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不斷追求進步是我的動力!」

     ——————「最佳表現獎」得主何永昌

獲得去年「最佳表現獎」的何永昌是實至名歸的,他至今只跑了4場全馬每場都sub-3,他說:「我下一場sub-3的目標是明年的東京馬拉松,希望可以跑進2小時35分內。」

何永昌跑馬拉松有如此好的成績和表現,只能說他有跑馬拉松的天份,因他跑齡很短,2017年底到日本跑神戶馬拉松是他的首馬,便以2小時58分成功sub-3,跑進精英選手的行列,這真是很不簡單。跟着於2018年的渣馬又以2小時54分sub-3,這是他跑的第二場全馬,也是他第一次跑渣馬,至2019年渣馬又以2小時48分sub-3,最精彩的是他在今年4月的波士頓馬拉松中,克服了惡劣天氣,在衝線時也曾跌倒,但仍以2:38:36衝線,並造出了自己的全馬PB,還有,根據大會紀録和通知,他是同場參賽的香港跑手中的第一名,所以他能獲選為去年的「最佳表現獎」得主是實至名歸的。

 

流連機舖鍾愛跳舞機

何永昌有如此好成績,當然要他交待參加馬拉松運動的經歷,答案是有點驚喜的。原來他自讀中學開始至初踏足社會工作這段期間,跟香港不少年青人一樣都沉迷於打機,流連於機舖,讀書時放學上機舖,畢業後雖然家居大埔而在新浦崗工作,但在上班前他都要到九龍灣德福廣場的機舖過過癮才番工,而他最沉迷的是跳舞機。

哪麽?愛流連機舖和獨愛跳舞機跟跑步有何關係?由於他在機舖認識了同樣喜歡在機舖流連的跑友,讓他開始接觸跑步運動。他說,在讀書時期完全不會參加運動,就算是上體育堂也以藉口向老師請假不上課,出來社會工作後更沒有參加運動,因在新蒲崗上班,坐地鐵不方便,便索性以行路放工,因他習慣放工後都會去旺角hea完才返大埔家,便選擇行路出旺角,這樣既可以慳車錢,也算是他心目中的「運動」,不過他表示玩跳舞機在過程中要付出一定的體力,要出汗,因此這也算是有運動。

迫他漸漸遠離機舖戒玩跳舞機的原因,是九龍灣德福廣場的機舖結業,其他商場的機舖規模較小,若要玩跳舞機必須排長龍,對他迷戀跳舞機的興趣感到無奈。此時在機舖認識的朋友,他們也有跑步,建議他改玩跑步,他們認為跑步和玩跳舞機在相同之處,都是用腳的,他們認為何永昌如跑步是會「得」的,便邀約到大埔吐露港跑步。何永昌表示,雖說是跑步其實不是跑,而是事後吹水飲茶為主,所以跑得很hea。又有人建議可以參加一些跑步比賽,算是星期日的節目之一,於是何永昌參加的第一個正式比賽,是2017年於吐露港舉行,由「尋寳網」主辦的3公里賽,為了參加此賽事,他自行在大王爺庙起步衝了1.5公里來回,作為賽前的練習。

 

跑步天份得到啟發

何永昌表示,雖然有跑友鼓勵他改玩跑步和參加比賽,但心態都只是玩玩吓,絶對想不到會對長跑運動達至現今的喜愛程度。他說:「對於跑步我認識不多,但我喜歡上網瀏覽,因此在開始跑步時便上網查找一些練習方法,初期沒有跟任何人練習,只是跟網上找到的練跑程式去練習。」

開始接觸了跑步運動之後,他的跑步的天份得到啟發和發揮,在2017年開始參加比賽,包括由建造業商會舉辦於大埔吐露港舉行的10公里賽,他以38分鐘完成,之後在朋友的鼓勵參加石門10公里賽,他的朋友說,參賽跑手中有不少高手,你盡量跑相信你會有成績的。結果何永昌獲得了個人長跑比賽中的第一個獎項,以37分16秒的成績獲得組別第八名,可以站上領獎台領獎。

在大埔吐露港出現的次數多了,必定會結織到在該處練習的樂華大埔會友,2017年底他在吐露港認識了梁頌偉,他說:「『偉哥』邀請我如有興趣可以一起練習,1個人練會較孤單的。」何永昌便開始了跟樂華大埔會友的緣份了,他說,初次跟大埔會友練習時,羅老師着他跟「偉哥」(梁頌偉)和「俊仔」(勞俊健)的步速跑。

