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人物專訪

吉生(吉黃邱)和吉太(楊敏娟)一對樂華「普通」會友跑步的故事。吉姓是頗為少有的姓氐,活躍於九龍灣的吉生和吉太跟九龍灣會友十分融洽,他們都是「烈陽神功」的積極參與者,他們認為,「我們參加跑步的目的純粹是為了身體健康,雖然也多參加比賽,但都是盡情享受比賽過程中的樂趣,不會計較取得甚麽成績,所以我們跑步的經歷沒有特別,十分普通,我們都是樂華會的普通會員。」其實「普通」也包含了樂華會的宗旨,樂華本身也是一家樂意把愛好跑步的朋友聚結在一起的跑會,無需特別要求和條件便可以入會。吉生在新巴任職車長,而吉太是全職家庭主婦,最近兩人升級做了爺爺和嫲嫲,為湊孫仔十分忙碌,忙得十分開心,也不忙擠出時間堅持跑步。

為了身體健康選擇跑步

吉生的新巴同事中有不少熱愛跑步的車長,其中資深車長賴振通是長跑發燒友,跑齡不短,在跑壇多年且經常參加比賽,吉生希望參加跑步運動來保持身體健康,於是通過賴振通的介紹認識了廖志強(也是本會會友,蔡達明的教練),開始參加正式比賽,在新巴吉生跟一班志同道合的同事展開了他的跑步生活,經常參加一些5 公里至10 公里的比賽,吉生表示,當年他對比賽都十分積極,每年都跑十多場比賽,平日經常跟賴振通去跑斜路,例如跑將軍澳、西貢、秀茂坪、清水灣道等以練習耐力,在吉生的影響下,吉太也抱住玩玩吓的心態跟吉生參加一些短程賽事,她說自己跑運動場一圈也覺辛苦,所以只是志在參與玩玩吓,能否完賽也在所不計,此時她對跑步談不上興趣和熱愛,只是跟吉生去玩一至兩場比賽,對跑步的心態跟現在截然不同。

發哥介紹加入樂華會

吉生加入樂華會是由發哥(蕭忠發)介紹的,跑了幾年後吉生想跑得更好,也希望擴濶自己的眼界,認識更多跑友,他看資訊得悉樂華是全港最大的跑會,剛好他認識的九巴車長與發哥同駕一條路線,在這位車長的的穿針引線下聯絡上發哥,熱心會務的發哥當然熱情地歡迎吉生入會。吉生強調,加入樂華後他對跑步的認識和練習的態度都認真了不少,例如在參加沙田長課時,因可以跟随會友的步伐去跑令自己的速度有所提升,其中包括參加九龍灣「烈陽神功」的5km 衝圈練習更是有效,同時也是促成吉太加入樂華會的原因。

在熱辣辣的太陽下跑步

事情是這樣的,吉太表示當年打半日工,下班後知道吉生在九龍灣跑席「烈陽神功」,下班後便到九龍灣運動場探班,她說當時見到的是一班「儍佬」大熱天時在烈陽下跑步,夏天氣温熱辣辣,對此情景她很難理解為何他們還可以跑步,且有講有笑,回到家中她嘲笑吉生為何這班人要在大熱天時下跑步,如是者吉太來了兩三次探班,眼見雖然天氣熱辣辣,但大家都跑得很開心和認真,有講有笑,氣氛十分開心、融洽,在場的發哥也游說吉太嘗試參加。世事難有絶對,吉太開始心動嘗試參加「烈陽神功」,誰料她試過後便一發否可收拾,成為「烈陽神功」的中堅份子,之後回到家中她反而被吉生反笑她:「以前你笑我們是儍佬,宜家你去九龍灣烈陽神功比我更多啦!」吉太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樂華會友。

