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quiry@lwrc.hk 2719 0120

Category

Uncategorized
杜思允—-與樂華的感情細水流長 會長方生提出:「今期會訊就訪問我會的第一代會員杜思允吧。」對於杜思允這個名字,間中會聽到方生提到,但筆者完全不認識他。相約杜思允師兄在長沙灣的麥記見面,雖然雙方從未謀面,但與他打了個照面便可以肯定地知道他就是杜思允了。 第一次見面讓筆者感到有點意外,原來此位樂華會的第一代會員也只是一位未足40歲的年青人,筆者是被他加入樂華會的時間誤導了。他現任職於本港的某大珠寳金行集團管理層,是工作環境的接觸到的人脈關係影響吧,杜思允不論在談吐、待人方面都予人一份穏重的感覺,談吐交待都很清晰,當我們一起翻閱他跑步的照片時,就像閱灠了一遍樂華的歷史,很有意思。 在澳門首遇方生 「我是剛升入大學時加入樂華會的,但第一次認識方生是在1996年的澳門馬拉松,因有中學同學認識方生,故當年樂華組織會員去澳門跑馬拉松,我便隨樂華赴澳跑了人生第一隻全馬,時間是3小時59分剛合格,他表示自始之後便得到方生的不斷提點,對方生的關懷表示感謝,之後在同年我考入了理工並加入了樂華會。」杜思允如是說。 對於跑步他自言是唯一興趣,少年時代因家庭經濟不富裕,小孩子便玩一些不用花錢的玩意,跑步是最便宜的,因此便養成了跑步的習慣。杜思允對於跑步頗有根基,這種基礎是在年少時通街跑時打下的,進入中學階段,自中三開始便在學校展開跑步「生涯」,且跑出了「名堂」。最初他在校運會內代表年級跑1500米和3000米,他當年跑3000米的時間是11分,因而被體育老師征召入學校田徑隊,主項是專攻5000米,自始之後便常代表學校在校際比賽中南征北戰。中學年代,正值公民田徑隊到學校招收隊員,杜思允被挑中,成為公民田徑隊的一員。他說:「至今我仍是分得很清楚的,在田徑場上我代表公民會出賽,但在公路賽我必定是代表樂華的。」 有機會接受較正統的田徑訓練後,他的跑步實力大有長進。中學畢業後考入理工接受大學教育,順理成章地成為長跑隊隊員,為院校角逐「大專盃」,遇到的對手包括何海濤等會友。 不管在中學或大學,他在田俓隊的身份都是運動員兼教練,在中學他要帶領師弟們練習,他設計了一套「1對4」的訓練方法,即安排師弟們以接力的形式去挑戰他,例如練4000米,師弟們每人跑1000米,他則跑足4000米,實力較強的便兩人一組,跑完1000米另一位接力,另一位跑完後回來再跑,每人每回合便可有兩次1000米。這樣可以保證大家在同一級的速度下進行練習,可以相互促進,場面亦較活躍,至升讀大學後,在大學的田徑隊他都用此方法與同學們訓練,此方法證明效果良好。 杜思允表示:「加入樂華會初期,主要是跟樂華會操長課,反而較少地到體院跟李天強教練練習,原因是他的訓練時間表是逢周一、三、五在公民田徑隊練速度,跟樂華操長課。」他很懷念這跟樂華操長課的日子,當年樂華的周日長課安排在港島和西貢北潭涌進行,在港島於跑馬地集合後跑上山頂,然後跑港島徑,再去香港仔水塘折返,操練之後有「生菓成」的西瓜侍候;第二條長課路線是走西貢北潭涌東霸,來回34公里,操練後可以享受方太為大家準備的冰凍渣渣。談起這些樂華長課往事,他仍津津樂道,回味無窮。 