 

跑神戶首馬即sub-3

2017年年底是改變他跑步經歷的時刻,由於家人嚷他一起到日本旅行,他上網找到11月19日是神戶馬拉松舉行的日子,當天正好是他的生日,於是他決定參加神戶馬拉松,既跑馬又可以和家人一起去旅行渡過家庭生活,也開始進行長課備戰,當時仍以上網上找到的程式去自己練習為主,知道跑全馬要練長課,在9月、10月他都下過苦功,但因練習不得法傷患便随之而來,練習過量導致受傷,在出發前被迫休腳,幸運地他仍可照原定計劃趕及康復踏上神戶馬拉松的賽道,這是他人生的首馬。比賽當天天氣甚佳,對發揮很有幫助,雖然是首馬,何永昌依然以2小時58分克服了此42.195公里賽道,成功sub-3。首馬便可sub-3讓他大受鼓舞,他強烈希望自己在以後的全馬中有進步,因此在回來後便更積極地跟大埔會友練習。

首先是準備2018年初的渣打馬拉松,跟了大埔會友的練習後讓他對備戰渣馬的練習更踏實和更有信心,結果這第二場全馬賽事他再sub-3,以2:54:39完賽,並以此成績報名參加2019年4月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2018年他參加的賽事多也大多有成績,包括吐露港10公里賽以35分46獲得組別第二名和全場第三名,又跟大埔會友們合力取得隊際第二名,在「樂華盃」補賽中以35分38秒造了自己10公里的PB。

踏入2019年,何永昌有兩個重要的全馬賽事要完成,他已為跑好此兩個比賽做好準備,首先是2019年的渣馬,以2:48:48完成,對於sub-3他是心中有數的,但他自覺跑得不好,賽後羅老師知道他不高興去安慰他。最近他收到田總的通知,2019年渣馬的成績他是香港跑手的第14名,可以領取香港跑手獎金,這個結果讓他釋懷,總算為這次渣馬取得一點安慰吧。

 

參加波馬接受更難挑戰

接着而來對他更大挑戰是4月15日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這第123届的波馬是他要征服的六大馬的首馬,因此他在賽前準備不敢怠慢,並征求了羅老師和梁頌偉的意見。

這次波士頓馬拉松,是他跑了4次全馬的PB,以2:38:36完成。何永昌以2018年渣馬成績2:54:39報波馬,而今年的波馬也是他六大馬中的首馬。在訪問中,不會錯過讓他介紹這次跑波馬的體會和過程,也好讓會友們對此位「最佳表現獎」獲得者多些了解。

他先從比賽當天的天氣講起。「比賽當天起身去行李寄存,期間都寒凍且有微雨,登上大會接駁巴士時,雨越落越大,巴士駛往起點選手村途中,司機因能見度問題,在中途把巴士停下來避雨,待能見度安全才再開車,大雨在起跑前才停下來。在起跑兩小時後,天空漸漸出太陽,去到終點前已經有陽光和曬的感覺。」可見當天天氣變化頗大,當時何永昌只想盡快跑完,避免影響發揮。

談到比賽部署方面,他表示,因波馬有很多跟他差不多步速的跑手,可以跟差不多速度的跑手一齊跑有利保持速度不易跌速,加上外國人身型較高大,可以借他們的身型擋風減低風阻,保留體力。他說,在前往波士頓前偉哥(梁頌偉)提示,找跟跑跑手要找合適自己速度的,若跟個太快會很快跑「爆」,太慢的又會局限自己發揮,所以如感覺太快或太慢都要作出應變,試找另外的跑手或者索性自己跑。至於針對賽道情況,由於波馬一開始便落斜,好易會跑快也不覺,所以他在頭半程盡量保持目標配速不超速,保留體力到30k後上「傷心嶺」至終點。    「結果頭半程每公里都跑快了幾秒,當時感覺狀態不錯,到『傷心嶺』時,因為上斜對比走平路會慢少少是必然,所以我都盡量放鬆心情跑,去到見人舉牌『傷心嶺』頂端就知道之後路段比較好走。」他表示跑完「傷心嶺」時都跑到滿意的時間,但意識到會否跑得太快會出現「撞牆」,當時他有心理準備並嚴陣以待,結果他最擔心的「撞牆」情況都出現了。他說:「最後幾km其實我已經覺得好攰,但仍然希望保持配速,畢竟個頭開得好靚,唔想差少少收場,但去到最後3km時已不停望錶,開始繃緊了。記得終點係一堆熟悉的景物,點解就快完都見唔到?」他的意識似乎有迷離,有點模糊。

