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何錦棠———–享受運動人生的樂趣

香港跑壇發展迅速,新進湧現,跑步已成為社會上的一種時尚風氣,年青跑手重視形象,跑步用品日新月異,不斷追求科
技上的突破。在香港跑壇此新氣象的大環境下,仍有一批跑者忘記了自己的年齡,或扶掖後進,或堅持奔跑在跑道上,享受
長跑的樂趣,其實他們是香港跑壇中的寳貴財產,他們擁有寳貴的人生和跑步經驗可以與後進們分享。

 

何錦棠

何錦棠師兄便是箇中翹楚,獲何師兄邀請與方生、方太到他府上拜訪,恭聽他分享他的運動人生,和他在香港跑壇中的
所見所聞。何錦棠師兄長期在香港的著名酒店商場中做珠寳生意,曾為以前的菲律賓總統馬可斯夫人設計和售賣過珠寳手飾,
至2009 年退休,但他的精彩人生似乎並不只在他的珠寳生意上,也書寫在他的運動人生上,他並不是職業運動員,但他是
多項長跑比賽的冠軍,年青時曾是健美冠軍和空手道冠軍,到訪他家中,對櫃內都放滿了他獲獎的獎盃和獎狀,還有他在長
跑、健美、空手道運動中的珍藏紀念品和刋物。

98 年參加第一場跑步比賽

他說:「在參加長跑運動前我是玩健美和空手道的,由於要跑步來喼住身體和狀態,反而自始愛上了跑步直至現在。剛參
加跑步運動時都想爭獎,但現在因年紀和心態不同了,志在參與和享受箇中樂趣,現在偶爾會跟同道者相約一起出外跑步旅遊,因以前工作太忙,外遊的次數不多,有也只能是數天而己。」最近便到過台灣澎湖跑馬,體驗一下當地的大風馬拉松。
在他的記憶中,他參加的第一場正式跑步比賽是1998 年在機場舉行的「大路之王」。何錦棠師兄在香港跑壇中十分活躍,
經常參加大大小小的賽事,不少跑友儘管是年青的或資深的都會認得他。他說自己的性格是要求自己有信心和有要求,所以
比賽都爭取站在前面,以最快時間起步跑出來,只有站在有利位置才有機會爭到名次。他舉例說,有一次參加「中興盃」,在起步後被後面的跑友踩甩了鞋踭,當時他是無可能停下來處理的,因後面的大軍也殺上來了,他只能堅持踩着鞋踭跑至一處有利位置才能把甩鞋處理好,此時他已失去了不少時間,但憑着毅力和鬥志,他最終在比賽中獲得亞軍,若非遇到此意外,他是極有機會奪得冠軍的。

 

何錦棠

成為領獎台常客

何錦棠

他說,自己對跑步最瘋狂的年代是在2007年至2008年,因當年他剛升上60歲組,所以每場比賽都會搏名次,結果他也如願,是比賽中上台領獎的常客,前輩周渭川跟他開玩笑,建議他準備大籮用來盛載獎盃才行,當年的確如是,何錦棠師兄攞獎攞到手軟。

 

何錦棠

談到對跑步的體會,他說以前比賽目標是爭 取獲奬,因此便要更加努力練習,以前跑步靠個人努力和去摸索,要提高成績除了要勤力練習外,還要多跟跑友交流吸取別人的長處改進自己。「以前在中環工作,每晚下班後便由花園道衝上寳雲道練習,走一轉來回練速度,早上4時半起床的晨跑則以慢跑為主。」所以說何錦棠師兄可以取得如此佳績離不開個人的努力付出。

他說:「現在年青跑手的練習已很有系統和科學化,有不少專業教練指導的訓練班可以參加,從而得到提高並取得成績,論條件當然是比我們哪個年代優勝得多了。」

何錦棠

他笑謂自己現在比賽以享受為主,邊跑邊欣賞風景,已不像以前般落場便全力拚搏,專注跑道上的一切變化,實在是無暇欣賞當地的風光。在香港他是跑渣馬的全馬常客,至2018 年開始改任渣馬義工改變了自己的身份,他仍然對馬拉松抱有不會逝去的情懷。