99至2000年連造PB 在1997至2000年這段期間他的進步飛快,實力的提升較大,包括全馬、半馬和10公里的PB都是在這些年間造出來的。雖然他在96年才在澳門跑完第一隻全馬,98年年初的新機場馬拉松3小時8分,至98年澳門馬拉松便跑進2小時53分「畢業」了,99年在澳門馬拉松中以2小時47分造出全馬PB,這才是他的第四場全馬賽事;在99年他還有好成績,他在代表樂華跑「海華盃」10公里比賽中,以34分造了PB;在2000年美津濃半馬錦標賽中又以1小時16分造出PB。 他說:「這完全得益於公民的速度訓練和樂華的長課練習。」 接受訓練取得良好效果是他取得好成績的原因之一,除了外在因素外,他還明白到後天的自我訓練更是不可缺的。他擅於利用自己的居住區域為自己設計訓練路線,,在此跟會友們分享。 早期他居於九龍東的順安村,短程路線由順安村跑經順天,彩雲回程,繞一個圈約6公里,這是他練習速度的路線;第二條中距離路線由順安村經藍田去油塘折返,全程12公里;長路線則走去西貢科技大學來回約16公里;更長的路線是由彩虹邨出發,經龍翔道到長沙灣,至深水埗折返,全程約22公里。路程大多數都是斜路,對於訓練效果非常有效。 為人生的更高目標打拚 2002年,杜思允表示當年對他來說是有了較大轉變的一年,因他決定暫時放棄自己喜愛的跑步而去為一個更高的人生目標打拚。杜思允說:「在2002年開始,我加入了一家頗具規模的珠寳金行集團工作,在此工作發展空間較大,加上當時香港的經濟似出現了問題,樓價下滑難得一遇,因此他決定要跟時間競賽,在此段期間拚搏一輪,希望賺够錢買樓。」促使他作出如此決定的是在02年他結織了現在的另一半,從長遠計結婚買樓是人生的正常大計,他在公司內工作有時要達11至12小時,在此機構服務了13年,事業亦略有所成。 此段期間,跑步少了,亦跟樂華的關係疏離了,但杜思允強調,他跟樂華會的感情是細水流長的,不會間斷。在2008年他已成功置業遷入深井居住,事業上也頗為穏定,他亦準備在09年結婚。擅於利用所居區域為自己設計練習路線的他見到就在旁邊的青山公路,這正是練習長課的理想路線,加上放低跑鞋久矣,對於重上跑道總有心思思的感覺,正值此時有朋友提出參加「毅行者」,此刻他心中的火便一「撻」即著了,自2008年開始,他每年都參加「毅行者」,在青山公路練長課加強體能。他高興地表示,重返賽道,他有感如回歸樂華會般的興奮。 鍾情毅行求更大進步 杜思允現在每年只參加「毅行者」和渣打馬拉松兩個比賽,自2008年首次參加毅行以來他便沒有間斷過,他認為跑馬拉松自己已沒有進步空間了,只期望能在一些比賽的元老組中獲取一些獎項作為在2012年出生兒子的榜樣,培養他對運動的興趣,但對於參賽毅行他則信心十足,在2012年他以17小時49分完成,對照幾年來的成績,他深信仍有進步空間,今年他決心爭取更佳成績,並定下了16小時完成的目標,他認為在今年可以更快的原因是隊中增加了快腳,因此整體速度會加快了。 為了備戰「毅行者」,杜思允跟隊友分途練習,以增強體能為目的,各自掌握分段時間以配合步速,至9月、10月便要約齊操練了,在10月份要專攻「雙坳」(北潭坳和荃錦坳)。談到「毅行者」,已可以感染到他對參加「毅行者」的興奮心情,找到自己的目標和所好是最難得和值得珍惜的,他對自己和家人都是很有計劃的人,在訪問結束時,在此我們祝願他在今年的「毅行者」中能够達致16小時完成100公里的目標,杜思允師兄加油啊!  