他說:「問題終於來了,記得在龍和道有一個落斜上斜坡嗎?即刻有一個了,但我之前唔記得波馬在最後幾km也有一個如龍和道的斜坡,當時只有全力繼續去,上完之後轉彎,進入不夠1km的最後直路,跌速跌到開始諗點解跑極都唔去,身體仍然向前傾,亦因爲我自己為今次波馬付出巨大,極不願意最後抱憾收場,但知道仍然有可能完成目標。結果在終點前失平衡跌倒一兩次,當時反應只是即時起身繼續,旁邊有跑友想扶我完成,我當時已來不及反應,只係即時撥開拒絕,因為我只想在賽道上靠自己跑完,絕不容許借助外力,令我的努力蒙上陰影,最後,我終於圓滿完成,sub2:40,以2:38:36完成,雖然身心有傷痛但全部都是值得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

 

在如何準備波馬方面,他表示,「因2019年的渣馬完成成績自覺未如理想,所以要微調一下訓練計劃,在波馬之前羅Sir建議主要休養生息為主,不宜太高強度的練習以免把傷勢惡化。除了離港前的一星期外,其餘他都是每周練3課,包括節奏跑、間歇跑及已縮短的長課(17-25k),其餘日子進行1-1.5小時放鬆慢跑(不計跑速),順便加少少里數,在波士頓馬拉松賽前3天只做不多於5k的放鬆跑,保養及按摩一下,放鬆心情比賽。對於到波士頓比賽的時差問題他已有心理準備,因到美國差不多一星期仍未十分適應,瞓得唔好,比賽前每晚都瞓得斷斷續續,所以他不管是否日、夜,覺得眼瞓就瞓,不死頂,有時搭車時有睡意也會順便補眠一下。」何永昌很詳細地為我們分享了他跑波馬的經驗和歷程,對我們不多不少都有所啟發。

 

體驗當地跑團文化

跑完波士頓馬拉松之後他去了紐約,體驗當地大城市的習俗和文化。還有是親身體驗當地跑步團體的跑步文化。原來在2018年的4月,他獨自去東京旅行,主要目的是要體驗當地跑團的跑步氣息和文化,有關跑團的訊息他都是通過上網尋找到的,見有適合自己去體驗的跑團便毅然出發去參加,他說在東京曾跟跑團練習,當地的年青跑手10公里已可跑31分,在練習的過程中很輕鬆但認真,所以會收到效果。這次到波士頓參賽順便到紐約遊覽體驗,逗留了20天,當然不會錯過在網上找到當地的跑團去體驗他們的跑步文化。他認為東京和紐約的跑步文化,香港的跑步文化各有特點,也不能照搬照抄,只能針對我們自己的實際情況去做。

在紐約逗留期間出現了小插曲,朋友知他愛玩跳舞機,於是帶他到唐人街玩,他說因久未玩過所以有點生疏但並不投入,原因是心態轉了,覺得跑步在跑42.195公里的過程中對自己的挑戰性更大,如再沉迷玩跳舞機怕會跑壞腳,因跳舞機的動作是踏步且要用力,節奏規律快,而跑步是提腿的和有節奏的,跑步始終會比沉迷和流連機舖健康,因此決心戒玩跳舞機了。

在跑波士頓馬拉松之前,他說在3月份已累積了400公里,他的經驗是要跑長課來累積里數,有里數才可以保持步速跑下去,他最弱的是速度耐力不足,會針對自己的弱點加強練習。

 

宣布獲獎心情尢尷尬

最後他要感謝羅錦輝老師、梁頌偉師兄和大埔會友,有他們的幫助和鼓勵才有此成績,會慶當晚在宣布獲得「最佳表現獎」一刻是感到愕然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因在2018年中才入會,所以當時內心有點尢尷尬。他說,不管怎樣,獲獎是對他鼓勵和信任,他說:「不斷追求進步是我的動力!」

「我要衷心的感謝成哥、樂華會和長跑運動,特別是斧山道訓練班的一班跑友們。雖然今年年底我將搬到將軍澳居住了,但我仍會返斧山道跟成哥和一班斧山會友們練習,我已跟他們建立了不捨的的感情了。」

