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最初我是討厭跑步的,但現在則很熱愛跑步!」蘇偉諾,會友們愛稱呼他做「史諾比」,究竟他對跑步的態度為何由最初的討厭轉變為鍾愛呢?今期會訊我們便講吓他轉變的故事。史諾比家居港島西環,我會會友家居港島的不多,但他十分勤力,雖然在港島上環工作,但放工後每周有一至兩天去斧山跟教練成哥練習,偶爾在時間許可的話,也會到九龍灣參加烈陽神功的5km 速度課,他在樂華會幾年間的進步很快,並且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全馬sub-3。在訪問中,史諾比口中常提起資深會友黃世興、Micheal(馮士元)、阿Ben(梁國雄)、潘學城和教練成哥,他說他們對自己的跑步有很大影響。

討厭跑步選擇離開

他在學生年代開始接觸跑步,代表學校參加400 米至3000 米比賽,成績也不錯,他的400 米時間是57 秒,800 米時間是2 分10秒,也曾獲得學校的全場總冠軍。他說,在學生年代他參加跑步都是被迫的:「我討厭跑步,我最喜愛的體育項目是籃球,但因校內沒有喜歡跑步的同學,老師便迫我去跑,自己也感到無奈。」當然被老師選中代表學校比賽,他在跑步方面必定是有優勢和條件的。

畢業後,他去銀行見工,條件之一是要代表銀行參加每年一届的行際比賽,雖然討厭跑步,但為了份工他接受了這個條件,加入了中銀田徑隊,在工餘時間也參加了一些正規的訓練,但這些訓練反促使他離開銀行轉工去。有一次在灣仔運動場,接受公民體育會教練的訓練,教練是香港400 米紀録保持者林峯,他的感覺是訓練太辛苦了,如果是喜愛跑步的話,這種辛苦他必定可以捱過來,但他心底裡就是討厭跑步,參加了兩課訓練後便選擇離開。

為打籃球再穿跑鞋

轉工後他也不再跑步了,但又有一個誘因促使他再跑步,這個誘因是他最喜愛的籃球,為了打籃球保持身型不變肥以及保持體能,他重新穿上跑鞋。香港的籃球聯賽分甲一和甲二兩級,甲一是半職業聯賽,蘇偉諾雖然參加了甲二聯賽,但對體能也有所要求,這便迫他要再跑步。2003 年女兒出生了,他搬家到港島西區堅尼地城居住,該區有一條很正的練跑路線域多利道,全路有濃密樹蔭和上、下坡路,練跑步十分理想,現在他的長課路線便是由域多利道跑入香港仔再經深水灣、淺水灣到達南灣後回頭,來回有34 公里。為了籃球他規定自己每周要跑一趟域多利道keep 住身體狀態,特別是一不能够肥胖。既然再跑步了,有同學建議不如去參加渣馬10公里比賽,他記得參加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是渣打10 公里,當年是最後一届走過西隧,他用了1 個小時完成第一場比賽,賽後覺得「好玩」,翌年再跑東區走廊的渣馬10 公里,結果是成績有所突破的46 分鐘,成績有突破讓他開始萌生對跑步的興趣,同事麥敬堂是樂華屯門區會友,在屯門跟耀哥操練,建議他加入樂華會,原因是樂華會可以代會員報名跑渣馬,有了這個誘因,蘇偉諾便成為了樂華會會員。

認識世興成轉捩點

2017 年蘇偉諾表示是自己的跑步經歷有重大轉變的一年,因為當年他在將軍澳10 公里賽中認識了樂華會友黃世興。世興是領獎台常客,他見到世興身穿印上「樂華」的衣,便主動跟世興交談,蘇偉諾說他很幸運地認識了世興此位亦師亦友的前輩,世興在跑界資歷深厚,愛護後輩,2018 年在吐露港「樂華盃」賽後,世興介紹成哥與他認識,教練成哥「有教無類」,歡迎蘇偉諾到斧山一起練習。「上斧山是我跑步的轉拭點!」蘇偉諾初涉足斧山便被現場的氣氛感染了。他自2018年起上斧山至今成績大躍進,他說有幸加入了斧山訓練班這個大家庭,認識了大批樂華會友。