Read More
 筆者認識明哥始於在九龍灣跑步之時,因家居在九龍灣運動場附近,已開始參加長跑運動的筆者便在工餘時間到九龍灣運動場或附近跑步,此時遇到一班亦膊上身的跑友在烈陽下練跑,當年大家只是點頭之交,後來加入到大軍行列後,一位被跑友們戲稱為「蛇仔明」的跑友很熱情地向筆者介紹了樂華會的過去和現在,在言談間已感到明哥對樂華會的熱愛和不異之心,亦讓筆者對樂華會的過去有更多的認識。 今期要訪問明哥此位開會功臣,就在我們對之有一份難解之情的九龍灣,此乃樂華長跑會的練習基地,對樂華會的資深會員而言,她是難拾難離的,雖然我會現在擁有的訓練基地已遍及斧山、屯門、馬鞍山和大埔,但九龍灣的烈陽神功仍是樂華長跑會的經典。 足球是首選 明哥直言,他人生中選擇要參加的運動,第一是足球,其次才是長跑。他是在九巴工作中認識了當年的「教練發」(劉創發,當年樂華會的教練之一,在樂華未成立前已在樂華邨召集一班長跑愛好者練習,及後樂華長跑會成立便取名於他們經常在此練習的樂華邨,以樂華為名,取名樂華長跑會。他是印尼華僑,羽毛球是國技,因此劉創發也專長羽毛球,是教練級的水平,現在仍有教導羽毛球 )。 明哥與足球結下深厚緣份,在五十年代,父親是香港足球總會的註冊足球員,當年並非實行職業足球員制度,能成為註冊球員已算是半職業了,因此父親亦希望他將來做一名職業足球員,自11、12歲開始,便跟父親到球場踢球,耳濡目染,他對足球的熱愛日深,自少便立志要當一名職業足球員。 課餘時間,他都把心血和精力放在足球上,足球場上留下了不少足跡,此時除了足球外他心中的選擇並無其他。不管是小型球和11人足球,他每周要比賽上兩、三場,每天都在球場「浦」因而球技大進,日漸成熟。 在五、六十年代,九巴在香港甲組足球的歷史中曾有過輝煌的歷史,加上有親戚在九巴工作,於是明哥成功地加入了九巴成為員工,但這只是他實現要做職業足球員夢想的第一步,他加入九巴為的是要做職業足球員,加入九巴後還要試腳才能成為九巴足球隊一員。可惜時也命也,九巴在甲足的光輝年代隨着某種原因而過去,九巴退出了甲組而降落了乙組比賽,此時此刻,他別無選擇,能踢乙組隊的九巴福利也不錯,在有比賽和操練時不但可不用上班,還有40元津貼。 他接到通知,「收車」後到大窝口足球場接受曾効力九巴的甲組球員廖榮礎的考核,俗稱「試腳」。試腳通過了,明哥滿心歡喜準備踏上他的職業足球路,雖然踢乙組,未必沒有機會被球探相中登上甲組舞台,但躊躇滿志的明哥再次受到打擊,因的股民不滿九巴每年花掉數萬元於足球隊之中而要解散球隊,在壓力下九巴被迫解散了乙組球隊,這對他而言是一盆冷水。明哥表示;「當時心情很灰,經過一番努力才能加入九巴足球隊,但到頭來是一場空,後來公司為安撫此班為九巴取得過榮譽的球員,便在內部舉辦「九巴盃」足球賽,明哥是當然代表,亦為分區奪得了不少獎項,在八十年代,更代表九巴出戰有中巴、城巴和粵巴爭奪的四角賽。「當年粵巴有前廣東腳押陣,我們在廣州東校場比賽是要收門票的。」對此明哥感到自豪,總算彌補了不能當職業足球員的小小創傷。 遇教練發成轉捩點 踏入九十年代,他對足球作出了毅然的決定,便是放棄,對他而言這是一個絕對有影響的決定,考慮放棄足球的原因是曾受嚴重受傷,在某次足球比賽中,他的右鎖骨斷裂了要休息三個月,當年他剛成家又有了小孩,足球比賽始終是較激烈的運動,受傷機會頗高,他怕因受傷喪失職業,遂決定放棄自己最愛的足球。 