入會後才算認真跑

吉太表示,加入樂華後才可以說是正式認真地去跑步,因會友間互相影響和會友們的熱心輔導,進步十分明顯。他們十分贊賞會方每年舉辦的山頂、屯門和荃灣西大匯操,以及每周的沙田長課,是真正可以讓會友提升「功力」的練習,因此他們對於參加大匯操都十分積極,而沙田長課則要視乎吉生是否要開工才能參與。吉太表示,在沙田長課中有機會讓你跟步速較快的會友跑,對提升自己的速度和心肺都很有幫助。

吉太首馬提早「畢業」

吉生自加入樂華後開始參加渣打半馬,在2007 年跑首馬,全馬的個人時間是在2018 年渣馬跑的3 小時52 分13,已經跑了十多場全馬賽事,而吉太則在2009 年試跑第一場全馬,首馬因準備不足,抱着有機會遊歷青馬大橋的心態足,因此未能完賽,在跑經灣仔運動場後上天橋前便被大會截停坐大會車返終點,但在2017 年,吉太便以4 小時16 分成功跑畢渣馬全馬。吉生會提早半年備戰全馬,盡量儲够里數才上陣,皆因他的首馬跑得頗為辛苦,是里數不够之故,還有是每周都要有一課超過3 個小時的長課,他和吉太除了選擇參加沙田長課做準備外還會選擇在啟德郵輪碼頭練跑3 個小時以上,儲足里數上陣,吉生表示準備充足跑全馬便可以輕鬆得多了。

兩人都愛跑樂華盃

吉太的耐力有過人之處在九龍灣會友間是公認的,進步也是明顯的,九龍灣衝5km 的速度較剛參加時大幅提升,半馬、全馬都難不到她,連吉生對她也佩服,指她未必跑得多也可以在自己的目標內完成,笑言她有事半功倍的秘密。九龍灣會友偶爾會跑大圈長課,由九龍灣運動場起步上清水灣道到科技大學,再走落將軍澳回程鯉魚門、油塘、官塘返回九龍灣廿多公里,吉太都是在前列返抵終點的會友。

加入樂華會後每年的「樂華盃10 公里」賽事都是他們喜愛的比賽,2015 年在渣打半馬她以1 小時58 分完成,無需2 個小時,同年的美津濃半馬成績達標獲得銅章,自2016年起她連續3 届「樂華盃」都獲得獎盃,她記得第一次跑「樂華盃」便以50 分30 秒獲獎盃,當年只剛剛跟樂華會友在九龍灣練習,進步明顯,而吉生跑「樂華盃」的最佳時間是45 分,也是好成績。

台灣超半馬獲組別首名

近年他們十分享受到海外跑馬兼旅遊的日子,除了曾跟方生和資深會友葉琪臻到台灣比賽外,兩人也曾參加日本沖繩、馬來西亞沙巴和台灣的賽事,寓賽於旅遊中,吉太更於2019 年的台灣「木棉花道超半馬(22 公里)」比賽中,以2 小時09 分42 秒獲得組別第一名,有戰利品獎座和證書帶返香港。不過她也受過挫折,在跑完馬來西亞的沙巴馬拉松後狀態便一直低迷,現在仍在努力恢復中。

祝吉生吉太幸福滿瀉

吉生、吉太家庭幸福美滿,最近做了爺爺嫲嫲更讓生活添精彩,吉生放假的重要節目是和吉太去晨操,自新浦崗跑去郵輪碼頭,現在除了跑步外還會弄孫為樂,生活十分充實,也彌補了因疫情無法外遊跑馬的缺憾。家庭成員除了已婚的兒子外還有一位剛大學畢業已到社會工作的女兒,家庭幸福美滿。兒子和女兒都知道爸媽都喜愛跑步,吉太說兒子是有跑步潛質的,在學生年代他經常在學界比賽中獲獎,大學期間也與同學們參加渣打半馬和全馬,可惜兒子的興趣志不在跑步,吉太說若兒子加如在樂華會跑步成績必定大進。吉太目標是跑全馬可以sub-4,而吉生希望可以在跑半馬和5 公里、10 公里等賽事中有所突破。在新春牛年到來之際,祝願吉生、吉太心想事成,長跑長有,家庭生活幸福滿瀉。

