了一些難以解決的難題;由於家庭張力和氣氛欠融洽,導致各人情緒更不健康,甚至性格偏離了正軌。雖然他花了不少時間在這方面,但他感到這樣做其實是助人助己。他亦明白自己要保持情緒健康,所以仍堅持的是不放棄跑步運動。

中學和大學打下跑步基礎

伍偉傑憶述小學時是蛀書蟲,常去圖書館,看不同種類的書,升上一間讀書氣氛很濃厚的全男班中學,很多同學比他更好學,有些甚至是文弱書生,同時也有不少運動出色的學生,當時的體育老師李志榮先生(前田總會長,現任田徑隊管理委員會主席) 已提倡運動普及化,加上學校在當年全新的灣仔運動場舉行陸運會,運動場設施優良,不多安排比賽有點浪費,因此在陸運會安排五千公尺比賽(學界比賽最長的項目),所有同學都可以參加,幾百位同學在全新的紅色泰坦跑道上一齊起跑,場面壯觀,他也禁不住落場比賽,由於有比賽於是早上偕同學於維園跑5 公里,如此便開始了跑步練習,最初練時跑5 公里需時約28 分鐘,後來便漸見進步,當時對跑步的感覺良好,且對跑步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在中五階段,他養成了熱愛運動的習慣,除了對跑步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外,亦領略到跑步可以舒緩讀書時的壓力,因中五時他要應付中學會考,是升讀大學預科的重要關口,他說當年能考進大學的名額只有數千,要爭升讀大學並不容易,壓力不少。他記得有一位老師對他們說,「除了特殊情況外,過份專注於一項內容會對自己做成傷害,例如成績已有90 分了仍頑固地要追求100 分,這必定會對自己做成巨大壓力,甚至有損自己的健康。」有些同學由於太專注於讀書的成績而患上抑鬱症甚至思覺失調,因此「我會為自己確定一個目標後,只要逹標便放下了,即如現在我跑步一樣,既非為爭金牌,只要逹到自己定下的目標便可以。」這是伍偉傑的人生哲學;他並且借用投資的術語, 「不要將所有雞蛋放在一籃子」,要「分散風險」。升讀大學後,他更投入跑步運動,並參加南華會和公民會的暑期田徑訓練班,希望成績有所突破,的確是跑出了一些成績的。當年練跑步的人並不如現在般普遍,運動場的使用限制多,在街上練跑也多制肘,不容易知道跑了的距離,沿途沒有供水設備,加上路人亦會向你投視奇異眼光。因中大有兩個四百米的運動場,校園內又有不少斜路,他練習時很方便和可以專注,大學二年級獲選入校隊,當年大專盃和兩大比賽,和中學學界比賽一樣,最長距離都是五千公尺,他跑5公里已進步至18 分左右(當年大學只看公開試成績,不會對運動優異的學生有豁免,所以很少大學生五千公尺可以跑到17 分以內) 。他跑步的基礎便是在讀中學到大學時打下的。他笑說可惜當年跑步氣氛不像現在那麼濃厚,很少長跑比賽,不然他應攞到不少獎牌和受女同學青睞。

2006 年重返比賽跑道

大學畢業後跟大部份人一樣放下了跑鞋沒有參加比賽了,加入銀行開始了繁忙的工作,不過他也不是完全不跑,偶爾到灣仔運動場期間,會遇到當年的長跑精英如吳輝揚等在訓練,對於他來說是大開眼界,因他們的運動量和速度十分驚人,是自己力所不及的,反而啟發了他思考如何調節對跑步的投入和付出程度,結果他而選擇了以保持身體健康和體能狀態為主的運動,例如行山、輕鬆跑、打壁球、做室內體能訓練等方式來保持狀態,但也有飲酒和打蔴雀 !2006 年伍偉傑重返跑道參加了當年渣馬的10 公里賽事,緣於有朋友建議報名參加,但是第一次跑10 公里,而且體能和速度已不及當年,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跑至7 公里便覺得很辛苦,最後捱至終點,成績是56 分57 秒,比目標一小時為佳,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感到開心的是全程沒有停下來做「步兵」。這次跑渣馬10 公里讓他找到了生活上的「調劑品」,在銀行工作跟同事朋友談的都是金融市場等話題,十分單調,這次參賽讓他接觸到很多跑友,大家在賽前賽後談了不少有趣的新話題,除可舒緩了工作的壓力外,在生活上好像找到了一個窗口,打開這扇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新天地,長跑是打開他心中的竅門,讓他領略了新的生活體驗和找到新方向。「以前一起參加運動的朋友越來越少了,反而周邊朋友和社會上參加跑步運動的人越來越多,證明了這項運動受歡迎的原因,是它簡單只要一個人也能完成、易見效果、可自我制定目標,當完成並達標後便很有滿足感,只要堅持練習便可以見到進步,猶如找到了生活的動力。」以上是他對參加長跑運動後的體會。