石義剛博士是現任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的講師及香港註冊中醫,是我會斧山訓練班的一份子,在接受會訊訪問時他表逹了自己的心情。他2004年自中國東北的黑龍江哈爾濱來港,成為香港大學的講師,憑優才計劃定居香港,不過他說,因太太在內地有工作,女兒也仍在攻讀西醫學尚差一年才畢業,加上他們並不習慣香港的生活環境,所以至今他仍是一人居港,待大學休假時才返回哈爾濱探親和渡假,與家人的親情不會淡化。

 

在港大任教的謙謙學者

在跟石博士交談的過程中,讓筆者感覺就跟內地的朋友交談一樣,他們敦厚和誠懇的態度讓你感到親切。

他說,「我為何說要感謝樂華、成哥和斧山呢?因為來港後我才開始參加長跑運動的,由於家居斧山道附近,因經常到斧山道運動場跑步才有緣結織了成哥等一大班在斧山道練習的樂華會友,在參加長跑運動過程中我發現自己身體有問題,是對我的生命有影響的病,因此我想,若果不是跟樂華有緣認識了成哥,加入了樂華,讓我有一個參加長跑的平台,這樣我才能發現我身體的問題,我真是真心地感謝成哥和樂華會的。」說到這裡時石博士顯然是有點激動了。

他表示來港初期,由於語言問題除了因工作外他跟別人的交流較少,缺乏溝通和了解,香港和大陸內地的文化存在差異,在人與人接觸的過程中便突顯出來了,所以他在剛來港時都感到存在隔閡不易消除,但他在斧山認識了樂華跑友後,最初因語言問題仍是較少地跟人交談的,但認識久了他感到斧山的樂華會友們待人誠懇和單純,容易溝通,尤其是成哥、安哥等此等「好人」,在現今社會上已很難遇上。

 

04年初來港便參加毅行

2004年他初來港時,最先融入香港生活的是跟他的學生們到香港的山野中去,在學生的鼓勵和邀約下,他便經常參加學生組織的行山活動,獨個兒在香港生活、工作,行山是最好的生活調劑品,既可鍛煉身體,又可以欣賞香港美麗的山野,是跟港人交流了解的最好媒介。喜歡行山的人似乎都希望可以參加至少一次「毅行者」,2004年他應邀為學生做毅行者的支援工作,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毅行者」此項山野運動,之後的2007年、2010年、2014年、2017年和2018年都參加了5年「毅行者」,行山往往要花上一整天,石義剛後來在大學的工作日漸忙碌,他覺得花上一天來行山越來越覺得奢侈了,但又不想放棄健康的生活,於是便選擇了較易安排時間的跑步運動來鍛煉身體。

 

病人鼓勵開始跑步

石義剛是在2012年12月10日遞交入會申請的,至今也有7年時間,在加入樂華會前的2009年開始他也經常到斧山道運動場跑步,每周3、4天到斧山,他來港後才開始參加跑步運動有兩個原因,其一是他的一位經常參加長跑的病人因受傷正接受他的治療,在此段期間此位病人不斷鼓勵他跑步,並鼓勵他報名參加天水圍10公里挑戰賽,石義剛在猶疑中答應參加了2009年的天水圍10公里挑戰賽,為了應付比賽他開始到斧山道運動場跑步,起初跑3公里、5公里,至正式比賽前只跑了一次10公里,結果以52分18秒完成,他的病人告訴他,「你在沒有太多練習下能跑這個時間是中等水平。」參加過這次第一個正式比賽後,石博士覺得在跑步方面應該堅持下去,對身體健康有好處,於是便常到斧山跑步。另外,因家人並不在港,上課後工餘時間出來跑步可以讓生活過得不太悶。

 

學生年代是足球健將

他表示自己性格好動,自少便熱愛運動。石博士唸大學時是攻讀中醫學的,在讀高中、大學時期都沒有參加過正式的長跑訓練,真的是來港後才接受成哥的長跑正式訓練。他說:「我自少便喜愛運動,由於哈爾濱天氣在冬天很冷但夏天則炎熱,因此室外的冰上運動熱門運動,我都有參加去玩玩,其實我的體育運動能力應有中上水平,我很熱愛踢足球,花得最多時間去練習的是足球而很少接觸跑步,我熱愛踢足球,在高中和大學時期都代表學校比賽,在哈爾濱每兩年都有舉行高校足球賽,代表學校都取得過一些名次,可能是經常接受足球訓練的關係,所以我的大腿較有力,這對練長跑是有利的條件。」