應邀到阿Joe(賴劍明)位於新蒲崗的寫字樓作客,為本期會訊做訪問,他是周二、周四烈陽5km 的常客,因此知道阿Joe 是保安公司的老闆。步入他的辦公室,辦公室的環境便十分吸引,並非是他的辦公室豪華寛敞,而是很有吸引人的地方,稱得上跟他做生意有關的就只有寫字枱上的一部電腦而已,而他的坐椅後的背景是他跑完馬拉松後以完成獎牌砌成的牆,完賽證書則安排放在另一面,更引起筆者興趣的是靠牆的兩個大玻璃櫃,全是十分精緻的卡通公仔,是我們小時候經常追看的幪面超人為主,還有各式各樣的公仔可謂琳琅滿目。

50 歲後的三部曲

阿Joe 話,我現在的生活花上最多時間的第一是跑步;第二是番工;第三是收藏幪面超人公仔。他說,踏入50 歲之後,曾對自己今後的生活方向感到迷惘,但自從參加了馬拉松運動之後,像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新方向,使生活充實了,而且很有規律。「我現在很亨受每周二、周四中午到九龍灣進行烈陽5km,和周日到沙田參加長課的日子,在九龍灣練完烈陽5km 後才回公司,每天的生活都充實和充滿活力。」他說。阿Joe 取出一本體育雜誌鄭重地介紹封面的標題——「人生五十再開始」,他說:「這就是我的寫照。」踏入50 歲之後才開始參加長跑運動,

享受馬拉松比賽的阿Joe 為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向而開心和自豪。筆者笑言他事業有成,又有幸福的家庭,一切都可以放下,便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全心投入到長跑運動中去。的確如是,阿Joe 在我們的心目中(特別是在九龍灣)是後生仔一名,但已經有自己的事業,有一對子女,去年年底阿Joe 更榮升為爺爺,是一對龍鳳胎的爺爺,十分幸福。

樂華盃是首場賽事

阿Joe 介紹了自己跑步的背景:「在學生年代其實跟大部份同學一樣,踢波跑步游水是學生年代的課餘生活,沒有參加過任何專門性的跑步訓練,真正跑步是在1988 年加入了警隊,跑步是體能訓練必須的內容,

當年在機動部隊的訓練中,百多人中都可以在前十名內回來,至97 年前退役後加入了全港最大的保安公司擔任高級經理,這段期間認識了Raymond 和Derek 兩位好友,2009 年自己創業開辦了現在的保安公司,Raymond 和Derek 兩位好友全力支持我,大約在2013、14 年,他們的公司聘請了專業教練於九龍灣運動場為同事們主持跑步訓練班,兩位好友邀請我參與,當時我只是抱着聯誼的心態出席,並不太積極,更沒有想過會參加比賽。」阿Joe如是說。

阿Joe 在2014 年12 月27 日才參加第一場正式比賽,是由實惠冠名贊助的「樂華盃」10 公里他說這是他第一次正式參加跑步賽事,賽前希望在50 分鐘內跑完,結果他以49 分50 秒完成,僅僅可以達到自己定下的目標,賽前他參賽的意欲並不強烈,完全是Raymond 和Derek(他們是會友,也是樂華盃冠名贊助商代表)兩位好友的極力推動下,讓他參加了比賽。這次比賽他覺得跑得很辛苦,尤其是不斷被女跑友過頭時心裡都有點難受,雖然如此反而激發起他的鬥志,決心要練一練提升自己的成績。他說,幸好參加了「樂華盃」,也開啟了參加長跑運動和馬拉松比賽的生活。