此時剛好遇上了「教練發」,當時在總站「收車」,在休息時「教練發」對他說,「見你經常踢波,有運動根底,有興趣嘗試跑步嗎?」決定放棄足球的明哥與「教練發」一拍即合,於是約定到樂華邨球場試跑,「教練發」早已跟一班熱愛跑步的跑友在樂華邨球場跑步了,明哥加入其中,因平日踢足球都要練跑,有了這個根底,跑跑停停了個多小時也不覺累,完全應付得來,而且跑出了興趣,他放棄足球的決定得到了彌補——-參加長跑。 自始之後,明哥每天便和一班熱愛跑步的九巴同事由官塘康寧道跑去壁屋來回,,然後在吃飯準備開車,如此這般可以說是堅持到現在了。 他表示,遇到「教練發」是他的轉捩點,自始對跑步便一發不可收拾。「教練發」所教的循序漸進,練長跑要耐力,以前踢足球只講求短程爆發力,兩種是完全不同的跑步方法。 他講了一則自嘲式笑話,說雖然不積極參加足球比賽了,在九龍灣練跑時會遇到一班舊球友,他們見他在積極練跑時表示,「因你體經常練跑,體能完全足够,以後有比賽便叫你參加,你可以免練了。」可惜明哥的表現完全令球友們失望,因以前他司職翼鋒,有恴識和速度快,隊友一記直線他便直趨底線再作一記致命傳中球為隊友制造入球機會,是隊友中出了名的快翼,但自從參加了長跑後,隊友們戲稱他是「廢翼」,因為速度沒有了,隊友的直線傳送他也無法接應,後來索性被安排踢後衛,此時他知道已無法應付足球此種運動了,專心跑步是唯一的選擇。 1993年,他跑了他的第一個正式比賽,是中國海岸馬拉松的半馬賽事,之前他只跑個兩次「九巴盃」10公里,第一個半馬選擇了艱辛的中國海岸,他以2小時08分完成,;在返抵終點後兩腳抽筋,十分辛苦,但樂華會友的前輩跑友讚他的第一跑跑得好,這讓他感動和受到鼓舞,此刻他不會忘記,自始之後他便經常跟樂華會友參加比賽,但只限於10公里和半馬,至1994年,「教練發」向他提出是否有興趣嘗試過澳門跑全馬,第一個全馬他在艱辛的感覺下完成了,時間是4小時30分,與他同時完成首馬的是方生,當年澳馬水站少,他們手抓住樽水跑,邊跑邊傾計。他說在衝線後激動至眼淚也出來了,因為之前最長課未試過練20公里,這次能跑42.195公里,並且在5小時內完成,獲獎大會的完成獎牌,這讓他十分激動,也因為里數不足,在首馬之後他舉步維艱,在方生和另一位會友摻扶下才能行走,自此之後他要求自己每次比賽都要有所進步,哪管是小小的進步,都是對自己的鼓勵。 20年澳馬情意結 對於澳門馬拉松,他有一份情意結,皆因他自1994年在澳門完成首馬後,至2015年他剛好連續跑了20年澳馬,只有其中一屆在澳門回歸前因澳門治安太亂而停辦外,這20年他從未間斷過,這是他的一個承諾,他特別提到會友郭偉光,此位與他跑了20年澳馬的長跑拍擋都許下承諾,要跑20屆澳馬而不能間斷,兩人互相鼓勵,至2015年實現了目標。明哥表示以後可以在澳馬釋放出來了,每年可以選擇更多比賽,就算與另一個賽事撞期他可以選擇不去澳門了。 明哥首馬之後十分進取,在九龍灣練大圈動輒便是50個,里數够當然成績亦不斷進步。當年樂華會剛成立,他向方生建議,樂華可以選擇在九龍灣練習,因十多年前的九龍灣運動場且很清靜,場地又多,經方生親自體驗過後,便決定選擇了九龍灣為練習基地,烈陽神功自始便在樂華會的發展中成了經典。 