回說他堅持做運動的原因包括因在銀行工作,每天的都有不同的壓力,他知道舒緩壓力的最好方法是做運動,加上兒子漸長大活力充沛,要陪兒子活動也要付出一定體力,因此做運動便成為他的日常生活一部份,例如常行樓梯上22 樓到家,在住處附近的健身室做運動已成了他有規範化的生活模式。

報毅行者認識了何泰來

大兒仔三歲時,伍偉傑和太太已開始帶他慈善步行;他記得兒時,他媽媽常說日本侵華時的遭遇,她一家由富裕變至貧窮,但外公和外婆都會接濟更貧窮的人,說可以幫到人,証明自己仍有能力,更是幸運,心中富有更重要,她一家心靈上的滿足,在黑暗的走難歲月裡綻放了光明,正如耶穌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所以他也想灌輸這觀念給兒子。他自己亦身體力行,參加較長路程的慈善步行,有一次陪太太的妹妹等女仕練「毅行者」三、四段,但只行到第三段便要上岸,反之其他看似瘦弱的OL 仍可以談笑風生,這次對他有深刻教訓,於是便下定決心練習跑步,訓練體能,因工作時間很長,又要兼顧家人,所以晚上去住處附近的會所跑步機練習。他說:「有人懷疑跑步機練習長跑的效率和功效,根據我的經驗,跑步機對加強心肺功能很有效,可迫自己在跑步機跑速不能慢下來,可以保持均速,練習不足一年,心跳已回復大學時代一分鐘50 以下,並可以在跑步機不需50 分跑10 公里,當然我怕炎熱,又可一邊跑步,一邊看電視或聽音樂,沒有那麼沉悶。」

2007 年健身中心組隊參加「毅行者」,他和好朋友的姐夫及兩位目標30 小時之內的會員組隊,其中一位便是樂華會資深會友何泰來,雖然他們兩位是全馬跑友,另一位女隊友經常行山,由於健身中心在他家附近,所以他負起了隊長之責,方便和健身中心溝通。他為隊伍擬定賽前的訓媡計劃,由於不想連累隊友,所以自己勤奮練習跑步,在練習期間來哥向他介紹樂華長跑會,他十分欣賞來哥在跑完「樂華盃」後不顧身體疲憊仍參加他制定的毅行練習計劃,更激發了他積極準備。雖然比賽途中他有膝傷,救傷隊曾勸他退出,幸好他受傷不算嚴重,加上是隊長,堅持四人一齊完成,不然全隊被取消成績,最後以27 小時45 分完成,大家都十分滿意,而且籌款數目達標,可以自動參加下屆毅行者,不需抽籤。由於練習跑步多了,他便參加半馬,毅行者之後參加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第一次迪士尼半馬比賽,他之前已參加第一屆的慈善跑,是15 公里。平日他只多練習十公里,加上不懂買跑鞋大些,15 公里用時75 分,最後六公里要用39 分多捱至終點,腳指十分痛,以1小時54 分49 秒完成,雖然很辛苦,兩拇指變成黑甲,但所得的滿足感不可以用言語形容,更感恩太太「加碼」,雙倍他籌款的數目,獎勵他可以不足兩小時完成第一場半馬賽事。