5 年跑了138 場比賽

有時事情能够向好的方向發展是有機遇的,2015 年中他成功報名了2016 年的渣馬全馬,比賽在2016 年1 月舉行,備戰時間較緊迫,因此決心加強練習,積極參賽,他的信念是「以賽代練」,通過比賽來提升成練,因此在準備2016年渣打全馬比賽前,他參加了不少10 公里和半馬比賽,收到不俗的效果,他的10 公里成績由「樂華盃」的49 分提升至40 分,這對他十分鼓舞,尤其在2015 年11 月他剛踏入50 歲之時,他在參加了第一場半馬比賽後獲得組別獎項,這是一支強心針,更堅定了他的信念。他的首馬是2016 年1 月的渣打馬拉松,以3 小時38 分完成,首馬有此成績是他經過努力和積極參賽下的結果。阿Joe 表示,參加長跑運動的跑齡很短,前後只有5 年左右,經驗淺經歷少,難拿出甚麽跟會友們分享,但他對每場比賽、每次練習都很認真,這5 年間他的跑步生活十分精彩和充實,從他很認真地處理自己的馬拉松完賽獎牌和完賽證書,並把自己跑過的比賽進行詳細列表作紀録這些行為,足可證明他對此項運動的投入和認真的程度,一點也不苟且敷衍。

他的首馬是2016 年1 月的渣馬,由於疫情關係,至今他跑過的最後一場全馬是2020 年1 月的台北渣打馬拉松,這段時間他共跑了138 場比賽,包括21 場全馬,其他賽事包括10 公里、半馬、扶輪超馬、環港島賽和越野賽100 公里等,攞了30 個獎,每年跑的賽事有20 至30 場左右,十分勤力,推動他如此積極參賽的原因,是他信奉的「以賽代練」的理念。阿Joe 表示由於疫情影響比賽暫停,他亦可以較多地參加會方的活動,以前雖然入了樂華,但因周日要比賽,相應地出席得較少,認識的會友也不多。但他打趣地說,在比賽中他都很懂得利用會方的資源,這些資源便是我們會內的高手,他會暗中跟跑,例如第一次跑中國沿岸馬拉松時便暗中跟方生和發哥(蕭忠發)跑,在美津濃半馬比賽中便暗中跟豪爺(梁仲豪)跑,結果都可以跑出自己理想的成績。

最有意思的賽事

2018 年跟一眾樂華會友參加了日本富士、澳門、廣州和深圳馬拉松。這次4 連馬是連續4 個周日比賽,第一馬是日本富士馬拉松(3:57:23),於11 月25 日舉行,之後是12 月2 日的澳門馬拉松(3:35:54) ,在12 月9 日他們北上廣州征戰(3:50:26),完賽後於12 月16 日跑深圳馬拉松,在此馬他以3 小時26 分52 秒造了自己的全馬PB,

這個成績也讓他成功達標獲得波士頓馬拉松的資格。以上的每周1 馬行程十分充實,所以這4 連馬是他認為是最有意思的賽事。

最辛苦和最難忘的賽事

2019 年他跟隨會長方生到台灣跑關山好米3 連馬,這次跑馬是連續3 天跑3 馬,對他的體能和意志是一次考驗,阿Joe 定下的目標是每場馬拉松都要sub-4,要完成此3 馬辛苦是意料中事,他表示很感謝方生和發哥的經驗指導才能成功完賽,第一馬他跑3 小時38 分,第二馬3 小時56分,第三馬3 小時57 分,這次3 天3 馬不但達到了他定下的在4 小時內完賽的目標,而且還有意外收穫,在第一場馬中他以第五名完成,自參加比賽以來第一次獲得全馬奬項,這是他意料不到的收穫,他一貫的認真和努力下終於取得回報。

最喜愛的賽事

是由香港元老跑會舉辦的5 公里系列賽,比賽共跑4 站,由於要到台灣參加關山3 連馬而缺席了首站,餘下參加了大潭篤水塘站、寳雲道和南灣站,賽事計算3 站的前三名總成績,喜愛這項賽事的原因除了是他獲得了55 歲組別的總成績第四名外,還有是主辦跑會元老會一班熱心的外籍跑友對主辦比賽的熱情和認真,雖然比賽沒有太多贊助,但他們對長跑運動的熱情和投入感動了阿Joe。