以他這樣熱愛足球的學生,又經常堅持身體鍛煉,雖然沒有接受過跑步訓練,在沒有更好的人選下老師必想到選他出來參賽,石義剛也是如此地在沒有任何訓練下參加了一些1500、800和400米比賽,成績也不太差。他說:「我的1500米跑4小時50分,800米跑2分10秒,400米跑57秒,在校內未獲得過冠軍,最高名次是第二或三名,因為在校內跑得好的有更優秀的同學。」石義剛講述了自己以前參加運動的情況,已是多年前的事了。

 

「這班人好厲害」

「我做醫生習慣了觀察人。」2009年初到斧山運動場跑步,他看到一大班人在練習,是很有計劃的練習,有人計時和給口令指導跑步,石義剛覺得這班人好厲害啊!暗中盤算着,以自己的能力可否嘗試跟着他們跑?經常出現在斧山運動場,石義剛認識了成哥等樂華跑友,成哥很熱情地歡迎他跟跑。

跟着跑時他覺得這班朋友很厲害,但他不知道他們是樂華長跑會的,因為語言問題他一直沒有跟其他人有太多的交流。之後2010年春夏的時候,他為一位前樂華會友醫治傷患,通過此位會友他才知道這批跑得很快的人是樂華長跑會的,心裡產生了羨慕他們的感覺。

「成哥、光腳跑的阿樊、流祥、阿榮、肥虎、火箭、阿輝、二強、偶爾來的賴吉等等。這些名字是後來我才知道的。知道樂華之後,聽說是可以自由加入一起跑,我便主動跟成哥說,成哥當然很爽快地答應,就開始了在樂華會的跑步生涯。那段時期我很認真的盡量抽時間參加星期一、三的練習,並在2011-2012左右達到我的跑步巔峰。當初我並不打算加入樂華會,因為覺得就是跟跑一下,後來覺不是會員跟跑好像是局外人,就決定加入樂華,又開始參加會慶活動。」石義剛如是說。

加入樂華會後更希望能提升自己的成績,他説2011、12、13年他跟成哥練得最勤力的,身型也消瘦了。跟成哥的練習也很見成效,在練習中的5公里可以輕鬆地跑進21分內,10公里比賽的成績也可以跑41至43分。

 

第一馬選了最難的

2012年底回哈爾濱探親後回港後,他跑了人生第一場全馬,有朋友叫他一起參加在2013年初舉行的中國沿岸馬拉松,這是出了名難度高的全馬賽事,他第一次跑以3小時39分完成,他說行山時曾到此賽道,故對賽道有一定的認識,跑起來懂得如何分配體力。中國海岸馬之後渣馬便接踵而至。

2013年他跑第一次渣打馬拉松便造出了個人至今的最佳時間,他的朋友對他說,跑渣馬可以比跑中國沿岸馬拉松快10分鐘,他抱着這個概念,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渣馬可以比中國沿岸馬拉松快10分鐘,結果他如願以償,跑出3小時24分08秒的個人最佳時間。在衝線之後他有意猶未盡的感覺,感到自己的能力仍未發揮出來,仍可以跑得更快,有點後悔留力得太多,因未跑過渣馬,對賽道的認識沒有經驗,所以跑得較保守,他在跑過西隧後仍覺得體力充沛,跑至銅鑼灣市區時才發力衝剌,有了跑第一次渣馬的經驗,又衡量過自己的能力,因此他期望在2014年的渣馬可以跑快2至3分鐘甚至5分鐘。

 

亮起生命的紅燈

2014年的渣打馬拉松間接地對他的生命亮起了紅燈。石義剛對04年的渣馬信心十足,因他在準備時跑了一次他從未跑過的32公里長課,起步後一切以自己賽前定下的計劃去跑,情況十分順利,步速也越來越快,但跑過西隧後他的右腹側開始很痛,他忍着跑到維園衝線,時間是3小時28分45,對此成績他並不滿意,是否自己跑得太快了沒有經驗才導至右腹痛。情況並不樂觀,後來在斧山跟成哥跑時跑得快又痛,吃成哥提供的生菓餐時由於是空肚食又痛,這種情況引起他身為醫生的警覺性,並藉着4月份一次回家探親時進行抽血檢查,但結果是正常,他這種腹痛的情況延至7月份仍未見好轉,於是在8月份他進行了腸鏡檢查,發現了腸內原來長了一個已有2、3厘米的腫瘤,大學即安排為他進行手術把腫瘤切除。