斧山教練成哥的訓練方法和態度不用多說,阿Ben(梁國雄教會他不少跑步知識,如何加碳、減碳,如何吃能量包等等,他獲益良多;Micheal(馮士元)的跑步態度很有激勵性,他說Micheal 站上跑道便有「火」,便有爭勝的決心;在疫情期間運動場封閉,

他便和Micheal、潘學城到跑馬地或域多利道練跑,絶不怠慢,他們又在比賽中為他領跑,讓他的成績有突破。他笑說:「在翻看比賽照片時,會發現在我附近都會見到他們帶跑的身影。」在2019 年的青公10 公里賽事中,蘇偉諾第一次突破40 分,以39 分完賽,他說多得世興全程為我領跑才得以突破。在港島10 公里賽中更跑出38 分的成績。

廈門馬拉松PB

全馬跑進3:30 是他的願望,在2018 年的「王者之戰」中,他終於突破了這個目標,以3:26 完賽。他說在斧山操練後,連慣常的抽筋毛病也不再發作了。2019 年的渣馬他又大躍進,以3 小時17 分完賽。2020 年1 月5日是他值得慶祝的日子,阿Ben 帶隊參加廈門馬拉松,蘇偉諾以3 小時10 分造了個人最佳時間(PB),跑友潘學城更在比賽中SUB-3,Micheal 承諾希望有能力帶他sub-3,不斷突破的他勢頭甚好,可惜疫情下所有賽事都停擺了,讓sub-3 的走勢受到阻礙,但這次廈門馬拉松之旅讓他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藉貫福建的他是第一次回鄉比賽,賽後更可以回鄉探親。他對廈門馬拉松的印象絶佳,比賽秩序井然,氣氛熱烈,環境優美,因此必會再戰廈馬,並希望在此地實現sub-3 的目標。

突破成績沒有捷徑

蘇偉諾的成績不斷有突破,離不開勤力和自覺的操練,每周上斧山是他的必修課,他每天下班後處理好家中的事後,晚上約9時便跑上域多利道至11 時左右,長課則多安排在周六或日。他說兒子和女兒漸長大了,練跑的時間寬裕了,在2019 年太太又全職照顧家庭,讓他減了壓力,現在有更濶裕的時間練跑,會很好地抓緊時機提高練習質素。
蘇偉諾表示:「雖然對自己有目標和要求,但不會給自己造成壓力,在心態上我會擺得很正,曾因受傷停跑了3 個月,因此我要求自己長跑長有不再受傷,在疫情之後想參加的比賽也不少,首選是廈門馬,還有上海、廣州等,還有六大馬拉松都是隨緣吧,六大中我最希望跑的是東京馬拉松,因為姐姐遠嫁到日本,希望藉參賽的機會去看望她。」

送上一句「加油」

現在仍任職銀行的他已不抗拒要代表銀行出賽,現在他是銀行長跑隊成員,對跑步的態度已由最初的討厭到現在的鍾愛,當然不會再討厭跑步了。他說現在在銀行長跑隊內是樂在其中呢!跑得好又有獎金和津貼,畢竟心態不同了!成績不斷有突破的蘇偉諾,我們就送上一句「加油!」給你吧!!

「馬拉松」是正能量的代名詞,它可以為朋友建立起珍貴的友誼,在夫婦和情侣間積累起深厚感情,讓家庭更和睦,打造共同話題。此等例子在本會內比比皆是,今期會訊我們向會友們介紹「大埔幫」(會友都愛如此稱呼在大埔訓練的會友,完全是褒義詞) 的會友呂偉崗和呂太(Mandy),他們直言很享受在「大埔幫」的日子。

呂師兄服務於九巴任車長已達30 年,去年退休後仍繼續選擇服務社會,繼續他駕大巴的工作,一對兒女都長大了並已到社會工作,所以呂師兄和太太Mandy 在享受自己的生活,輕鬆寫意,而跟會友們外旅馬拉松更是他們的選擇,給他們留下深刻難忘的美好回憶。例如2014 年他們跟「大埔幫」會友到台南參加紅瓦厝馬拉松,是他們共同參與的第一場海外賽事,還有2019 年的韓國濟洲島馬拉松、2018 年的菊島澎湖馬拉松等,更難得的是他們一齊跑了「六大經典馬拉松」之一的2018 柏林馬拉松,此馬更是Mandy第一隻全馬呢!