跟樂華外遊感受良多

來哥(何泰來)為人十分健談,在向他介紹樂華會時讓他對樂華會產生興趣,原因是他以前所認識的跑會都是實施精英化的,只會從眾多學員中挑選精英再留下他們訓練,再挑選優秀者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然而樂華是一家大眾化的長跑會,只要你有興趣長跑便可以加入。經過參加「毅行者」,他得出的經驗是操練「毅行者」對跑馬拉松十分有利,在操山的過程增強了腿力,在跑平路時便輕而易舉;「毅行者」之後,伍偉傑「士氣如虹」,很想跑全馬,但報渣馬時担心準備不足,只報了半馬;來哥便推薦他加入樂華,跟大隊參加2008 年1 月5 日廈門馬拉松。由於不足兩個月備戰廈門全馬,他參加周日沙田長課,認識了方生。他亦想試試自己十公里的實力,在2008 在沙田參加新年十公里長跑,以46 分20 秒完成。參加廈門馬拉松是他的首馬,在欠缺經驗下不懂留力,半程用時1 小時49 分,到30公里便撞牆,要行行跑跑,結果以4 小時7分46 秒完成首馬。這次廈門之旅讓他初次體驗了樂華會的大家庭氣氛,賽後方太召集大家聚餐暢談比賽的經歷,她見他腳趾的黑甲,他買鞋最安全是用日本尺碼,如平日着27號(cm),便買27 號半長跑鞋。他對這次聚會十分深刻,因會友間對跑步和生活暢所欲言無拘無束,氣氛輕鬆活潑,場面讓他感動且難忘,這次賽後聚會讓他十分舒暢和高興。2008 年他繼續參加「毅行者」,雖然當年9 月金融海嘯,他工作十分繁忙,賽前訓練不多,但由於有了經驗,而且亦參加其他慈善行山比賽,他用7 小時半完成苗圃42 公里,不需7 小時完成綠色力量50 公里,最後他以26 個小時順利地完成。

接著他再參加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迪士尼半馬,造出1 小時42 分42 秒半馬的PB;2009 年1 月他在科學園舉行的糖尿病聯會十公里慈善跑造出42 分38 秒十公里的PB。同年2 月,他終於得償所願跑了第一場渣打全馬,以3 小時53 分8 秒完成,這次他半程用時1 小時50 分,至35 公里撞牆, 39 公里更抽筋。他承認長課不足,很少一週跑超過40公里,由於沙田很適合踏單車,他亦要兼顧家庭,所以他跑步,太太和兒子踏單車,有時互相追逐,十分快樂,但未必是合適的長課。他笑說由於讀經濟,經濟學的精髓就是付出最少,得到最大的效益,他的效益明顯是家庭比長跑重要。有了廈門之旅的愉快經歷,他對於會方的外遊跑馬積極響應,2009 跑會組織了台灣懇丁之旅,這次他又得出了一個經驗,應根據自己的能力去選擇跟跑的對像,懇丁當時的天你頗熱,那次他選擇了跟南哥(陳少南)跑,結果10 公里後便「爆」了,他說這經驗是寳貴的。同年的杭州之旅讓他十分感動,因這次外遊跑杭州馬拉松樂華會友報名十分踴躍,不少是一家大小一齊前往,人數龐大十分熱鬧,是一次跑馬和家庭活動的旅行團,其中更有一家三代同堂的,他說這種局面和氣氛只有樂華會才會出現,其他跑會是沒有的。小兒子在2010 年2 月出生,他要把更多時間投放於照顧兩位兒子和家庭中,所以要減少備戰全馬的時間和精力,加上天氣太熱,這年的渣馬他只能以4 小時15 分完成。之後由於家庭關係,而且有腳傷,少了很多訓練,他沒有跑全馬,比賽多是半馬和十公里賽,但已跑不出之前的「佳績」,但他堅持跑步,因他知道跑步的初心不是為了成績。

親子跑有特別意義

伍偉傑減少了跑全馬,但對於親子跑和行山則十分積極,主要是想家庭樂和兒子們多做運動,但不是訓練他們參加長跑(因年紀太輕不適合),他們主要是練習游泳,球類運動,短跑以致是圍棋。大兒子八歲時便開始和他參加親子跑,去了英國讀書後,便由小兒子接力和他上陣。拿到獎項當然高興,但其實兒子願意「捱苦」和他一起跑,對他來說更是大獎。