談起樂華會,他是創會會員之一,因此對樂華的感情不必言喻,「樂華人」是他的必然身份。對於方生,明哥對方生十分佩服和讚賞,他認為方生和方太是樂華會能由數十人發展至現在達至800名會員的最大功臣,回想當年他全力推舉方生做副會長(當年的會長是袁伯 ),他說方生對會有熱誠,肯承擔,為人不怕蝕底,有時為跑會犧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加上當年方生的兒子長大了,可抽更多時間出來籌劃會務,因此他全力推舉方生,事實證明了他的選擇是正確的,樂華會至今發展壯大,會友間關係融洽,互相鼓勵,方太把會務處理得井井有條,這缺少不了方生的功勞。明哥叮囑筆者要寫下此一筆:「沒有方生、方太的付出樂華會搞不起來啊!」 對樂華會感情深厚,亦喜見跑會現今人才輩出,有專業教練,年青會友常為會方贏取榮譽,不少年青會友承擔了會務,明哥表示十分開心。「畢竟要年青人接班會務才能發展,跑會才有生氣。」 要跑海外賽事 五年前明哥搬到屯門居住,每天要在清晨2時起床,坐3時的公司車去官塘開5時的第一班車,休息時間少了,但仍堅持練習,在屯門他會練大欖涌和黃金海岸,不時會遇到樂華會友。他表示,明年便會退休,他可以有更多時間練跑,特別是要多參加樂華的海外賽事,由於家庭原因,他只在今年年初參加了台灣海鮮馬拉松,並且sub-4,他開心不己,他希望明年開始多跑海外賽事,體驗外地馬拉松文化。 我們祝願明哥得償所願,長跑長有,以跑為樂,明年退休後到海外去跑更多馬拉松。  
Read More
莫斯科之旅寫下難忘記憶 剛過去的九月份,我會在香港長跑壇創下了一項紀錄。這個紀錄並非在跑道上所創,而是在遠征海外的路程上所創下的。我會會友在方生的率領下,一行四十多人浩浩浩蕩蕩出征莫斯科馬拉松,這次遠行已籌備多時,遠征路線亦曾在會訊內介紹過,所以不少會友都期待着他們遠行歸來,跟我們分享這次經歷。不少會友已急不及待地向遠征大軍成員「收料」,傾聽他們在此行中的經歷和感受。 我會征俄大軍於九月三日出發,自香港紅磡火車站乘搭赴京列車向首都進發,一日一夜的行程只是後來六天的西伯利亞火車旅程的熱身而已,京港路段揭開了這次火車之旅的序幕。大軍於九月廿日自倫敦返抵香港,細看日曆足足有三個星期的旅程,期間當有甜酸苦辣,亦有一眾團友在火車上共聚了六個晝夜的親密時刻,有團友在返港後有感而發地說:「在旅程中深深體會了樂華會友間的互助互愛的團結精神。」 團友中大部份是樂華會中的資深會員,對「樂華精神」早有體會和認知,難得的是有不少家屬隨行,對於此等行程和安排未必都能適應,但大家在旅程中都自覺地付出更多的諒解、體諒,互相支持。此旅程時間頗長,除到莫斯科外還要北上芬蘭,行李免不了會較多較大,偶爾要拖着不輕的行李乘坐地鐵,或者需要步行遊覽景點,大家都能發揚互助精神,讓行程圓滿快樂。 縱觀整個旅程,形式多以自助遊為主,從訂購火車票、酒店、挑選觀光項目以至訂購返港的機票等,主要都是由方生去策劃安排,團友們都說很佩服方生的魄力和很感謝他為這次成功遠行所付出的一切努力,當然還有其他會友的貢獻,例如madam、會友陳耀忠的女兒等,她們都在此行中熱心地協助工作,要多謝的其他會友亦不能在此一一盡錄,只能在此對他們深表謝意。