呂師兄笑言對筆者印象深刻,因在數年前我們都參加了由九巴會友來哥(余送來)組織的「山狗盃」越野賽,當時要求要2 小時內登上仙姑峰,我們是最後包尾上到仙姑峰的兩人,記得在仙姑峰為我們拍照的會友大聲鼓勵我們衝頂,否則便會取消我們的成績,我們就從這個話題打開了話匣子。

來自九巴會友的啟蒙

本會有不少服務於九巴的車長,他們都是我們敬佩的一群馬拉松發燒友,日間或者晚上駕着大巴巡遊於港九新界為市民服務,只是趁「收車」的幾個小時爭取時在附近的運動場或街道練習,駕大巴不但要付出精神體力,然而他們又樂意付出體力去跑步,如此日積月累地便跑出了好成績,這種精神正好詮釋了馬拉松「不放棄不停步」的馬拉松精神,很值得我們敬佩。

呂師兄在介紹自己參加馬拉松經歷時,當然離不開九巴會友對他的影響,體重達到170 磅有餘的他當年參加跑步運動的目的是要減肥,否則連司機坐位也坐不下了,最初他是選擇踩單車的,經常踩上大帽山或者環繞新界踩等,但踩了一段時間體重減磅的趨勢停下來了,體重無法再下降,此時是同事又是會友的來哥建議他以跑步來減肥,九巴同時又有一班熱愛跑步的同事,在2009 年他加入了跑步的行列,先在大埔海濱公園跑,來哥對鼓勵他堅持跑步有很大影響,在2010 年,來哥再推荐他參加由羅錦輝老師和梁頌偉會友主持的大埔訓練班,參加了「大埔幫」的訓練後,呂師兄的成績有長足的進步,也在「九巴盃」中初試啼聲取得獎項。在比賽中獲獎激發了他對跑步的熱情和興趣。呂偉崗師兄笑言:「我認識方生差不多有30 年了,大家在九巴共事,每次見到方生都覺得他真是不可思議的同事,因為在收工後方生總是由車廠跑番西貢白沙灣的家中,當年我是駕92 號的,經常看到方生在跑回家的路上,真是很難想像為何他有如的能量。」呂師兄笑言,「估唔到現在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他接受來哥的建議,每天收工後由沙田車廠跑回大埔大王爺廟,單程剛好是10 公里,再加上周日大埔幫的長課,如此的訓練已為他積累了足够里數去跑馬拉松比賽。談起九巴會友他也提起了發哥(蕭忠發)、振長(詹慈振)、郭偉光、廖志明等等人,他說在2011年的「九巴盃」比賽,他自認當年的狀能操得不錯,但在比賽中仍要輸給發哥2 分鐘,只能屈居亞席,但輸得心服,九巴會友中有不少好嘢是很值得學習的。

Mandy 加入跑者行列

呂太Mandy 絶對不是對馬拉松抱玩玩吓態度的「阿太」,而是十分認真和投入的跑者。她說,最初見到呂師兄逢周日一早離家等大半日才回來,心中也有疑問,「乜跑步可以跑咁耐?」從呂師兄口中得悉他們跑了很遠路程,心中總是不理解為何要跑如此長的路程又花了大半天時間。呂師兄便動員她參加大埔幫在訓練後的茶聚,讓她認識一班為何在周日一大清早便由大王爺廟起步的跑步人,Mandy 在參與後對他們有一種親切和關係很融洽的感覺,一兩次聚會後她便被融化了,「大埔幫」幾位女會友動員她一起跑,她們說:「跑步不管輸贏,你願意出來跑已是贏了。」Mandy 起初都是抱着出來散心保持健康的心態參加「大埔幫」的練習,最開心的是在練習完後大家的開心聚會,誰料她越跑越有感覺,並投入到馬拉松運動中去。Mandy 表示她愛上了跑步最初是受到丈夫影響的,後來以家屬身份參加了樂華會會慶和大埔幫的活動,如此便受到感染愛上了跑步。尤其是「大埔幫」的「姐妹們」很好,互相鼓勵和幫助,大家共同進步。Mandy 現在已非跑步新手,自愛上了跑步後便積極地參加了不少本地比賽,第一場正式比賽是「燒鵝盃」,年青跑友相信未聽過此賽事,比賽要跑6 公里斜路不設水站,這個第一次讓她吃了苦頭,雖然如此辛苦並沒有打擊她對長跑運動的興趣,還有她也參加了2016 年「九巴盃」獲得第六名,2017 年她在參加PB3km 賽中第一次在公開賽中獲獎,獲獎是最大的動力。呂師兄和Mandy 共同參加的第一個海外賽事台南紅雅厝馬拉松她獲得第七名(半馬)差些少未得獎,呂師兄則交到功課,獲得組別第五名,可以帶隻獎盃返香港。