他最享受親子跑的是可以與兒子並肩跑相互鼓勵和溝通,比賽時一齊衝線的感覺難以形容,這是他增進父子感情的最佳方法之一,有孩子的會友可以借鑒這經驗啊!另此外他亦會鼓勵兒子們在慈善比賽捐款,有時亦會帶他們去看他捐血,他16 歲便開始捐血,缘於他媽媽在他小時候患病,要接受輸血,他心想如沒有人捐血,他很可能早已失去母親。他重申自己並不是大仁大義的人,甚至在耶穌眼中只是一名罪人,他做善事和義工,主要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心靈,明白「施比受更為有福」,更想給兒子們正確的價值觀,他相信這是給他們「最珍貴的遺產」。再度參加全馬2019 年他三位朋友均想完成首次「毅行者」,所以他再次組隊參加,由於大兒子已赴英讀書,多了些時間,趁機練習全馬,而且有了過往的經驗,開始較有系統的訓練,一星期一天和跑友在楊世模博士(前香港八百公尺紀錄保持者)的指導下在運動場衝圈,一天自己在運動場跑10 公里,星期六在青山公路或星期日跟方生在沙田練習長課,跑20 至30 公里。可惜2019 年11 月毅行者取消,而2020 年2 月渣馬因疫情也取消,幸好他知道要「分散風險」,同時報了2020 年1 月的廈門全馬,以3 小時43 分37 秒完成,造了自己全馬的PB,半程用時1 小時56 分,至40 公里才有撞牆的感覺,但不用行,成績有頗大的提升是訓練充足,且得益於為準備「毅行者」時的訓練,當初是想幫朋友,結果是幫了自己,正是助人,其實助己。

去年2 月9 日渣馬因疫情取消,伍偉傑改為參加樂華會沙田長課,他本想只跑半馬,早些回家和家人午餐,跑至大埔支援水站,樂華的義工笑容滿面遞水給他,並給他打氣,增加他不少動力,所以改跑全馬。他繼續說:「當我跑至30 多公里,再到水站,水樽已空空如也,義工見我跑得那麼辛苦,當我喝水時,更主動為我添滿水樽,給我更大動力,我跑至40 公里仍沒有撞牆的感覺,衝至終點時,方太提醒我已到達,我見手錶顯示不足42.195 公里,更跑多一些至42.21 公里,時間3 小時43 分5 秒,雖然我知道這不可以當作為全馬的PB,但義工們的無私奉獻對我更是重要,有時我們以為對人只是一些小幫助,其實受助者可能會刻骨鉻心,亦會激發他們幫助其他人!」

「我退休後打算享受生活,在有能力下也會返公司重操故業,加上跑馬拉松是我的至愛,因此退休後的生活是很充實的,可是再工作一年後返公司檢查身體時發現有病是始料不到的,因為平日生活如常跟其他跑友一樣,生活習慣飲食自律喜歡食素,所以在驗出身體有事時頗感意外,不明所以。」會友朱耀明服務於九巴,最近退休並在公司「翻醃」了一年,在身體檢查時發現出現問題,並於今年年初做了手術。由於長期堅持跑步所以恢復進度理想並完成了餘下的合約工作。

積極面對病情

跟朱耀明傾談時他完全沒有病人的特徵,他說:「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病選擇了我我絶對會積極面對,自己充滿正能量,安心治療爭取盡快康復繼續跑馬拉松,跑馬是我的至愛,我會堅持下去。」朱耀明於年初做過手術休養過後再上跑道時,覺得體力恢復較前慢了,跑太長的距離會感到吃力,這種身體情況他已有心理準備,他也快進行第二階段療情,届時必須休息一段較長時間,他早有心理準備,在過程中會積極保持身體狀況良好,盡早戰勝病情。