未完成的六大經典馬拉松

阿Joe 細數自己的跑馬名單,未完成的心願是仍未跑完六大經典馬拉松,這將是他今後的目標。2018 年的9 月和10 月,他成功完跑了柏林和芝加哥馬拉松,成績分別是3 小時47 分58 秒和3 小時53 分3 秒,波士頓和東京馬拉松亦已獲得名額,正整裝待發之際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全世界的馬拉松比賽停擺,經典六大馬也不例外,阿Joe 唯有嘆奈何,現在波馬和東馬的名額仍獲賽會保留。他說:「波馬和東馬估計要2021 年底和2022 年才能完成,餘下的紐約和倫敦馬是我要努力實現的目。」

少兒時的喜好已升華

收藏幪面超人公仔是阿Joe 的愛好,由少年時代開始便情有獨鍾,至今經歷了多年後並沒有因時間的沖刷而淡薄,他以自己的精力和金錢來做好它——收藏。家庭的背景家中只有他一位男仔,因此對他的管教甚嚴,除了要勤力讀書外所有嗜好可免則免,然而少年時代鍾情於幪面超人只能埋在心底,至年紀漸長到社會工作,有了經濟力便開始彌補少年時代心靈上的損失,購買並收藏幪面超人公仔便成為了他的使命。他說,除了是鍾情於幪面超人的形象外,一系列的收藏品琳琅滿目讓他很有滿足感和成功感。

他很興奮地介紹說:「現在安放在我辦公室的只是我部份的收藏,還有大批陳列在家中,如果有賊人上來打劫,我一定不容許他搶走我的幪面超人公仔。」阿Joe 興致勃勃地介紹,這批公仔大部份是日本的原裝版,有些要7 百至8 百元一隻,還有包裝很講究和精緻和有價值的,以前收藏這些公仔要花不少精神和時間,但現在互聯網發達,所有資訊可以在網上收到,要收購也可以在網上下單,十分方便。他說單放在辦公室的這批公仔價值有十多萬元,可以買一部普普通通的代步車了。

去年12 月,會友林熾參(阿Sam)在大埔練跑時突然暈倒,經送院後搶救無效,阿Sam 離我們而去了,他終在自已喜愛的跑道上走完了自己的生命道路!在天堂他仍會歡樂地奔跑,因這是他最愛的運動。今期會訊再刊登他在2019 年接受訪問的內容,好讓會友們對他的人生有更多的認識,並以此文紀念他。「我是在2010 年年中,經朋友介紹和鼓勵加入樂華會大埔訓練班,正式跟随羅老師練習跑步的,自加入大埔訓練班後便很有親切感,會友們猶如同處於一個大家庭內,關係密切,大家都有共同的興趣和目標,至今我們已相識有十多年了,我們的感情沒有變。」他是林熾參,他這樣介紹自己跟大埔會友們的關係。

早跟樂華會友相遇於吐靈港

「以前我在大埔居住,所以每周日晨早都會和大埔會友們於吐露港單車徑跟羅老師練習,後來雖然搬去將軍澳居住,至現在於沙田居住,我都會定期返大埔練習,雖然搬離了,但我們的關係依然密切,感情也不會沖淡。」林熾參對在大埔訓練班與會友們共同練習的時光十分珍惜,很重視這份感情。
他表示,其實他跟羅老師等樂華會友很早便在大埔吐露港單車徑見面,他家住大埔又熱愛「三項鐵人」運動,因此周日經常到吐露港練習,在同時同地他必遇到羅老師帶領樂華會會友們練習長課,見得多了便禮貌地互打招呼,雖然如此也算不上熟絡,始終仍未到互知對方姓名的階段,直至2010 年年中,有朋友問他為何不跟隨羅老師主時的樂華訓練班練習,因為他們的訓練班是免費的,自此他便正式加入大埔訓練班,成為了樂華會的會員了。