何錦棠

何師兄原來也是山賽的熱衷者,參加過香港不少越野賽,畢拉山、環島跑他都是常客。他表示,「跑馬拉松動作單一變化不大,但越野賽要求不同的速度和跑姿,要不斷變化才能完成比賽,所以玩咗之後便上癮。」由於有空手道根底馬步較稳,在跑山賽時不時要運用交义步,對於有功夫
根底的他來說是駕輕輕就熟,幸運地至今他未曾在越野賽中受過傷。

何錦棠

對於參加長跑運動的經歷何師兄會有不少話題,要他舉出意義最大的比賽是哪一場?他說是第一届石門10公里公開賽。
原因是比賽當天正好是他的生日,他在賽事中勇組別亞軍,這個亞軍他形容是拚搏得回來的,因賽前他的腸胃不妥,跑至3公里處便被別人過頭,至5公里他進佔回第二位,至最後800米後勁不斷被趕出三甲之外,但至最後300米一鼓作氣力追冠軍跑友,最終獲得亞軍,終於實現了在生日當天攞獎的夢想。

健美 空手道都有成就

何錦棠

在何錦棠師兄家中的獎品櫃中,於最高處擺放了他於1964年獲得的健美賽冠軍獎盃,是純銅製造的,盃座是木造的,跟現在的奬盃設計不同,很有時代感,盃座則刻上「志達健身會」的字樣。他說,當年健身會的會長是粵語片明星曹達華,在機緣巧合下加入了他的健身會。問到他為何去玩健身,他說原因很簡單,希望練得一身肌肉去追女仔,去游水時在淺水灣上行走也十分威風和吸引,這便是他去玩健身的原因。

 

 

何錦棠             何錦棠

他的空手道生涯自1970年開始,至今他仍是空手道的熱衷者,最近才率隊到菲律賓的宿霧比賽。1970 年代是李小龍大紅的年代,李小龍是年青人的偶像,因此為了學習和模仿李小龍,他選擇了氣勢勇猛的空手道,自始對此門功夫的沉迷一發不可收拾,由打白帶開始到籃帶、啡帶至黑帶,一級一級考上去,他說考黑帶是最難的,因要跟對手對打有時要打至流鼻血,他現在是「剛柔流空手道四段」,至今他仍是空手道界的活躍份子。

何錦棠

談到打空手道最難忘的一件事,是於70 年代跟一名日本選手比賽時踢斷了腳,剛好在上下5吋的地方斷了,當年在九龍伊館比賽,受傷後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經醫生診斷後確認斷骨位很整齊沒有碎裂,經手術後他要休息了整整一個月才復完,此事並沒有打擊和削弱他對空手道的狂熱,痊癒後又投身於訓練和比賽中去。

何錦棠

一家四口的幸福家庭

何錦棠師兄一家四口,太太也是從事珠寳生意的現在尚未退休,大兒子已婚,小兒子在英國讀書時也熱愛跑步,回港後受到父親的影響對跑步更加熱衷,現在每周二都去灣仔運動場訓練,曾參加「香港100」和毅行者100 公里。何師兄十分高興的是父子都熱愛跑步和山賽,所在在家中都有共同話題,大家都有共同相識的朋友,所以家庭生活十分和諧融洽,他十分高興的是小兒子也快成家立室組織小家庭,我們也利用會訊的篇幅,在此祝何錦棠師兄家庭幸福。何師兄現在醉心於跑步、空手道、舉重和行山,祝何師兄在以上各項運動中都獲得人生最大和最滿足樂趣。

 