特別的原因開始跑步

我很早便開始進行跑步運動了,引發我跑步的原因則較特別,當年兒子就讀中一、二年級時學校規定是不能離校吃午飯的,我在九巴的工作是上特別班,所以每早下班後便買餸煮飯為兒子準備中午飯,之後把飯送到學校讓兒子解決午餐。但讀到中三時,兒子向媽媽提出:「媽,現在我已讀中三了,如果爸爸繼續在中午送飯過來我會被同學取笑的,不如讓我跟同學出外吃飯吧?」自始之後朱耀明便沒 2 有了這份「工作」,不用為兒子準備中午飯了,一時間他感到有些失落,下班後百無了賴無所事事。他說:「我上的特別班是早上七時半至十一時,下午三時至晚上七時半,中間的空閒時間有數小時以前有足够時間為兒子準備午飯,不用送飯則有數小時的空閒,我家居青衣島,樓下便是海濱長廊可以跑步,因此便到樓下跑步打發時間。」就這樣朱耀明展開了

他的馬拉松步伐。

誤打誤撞完成首馬

在海濱跑了幾年,期間並沒有參加任何比賽也沒有加入跑會。「2002 年我在彌敦道的巴士站頭看到掛在站頭宣傳渣打馬拉松的內容,這幅宣傳廣告吸引了我的注意和好奇心,因內容宣傳渣打馬拉松會跑過西隧、青馬大橋等香港的地標,覺得這個跑步比賽很特別和吸引。」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便報了人生第一場馬拉松比賽,是42.195 公里的全馬。當時他並不認識何為馬拉松,只覺得自己平日都有跑步,相信渣打馬拉松跟自己所跑的沒有分別,可以應付得來。在報名之後,有一次跟一名交通警察閒談間談到跑步,對方笑言現在因年紀大了已難復當年勇,

跟好氣好力的年青人難以比較了。閒談中朱耀明表示自己也參加了渣打馬拉松的全馬比賽,他自信地覺得跑十多公里是完全應付得來的。誰料對方向他澄清何謂全馬,是跑42 公里啊!頓時令他驚呆了,因他完全不知道全馬是42.195 公里的距離。平日在家居樓下跑一條直路約600 米左右,他可以一口氣跑來回6 轉,應該可以應付這次比賽吧?但他知道要跑42 公里後頓時感到徬徨和無助,最後決定既然報了名便只能够靠自己了。

自我訓練收成正果

「我1989 年搬入青衣居住,至2002 年青衣仍未有大發展,路面較平靜車輛也不多,於是便走出屋邨外面跑大馬路練習….也會到當年剛建成的青衣運動場跑25 個圈。」他說。自信和決心告訴他這樣練習可以應付第一場渣馬的全馬比賽了。經過努力不懈的練習和決心,渣打馬拉松比賽的日子終於到來了,朱耀明也成功地完成了自己人生第一場全馬。

他說,在過程中偶爾會停下來步行,不過經常鞭策自己就算步行都不能够放棄,他慶幸最後都沒有被截上安全車,成功地在當年的衝點金紫荊廣場衝線,他接過大會工作人員遞上的禦寒膠紙後便索性瞓在地上休息,直至休息够有體力了才站起來,當時終點的大會時鐘是4 小時37 分。

賽後他的感覺只有一個:「辛苦」。辛苦之後他對自己能够跑畢全程感到自豪,畢竟當年跑全馬的只有2、3 千人,自己是能够完成的一份子,所以當時的心情雖然不是百感交雜,而是辛苦、自豪和開心交雜。在跑的過程中讓他感動的是遇到一位年長跑友。他說:「由於跑全馬的人數不多,故在港島時身旁都不見有其他跑友,只能獨個兒孤獨地跑,心情頗為複雜,似四周無人如在茫茫大海中,正想放棄上岸時幸好地遇到一位年長跑友,他不斷地鼓勵我,他教我方法如何跑完餘下的路程。他說上斜時可以行,如落斜和平路便跑。」在此位年長跑友的鼓勵下他終於跑抵終點了。