由「三鐵」改玩「長跑」

普遍而言,我們認識的跑友一般都是由跑馬拉松後再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但林熾參則相反,他最初是「玩」「三鐵」的,後來才由「玩」「三鐵」改為跑馬拉松,,相信這是較特別的例子。為何會有這個轉變的過程?林熾參樂意地和我們分享。他在讀書年代也是一位好動的學生,喜歡運動,但並非跟現在跑馬拉松有直接關係的田徑比賽,而是跟大部份同學一様喜愛踢足球,他形容自己是「波牛」一名,直至畢業後到社會工作,仍經常相約一班球友踢波。
2002 年香港遭到沙士蹂躪,整個社會都陷入死寂的氣氛中,市面百業蕭條,這種氣氛讓林熾參和他的朋友們很不舒服,特別是一向都好動的他,終於有朋友提出去揾些節目玩玩,於是在機緣巧合下遇到了有學習拯溺的課程,並考取了不同級別的拯溺章,在學習拯溺的過程中,他認識了一些經常參加三項鐵人運動的朋友,在相互影響下便開始了他的「三鐵」運動生涯。 0香港「三鐵」運動員李致和剛好在哪段期間的比賽成績突出,屢次在國際賽中攞獎,這樣也推動了香港的「三鐵」運動,激發起「三鐵」愛好者的熱情,這也是林熾參愛上三鐵運動的原因,作為「三鐵」傑出運動員的李致和是有影響力的,當年他們又幸運有機會到重建前的香港體育學院練習,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雖然成績未届前列水平,但也可以取得組別的第三、四名。他說:「由2003 年開始至2008 年我都以『玩』『三鐵』比賽為主,它跟長跑是不同的比賽,使用的肌肉也不同,初期游完水上岸後因要轉踩單車,這是用另一組肌肉的,當初是很不習慣,騎上單車上也踩不動,踩完單車又要轉跑步,這便要用另一組肌肉,三項運動有不同的變化,這是『三鐵』吸引之處,我的跑步是較差的,因而便要花多些時間去練跑步,跑得多了竟逐漸地愛上了,當然因跑步有進步嘗到甜頭也是加速他愛上;跑步的原因。」

天水圍10 公里是跑步處女賽

「玩」「三鐵」也離不開跑步,跑步是「三鐵」其中的一項,跑步成績也影響了他的「三鐵」成績,這是環環緊扣的,因此在參加「三鐵」比賽時他也有參加一些跑步比賽,他回想起自己第一個參加的正式跑步賽是2005 年的nike天水圍10 公里挑戰賽,他以45 分完成,對於這個成績他感到滿意,有了第一次跑步比賽的經驗和嘗試,也自認跑得不錯,也加快發酵了他內心對跑步的原始興趣,並推動了他開始選擇參加一些大、小型的比賽,而不單單只「玩」「三鐵」了。林熾參特別強調了當年(2008 年)關始便參加「樂華盃」,至2019 年仍未有終斷過,他表示感到自豪,這也是他跟樂華會的一種緣份吧。2006 年他第一次跑渣打全馬,他形容這次跑全馬是膽粗粗去報名的,他以為自己既可以跑半馬,理應可以應付全馬,結果他是嘗到了苦頭,他在又行又跑中以4個多小時才能完成這首個全馬,這對於經常參加「三鐵」比賽的他來說當然是不能接受的,但也讓他認識了何為「馬拉松」。

跟羅老師練跑成績大提升

自2010 年開始加入羅老師主持的樂華大埔訓練班後,他很高興看到自己的馬拉松成績有顯著提升。2011 年渣打全馬以3 小時10 分完成,當時他只跟羅老師練了半年,在2014 年的渣馬更跑出3 小時06 分自己跑渣馬至今的好成績。他說:「在羅老師的指導下,是我跑馬拉松的幫助很大。 羅sir 對同學們的訓練很細心和認真,也嚴格,在他的指導下,我的跑姿有很大改進,這才可以提升成績。羅老師觀察很細心,為觀察我們的跑姿是否正確和在跑動中有走樣,