何錦棠

加入KK的毅行團隊

   Simon全面展開了他的毅行歷程。談到「毅行者」,又怎不提我們的資深會友,香港「毅行者」代表人物陳國強(KK)Simon認識了KK,後來更成為了KK麾下的一員主力隊員,自2001年開始至2006年他都是KK隊伍內的主力,除了每年征戰「毅行者」外,他還參加了不少山賽,2002年他在「銀鳯凰」山賽中跟另一位樂華資深會友范瑞萍分獲男、女子組別冠軍,一時成為佳話。

 Simon

  話說在2000年,Simon通過樂施會的配對,找到了其餘3位拍檔組隊參加毅行,其中一位是消防員,經過練習後,此位師兄表示Simon的體能是可以的,跑平路尚可以,但心肺和四頭肌未達標準,於是對他展開特訓。Simon記得當時在鳯凰山練習,一天內要上落鳯鳯山7次,如此練法他當然進步神速,當年的「毅行者」他們在下午出發,仍以17小時38分完成,獲得普通隊伍中的亞軍,也獲得了他參加毅行以來的第一隻獎盃。

  由於有一定實力,於是此位消防師兄便介紹Simon認識KK,成為KK隊伍麾下的一員,KK當時有6支隊伍參加毅行,至2002Simon成為A隊隊員,當時跑出了14小時48分的好成績;2004年以混合隊參賽,隊友包括范瑞萍,以14小時23分完成;2006年則造出了他們的最佳時間14小時13分。

 Simon

   在跟KK6年毅行中,Simon自感獲益良多進步甚大,因為越野賽跟跑步不同,它是另外一種訓練方法,他表示kk的訓練十分嚴格,每次都會編定路線,要在山上訓練68小時,並且不准帶頭燈和電筒,即是在入黑之前必須返回。

參加了多届的「毅行者」,Simon身經百戰,臨戰經驗豐富,他認為在毅行的100公里路程中,最難捱和「冇得救」的是走夜山時眼瞓,因當時可以以饑寒交迫,疲憊不堪來形容,人的意識開始模糊,走夜山要靠頭燈照明睇路,較之在日間走山路困難得多,加上附近隊伍的頭燈會影響你的視力,因此會思覺失調而出現幻覺,這會迷路甚至受傷,是十分危險的,因此在比賽前必須有足够休息,並且利用在比賽中的補給站爭取小休,才能走到底完成全程。

 

   Simon

  2007年,Simon經深思熟慮後忍痛離開kk的隊。原因是自2001年至2006年期間,他是kk隊中的成員,為了操山放棄了不少家庭時間,太太希望他可以改變一下,加上做物流業工作時間不定,對操山也有影響,於是他決定離隊,2007年他自行組隊參加毅行者,以14小時49分完成。

  總結Simon參加了26年的毅行經歷,他曾4造出了14小時內的完成時間,分別是2002年有kk同隊的14小時48分;2004年混合隊與會友范瑞萍在陣的14小時23分;2006年的14小時13分,這届造出最佳成績;2007年的14小時49分。

 

難忘人生首馬港深馬拉松

    2008年開始至2019年他以參加山賽為主,但並不是只跑山而不跑馬拉松,他已參加了20多年渣馬,每年都參加,他認為,跑馬拉松為他跑山參加山賽打下堅實的基礎,參加了多年渣馬,給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他的首馬—-1997港深馬拉松,他在報章上看到宣傳廣告,比賽起點在上水運動場,當年他家居天水圍,而賽事會安排跑手跑過關口到福田。他自覺賽事很特別,因此對它興趣大增,但何謂馬拉松?究竟要走多少公里他不清楚,心中並沒有馬拉松的概念,胆粗粗便參加了。深圳方面在比賽兩星期前,安排內地的海關人員到香港為跑手登記,兩周後Simon便踏上他人生首馬。他回想說,當年深圳的福田區都是工地,沙塵滾滾,衝線的運動場雜亂又污糟,所以衝線後便離開返港。他在準備不足下最後的7公里只能在福田區行行跑跑地完成,以4小時17分完成了人生首馬。自始之後他便愛上了全馬,自97年開始至今他都跑全馬,包括機場馬拉松,青馬大橋馬拉松都是讓他印象深刻的,3小時11分是他在2002年渣馬跑出的個人最佳時間,之後至2015年他跑渣馬都可以跑進3小時30分內,近年由於集中練山,所以要接近4小時才能完成全馬,對此他也不會勉強,因隨着自身和外面條件的轉變,也不可能永遠保持在同一水平,但他對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每場馬拉松,都不可以中途上車放棄,至今他仍堅持着對自己的這個承諾。