抛開顧慮加入樂華

自此之後他年年都報名渣馬的全馬賽事,直至2019 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渣馬停辦後才停下來,他的渣馬最佳時間是2015 年的3小時28 分。跑了多年渣馬都積累了一些經驗了,然而他最特別的是多年來不管是操練、比賽都是獨來獨往的,也沒有加入跑會。其原因是他認為自己工作時間較特別,加入跑會未必可以經常出席跑會的活動,加上他認為跑會內都是高手,有點害怕加入而不願踏進門框。在九巴工作,公司內有不少樂華會員,所以他是知道樂華長跑會的存在,亦有同事知道跑步是他的興趣,建議他加入樂華,正因為以上原因,他只是經過樂華的大門而沒有開門入去,跟樂華會擦身而過。

直至2017 年同樣是居住於青衣島的會友李志良鼓勵他加入樂華。他說:「李志良為我解開了疑惑,讓我認識了樂華此家跑會的性質,並向解釋會方的活動是自由參加的,可以根據自己的時間來選擇出席活動,最重要的是會認識大批志同道合都熱愛跑步的一齊跑。」他對決定加入樂華會深感高興和榮幸,以前對入會很多顧慮,包括無法出席會方活動,跟會友的關係可以處理得好嗎?結果他抛開了顧慮加入了樂華會。

跟樂華遠征中俄馬拉松

在2017 年入會之後他便嘗到甜頭,享受了加入樂華會的樂趣。朱耀明經歷了一次難忘的旅程,報名跟會方參加了馬拉松的外遊旅行———中俄跨境馬拉場。他表示我們全團五十多位會友打造了一段難忘的經歷,他更成功地完成了兩天兩場全馬的壯舉。出發前他懷疑自己可以做到嗎的疑慮也一掃而空,他難以想像自己可以克服困難完成兩天兩馬。

這也是他第一次外遊馬拉松賽事,若非加入了樂華實難以實現他這個願望,參加了中俄跨境馬拉松後完全打破了這種隔閡和疑慮。之後便經常跟方生出外比賽了,包括日本自駕遊、泰國清邁、澳門、丹霞山、廈門等比賽。他記得首次出席會慶聚餐當晚會方很照顧到食素的會友,安排得很細心讓你感到温暖,他體會到會慶食一餐是其次的,能到場出席會慶目的是大家可以相聚,享受當晚的氣氛。

熱愛 自律和毅力

他說:「自從加入了樂華會後,對馬拉松的認識加深了,也知道了要完成全馬必須練長課。」為了備戰渣馬,他的長課訓練路線是由青衣出發沿青公跑到小欖轉乘處回程,或者走到三聖村回頭全程有38 公里,第一次
自三聖回頭時到小欖便要步行回程,累積了經驗後便懂得分配體力和補水,單獨長課旁邊沒有人向你提醒,因此經驗十分重要,才能讓長課練習有成效。朱耀明長期以來是靠對馬拉松的熱愛和毅力去完成和準備每一場馬拉松。「我2002 開始跑第一場渣馬至2019 年的渣馬年年參加是每年1 馬,加入樂華後由2017 中俄跨境馬拉松開始,至2019 年每年都跟方生出外跑3 至4 場全馬,至今累積了約30 場全馬。除了跑全馬外亦有跑樂善行這山賽,由2007 年開始參加至今都是獨自跑沒有結伴同行!」朱耀明對跑步很有自律性,這也是馬拉松精神的意義。

朱耀明認為能够跟會方出外比賽是他和太太享受人生的契機,以前為了工作、生活環境和照顧年幼的兒子確實難以離港外遊,熬過了一段日子後現在是回報和享受的時刻。退休之後朱耀明打算在跑步上投入更多時間,下多些苦功提高成績,以前因工作的上下班時間關係很難相約其他跑友一齊練習,只能在青衣島獨自操練,偶爾也會到青衣運動場,每周3 至4 課的訓練都在10 公里以上,長課則跑半馬以上,退休後時間更自由,希望可以出席更多樂華的跑步練習。可惜今年發現身體出了問題於1 月份做了手術,待康復之後也恢復了操練,但手術後體力打了折扣,勉強下可以跑10 公里左右,較難克服的是練跑之後的體力恢復很慢,沒有2 至3 天的休息難以恢復過來。