他說:「自己的家族是有患癌歷史的,這可能是遺傳又或者跟自己愛吃辣的飲食習慣有關,知識告訴我們,如果不是參加長跑運動,可能不會這麼早期發現,因運動要讓體內各噐官的功能都要發揮最大功效,有些毛病便這樣顯現出來,從而可以發現自己身體內的隱性病,如果我只是以正常的生活習慣生活而沒有參加長跑,有可能我身體內的腫瘤會不斷發大而不被發覺導至後期,所以我很感謝和慶幸參加長跑運動和感謝樂華會為我提供了這個長跑的平台。」

 

為又跑進3:30而高興

在進行手術後只休養了一個月,石義剛為免擔誤學生的課堂便上班了,他說經歷過手術後對跑步的要求雖難以像以前,但他強調仍然是有目標的,「我有能力便要堅持下去」。2014年在他手術後的兩個月便恢復慢跑,還參加了當年的「毅行者」,並以25個小時自己最快的時間完成。「現在要按自己的身體狀況來跑,快、慢已不是追求的目標,堅持下去才最重要。」石義剛手術後體重比起最「弗」時重了20磅,但由於他的堅持,近年馬拉松的成績也不差,在2018年初的渣馬仍可以跑3小時31分,在去年底跑廣州馬拉松又可以跑3小時28分,全馬可以再跑進3小時半內是他近年的期望和欣慰,這個目標他又可以達成了。

做過手術後他的練習里數不敢太長,但他為自己制定了一套適合自己練習馬拉松的計劃,他說:「我個人的體會是如要跑進3小時30分的成績,要毎周跑4至5天每天10公里,不是慢跑而是有一定速度要求的跑,若能堅持下去是有成效的。」

 

樂意助會友和會方提供專業知識

至於將來的目標,他說除了跑中國沿岸馬拉松、渣馬和天水圍10公里外,還希望可以跑倫敦和東京馬拉松,雖然去年報了名郤沒被抽中,還有是可以跟樂華會到海外跑得更遠,2017年他跟學生到日本跑了奈良馬拉松,見識了日本的跑步文化,最近會方邀請了日本跑手川內優輝來港比賽,為推動香港的長跑運動發揮作用,又讓日本跑手體驗港人的熱情好客,這種互動交流很有意義,他說這也是樂華會才可以做到的。

石義剛博士在訪問結束時表示樂意為會方和會訊做點事,以他的專業知識提供一些有關醫治跑步骨科創傷的專業意見,他現在在斧山練習時,有些會友都會征詢他一些醫治傷患的意見,他本人是十分樂意的。「如有需要在會訊上提供一些專業知識,我很樂意充實會訊的內容,為樂華會盡自己的能力。」

張奕綸剛與家人渡過聖誕假期,便立即應約接受會訊的訪問,我會很感謝他的支持,事實上他平日頗忙,又適逢難得的聖誕長假期。他說:「自己並非會方活動的積極參與者,當方太通知我要接受訪問時是有點意外的感覺。」他表示,自2003年加入樂華會後,雖然會方的活動並非每一項都有參加,但感到樂華會會員的凝聚力很強,會友們樂於為會方承擔義務工作,以現時香港社會的情況,樂華會的訓練班仍舊是免費為會員服務的,教練們都盡心盡力指導會友,這在現今社會是十分難得和有意義的事情。

張奕綸表示,細數下來他參加馬拉松運動經已有十多年時間,這十多年的跑馬經歷讓他有如下體會。他說:「跑馬拉松猶如人生,你付出得多也未必回報得多,你比別人更努力了,但得到的也未必較別人多。在跑馬拉松的過程中,你會見到身材比你肥的,跑姿不正確的,年紀比你大的,都可以過你頭,或者你所認識的朋友他的操練時間比你少,但成績反而比你好,以上這些情況便是跑馬拉松的現實,要學會接受,對方能過你頭,練得少成績還比你好,內裡必定包含着各種原因,這跟做人處事一樣,也不用妒忌,馬拉松比賽是挑戰自己和戰勝自己的比賽,跟做人一樣只要做好自己,一切從當前做好便可以。」以上這些體會是張奕綸十多年跑馬得回來的體會,對我們也很有啟發性。

 

圓了心中十多年的心願

最近他完成了一個埋藏在心裡十多年的心願,這讓他十分開心。在剛過去的12月9日他重返舊地夏威夷參加了夏威夷馬拉松,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在夏威夷留學,當年他只在路旁做觀眾觀看跑手們努力地跑,返港後至自己愛上了馬拉松後,他感到後悔,為何當年自己不成為一份子,因此他有個心願希望可以重返留學期間渡過5年光景的夏威夷,落場跑一趟馬拉松完成自己的心願。