  Simon

朝氣勃勃的青春歲月

    Simon在學生年代渡過了他活躍的青春歲月,他就讀的學校田徑是強項,在學界也有實力和成績,他在中學是跑3000米好手,又是學校游泳隊成員,真正的入水能游,出水能跳人的,因此打下了很好的運動基礎,每年的渡海泳,銀洲島泳賽等賽事都參加。

 Simon

回想起讀書年代,同學們都熱愛運動十分活躍,他記得有一年一班同學去了一個星期露營,又游出荒島入岩洞探險。讀書時期的活躍為他打下了運動底子,因此在跑全馬前他也經常參加「大路之王」、天水圍半馬等賽事,不過他認為自己真正認識長跑運動,是由加入樂華會才開始的,如何練習,如何去準備一場馬拉松,他都是在樂華學到的。

 Simon

遇到舊友加入樂華學識跑步

  1996Simon在參加大尾篤半馬比賽時重遇失去聯絡廿多年的兒時好友羅偉雄,他們都是在蘇屋邨長大的,由於各自遷出而失去聯絡,這次在半馬比賽中重遇,廿多年大家都培養了對長跑運動的興趣,於是羅偉雄便建議他去沙田參加由李天強主持的樂華長跑訓練班,Simon便成為樂華會最早的會友之一,他記得有一次在沙田練習完畢後到火炭飲茶,是謝振成介紹他認識方生、方太,自始便加入了樂華會。

   在樂華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互相影響下對長跑的熱情高漲,對訓練十分投入,除了促進了自身的跑步技術外還大大增進了感情。Simon十分開心,因為他可以跟一班志同道合的會友代表樂華參加「毅行者」,他記得曾跟羅偉雄、謝振成、黃永忠、「口水傑」等組隊代表樂華參賽,雖然未能得獎但很有意義,在96年他更代樂華征戰了新春長跑賽。他說,在加入樂華前參加「毅行者」要26小時才能完成,加入樂華後學識了如何跑步,技術上提升了,「毅行者」的速度也快了。

 Simon

跑步毅行與人生

   現在Simon養成了清晨5點半起床晨跑的習慣,跑多長距離則要看當天上班時間而定,逢二、四中午如工作許可的話會到九龍灣參加烈陽5KM,周六或周日主力安排操山,除非周日家中有事才會改變訓練計劃。Simon從參加「毅行者」和馬拉松運動中領悟到:「人生如跑馬拉松和毅行一樣有高低起跌,不管是跑馬拉松或玩毅行,都有明確的目標,清晰的方向,同人生和所做的事業一樣,在低潮時堅持下來必會有重新再起的時機。跑步可以培養我們生活和做事都有規律,培養出對時間的管理觀念。」Simon表示,以上是他的深刻體會。今年的「毅行者」即將起步,我們在此預祝Simon馬到功成,成功實現所定下來的完成目,再為自己的人生添上精彩。

   期要介紹的是何佳會友,他在20179月確診直腸癌 , 現正康復中的65歲退休公務員。「在患病過程中得到親人窩心的關懷和照顧, 醫護團隊適切的治療和朋友不斷的鼓勵,令我病情加快康復,真的好感恩。」何隹說。