還有一位要讚賞的是全團年紀最少的團友,她只有十一歲,是會友梁國雄的小女兒,雖然行程急促,無覺好瞓,但她表現上佳無須讓人擔心,相信在她的成長過程中會留下深刻的回憶。 團友都認為此行尚算順利,四十多人並沒有出現甩甩漏漏的情況,方生認為三星期的行程頗為够運,他說此行團友個個健康,無病無痛,十分好彩,而且在簽證方面沒有出現阻滯,他們在愛沙尼亞遇到兩名港人,因簽證出了問題而被扣行了十一小時,對行程造成嚴重影響。因此一齊順順利利是這次旅程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出發前團友已把此次行程的最大目標,放在體驗由北京坐火車到莫斯科的西伯利亞火車之旅上,而非要在九月十三日舉行的莫斯科馬拉松賽上造好成績。四十多位會友在火車上的生活並不難過,每天欣賞西伯利亞日出日落的美景,但畢竟在火車上的膳食各人未必都適合和習慣,因此要面對現實,樂於偶爾享用自携的方便麵解決兩餐。雖說此行以旅遊為主,不寄望在莫斯科馬拉松造出好時間,但在比賽前長時間屈在火車上對體能必有影響,因此大家都趁火車停站時走出火車月台上慢跑舒展筋骨,以免九月十三日莫斯科馬拉松賽時空槍上陣。 比賽當天天氣不錯,温度適中,賽道安排在紅場後面,克里姆林宮旁邊,如走全馬便要來回走六轉,全程大部份為平路,如此路線安排又是一次新體驗,因為你可在全過程中看到跑手迎面而來,十分有趣。對於此行比賽遑論成績,在長時間缺練和飲食習慣有變的環境下,各人已預料不會交出好成績來,連水準一向十分穩定的佳哥也走3小時33分,不少會友都走「爆」返來,實非戰之罪也。但亦有例外者,南哥和KK(黎國強)兩人竟然可以保持水準,走出自己的時間,甚為難得。雖然這次莫斯科馬拉松未見佳績,但總算是完了大部份會友的心願,既可以體驗西伯利亞火車之旅,親歷前蘇聯,現為俄羅斯這個大國的風采,又可以一圓參加莫斯科馬拉松的心願啊! 結束莫斯科馬拉松賽後更可以專注餘下的遊覽行程,有團友最喜愛的是到愛沙尼亞的一日遊,這個不為港人熟悉的國家由前蘇聯分裂出來,其精采之處是保留了該地的古舊景色,十分有歐洲小國的風味,團友們都對她留下深刻印象,相信只有這些不受外界重視的小國才能做到香港人樂於追求的「集體回憶」了。 行程接近尾聲是北上芬蘭拜會聖誕誔老人和觀看北極光,能否如願則完全要看運氣了,會友陳耀忠一家三口和madam遊覽完芬蘭後便跟大隊分手,繼續他們的北歐之旅,大軍最後一站的倫敦雖然逗留時間不長,但亦參觀了不少景點,團友們都感到滿足,更有意外收穫的是剛好遇上在倫敦舉行刺激的環市單車賽,也算是今次旅程的bonus吧! 樂華會網頁將陸續上載此旅程會友拍攝的圖片,如欲了解這次旅程的精彩之處,各會友可以登入樂華網頁的相部內欣賞。 《2009歐化寶1/4馬拉松》籌備就緒只待鳴槍 由本會主辦的《2009歐化寶1/4馬拉松》(樂華盃)於十月十一日舉行,賽事已籌備就緒,只等待鳴槍開跑而已。由於方生方太要率團遠征莫斯科,所以大部份籌備工作要提前進行,在此要感謝各會友在報名過程中十分合作,按時向地區幹事交報名表和報名費,或自行存錢入本會銀行戶口,減輕了籌備工作成員的不少壓力,發哥(蕭忠發)和振長(詹慈振)利用假期時間提早到大埔海濱公園量度賽道,總之盡量提早把有關工作辦妥,以免忙中出錯。