回想這5年留學生涯,他說夏威夷是旅遊渡假的好地方,生活較簡單優閒,在當地不少日本人已落地生根,他當年因為是去讀書所以都把大部份時間都投放到學業和工作中去,鮮有在當地參加運動和旅遊,雖然自己本身是熱愛運動的,中學年代熱愛踢足球,出來社會工作後跟一班朋友愛上了打羽毛球,反而在大學年代基本上少有參加運動,夏威夷的海灘是世界著名的,但平日課餘後他要到餐館打工,因此5年內到海灘游泳的次數也不足10次。

談到參加夏威夷馬拉松,他應要求講多些有關這次比賽的經歷。夏威夷馬拉松參賽的3萬人中差不多有7成是日本人,他們由日本國內的旅行社組織到夏威夷比賽,情況空前氣十分誇張,除了大會專供他們特別的配套外,他們也自行組織了很有規模的團隊到夏威夷支援,工作做得很貼心。

夏威夷馬拉松限時超過10個小時,你可以慢慢享受,這跟當地人的生活節奏有關,在數年前曾有一位92歲的跑者以10小時完成了夏威夷全馬,這至今仍是世界紀録。

這次跑夏威夷馬松,他劈頭的第一句便說:「自己跑了一個近年最慢的馬拉松,要4小時20分才能完成。原因是受到時差影響,當地跟香港相差18小時,比賽上午5時起步等於香港的晚上11時了,正是要上床睡覺的時間,加上當地氣温高,跑至上午8時太陽出來時已有30度,這對我來說是最大挑戰,因為怕熱所以在30公里後己無以為繼了,我計算過至最後2公里時竟用了25分鐘才能完成,雖然成績不好但這是很好的體驗,而且又實現了自己埋在心裡十多年的心願,想起來也覺開心啊!」

 

去年長野馬造PB

去年的開心事不單只是12月跑了夏威夷馬拉松完成了心願,還有是在去年的4月15日他在長野馬拉松跑出了自己馬拉松的PB,時間是3小時48分。他回憶自己的馬拉松最佳時間曾在2016年渣打馬以3小時49分完成,去年4月的長野馬拉松可以造到自己的PB他十分開心。總結箇中原因,他說是當天氣温低只有十度左右,且下起毛毛細雨,他認為這種天氣很適合自己,所以發揮較好可以跑出自己的最佳成績。

談起到海外跑馬,他說一切安排都是以兒子的學習生活來規劃,每年3、4月和11、12月都是他參加海外馬拉松和旅遊的日子,他說:「我的第一個海外馬拉松是跟樂華大軍到台灣跑台北國道馬拉松,後來又跑過澎湖馬拉松及金門馬拉松, 而最近一次細數已是數年前的峇里馬拉松了,未能跟樂華大軍出外的主要是工作和照顧家庭的問題,2013年以前曾經有數年返內地工作,每周只回港一次,雖然返大陸工作也有帶備跑衫跑鞋,但礙於當地環境配套,又或者如在北京夏季會很熱,冬季又在零度或以下,要跑步會有客觀條件限制,所以當年每周回港後必會相約跑友練習,不會放棄。

張奕綸較鍾情於在日本舉行的馬拉松,出外跑馬必選日本,例如至今他的海外馬已跑了鹿兒島、佐賀、福岡、大阪和長野馬拉松,新的目標是今年3月17日的德島馬拉松。他表示遺憾的是六大馬拉松之一的東京他始終無法中籤,所以跟東京馬拉松仍緣慳一面,未能親身體驗其中樂趣。

張奕綸參加馬拉松的十多年經歷中,和不少跑友一樣都曾受傷過而被迫養傷了個多月,到後來竟又不藥而癒。事情是在2016年的鹿兒島馬拉松,當年他自覺狀態不錯因此心雄要在此馬中造到好成績,在比賽時因速度開得較快,至跑到30公里後膝蓋抗議不能支持下去了,但意志仍叫他頂到終點,之後連行路也感疼痛困難,經過個多月的忍痛難耐下他去求醫,醫生經過詳細檢查後對他說,「你的膝蓋沒有受傷啊!」之後他受傷的部位便不藥而癒,這讓他感到神奇。經細心總結後,他認為當時可能膝蓋真的有勞損,但並不如想像中嚴重,加上心理上的因素,又經過個多月的休息後,原先有勞損的部位得以康復,加上醫生診斷後又讓心理上得到舒緩,因此這次不藥而癒的受傷經驗讓他更要叮囑自己不能受傷,凡比賽和練習都不必免強,「長跑長有」是他現在跑步所抱的態度。