難忘的柏林馬拉松

最讓他們難忘的是2018 年他們跟會友們遠離香港跑了經典的柏林馬拉松,是六大馬拉松的首馬,這更是Mandy 人生的第一場全馬,這對她而言是影響頗大的,畢竟這是她的第一馬,加上在外國跑人生路不熟,届時肯定無人陪跑要單獨地跑返終點。對呂師兄而言跑全馬已有經驗,只要準備足儲够里數便可順利完成,但對於Mandy 來說要考慮和顧慮的事可多呢,例如英文不好在途中如何跟其他跑者溝通?全程無人帶路只能靠自己去完成等等。柏林馬拉松舉行的月份要求香港跑友要在炎熱夏天準備,這對每位參賽的會友都是考驗,因天氣熱練得辛苦是必然的,「大埔幫」的羅老師很細心地為大家準備好備戰方案,更會按每位參賽會友的特點作個別指導。羅老師謂香港天氣熱練得辛苦,但到柏林後天氣會較涼快跑起來便會舒服,在香港捱得過的辛苦便會收到良好效果。羅老師鼓勵大家要頂住捱過來。

羅老師知道柏林是Mandy 的首馬,便要求她的周日練長課提早1 小時在大王爺廟起步,差不多清晨5 點幾便要出現在起步點,待她可以在途中跟得上大隊的步速,羅老師認為她跑首馬首要是完成,因此練32 公里便足够,Mandy 照足羅老師的指導去做,而且練得很刻苦,每月累積了200 公里,一連準備了3 個月總共累積了600 公里,連呂師兄也讚她的努力和付出是自己不及的。準備柏林馬拉松的長課要由大王爺廟起步,羅老師要求各人走上梅子林來回3 至4 轉才可以回程,要造時間的當然要加長里數,呂師兄以3小時55 分完成柏林馬,距離他定下的目標3 小時50 分有些少差距,羅老師認為海外賽事因交通和時差影響,跑到如此成績應是收獲了。而Mandy的首馬對她是難忘的經歷,雖然她在賽前已做足了準備,無疑對首馬心中無底,心情緊張是必然的,在出發前「大埔幫」的姐妹們都向她提供了不少經驗,以完成首馬為目標,因此起步後要控制自己步速,不妨帶手機在身上可以播一自己喜歡的歌曲減壓舒緩緊張心情等等。比賽起步後身旁的會友絶塵而去只留下她獨自上路,這已在估計內,她按自己的步速跑了半程後看看手錶,因半程時間在2 小時左右較預期更好,這個時間讓她心情興奮,她對可以按照預定時間順利完成下半程充滿信心,可是心情太興奮也犯了初馬跑者大忌,當跑至34 至35 公里時最讓她不願遇到的危機出現了———兩腿輪流抽筋,半行半跑也十分勉強,如此辛苦的情緒腦海中便會浮現上救援車的影子,一路上又少見救護站,如何撐埋餘下的路程?Mandy 在不斷鼓勵自己絶不能放棄,這是自己的首馬又是六大經典馬之一的柏林馬拉松,不能放棄啊!她記起出發前姐妹們提供的經驗,播歌去鼓勵自己分散注意力吧,可惜手機竟然冇電,惟有自己唱歌鼓勵自己,沿途熱情市民打氣的氣氛也鼓勵了她,經過努力、掙扎和要完成首馬的決心,Mandy 最終以5 小時15 分完成了自己的首馬,獲得了難得的柏林馬拉松完賽獎牌和證書,這是呂師兄和Mandy 第一次在跑馬拉松時一齊起步。