還有比賽的紀念背心亦已製作完成,屆時各位應對新的紀念背心感到滿意。 在此提醒會友,本屆賽事跟過去做法一樣,凡已報名的會員請自行上網查看有否自己的名字,賽會不會向會友發出確認信,屆時請提早抵達大埔海濱公園,到領取號碼布處向工作人員報上自己的名字便可以領到號碼布,如上網未見自己名字的會員請電方太查詢。 有關「樂華盃」進展的最新情況,樂華網頁將盡快更新,以最快時間告知各跑友。雖然報名名額早已爆滿,但仍接到不少跑友查問可否再報名,礙於條例規定,要參加「樂華盃」的跑友只能等待翌年了。參賽名單中可以找到本港不少高手的名字,兩位非洲籍跑手亦已報名參賽,如當天天公造美,天氣理想的話,相信在眾高手的競逐下會創出理想時間。 因今年「樂華盃」派發號碼布的方法有所改變,各跑友要在當天才領取號碼布,故需要大量義工在現場工作,雖然確認信已寄出,但在現場派號碼布是最容易出現混亂場面的,因此各會友和家屬如當天可以抽時間做義工者,仍可直接向方太報名,或通知該區的地區幹事,以便安排工作。 潔儀 會計梁  盡心盡力完成任務 方生要帶隊遠征莫斯科,本會逢周日舉行的沙田至大埔長課並沒有停。臨出發前方生把長課的帶跑重任交給陳潔儀和教練「會計梁」,兩位會友都十分盡責和認真,不但操足狀態,帶領會友自沙田跑入大埔梅樹坑公園共28K,堅持發揚會長方生的28K精神。在如此高温下走28K並不容易,平日少下點苦功也難走畢此路程,還有他們自掏腰包,在周六更親自挑選了靚橙,好讓會友練完長課後品嚐,補充體力。長課之後兩人照例主持在維苑餐廳舉行的總結吹水會,檢討得失,某周日的長課後,一眾出席長課的會友更為斧山同學阿Ken在維苑舉行小型生日會,搞搞氣氛。所以方生可以放心,他所委以重任的潔儀和「會計梁」盡心盡責,絕無甩拖,很感謝他們無私的付出,樂華會之所以成功,道理不言而逾了! 「9‧16」訓練交流大會 成功舉行 樂華長跑會入會人數不斷增加,會務日益發展壯大,這除了是我會的高層領導有方外,亦有賴我會各地區幹事犧牲個人時間,聯絡會友,全心投入各地區工作中,才讓我會會務工作發展得扎實,因此,他們應記一功。 各地區會友的操練,在各教練的精心調教下開展得如火如荼,熱情高漲,成績節節上升,雖說我會的操練除了周日的沙田長課是全會的集中性活動外,其餘時間均以地區為單位,但事實上各會友早已打破了地域界限,按自己的實際情況跨區練習,例如斧山道的會友亦會走到九龍灣練習「烈陽神功」,屯門會友亦會到斧山道晚練,大埔的會友亦會過屯門參加操練,因此樂華會這個大家庭事實上並沒有地區之分,分「地區」只是為了方便工作和有利聯絡的一種方法而已,在樂華這個大家庭內,大家都是「自家人」。 在九月十六日晚八時,我會在斧山道舉行了「樂華地區訓練交流大會」,由教練成哥主持5公里(x2)速度練習,當晚除了屯門分區部份會友移師斧山道運動場參加成哥主持的練習外,其他地區的會友,如大埔、九龍灣、九巴會友等亦有部份出席,人數超過四十人,一時間斧山運動場十分熱鬧,訓練競逐氣氛濃烈,結果在一派歡樂氣氛中結束了這次訓練交流大會,有會友建議,以後可以定期舉行類似的訓練交流活動,藉以提高樂華會的訓練水平。 