無限祝福重返跑道

朱耀明深有體會地說:「要珍惜自己有能力做到的事和可以實現目標的日子,當有能力時便要盡力做到,甚至要強迫自己做到,當你缺乏體力時想做也做不到了。」面對現時的身體狀況,朱耀明表示他對以後的態度是不強求,可以跑就跑下去,不必計算可跑多長距離。長期以來他跑渣馬和賽前的準備都是一個人的經歷和練,能够堅持下來是憑對馬拉松的哪份堅持、信念和毅力。但他將暫停自己熱愛的跑步運動,在療程程序開始後便要至少休息3 個月才能重返跑步,他的態度是積極面對,爭取盡快康復重返跑道是他的目標,並會到中山療養,期間會堅持運動,讓身體盡快康復,「生命在於運動」是至理名言,他對戰勝病情是充滿自信的。我們全體會友衷心祝福朱耀明盡快戰勝疾病,好好調理身體,盡快康復,重返跑道,享受退休後的生活。

 

「最初我是討厭跑步的,但現在則很熱愛跑步!」蘇偉諾,會友們愛稱呼他做「史諾比」,究竟他對跑步的態度為何由最初的討厭轉變為鍾愛呢?今期會訊我們便講吓他轉變的故事。史諾比家居港島西環,我會會友家居港島的不多,但他十分勤力,雖然在港島上環工作,但放工後每周有一至兩天去斧山跟教練成哥練習,偶爾在時間許可的話,也會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的5km 速度課,他在樂華會幾年間的進步很快,並且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全馬sub-3。在訪問中,史諾比口中常提起資深會友黃世興、Micheal(馮士元)、阿Ben(梁國雄)、潘學城和教練成哥,他說他們對自己的跑步有很大影響。

討厭跑步選擇離開

他在學生年代開始接觸跑步,代表學校參加400 米至3000 米比賽,成績也不錯,他的400 米時間是57 秒,800 米時間是2 分10秒,也曾獲得學校的全場總冠軍。他說,在學生年代他參加跑步都是被迫的:「我討厭跑步,我最喜愛的體育項目是籃球,但因校內沒有喜歡跑步的同學,老師便迫我去跑,自己也感到無奈。」當然被老師選中代表學校比賽,他在跑步方面必定是有優勢和條件的。

畢業後,他去銀行見工,條件之一是要代表銀行參加每年一届的行際比賽,雖然討厭跑步,但為了份工他接受了這個條件,加入了中銀田徑隊,在工餘時間也參加了一些正規的訓練,但這些訓練反促使他離開銀行轉工去。有一次在灣仔運動場,接受公民體育會教練的訓練,教練是香港400 米紀録保持者林峯,他的感覺是訓練太辛苦了,如果是喜愛跑步的話,這種辛苦他必定可以捱過來,但他心底裡就是討厭跑步,參加了兩課訓練後便選擇離開。

為打籃球再穿跑鞋

轉工後他也不再跑步了,但又有一個誘因促使他再跑步,這個誘因是他最喜愛的籃球,為了打籃球保持身型不變肥以及保持體能,他重新穿上跑鞋。香港的籃球聯賽分甲一和甲二兩級,甲一是半職業聯賽,蘇偉諾雖然參加了甲二聯賽,但對體能也有所要求,這便迫他要再跑步。2003 年女兒出生了,他搬家到港島西區堅尼地城居住,該區有一條很正的練跑路線域多利道,全路有濃密樹蔭和上、下坡路,練跑步十分理想,現在他的長課路線便是由域多利道跑入香港仔再經深水灣、淺水灣到達南灣後回頭,來回有34 公里。為了籃球他規定自己每周要跑一趟域多利道keep 住身體狀態,特別是一不能够肥胖。既然再跑步了,有同學建議不如去參加渣馬10公里比賽,他記得參加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是渣打10 公里,當年是最後一届走過西隧,他用了1 個小時完成第一場比賽,賽後覺得「好玩」,翌年再跑東區走廊的渣馬10 公里,結果是成績有所突破的46 分鐘,成績有突破讓他開始萌生對跑步的興趣,同事麥敬堂是樂華屯門區會友,在屯門跟耀哥操練,建議他加入樂華會,原因是樂華會可以代會員報名跑渣馬,有了這個誘因,蘇偉諾便成為了樂華會會員。