    以下是「佳哥」親自執筆寫下自己的心路歷程與會友們分享:何佳父母於1949年從內地移居香港,一個自稱從小玩泥沙通山走,時常結伴跑去「鷹巢山」、石梨貝水塘、金山練靶場、城門水塘或大窩坪儲水庫等地方,尋幽探秘捉豹虎玩山坑魚為樂。

跑步的緣起與止

  1987年阿佳(何佳喜歡朋友叫佢「阿佳」或Simon),與太太(AMY亦是本會會員)在青衣美景花園合組織新家庭後,由於要節省金錢償還貸款關係,兩夫婦閒時多數以行山和跑步作為娛樂,隨著兩名孩子於9297年出生,生活節奏緊迫而減少了做運動,期間為了方便上班和孩子上學前後的準備功夫更搬了7次屋,到2006年在屯門才安頓下來。

相隔16年坐言起行重穿跑鞋

 「阿佳」在職期間,因工作須經常坐著,午餐時又菜少肉多,那時體重上升到156磅,腰圍膨脹到35吋。2008年驗出血糖超標,視力轉差才聽從醫生提議多做運動及減少食飯量。因緣巧合看到馮兩努的著作,《從減肥到馬拉松》,就定下目標嘗試跑完一個全馬。放工後茶飯不思只吃半份晚飯就去儲里數,假期亦如是拋妻棄子毫無章法四處亂跑,結果血糖恢復正常。

 

「阿佳」尷尬地說:「2010年在非常吃力和十分勉強下以5:29’48”完成人生首個渣打馬拉松.,跑過終點後坐在維園地上大半小時才能由AMY與幼子扶著一拐一拐跛跛下離開 .

 

狂熱時期

     難忘的初馬滋味 , 並沒有使「阿佳」放棄跑步, 反而激勵了鬥志希望可以跑得更容易及時間再好些,2012退休後,報讀了一整年的長跑興趣訓練班,「2013年密集報跑超過10項本地及海外賽事。」「阿佳」興奮地說。

加入樂華大家庭

    2014年在澳洲黃金海岸比賽後有一名團友很健談,跑步見識廣又肯帶領晨跑,即時主動認識本會屯門教練譚文耀(耀哥),回港後跟他學跑步,「阿佳」亦鼓勵太太一起加入樂華長跑會,同年陪AMY跑她的春川首馬,完成 時間大約4小時32

 

成功準備參加波士頓馬拉松但急症來臨

 「阿佳」淡淡然說:「有目標有恆心每次都出席耀哥的長課,跑步成績續漸提升。2015年夫妻同於台灣火燒島半馬獲獎,「阿佳」組別冠軍,

AMY女子全場第五名,20162017年的渣馬和台灣金門已經破4小時,「阿佳」自豪地說:

 「我同AMYPB 3:493:52已達到波馬報名資格」。「從未曾料到2017年尾開始面對死亡,當時感到隨時會失去所有,為了盡快消除恐懼,我即時向親戚朋友尋求幫助,並依照醫生治療方案,先後接受了化學加放射同步治療,手術及術後化療,希望5年內不復發才算完全康復」。「阿佳」稍為急速的說。

人生下半埸

「阿佳」說:「每日早或晚都抽空到戶外走走,在家時間煮下飯,做下清潔, 完成家務後看下電視上下網,只要能夠活到上床睡覺,明天的事就無再求。哈!!!」他仍然抱着樂天的態度面對生活,以開懷樂觀的心態去走自己的人生下半場。我們都受到他的積極人生觀所感染,祝福「阿佳」快快樂樂地享受生活。

 

 

 

 

 

 

 

 

 

 

 

 

 

 

 

 

 

 

 

 

 

 

 

 

 

 

 

 

 

 

 

 

 

 

 

 

 

 

 

 

 

 

 

 

 

 

 

 

 

 

 

 

 

 

 

 

 

 

 

 

 

 

 

 

 

 

 

 

 

 

 

 

 

 

 

 

 

 

 

 

 

 

 

 

 

 

1 2 3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