定下新的目標

兩人在完成了柏林馬後腳步也沒有停下來,大阪馬、那霸馬、日本仙台東北馬等等一個個馬拉松都在腳下,呂師兄更在2019 年廣州馬拉松以 3 小時 52 分造了個人全馬 PB。Mandy 在跑了柏林馬後選擇了 2020 名古屋女子全馬,她對賽的訓練和準備功夫頗為滿意,期待可以跑出較柏林馬拉松更好的成績,可惜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讓2020 年的比賽取消,但她的目標仍然是參加疫情之後恢復舉行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而呂師兄則以來届的東京馬拉松為目標,希望抽簽名額可以一舉中的,而最終目標是波士頓馬拉松可達標,能踏上這條馬拉松殿堂大道。懷念會友林熾參『大埔幫』是一個温暖的大家庭」。呂師兄和Mandy 對於能够處身這個大家庭內感到親切、融洽、開心。他們說在「大埔幫」內你會遇到喜歡的人,在練跑和生活的過程中互相關心和鼓勵,即如在訪問當天,大埔羅氏三兄弟的老二羅真雄Andy 便專程出現為他們打氣,可見他們不分彼此,相互支持。呂生和呂太都認為「大埔幫」內有不少高手,但為人都十分謙虛,這當以大埔訓練班主持人羅錦輝老師和梁頌偉會友是最好的榜樣,他們很敬佩兩位「又跑得快又無私」的前輩,羅老師對每位跑友的觀察都很細微,並向你提出改善的意見。有一次Mandy 在行完山後到運動場練習,羅老師見她的跑步姿勢有異便詳細地詢問她的情況,並要求她減輕運動量以免受傷,羅老師對會友們總是無微不至的。他們懷念剛離世的「大埔幫」成員林熾參,Mandy 形容他又是一位「又跑得快又謙虛的好人」,他們說林熾參很樂於助人,樂意做會友的陪跑員,為你達到目標他便很樂意去陪跑,Mandy 記得他為陪同幾位「大埔幫」的姐妹完成「劏青蛙」(由港島的最西面跑到港島最東面,全程21 公里),林熾參為陪她們完成而提早試路,「以他的步速要放慢速度陪我們完成是辛苦的,但他樂此不疲。」Mandy內心感激之情溢於言表。「因此林熾參有時跑的里數很大,我們都提醒他要注意休息。」他們很婉惜林熾參出事當天未能遇上,根據過去的習慣大家都會相約在練習後一起茶聚,但當天因工作關係他們要提早離開而未能見面,我們對林熾參的懷念都記在心中。

來自兒女關懷暖在心頭

父母都熱愛長跑,呂師兄和Mandy 在家中當然有共同話題,然而女兒出於關心對他們都表達了愛護之情,因有時在長課之後是較疲倦的,女兒看在心裡也提出要求他們看身體情況去跑,畢竟年紀大了體能也不及從前,他們當然暖在心頭,女兒並不是運動發燒友對他們的選擇和愛好,要付出汗水才能完成馬拉松是難以理解的,而兒子因熱愛打球對他們如此熱衷跑步較易接受和理解,然而馬拉松給他們一家帶來了正能量和幸福,我們在此祝願呂師兄和Mandy 的馬拉松目標早日達成,家庭幸福滿瀉!

「有人問我,是有何動力推動你如此堅持跑步而不放棄?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其實熱愛長跑的因子經已蝕入到我的血管和骨髓中,跟其他跑友一樣,跑步已成為我每天生活的一部份,等於我們每天都要吃飯一樣,每天唔做這件事便心中不快積鬱在心中。」所以自己會一直跑下去直至跑不動為止,年紀已不是被考慮的了。今期會訊要介紹的會友田漢,我們愛稱呼他田sir。田sir 任職紀律部隊,雖然在2015 年才入會,但對於會方活動十分積極地參與和支持,為人擅談友善的田sir 在會內廣結朋友,跟會友們關係融洽,特別是在周日的沙田長課後,最開心的是跑完長課辛苦完後,會友們到附近商場聚餐吹水的時刻是最快樂和放鬆的。

重遇戰sir 加入樂華

2011 年因參加沙田美津濃10 公里比賽重遇戰sir(戰勝),在戰sir 的帶動下他對跑步更加積極和投入,他說,「戰sir 跟我的關係亦師亦友,戰sir 在跑步上對我提點甚多,尤其是戰sir 鬥志更是我要學習的。」戰sir 當年在九龍灣運動場對面的輔警總部任職,中午時份都抽空出來跟九龍灣烈陽神功練習,因而便向他推薦加入樂華會。「既然你都愛跑步,可以加入樂華會一齊跑,相信樂華會會適合你。」在戰sir 的介紹下他便作為了樂華的一員。