 

最初為減肥而跑

張奕綸最初跑步的目的是要減肥,因在2002年底要影結婚相而要減肥,所以去跑步,當時他預上一位平時有跑步的同事建議他報名参加2003年的渣打馬拉松,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渣馬,但這並非他的第一個正式賽事,為跑渣馬他又聽從同事的建議報名參加了石崗10公里跑當熱身,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而且在這個比賽中認識了一眾跑友并越練越着迷更愛上了「跑」。十幾年下來, 除了自己的興趣, 身邊一眾跑友的相互支持亦不可缺少。 他說:「學生年代雖然喜歡運動,但只是參加踢足球等同學中較普及參與的運動,對田徑是觸不到邊際,難以想像到後來自己會愛上跑馬拉松。」

第一次參加過渣馬之後,至今他每年都有跑渣馬,他希望能保持住這個紀録,愛上了「跑馬」自然必定會參加更多比賽,直至2007年兒子出生後,他為照顧家庭相對地減少了參加賽事,到兒子升小學後他要照顧的家庭事務更多,每天送太太和兒子上班上學,照顧兒子的功課,假期是和家人一齊的family day,種種原因他必須放棄參加一些比賽,相信不單是他,而是不少跑友都會遇到這種問題。雖然如此,他慶幸自己能够堅持下來並沒有因此而放下跑鞋,他說:「我少參加樂華的活動包括訓練,但我的如常練習並不沒停過,每周六或日我會跟跑友到城門水塘或沙田城門河走長課,我們是6:30起步,所以在沙田長課回程時會遇到樂華跑友,他們大多是於2003年起我到斧山道運動場練習時認識的會友,至今還見到我們仍在跑道上。長課後吃過早餐返家剛好是家人起床的時間,這樣的安排又不會錯過了周末家庭樂的日子。」

 

在斧山喜遇好人的生菓成教練

張奕綸是在斧山道運動場跟樂華會結緣的。話說2003年他開始跑步,由於有跑友家居較近斧山道運動場,因而一班朋友便經常相約到斧山練跑,此時他經常遇到「生菓成」教練在此主持訓練班,他說成哥好友善,見他們便邀約他們一起練習,並享用成哥提供的生菓餐,同期亦認識了方生及方太,日子久了他們便自然地加入了樂華會。

他表示因熱愛馬拉松會堅持跑下去,因跑步已成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也可以為家庭帶來正能量,雖然太太並非跑友,但每次出外太太都是她的支持者和「粉絲」,還有現在讀小六的兒子也於去年參加了「樂華盃」及其他賽事和他一起親子跑,長跑運動讓他的家庭充滿正能量和陽光。他說,跑步可以是1個人的運動,也可以跟一班朋友跑,這是他熱愛跑步的原因之一,各人因熱愛跑步而走在一起,有共同話題當然會讓隔膜少了,關係密切了。

他表示跑步還可以調節他的飲食,他說喜歡食,還有是養成了飲可樂的習慣,這是在夏威夷留學期間因到餐館打工,當地人愛把可樂當水飲,在餐館打工飲可樂隨手可取,因而他也養成了這個習慣,至今難改,長跑可以平衡身體內的糖份,保持體重和健康,這是他堅持長跑下去其中原因之一。

他和身邊一眾跑友的願望是「長跑長有,不沾傷患」,相信這也是會友們的願望,在2019年到來之際,也祝願張奕綸和會友們長跑長有,新年帶來新景象,共同進步。

對香港跑馬前景樂觀

近年香港掀起長跑熱潮張奕綸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認為這是大好事,每人參加此項運動的目的各不同,取得的效果也不同,但參加長跑的人多了讓社會上著重健康的氣氛濃厚了,也讓香港馬拉松運動這座金字塔的底座擴大了,基礎大了才可以發現和培育出更多精英,現在跑馬拉松的配備種類有更多選擇,以前有一對較好的跑鞋已感到滿足,但現在則有更多的選擇,跑步衫褲鞋襪的物料更科學化,這對提升成績是有利的。

還有因參加馬拉松的人口大增,年青好手人數也大增,十多二十年前在香港可以sub-3的跑手數得出來,來去都是賴學恩、蔡達明等,現在每一場比賽站上領獎台的不少都是新面孔,香港在發展馬拉松運動方面前景尚是樂觀的。

1 2 3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