他在吐露港練習的過程中不時跑前跑後地去觀看我們的跑姿,有時是踩單車跟進,發現我們出錯便即時指正,羅老師的教導花了不少心血,所以我們都很感謝他和尊敬他。」由於工作關係,林熾參表示他未必能跟足大埔訓媡班的訓練時間表,尤其他要輪班工作,日夜班交替更換,因此他主力是參加周日上午的吐露港練習,而晚上周四和周二在大埔運動場的練習則較少參加。未能到大埔運動場參加夜課,他會在下班後於沙田跑10 多公里,或者在公司的健身房內跑跑步機,至周日的吐露港單車徑練習則成了他的練跑重頭戲。

羅錦輝老師主持大埔訓練班內容豐富多樣,練習距離長、短結合,林熾參樂意向我們介紹,有興趣的會友也可以參加或者用作參考。訓練路線由大埔大王爺廟向沙田方向走雙橋來回有17 公里,羅老師不時要求大家回程時要高速跑,如在渣馬前羅老師會加「料」和加大練習量,尤其是走上梅子林哪段是很「甘」的,若只走一轉梅子林回程有21 公里,梅子林這段上斜的路段有難度也有挑戰性,羅老師有時會增加強度,便要求我們多走多一、兩轉,雖然跑得辛苦,但效果好,我們都得益。「我平日堅持每天跑十幾公里加上周日的吐露港練習,我相信已等於儲了里數和有了練習長課的效果了。」

感謝太太默默支持

林熾參跟大多數愛跑的跑友一樣遇到同樣的處境,因太投入而花了不少時間去練習,當然會忽視了家人和家庭生活。他說很感謝太太對他的默默支持,以前練「三鐵」每天早上5 時起床練單車,由大埔踩去大尾督,回家後要匆匆沖涼後便上班,有時會很晚才下班,見太太和兒子的時間少了,現在練習跑步也一樣要花時間,所以他會盡量抽時間來陪太太,例如去逛街市,行超市,睇一場電影等等太太都會很高興,雖然她沒有開口,但已領略到太太對他的支持,尤其是有比賽時,太太會問:「是否需要幫你保管行李?」林熾參表示:「聽到這句說話己領略到太太的支持,讓我可以安心跑步了。」以前對「三鐵」和長跑的投入感是百份百的,結婚後有了小朋友便要毅然放棄自己的興趣,必須抽更多時間出來陪兒子建立密切的親子關係,可以說是無心插柳地培養了他和兒子的共同興趣──打乒乓球。現在他兒子已大學畢業到社會工作了,當兒子5、6 歲時,剛好是香港「乒乓孖寳」在雅典奧運會上取得銀牌的時間,在學校內同學中也掀起乒乓熱,他由陪兒子一起打乒乓球到後來愛上了打乒乓球,一打便幾年,他還參加了公司和社區的比賽呢!林熾參稱這算是「意外收穫吧!」

「我很羡慕跑友們可以經常出外跑馬拉松,但我的原則是不能只顧自己而放棄跟家人一齊出外的機會,不會單獨出外旅遊而讓家人留在香。」林熾參解釋他很少跟會友們出外跑馬的原因。至今他只參加了兩次由大埔會友組隊的出外跑馬,是2012 年的台北國際馬拉松和2014 年的台南馬拉松,這兩次外遊跑馬讓他印象深刻,因大埔會友間在旅程中過得很愉快,關係又密切和融洽了,還有這兩次到台灣跑馬剛好配合到太太的工作時間,一家人渡過了歡樂時光,不但如此,遇有讓他開心的是在台南馬拉松中他跑出了3 小時05 分的馬拉松個人最佳成績,獲得全場第七名,收穫了獎盃、獎金。

對馬拉松的展望

他的希望是可以長跑長有,避免受傷。他說:「我奢望的是在原有的成績上稍有進步,這是我最大的心願了。」他認為跑步可讓身體健康,跑完一場馬拉松能達到自己的目標,在心靈上的滿足感是我和相信大部份跑友都十分享受的。 跑步又可以增進感情,雖然現在心態已比以前平靜,但會要求自己保持這種滿足感的心態跑下去,在樂華不少會友都跑到6、70 歲,但他們仍堅持下去,他們在長跑長上為我樹立了榜樣。

1 2 3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