田sir 對於加入樂華會有相逢恨晚的感覺,他認為樂華是一家會友間關係單純融洽的跑會,大家都是因熱愛跑步相聚在一起,目標單純又快樂,還有在樂華可以遇到一班舊袍澤,他數來例如戰sir、楊sir、David、豪爺、袁德信等等,自加入樂華會後,田sir 自言對跑步的積極性更大,投入感更強烈,因為受到樂華會友們對跑步熱情的激勵。他坦言:「在樂華會內自己熟悉的會友中,年紀都比我大,有不少都已『登六』了,但對自己的要求絶不降低和鬆懈,這點足以激勵我不可偷懶,這是加入樂華會後給我最大的得着。」每逢周日的沙田長課,方生都會問我「今日走幾多km?」老實說當時也不敢講,但見到方生在長課中經常走20km 以上,方生這種態度又怎會不讓你感動呢?

中午練跑成恒常生活

近年田sir 被安排在內部工作,近年社會上發生的事情而讓他跑少了,皆因工作上需要他經常要on call,因此放假在家中也不敢離開,出席會方的活動相對地少了,但近期已漸回復正常了。他說,不管在何區工作,例如在沙田、旺角、深水埗、長沙灣等區域,他都會趁中午吃飯時出外跑5km 至10km,跑去昂船洲、上華景山莊的大斜路、城門河等等都是他中午的熱門練跑路線,同事奇怪為何大熱天時選擇最辛苦的運動?跑完後又只能食麵包當午餐。

田sir 笑謂「我們這班熱愛跑步的人外人是難以理解的。」如此這樣田sir 每周都安排4 課中午練跑,逢周日參加沙田會方的長課。他家居將軍澳,亦向會友們推介將軍澳是練跑的好地方,因為圍繞將軍澳單車徑跑一圈剛好是10 公里,又可以跑去大清水去布袋澳等,是很好的練習斜路路線,田sir 又協助會方的將軍澳訓練班工作,訓練班由吳恩賜和張偉健主持,他便負責聯絡、攝影和把訊息放上facebook,為會方工作出一分力。

在樂華會,讓他最有感受的是2018 年跟方生跑環島66km,方生鼓勵他參賽,因為熱愛跑步的都應該嘗試和體驗一下這個辛苦的賽事,在方生的鼓勵下,田sir 終於嘗到「甜頭」了。賽前的「例牌菜」是跟方生去實習和熟悉比賽路線,練習「8」字型的比賽路線先跑一半,幾課之後再跑另一半,在這個練習過程中,他已料到比賽當日會「好甘」,比賽當天的最後5km 因體能已透支了,只有選擇「上岸」,雖然未能完賽,但終點在前的欲望也激發了他的鬥志,也讓他留下難忘印象。

長跑興趣源於學堂受訓

田sir 的跑步的經歷正式開始於在警察學堂期間,求學時都是跟其他青少年一樣喜歡踢波打籃球不愛跑步,因家居何文田,京士柏山便成為他的遊樂場,後來在人生經歷中的一份職業竟也跟京士柏山建立了關係。他說在學堂每天都要跑10 分鐘內必須跑完2400 米,達標才可以畢業,在學堂的跑步訓練這是啟發了他日後熱愛長跑和堅持不懈的遠因,他說當年同在學堂受訓的一位同學是他跑步的啟蒙老師,此位師兄至今仍在職警隊,原是華藉英兵教官的師兄改投警隊,因體能超班對跑步也有心得,便不時幫助他改善跑步姿勢,向他分享跑步時採取兩吸兩呼的方法,田sir 因而得益,跑步時腳步也寛鬆了。

99 年的渣打半馬是他的第一場正式比賽,當年終點仍設在深水埗運動場,08、09 年跑了渣打半馬,2015 年跑了渣打全馬,時間是4 小時05 分10,在疫情爆發前的2018 年渣打全馬以4小時30 分完成,同年也參加了「王者之戰」,對他來說當時能够參賽便是最大樂趣。2017、18年是他最積極參賽的年份,當年參加的比賽不少,例如美津濃半馬、天水圍10 公里、王者之戰、九龍灣街跑、碼頭跑等等,在香港舉行的賽事大部份都參加了,大部份都是跟會友一齊參賽,因此他認為哪段期間是狀態最好的。