認識世興成轉捩點

2017 年蘇偉諾表示是自己的跑步經歷有重大轉變的一年,因為當年他在將軍澳10 公里賽中認識了樂華會友黃世興。世興是領獎台常客,他見到世興身穿印上「樂華」的衣,便主動跟世興交談,蘇偉諾說他很幸運地認識了世興此位亦師亦友的前輩,世興在跑界資歷深厚,愛護後輩,2018 年在吐露港「樂華盃」賽後,世興介紹成哥與他認識,教練成哥「有教無類」,歡迎蘇偉諾到斧山一起練習。「上斧山是我跑步的轉拭點!」蘇偉諾初涉足斧山便被現場的氣氛感染了。他自2018年起上斧山至今成績大躍進,他說有幸加入了斧山訓練班這個大家庭,認識了大批樂華會友。

斧山教練成哥的訓練方法和態度不用多說,阿Ben(梁國雄教會他不少跑步知識,如何加碳、減碳,如何吃能量包等等,他獲益良多;Micheal(馮士元)的跑步態度很有激勵性,他說Micheal 站上跑道便有「火」,便有爭勝的決心;在疫情期間運動場封閉,

他便和Micheal、潘學城到跑馬地或域多利道練跑,絶不怠慢,他們又在比賽中為他領跑,讓他的成績有突破。他笑說:「在翻看比賽照片時,會發現在我附近都會見到他們帶跑的身影。」在2019 年的青公10 公里賽事中,蘇偉諾第一次突破40 分,以39 分完賽,他說多得世興全程為我領跑才得以突破。在港島10 公里賽中更跑出38 分的成績。

廈門馬拉松PB

全馬跑進3:30 是他的願望,在2018 年的「王者之戰」中,他終於突破了這個目標,以3:26 完賽。他說在斧山操練後,連慣常的抽筋毛病也不再發作了。2019 年的渣馬他又大躍進,以3 小時17 分完賽。2020 年1 月5日是他值得慶祝的日子,阿Ben 帶隊參加廈門馬拉松,蘇偉諾以3 小時10 分造了個人最佳時間(PB),跑友潘學城更在比賽中SUB-3,Micheal 承諾希望有能力帶他sub-3,不斷突破的他勢頭甚好,可惜疫情下所有賽事都停擺了,讓sub-3 的走勢受到阻礙,但這次廈門馬拉松之旅讓他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藉貫福建的他是第一次回鄉比賽,賽後更可以回鄉探親。他對廈門馬拉松的印象絶佳,比賽秩序井然,氣氛熱烈,環境優美,因此必會再戰廈馬,並希望在此地實現sub-3 的目標。

突破成績沒有捷徑

蘇偉諾的成績不斷有突破,離不開勤力和自覺的操練,每周上斧山是他的必修課,他每天下班後處理好家中的事後,晚上約9時便跑上域多利道至11 時左右,長課則多安排在周六或日。他說兒子和女兒漸長大了,練跑的時間寬裕了,在2019 年太太又全職照顧家庭,讓他減了壓力,現在有更濶裕的時間練跑,會很好地抓緊時機提高練習質素。
蘇偉諾表示:「雖然對自己有目標和要求,但不會給自己造成壓力,在心態上我會擺得很正,曾因受傷停跑了3 個月,因此我要求自己長跑長有不再受傷,在疫情之後想參加的比賽也不少,首選是廈門馬,還有上海、廣州等,還有六大馬拉松都是隨緣吧,六大中我最希望跑的是東京馬拉松,因為姐姐遠嫁到日本,希望藉參賽的機會去看望她。」

送上一句「加油」

現在仍任職銀行的他已不抗拒要代表銀行出賽,現在他是銀行長跑隊成員,對跑步的態度已由最初的討厭到現在的鍾愛,當然不會再討厭跑步了。他說現在在銀行長跑隊內是樂在其中呢!跑得好又有獎金和津貼,畢竟心態不同了!成績不斷有突破的蘇偉諾,我們就送上一句「加油!」給你吧!!

1 2 3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