由於屯門教練耀哥隨樂華大軍遠征莫斯科,因此肥成(王遠成)在此區便分擔了部份工作,同時因九龍灣大部份會友都跟方生去了莫斯科,逢周二、周四中午進行的5K速度練習課出席人數銳減,但在發哥(蕭忠發)的帶領下九龍灣會友仍堅持進行練習,肥成亦會出現協助,十分感謝他對會務的熱心和支持。 十公里挑戰賽由新公司提供晶片 上期會訊曾發通知,有意報名參加本屆NIKE十公里賽的會友,可於九月廿一日後致電方太報名,通知發佈後,報名的會友十分踴躍,至今已達八十多人,亦有部份會友自行在外面報名,相信樂華報名參賽的會友人數會超過百人。今年的十公里挑戰賽原由NIKE冠名贊助,該贊助商今年放棄冠名,但仍會提供紀念T恤,參賽跑友仍可獲得此精美的紀念品,這也是此項長跑比賽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另外,最新消息證實,我們常用的跑步晶片,現在香港多了一家供應商,因此改變了香港以前只有一家公司提供晶片的情況,而本屆十公里挑戰賽所採用的晶片則由新供應商提供,擁有舊晶片的會友要留意賽會公布如何使用舊晶片,或者致電方太查問情況。 九月廿七日港島快樂長課 九月廿七日,本會周日長課移師港島舉行,長課路線一如以往在跑馬地運動場起步, 自跑馬地走上山頂,經藍塘道、寶雲道、再走上超斜的舊山頂道,回程跑白加道、甘道、布力徑返回跑馬地,來回一轉17K,在山頂 盧吉道走一圈是3.75K,如走足三圈全程來回共28K。由於當天在山頂有「匯豐盃」比賽舉行,代表九巴出賽的會友廿多人早已先抵達山頂準備出賽。雖然天文台預報周日天氣會酷熱,但當天天氣預期中好,沒有烈日,且有涼風,當天在跑馬地集合出發的會友約有五十人,再加上已上山頂準備出賽的二十多位九巴會友,所以參加長課練習的人數達七十人。 因方生無暇領軍,故這次長課由棠哥(邱國棠)帶隊,並有九巴會友沿途協助。畢竟人數眾多,各會友的能力各異,棠哥和負責會友要不時返後照顧跑友, 又提點要小心過馬路,十分細心。走上山頂後,各人自選圍繞盧吉道走一至三圈,未知是否受天氣轉好的影響,加上經過夏天的操練,各會友已開始上力,所以不少會友都選擇走三個圈,盧吉道外表雖平坦,實際有暗斜上落,要保持全程均速並不易走,在跑馬地起步後再走幾段斜路才抵達山頂,如圍繞盧吉道再走圈,相信必令你功力大進。 在港島練長課既可走斜路練腳力,而且沿途大樹成蔭,免被烈日暴曬,在山頂走圈時又可盡攬維港美景,在此環境下只會越走越快樂也。當大部份會友在山頂轉完圈後,「匯豐盃」比賽亦告結束並進行頒獎禮,九巴會友在比賽中取得佳績,連續第六年獲得團體冠軍,領獎後並合映「威水相」來個歡樂大結局。之後棠哥、發哥和振長領軍落山返回跑馬地與大隊匯合,結束此次港島長課,一輪梳洗後繼續到茶餐廳集結吹水。
Read More
1 2

關於我們

「樂華長跑會」為香港註之非弁利團體,香港業餘田徑總會之贊助會員。本會由一群業餘長跑愛好者組成,至 2004 年六月有會員六百五十多人。會員以香港人佔多數,其餘為歐美及其他亞洲人士,會員中不乏全港前列之十公里、半馬拉松或馬拉松長跑手。本會跑手經常積極參與本地及海外之長跑比賽,其中「樂華盃」便是每年一度由本會主辦之十公里長跑比賽。