2018 年他到台灣參加了兩個比賽,在宜蘭舉行的「2018 奧林匹克路跑」以1 小時45 分造出了個人的半馬最佳時間,能跑出這個成績他喜出望外,他歸咎於這是在樂華操練得出的效果,可惜隨之而來的疫情爆發和社會事件讓他正在上升的成績戛然而止。

養成外遊晨跑習慣

對於跑步給他帶來的好處,田sir 認為雖已是老生常談的了,但它是不變的道理。「參加長跑運動給我們的好處只有投入其中才能體會到,身體健康是最根本的回饋,還有跑步不受客觀條件和人數限制,只要你認為許可的便可以去跑,不用約齊『腳』,現在跑步是我調整身心,讓頭腦清醒和在工作之餘放鬆的最好方法,何樂而不為呢?」田sir 有以上的體會。

他說,我現在還養成了外遊必晨跑的習慣。「到清邁、曼谷旅遊時便上google 去計劃晨跑路線,到上海旅遊時難忘在零下4 度晨跑於黃浦江畔。最喜歡的晨跑地方是在北海道和札幌旅行時的晨跑,沿着札幌的河涌晨跑十分舒服,圍繞温泉旁的湖跑是十分享受的經歷,他樂意向會友們分享這種樂趣,嘗試在旅遊時晨跑。

曾任港聞突發記者

田sir 在傾談時爆出一句:「我曾經做過兩年港聞突發記者!」因而觸動了筆者神經,算起來都可以說我們曾是同行,話題便暢談一些報壇舊事。「在剛畢業後友人介紹我到報館工作,因我有電單車牌,又喜歡影相,所以便進入了商報擔任突發記者。以前的報界港聞做得好不好是報紙實力的象徵,突發新聞記者是當年不少年青人響往的職業,雖然薪酬有限但對人生而言是難得的經歷。當年沒有互聯網、手提電話、全港報章的突發記者都建立了一個互相照應的合作關係,港島區和九龍區都有突發記者的大本營,田sir 熟悉的京士柏山是當年突發記者的大本營,在總部有人負責收聽警察部的call 台,突發記者在接到指示後便飛電單車去拍攝,之後用電話報料返總館,這就是田sir 的記者生涯。他說最難忘的經歷也慶幸自己保住了性命,當年接到指示去啟德機場採訪因10 號風球而滯留在機場的旅客,在駕電單至九龍城機場附近,因風勢強勁把他連電單車都吹颳上路旁花糟內,手腳都受傷了慶幸仍可行走,田sir 自花糟爬出來堅持把採訪任務完成,又冒着風雨趕返報館。難得的工作經驗他認為當突發記者的這段經歷對自己日後的生活都是有正面影響。他透露自己曾做過不同的職業,直至1991 年加入警隊始料不到的是一做便30 年了,當年加入警隊是香港治安不靖的年代,有轟動一時的葉繼歡案,經常發生打劫金舖的槍戰,母親因擔心他的安全並不贊成他入警隊。30 年的工作經驗十分難得和學會了一些社會知識,
例如因要冚賭田sir 便要摸熟各種賭博方法,十三張、排九、客家牌等等都要識,這都是在執法時學到的常識。還有在警隊期間,田sir 成為了有牌的足球球證,負責在警隊內部的區域比賽中執法,上司也對他們的球證工作開方便之門,有時他也會做足球總會的乙、丙組賽事球證,由於年齡限制,無法升上做甲組比賽的球證,這些身份都在田sir的經歷上加上色彩。

祝田sir 家庭生活美滿幸福

田sir 的假期除了跑步外便是陪太太,生活十分簡單,他的一對子女都長大了,可以少費心思。田sir 太太任職銀行電腦部,據他說太太是跑得之人,也曾跑過渣馬,他說可能太太的跑步基因是受到家庭的影響,因她的哥哥是香港4×100 米接力隊代表,擅跑400 米,是學界田徑高手屢獲獎項,田sir 也希望把自己熱愛跑步的基因傳承給子女,讓家庭充滿正能量。

1 2 3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